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精英

首頁 > 最新文章 > 華裔精英

《星球大戰7》為什麼有魅力?(2016.4)

發布日期:2016-04-27

 

 


──與蕭永亮教授對話星戰電影文化

 

☉文/莫利亞 鏡報紐約分社社長

☉圖/龔文謨 新華社簽約攝影師

 

20151218日,美國總統奧巴馬在白宮舉行新聞發布會上,在還有人提問的情況下,突然說了一句「我要去看《星球大戰7》了」,便轉身揚長而去。可見《星戰7》之魅力!

 

由迪士尼影業發行,盧卡斯影業製作,2016年開篇3D巨製《星球大戰7:原力覺醒》(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以下簡稱《星戰7)18日正式登陸北美和海外市場,掀起了新一輪《星戰》文化熱。該片在闊別星戰三部曲40年、前傳三部曲10年後,橫空出世,熱浪滾滾。新三部曲的新聞端,新導演、新演員、新故事、新紀錄,票房不斷刷新,大展神威,捷報頻傳,首日票房、單日和首周票房,歷史紀錄都被突破。

 

這是一部怎樣神奇的科幻電影?筆者立刻想起曾在好萊塢和私立紐約大學施展才華的資深影視專家,現任母校北京師範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文化創意產業研究院執行院長。回國後創建高校數字媒體新興學科體系,並出任數字媒體研究所所長的蕭永亮教授。

 

二十年前,永亮博士隻身闖入美國影視圈,就職於美國新聞集團FOX影業藍天製片廠任技術總監,經歷了:《泰坦尼克號》、《異形》、《星際迷航》、《冰河世紀》、《星際迷航9》等多部電影特效和榮獲奧斯卡最佳動畫短片獎《Bunny》(兔子邦尼)、奧斯卡最佳動畫提名影片《Ice Age》(冰河世紀)等電影特技設計製作的創作歲月。

 

通過電郵,蕭教授在百忙中欣然接受了筆者專訪:揭開《星戰7》為人類帶來的視覺奇觀和文化思潮的神秘面紗,以饗《鏡報》月刊讀者。

 

星戰文化在美激起共鳴

 

莫利亞:蕭教授,您是我一直關注的高精尖學者專家之一。我曾專訪您多次,2002年以來先後發表過:《中國影視離奧斯卡獎還遠嗎?》、《推動文化創意產業發展的帥才》及《阿凡達引發新藝術思潮》。出於對《星戰7》的深度探討,首先請回答:您觀看了《星戰7》之後,有何感受?

 

蕭永亮:感謝莫大姐多次對我進行專訪。《星戰7》今年19日在大陸上映,我是在8日晚看的零點首映。影片一開頭,字幕和音樂就把我帶回到我在美國的情景,感觸到我在美國影院觀賞的《星戰》前戰三部曲。午夜的兩個多小時,我一直處在高度亢奮中,目不轉睛,直到把片尾字幕看完。走出影院,腦海裡還迴響着電影主旋律。電影讓我感受了暫時脫離了地球,自由翱翔在奇幻的宇宙,隨着銀河妙曼歡快地起舞,急速地穿越毫無束縛的太空,喚醒起一種在美國生活才能感受到的特殊情懷。我那夜觀賞到的不僅僅是一部電影,也是一聲讓你徹夜不眠的呼喚。

 

莫:《星戰7》是一部什麼內容的星戰文化影片?為什麼能讓觀眾震撼?

 

蕭:《星戰7》是美國科幻王國傑出代表作《星球大戰》文化現象的持續,是對美國民眾的又一次喚醒,是表達重振美國精神所尋找的一種原動力,反映了美國社會渴望從不能自拔的低迷狀態崛起的共同願望,警示人們對世界未來的思考。1977年,當中國文化大革命剛剛結束,鄧小平恢復高考像一聲春雷轟鳴在整個神州大地時,喬治.盧克斯也在北美大地孕育了第一批《星戰》影迷,其中許多人看完後決心投入導演生涯。525日《星戰》上映,當年40歲的雷德利·斯科特2年後拍出了《異形》;31歲的史蒂文·斯皮爾伯格半年後上映《第三類接觸》,5年後拍出《外星人E.T.》;23歲的詹姆斯·卡梅隆7年後才拍出《終結者》;15歲的彼得.傑克遜25年後40歲才推出第一部《魔戒》。《星戰7》能引起觀眾的震撼,在於星戰長期植入的藝術原創力,有引起觀眾共鳴的品牌文化力,由觀眾內心的共鳴聚合產生的市場轟鳴。

 

《星戰7》在北美創下了歷史最高9.22億美元的業績,全球票房也逼近《阿凡達》和《泰坦尼克號》,超過20億美元。《星戰》系列電影構建了一個虛幻的宇宙,將人之常情搬到了宇宙,將人類的世界觀拉向無極的宇宙觀。通過符合地球現代人的思維邏輯,充分展開想像的翅膀,將親情、愛情、友情等人情元素,放置在宇宙空間去磨練、考驗,在恐懼與勇敢、忠誠與背叛、歡樂與悲傷、勝利與失敗、正義與邪惡的反復較量中,噴發人們內心最深刻的情感。

 

《星戰》每一套三部曲,每隔3年出一部,每套之間相隔時間為16年和10年,在這些空檔除了製作週期外,影片的熱度非但沒減,影迷們把它作為談資、評說、猜測、期盼、等待。《星戰》題材成為流行元素,衍生出漫畫、小說、動畫、遊戲、玩具、服裝、收藏品,等等,影迷群體不斷擴充,《星戰》文化遍地演繹,一代又一代的影迷受眾層出不窮。

 

《星戰》不僅是一部宇宙史詩電影,它產生了流行文化公眾事件極端現象:《星戰》家族持續生產系列電影,不只是一種商業行為,也是一種情懷,是一種滿足星戰文化族群的社會責任。《星戰7》受到全球影迷,特別是具有西方價值觀和文化認同感的受眾追捧,為提升他們精神境界的層次,融入到先進的宇宙觀當中,這一切能引起震撼理所當然。

 

導演打造出充滿懸念的上品

 

莫:為甚麼電影網站Hitfix的編輯表示,導演J.J.Abrams和他的同伴最終拍出了一部真誠、美麗而且充滿樂趣的電影?是否可見導演的執導功力?

 

蕭:導演J.J.艾布拉姆斯(Jeffrey Jacob Abrams)是好萊塢一位傑出導演、製片人,他拍了許多膾炙人口的優秀電影,例如,《星際迷航》、《碟中諜3》等,曾因《迷失》獲57屆艾美獎最佳導演獎。1966627日出生於紐約猶太人家庭,父母都是影視圈的製片人。他從小在美國電影工業重鎮洛杉磯長大,8歲參觀過就近的環球影城,11歲看完喬治.盧克斯導演的《星球大戰》後,對科幻電影越發如醉如癡,12歲央求祖父哈利.凱爾文給他買了個超級8毫米的專業電影攝影機,到處拍攝各種驚悚、恐怖小說裡的場景。18歲參加洛杉磯青少年電影節,積極靠近好萊塢電影圈,為導演斯皮爾伯格修復一部電影膠片,還為恐怖片《黯夜之獸》配樂。24歲正式步入影視圈,製片、編劇、導演、主演、作曲,無不涉足。擔任大量影視作品製作人,獲得好萊塢同行的高度讚譽。斯皮爾伯格的評價是「他掌握了導演這門藝術中令人沉醉的特質」;湯姆.克魯斯讚譽「他是一個可以在創造過程中享受樂趣的人」。時光網給他的評價極高,認為「他的名字儼然已成為一個品牌,意味着高效,新奇和有趣」。他通過自己大量的作品和廣泛的涉獵,始終堅持自己對於科幻和驚悚元素的興趣,執導《星戰7》進一步說明,他能開創一種屬於他自己的極樂世界。在追求電影高科技手段方面,他位居意見領袖的地位。

 

2006年,由湯姆.克魯斯擔任製品人和主演的電影《碟中諜3》一波三折,終於問世。先後換了幾任導演,劇本也整個換掉。讓從未導過電影的J.J.艾布拉姆斯上場,臨危受命,執導了他的第一部電影。憑着他多年電視導演的成功資歷,合理調動動作場面和劇情場面,意外的驚悚和刺激的樂趣,充滿着想像力故事情節設計,使他獲得「科幻大神」的美譽。

 

《星球大戰》新的三部曲相隔10年之久和觀眾重新見面,執導這頭一部片子的確面臨巨大挑戰。J.J. 艾布拉姆斯一開始拒絕擔任該片導演,經盧克斯影業三顧茅盧勸說,最終接過了執導筒。他是個追求生活快樂的人,他將自己畢生的興趣愛好和在影視圈終身的積累,將自己閃爍的藝術才華融入到《星戰》巨製之中,毫無懸念地打造出一部充滿懸念的上乘之品。他用作品證明他的確是個很懂「星戰」的影迷,影片基調和情節設定都和原有系列的套路吻合,又不失J.J.本人風格。

 

製作團隊專業精湛無可挑剔

 

莫:請簡單介紹擔任製片的凱瑟琳.甘迺迪。

 

蕭:凱瑟琳.甘迺迪是好萊塢歷史累計票房最高的製片人,電影科班出身。1979年受到史蒂文.斯皮爾伯格的賞識,擔任他的製片助理和秘書,成長為好萊塢最成功的製片人。參加一系列大製作:《外星人E.T.》、《回到未來》三部曲、《侏羅紀公園》、《星球大戰7》等。2012年被著名導演喬治.盧卡斯任命為盧卡斯影業聯席主席、首席執行官以及他的接班人。她的敬業精神和專業能力成就了新《星戰》片,也成就了她個人製片事業達到頂峰。

 

莫:為甚麼權威影評網站Metacritic會給予《星戰7》高達81分的綜合分?

 

蕭:從專業的角度來看,《星戰7》的確算得上一部優秀影片。它是新的《星戰》三部曲的頭一部,是承上啟下開篇之作,既沿用過去的套路,保留以往風格,遵循系列內在的邏輯;又要有所創新,推動情節發展,帶給觀眾驚喜。帶有濃烈的西方神話色彩,敘述着遙遠星系的宇宙史詩。主人公敢於冒險,勇於擔當,歷經磨難,終成英雄。無論從影片故事情節、導演功底、演員表現、拍攝畫面、美術風格、服裝道具、音樂影響、特效製作、視覺效果等各方面,可謂:有所創新,觀眾耳目一新;專業精湛,讓人無可挑剔。堪稱好萊塢電影工業的上乘之品。再加上好萊塢著名電影作曲家約翰.威廉姆斯為影片譜曲、迪士尼強大的宣發能力、美國總統高調力挺,都給《星戰7》錦上添花。

 

莫:請重點評論為甚麼《星戰7》視覺特效令人耳目一新,獲高度讚揚?

 

蕭:《星戰》電影歷來以專長特效著稱。為了一部《星戰》電影,盧卡斯創辦了「工業光魔(ILM, Industrial Light Magic)」,並衍生出一個著名的動畫公司「皮克斯(Pixar)」。如今的電影特效往往成為電影生產的主要任務。成為全球票房吸金巨作的電影《星球大戰:原力覺醒》,全片共拍攝了2500個鏡頭,而數字特效鏡頭就佔去共2100個鏡頭。這些特效鏡頭很好地將實景拍攝素材和特效製作進行融合。該片充分發揮了導演盧卡斯親手締造的特效王國──工業光魔(ILM)的先進科技水平和藝術表現力,並拉動了特效工業集群效應,為完成特效製作聯合維塔士(Virtuos)、海布瑞得(Hybride)和貝斯福克(BaseFX)三家特效公司共同創作了《星戰7》的視覺奇觀。其中,機器人BB8的形象體現了物理模型和特效結合的最新技術;「千年隼」追逐和打鬥的鏡頭則基本上通過全數字完成;對露皮塔.尼永奧(片中的海盜Maz Kanata)以及安迪.瑟金斯(片中反派斯諾克)的面部表演捕捉,採用了迪士尼研究院的最新技術。

 

在電影工業發展的歷史上,電影人最初通過「實─虛─實」的轉變模式,讓電影觀眾獲得了美的體驗和情感共鳴,即通過演員表演和實景拍攝的「實」,變為影院觀賞銀幕投影的「虛」,來讓觀眾感受到效果逼真的「實」。而如今卻基本上能做到一步到位,從電腦製作的「虛」來達到真實感受的「實」,並且通過3D立體的視覺效果和多聲道立體環繞的聽覺效果,加上身體動感和皮膚嗅覺刺激的觸覺效果,來做實人們的眼耳鼻身的感受,這一切都得益於不斷進步的數字技術。電影特效用來避免演員處於危險的境地、減少電影製作成本、或僅僅是為了讓電影更扣人心弦。無論是風雲雨雪、奇花異草、爆炸煙火、太空探海,還是妖魔鬼怪、異物超人,千軍萬馬、上天入地,只有人們想不到的,沒有特效做不到的,一切皆可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電影製作越來越離不開特效,特效在電影製作所佔的份量越來越大。2015年湧現出許多令人目炫的電影,其實就是特效電影,如:《速度與激情7》、《星球大戰7》、《侏羅紀世界》、《火星救援》、《復仇者聯盟:奧創紀元》、《末日崩塌》等等。

 

隨着世界電影特效的不斷進步,中國的電影特效水平也在不斷提升。中國電影人也在不斷意識到電影特效的神奇作用而更加自覺運用該藝術創新手法。《捉妖記》、《大聖歸來》、《尋龍決》、《狼圖騰》等國產電影也給觀眾帶來了視覺大餐。記得1956年電影《上甘嶺》利用特技攝影,達到戰爭場面的視覺效果,60年彈指一揮間,而今2016年賀歲檔的《功夫熊貓3》、《西遊記之孫悟空三打白骨精》、《美人魚》等電影,都閃耀着數字特效的熠熠光芒!

 

為何在中國反響未如預期

 

莫:美國知名影評網站Screenrant於今年120日發表《星戰7》的文章稱,截至119日,《星戰7》在中國敗給低成本《熊出沒3》,在中國僅上映第二週,票房就驟降70%,低於迪士尼的預測。可見喜歡荷里活動作片的中國觀眾對主打情懷的《星戰》並不買帳。迪士尼希望此片超越《阿凡達》問鼎全球票房冠軍的夢想也就此落空。文章認為,預測中國觀眾不斷變化的口味是一場難贏的賭局。中國當局對進口電影的嚴格限制意味着,那些給好萊塢賺到大把鈔票的角色和品牌,中國觀眾未必喜歡。請您對以上論點加以評析。

 

蕭:您說的情況我也關注了一段時間。我看了《星戰7》首場,又分別看了不同格式的不同場次。實際上這麼好看的電影,能看得津津有味的中國觀眾還是少數。它要求觀眾有強烈的宇宙探索慾、有較高的科學素養、有充分的藝術想像力,還要有對星戰前6集的持續熱衷和對故事來龍去脈的深入瞭解。目前中國電影觀眾的主體是8090後,許多人對前幾集不甚瞭解,甚至都看不懂這部電影在講甚麼,也體會不到星戰所表現的宇宙觀和科技含量藝術份量,年輕人走進電影院一味追求膚淺的娛樂。《星戰7》在中國票房的遭遇是不足為奇的。當然電影本身也有一些內在的原因。事實證明,盧卡斯導演的多部星戰,不但創造了票房奇迹,還成為星戰系列的靈魂人物。換了任何一個電影導演來續拍宇宙科幻大片,都必將面臨嚴峻挑戰。如何點燃起東西方不同文化價值的人們心中的探秘之火,恐怕需要很深的跨文化導演功底。

 

201638日於紐約春暉室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