專家論壇

首頁 > 最新文章 > 專家論壇

美俄在敘利亞的戰略博弈(2016.1)

發布日期:2016-01-12

☉文/叢培影


歐洲政策分析中心專家愛德華·盧卡斯認為,俄羅斯在敘利亞的軍事行動使其一舉扭轉因烏克蘭危機而陷入的被動,重新確立其作為不可或缺國際力量的地位。在敘利亞危機處理中,俄羅斯掌握了主動,西方將不得不按照俄羅斯的條件與之談判。


巴黎恐怖襲擊事件的發生令世界震驚,一時之間恐怖氣氛籠罩整個歐洲。但巴黎恐怖襲擊事件和俄羅斯客機遭襲事件,卻使本已劍拔弩張的美俄關係出現緩和跡象。在法國的協調下,美俄幾乎要達成共同打擊「伊斯蘭國」的合作協定。然而,最近發生的土耳其擊落俄羅斯戰機事件,使美俄間的反恐合作出現大逆轉。由於土耳其是北約成員,面對俄羅斯聲稱要對土耳其實施報復,以美國為首的北約不得不出於「集體安全」原則而提高戰略戒備,美俄關係因而再度陷入緊張局面。當前中東的混亂局勢都因敘利亞內戰而起,敘利亞儼然成為美俄博弈的又一焦點地區。俄羅斯出於怎樣考慮如此義無反顧的深度捲入敘利亞內戰?當前美俄兩國的中東戰略又有哪些得失?美國為擺脫戰略困境面臨哪些選擇?


俄介入敘內戰有三大戰略目標


俄羅斯和敘利亞有着很深的歷史淵源。冷戰時期,蘇聯和敘利亞就保持着密切的合作關係。敘利亞在軍事領域的援助、裝備和顧問主要來自蘇聯,蘇聯則租借敘利亞的塔爾圖斯港作為其海外第一個正式海軍基地,與美國在中東地區進行爭霸。冷戰結束後,俄羅斯在中東地區實施戰略收縮,減少了對中東事務的干預,但仍與敘利亞保持着密切的聯繫。應該說,敘利亞是俄羅斯在中東地區最為重要的「戰略支點」,它是俄羅斯影響中東戰略格局的「槓桿國家」。因此,自2011年敘利亞內戰爆發以來,俄羅斯就堅定地支持巴沙爾政權。作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俄羅斯多次否決了對敘動武決議,並為巴沙爾創造和談斡旋機會。例如2013年,俄羅斯就力促敘利亞交出全部化學武器,使其免受美國軍事打擊。此外,敘政府能夠在內戰中一直支撐到現在,也有賴於俄羅斯提供的外部支援。


此前,俄羅斯一直都是從外部對敘政府提供援助,如今卻選擇軍事介入了敘利亞內戰,這是經過縝密思考、並在合適時機作出的明智選擇,其三大戰略目標是十分明確且完全符合俄羅斯國家利益。


首先,想盡一切辦法穩定巴沙爾政權。在俄羅斯軍事介入前,敘利亞巴沙爾政權面臨着巨大戰略壓力,處境十分艱難。國內反對派勢力受到美國等西方國家的支持其綜合實力有很大提升,同時「伊斯蘭國」將其擴張的目標轉向敘利亞,並在敘利亞境內不斷擴張其勢力範圍。另外,西方國家陣營內部一致認為巴沙爾應無條件下台。但在俄羅斯軍事介入後,敘利亞政府軍實力得到了恢復,並組織了針對反對派的有效反攻。最近,美國前國務卿賴斯和現任國防部長卡特聯合在《華盛頓郵報》撰文指出,普京一旦開啟了軍事干預的進程,就希望提出一個能夠維護本國利益的和平協議,這將確保俄羅斯在塔爾圖斯軍事基地的存在。另外,為了維持巴沙爾政權,俄羅斯也嘗試組建包括伊拉克、伊朗和敘利亞在內的地區聯盟,未來黎巴嫩真主黨也可能參加進來。從目前的形勢分析,俄羅斯已經確保了巴沙爾政權短期內的穩定。


其次,抓住機會緩和與西方國家之間的關係。俄羅斯經濟結構較為單一,嚴重依賴出口,對外貿易總額佔比GDP高達33%,其中出口對於石油依賴高達32.8%,因此去年的油價暴跌對俄羅斯經濟造成了嚴重傷害。由於烏克蘭危機和克里米亞問題,西方國家對俄羅斯實行經濟制裁,禁止向其出口機械設備,停止向俄提供深海鑽井、頁岩氣開採技術。俄羅斯經濟從2014年四季度陷入負增長區間後,衰退逐步加深。雖然普京在俄羅斯國內保持高支持率,但長此以往俄羅斯經濟會更加艱難。普京的目標是抓住一切機會緩和與西方國家之間的關係,擺脫俄羅斯所處的不利處境,與此同時,通過外交與政治手段,使西方國家接受烏克蘭問題上的既成事實,並逐漸使其解除對俄的經濟制裁。不難看出,巴黎恐怖襲擊事件拉近了法俄關係,為俄羅斯改善與西方國家的關係提供了重要的轉機。


最後,展示俄羅斯的全球和地區影響力。俄羅斯是一個大國,但是與冷戰時期的蘇聯相比已經不可同日而語。從各種指標來看,俄羅斯的全球和地區影響力都在減弱。普京十分清楚俄羅斯當前的實力和地位。但是作為一位政治家,他需要不斷尋找機會,展示俄羅斯在國際事務中扮演的大國角色。雖然,現在握在普京手中的「好牌」不多,但是他還是可以通過運用熟練的外交技巧彌補不足。歐洲政策分析中心專家愛德華·盧卡斯認為,俄羅斯在敘利亞的軍事行動使其一舉扭轉因烏克蘭危機而陷入的被動,重新確立其作為不可或缺國際力量的地位。在敘利亞危機處理中,俄羅斯掌握了主動,西方將不得不按照俄羅斯的條件與之談判。


奧馬巴沒有戰略抑或是沒有目標?


俄羅斯的強勢介入,無疑使美國陷入了戰略被動。美國當時介入敘利亞內戰的初衷是,推翻巴沙爾政權,建立親美的敘利亞新政權。但是,半路卻殺出的「伊斯蘭國」,分散了美國的精力,迫使美國既要組建反恐聯盟打擊「伊斯蘭國」,又要資助溫和反對派以實現敘利亞政權更迭。從目前的事態發展看,美國上述的兩個戰略目標都沒有取得明顯成效,「伊斯蘭國」仍在擴展其影響力,並在不斷地製造恐怖氣氛,使全球反恐形勢日益嚴峻。而敘利亞反對派無法對巴沙爾政權構成實質性威脅。美國在中東地區陷入了短期戰略困境,致使奧巴馬的中東政策飽受外界批評。


美國著名時事評論家扎卡利亞認為,普京能夠在敘利亞採取強有力的行動,是因為他有更加清晰的戰略。普京的唯一盟友是巴沙爾政府。相比之下,奧巴馬的戰略就顯得比較模糊,支持的對象並不十分明確。美國需要應對的包括「伊斯蘭國」、敘利亞「基地」組織和其他極端組織,以及黎巴嫩真主黨和伊朗影響。因而,美國的戰略顯得不夠連貫、沒有重點,無法形成合力。


奧巴馬政府目前面臨的挑戰是:美國在中東需要面對多個棘手的問題,這些問題卻又相互關聯,如一團亂麻般混雜在一起,難以理清。如果一個問題處理不當,就有可能陷入全面被動的不利境地。在此背景下,美國在敘利亞的策略只能局限於繼續支持敘利亞溫和反對派,為其提供必要的軍事援助,但是援助的效果也非常不理想。近期,美國國防部已暫停了旨在培訓敘利亞反對派的50億美元的項目。普京在接受俄羅斯國家電視台採訪中就不無戲謔的表示:「如果給我們50億美元,我們一定會做得更好」。


就目前的形勢而言,奧巴馬別無選擇只能繼續支持溫和反對派。此前,美國運輸機在敘北部給反對派提供了50噸軍火,並空投到112個定點接收平台上。但是這種援助確實存在很大的問題。據美國合眾社報道,五角大樓改變決定,是因為此前敘利亞反對派武裝的一名指揮官在接受美國資助展開軍事行動時,卻把軍事裝備轉手給「基地」敘利亞分支。此外,接受美國援助的溫和反對派反而成為敘利亞境內其他極端組織,包括「基地」組織敘利亞分支,「伊斯蘭國」等極端組織的攻擊目標,因為他們手中有戰略物資和先進武器,使其生存環境變得更加惡劣。


當前,美國面臨更為棘手的現實問題是,如何面對俄羅斯的深度介入問題。不可否認,俄羅斯已經成為敘利亞內戰的重要「利益攸關方」。無論未來局勢如何,美國都不可能繞過俄羅斯,按照既定目標單獨主導敘利亞政局走向。但美俄之間在巴沙爾的去留問題上無法妥協,美俄之間開展務實合作的可能性很小。俄羅斯表示不會參加美國主導的反恐聯盟,而會繼續採取打擊極端組織的單獨行動。俄羅斯認為反恐聯盟的效率太低,而且動機不純,其成員很多是與巴沙爾政府不友好的國家,如沙特、卡塔爾、土耳其等,其目標就是要藉着反恐的旗號顛覆敘利亞合法政權。此外,土耳其的莽撞之舉,無疑使奧巴馬陷入更加被動的局面。在擊落事件發生後,普京進一步扭轉局勢。俄羅斯不但變成了「受害者」,而且得到了繼續加大干預力度的理由。新加坡《聯合早報》報道,俄羅斯宣布將在敘利亞軍事基地部署射程可及土耳其境內的最先進S-400防空系統,這一行動令美國感到十分緊張。


美國未來擺脫戰略困境的選擇


美國在中東地區的戰略困境,不能將完全責任歸咎於奧巴馬政府的政策軟弱且沒有清晰的戰略,而是美國冷戰後的中東戰略出了問題。美國在發動伊拉克戰爭和策動「阿拉伯之春」徹底改變伊拉克和敘利亞國內的政治生態系統,使各種政治力量之間原有的戰略平衡被打破,導致各派勢力加以重組和力量進行重新分配。中東政治特點是,政治和宗教的高度融合,使得政治問題演變為教派分歧,矛盾愈加難以調和,局勢變得更為混亂。美國希望借助推行民主給中東帶來秩序,然而現實是既無真正民主又無和平的秩序。一系列恐怖襲擊事件的發生迫使美國對此進行更加深刻的反思。


從當前形勢分析來看,美國在敘利亞問題上未來面臨以下三種可能的選擇:


第一種選擇是:不談論巴沙爾去留問題,而把重心都轉到打擊「伊斯蘭國」的問題上來,組建更大範圍的反恐統一戰線,在解決了「伊斯蘭國」的問題後,再討論敘利亞問題。近日,聯合國安理會一致通過了打擊「伊斯蘭國」的決議,已經為美國構建更大範圍的反恐聯盟奠定了基礎。但組建新的反恐聯盟,美俄協調將成為關鍵。這種選擇可以突出重點,但面臨的問題是,美俄之間在建立反恐統一戰線上達成妥協,也就意味推翻巴沙爾政權的目標將無法達成,這將使美國的國際聲望受損,給其與地區盟國關係造成負面影響。


第二種選擇是:大體維持現階段政策,並進行一些靈活變通的調整。此前,美國一直寄希望於在敘利亞北部建立「安全區」,但由於俄羅斯軍事介入,這一計劃已無法實施。奧巴馬政府不得不調整當前的敘利亞政策。最近,美國總統奧巴馬授權向敘利亞派遣一支不到50人的特種部隊,協助打擊「伊斯蘭國」,表明美國政府改變了此前宣稱的不向敘派遣地面部隊的立場。雖然如此,但從最近奧巴馬近期的表態看,他並不希望大規模捲入到地面戰爭中,其目標依然是積極支援與扶植敘利亞溫和反對派的力量。通過此前的分析,可以看到這一政策選擇的效果很不理想。


第三種選擇是:與俄羅斯針鋒相對,也加大美國的軍事介入力度,向敘利亞派出更多的特種部隊。借助打擊「伊斯蘭國」,深度捲入敘利亞內戰,迫使巴沙爾政府下台,實現敘利亞政權的更替。這將是美國最後的選擇,因為它存在極大風險。一方面,美國可能會重蹈覆轍,長期捲入到中東亂局之中,而難以自拔;另一方面,在實現戰略目標後,美國很可能無法在反對派中找到可以把控局勢的合適人選。


綜合分析,奧巴馬政府還是傾向於第二種選擇。原因是,一方面,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教訓讓美國心存忌憚,另一方面,奧巴馬的總統任期時日不多,他也並不希望對敘利亞政策進行過大調整。畢竟,面對複雜的局面,一旦選擇錯誤,將會帶來十分嚴重的後果。


(作者為中國青年政治學院青年學者,國際關係專業博士)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