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特稿

首頁 > 最新文章 > 封面特稿

2017年特首選舉前瞻(2016.8)

發布日期:2016-08-23

☉文/柳蘇

明年特首選舉,比過去幾任特首選舉情況更複雜,對香港繁榮穩定和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的影響更突出,本文梳理各方面的複雜情況,對明年特首選舉作出前瞻性分析。

香港普羅大眾以「跑馬仔」形容特首選舉:決定參選是「去馬」,正式參選是「入閘」、大勢已去是「墮馬」。目前香港社會不少觀點認為中央至今對特首人選問題未有決定,是因為要等待9月立法會的選舉結果。雖然現在距明年特首選舉還有七、八個月,但特首選情已呈現波譎雲詭之勢,各方面的情況、關係、問題和矛盾糾纏交織,使人對明年特首選舉看不清、猜不透、想不通,有必要逐一作出梳理和前瞻分析。

梁振英對「ABC」豁達大度的底氣

首先要梳理的一個焦點,是今年立法會選舉和明年特首選舉的關係。一些政黨政客綑綁兩個選舉,打出所謂「ABC」(Anyone but CY的縮寫,指「誰做特首都比梁振英好」)政綱。泛民認為「ABC」對明年特首選舉影響很大,可以促成中央阻止現任特首梁振英(CY)競選連任,使梁振英知難而退,或使梁振英在競選連任處於不利地位。

對於有人發起「ABC」行動,甚至在參選立法會時以此作為競選政綱,梁振英並不避談,顯得豁達大度,他形容「政治就是這樣」,又指對推動「ABC」的人一直保持友善,從不反擊「I never,never shouted back」。

梁振英對「ABC」豁達大度的態度,既是一種風度,也是一種智慧。梁振英形容「政治就是這樣」,實際上是揭示「逢特(特首)必反」是泛民的立場,回歸以來每一任特首都是他們的攻擊目標,而梁振英本人被攻擊尤甚。但梁振英越是被泛民攻擊,越是證明他履行特首職責做得好。公道自在人心,市民對梁振英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政績的認同,以及中央對梁振英執行基本法、實踐「一國兩制」的高度肯定,是梁振英對「ABC」豁達大度的底氣。

「ABC」和立會選舉結果對梁連任的影響

泛民認為「ABC」行動對明年特首選舉影響很大,這是短淺之見。立法會選舉結束,「ABC」行動即成強弩之末。立法會選舉期間反對派會反復炒作抹黑梁振英的事件,例如林榮基事件、李寶蘭辭職事件、UGL事件,在立法會選舉結束後,若泛民在明年特首選舉中企圖再次炒熱這些事件,只會引起市民反感。

「ABC」的整個策略,是衝着梁振英而來,但項莊舞劍,目的是反共反華,為中央製造難題,因此「ABC」其實是Anyone But China。但中央犧牲了梁振英並不能解決問題,而反對派一旦得手,將會得寸進尺,中央威信受損。因此,「ABC」實際上是一個反對派自我打倒的邏輯,無法有效降低梁振英的勝算,而只會間接助他當選,只會使梁振英贏得更多港人支持,特別是只會進一步堅定中央挺梁連任的立場。

7月14日,即將卸任立法會主席的曾鈺成在《am730》專欄總結「坊間」看法,稱特首選舉有兩種截然不同的分析:一是「如果建制派大勝,控制了立法會的大多數,那麼由誰當行政長官問題不大,只要是中央信任的人,都可以出來競爭;相反,如果反對派在議會裏得勢,便必須讓梁振英連任,以強硬手法抗衡失控的議會」;二是若「建制派大勝,說明梁政府管治得到市民支持,梁應該連任;假若反對派得勢,議會裏『反梁』力量囂張,梁連任會令政府施政十分困難,所以應該換人」。

同一日,特首梁振英出席今屆立法會最後一次特首答問大會,多名議員關注他會否競逐連任,梁振英回應稱,若他決定競選連任,坊間(實際上指某人)有兩種截然不同講法,立法會選舉「建制派」失利對本人連任不利,同建制派失利對本人連任大有幫助,我認為兩種講法都有道理」。梁振英認為兩種講法都有道理,值得探究和分析。

若建制派立法會選舉失利對梁振英連任不利,不僅反對派持此看法,部份建制派亦對此附和與討好。立法會7月14日舉行本屆任期最後一次特首答問大會,反對派議員一如所料集中火力反對梁振英連任。教人意外的是,多名建制派議員亦不留情面地圍攻梁振英,力促他勿再爭取連任。

若建制派立法會選舉失利,反對派乃至部份建制派更會高彈梁振英連任對建制派不利、對香港不利的論調,以動搖中央堅定不移支持梁振英的一貫立場,並且造成市民對梁振英連任對香港不利的印象,這是梁振英所說「建制派失利對本人連任不利」也有部份道理的原因。

行會成員、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張志剛7月11日出席香江智滙主辦的2016年立法會選舉前瞻論壇時表示,有人指9月選舉定奪行政長官選舉的去留,若建制失利,就不利梁特首連任,他就不贊成這個說法,認為「若建制失利,可能說香港到時需要個更強硬的特首都得」。張志剛的看法未必代表梁振英,但卻符合現在的國際戰略背景和香港政治生態惡化的現實。

中央強硬對待「港獨」坐大

7月13日,特區政府及選舉管理委員會分別發出聲明,禁制鼓吹及推動「港獨」者參加立法會選舉,這是香港回歸以來,立法會選舉首次嚴格依法辦事,禁制鼓吹及推動「港獨」者參加立法會選舉,不僅可以確保立法會選舉嚴格和有效地依法進行,而且能夠有效防止「港獨」分裂主義勢力通過立法會選舉滲透進特區建制,在建制內進行危害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損害香港繁榮穩定的活動。這對全面落實基本法,確保「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不走樣、不變形,對維護港人的根本福祉,具有重大而深遠的意義。

這一強硬的決策,或許準備多時,或許備而不用,但在7月12日南海仲裁翌日匆忙推出,不是弱勢的特區政府可單獨決定,而是在南海仲裁美國加緊圍堵中國、美國下一步將香港作為「亞太再平衡」重要棋子,以及「港獨」坐大等情況下,中央對這些情況明顯變得強硬的重要決策。

由於過去五屆立法會選舉,沒有規定主張「港獨」者不能參選立法會,有少數主張「港獨」者混進了立法會,在特區建制內興風作浪,進行危害國家安全和香港繁榮穩定的活動。例如2014年11月,由黃毓民提出、李卓人修訂的鼓吹港人「全民制憲」的「港獨」議案,公然提倡港人組織「修憲會議」,又自定國防外交權力,明目張膽地在建制內搞「港獨」。

由於沒有規定主張「港獨」者不能參選立法會,一些泛民議員也在立法會為「港獨」主張保駕護航。例如行政長官梁振英在2015年的《施政報告》中批評《學苑》的「港獨」主張,一眾泛民議員在立法會辯論《施政報告》時就攻擊梁振英「打壓學術自由」。涂謹申、郭榮鏗、楊岳橋幾位泛民議員,就在立法會以法律專業的身份為香港民族黨的「港獨」主張解畫護航。

根據基本法有關規定,以及香港社會主流民意和中央的關注,特區政府決定禁制鼓吹及推動「港獨」者參加立法會選舉,顯示中央對「港獨」坐大明顯變得強硬。張志剛認為「若建制失利,可能說香港到時需要個更強硬的特首都得」,實際上應該說無論建制派立法會選舉失利或得利,香港到時都需要個更強硬的特首,這符合中央強硬對待南海仲裁以及包括「港獨」在內的分裂主義勢力的立場。

所謂梁振英「強硬」的本質

對於有人就香港管治困局歸咎於梁振英作風強硬,梁振英指出,作風並不強硬的董建華也曾被反對派政黨視為「頭號敵人」,「所以我認為這部份是政治的本質。」

實際上,梁振英作風強硬的本質是愛國愛國立場堅定,泛民頻頻「倒梁」的根本原因就在於此。泛民已多次掀起「倒梁」歪風。2013年梁振英以極高的政治智慧處理斯諾登事件,有力地維護了香港法治基石、國家利益乃至全世界人民的利益,美國反華勢力氣急敗壞,操縱香港泛民發起「倒梁」風潮,由於中央堅定「挺梁」,那次「倒梁」歪風遭到失敗;2013年至2014年泛民發動違法「佔中」行動,再次掀起「倒梁」歪風,梁振英同樣臨危不亂,沉着強硬應對,他領導特區政府和警隊安定大局,不僅贏得廣大港人的尊重和讚揚,也得到中央的充分肯定和全力支持;泛民掀起的第三次倒梁歪風,是抹黑梁振英今年施政報告重視「一帶一路」,誣衊是「只與內地有關」、「矮化香港」,是慷納稅人之慨向中央「擦鞋」博取連任云云。張德江今年5月來港出席「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是對泛民誣衊施政報告有關「一帶一路」內容的當頭棒喝。

梁振英是2017年特首選舉最佳人選

張德江視察香港期間,在「三心」論述中的「耐心」中指,當前梁振英特首看到了問題所在,正着力推動香港經濟社會發展,所採取的一些政策措施也正在發揮作用,並逐步取得了一些成效。只要香港各界共同支持梁振英特首依法施政,就一定能夠收到成效,邁向「一國兩制」的新階段。這意味着,中央有「耐心」等待梁振英連任的未來五年,施政收到更大成效。

中央再次表明堅定不移挺梁立場,其背景是國家實施「一帶一路」戰略,以及香港面臨的內外複雜政治形勢。其涵義是梁振英是配合「一帶一路」戰略的最佳下屆特首人選,是應對香港面臨複雜政治環境下的最佳人選。

實際上,早在2014年11月9日,習近平主席在北京亞太經合會議期間會見香港特首梁振英,就以「疾風知勁草,板蕩識忠臣」的詩句,來表達充分信任和支持梁振英,高度讚揚梁振英在關鍵時刻信得過、靠得住。張德江視察香港期間,再次重提習近平引用的詩句,這是對梁振英作風強硬最正面、最準確的詮釋。梁振英作風強硬的本質是愛國愛國立場堅定,這決定了他是2017年特首選舉的最佳人選。

曾鈺成擬「拒絕欽點」表露己意

曾鈺成接受訪問時聲稱有京官透露2017年特首選舉,中央不會再「欽點」,而他指自己將70歲,做特首年紀太大,但他對是否參選特首又一改口風「大賣關子」,說是要「拭目以待」。

有建制派人士直指「欽點」與否是「偽命題」,原因有三:一是香港人可能接觸的北京官員數量眾多,但不是任何北京官員都能代表中央;二是真正的中央官員不會用「欽點」這個貶義詞,這是自我抹黑中央,而只會用中央支持誰的說法;三是中央不再「欽點」特首的說法,是曾自己之意,這有充分的證據。

6月13日,曾鈺成在《AM 730》的一篇專欄文章中出了個謎語:「寬掌彩綢,無財暗卜」,猜四字。他稱謎底揭示了下一屆行政長官選舉的玄機。有人從「寬掌」猜出了巨手,合為「拒」字;「彩綢」則為色絲,合為「絕」字。而「無財暗卜」,就是「欽點」二字,故謎底為「拒絕欽點」。

專欄作家屈穎妍在亞洲週刊發表《梁振英身邊的宋楚瑜與無間道》的文章,指曾鈺成在《AM730》的專欄寫「拼字遊戲」的文章,「第一道謎題,就是Hugely cunning(極其奸狡),我憑曾主席的心態去猜,一試就拼出了Leung Chun Ying(梁振英)三個字。作者苦心經營,原來是為了表達心中不敢明言的怨恨,建制派大佬輩的心思尚且如此,特首梁振英孤獨無援的施政路有多難行,可見一斑。」亦有輿論感嘆,以玩弄英文字母遊戲為方式,竟然加入鵝頸橋底阿婆打小人的低級巫術儀式行列,夫復何言!

曾鈺成手握鐵票與CY對擂

7月11日,曾鈺成在立法會自掏腰包搞餞別宴,即使他坐在特首梁振英旁,二人卻是零交流。政壇元老級的李鵬飛謂:「我信佢,佢去到關鍵時刻就會『追殺』CY。」

有建制派人士質疑,曾鈺成放任拉布,斥責建制派較泛民更嚴厲,無論是為自己還是為他人考慮,為的就是反對派在特首選舉委員會的約200票。有建制派認為,曾鈺成牽頭成立智庫,最初或許真的是為前財政司司長梁錦松造勢,但時至今日,梁錦松機會渺茫,相信有關智庫最終是為曾鈺成自己作嫁衣裳。

雖然曾鈺成一再指自己有「缺陷,不勝任做特首」,但後來他的「拭目以待」,依恃的是民建聯在選委會中手握約150票,加上泛民有200票,在他們支持下,350票隨時信手拈來,中央根本難以阻止他「入閘」。

曾鈺成早在2015年8月11日接受明珠台節目《清心直說》訪問時就承認,特首梁振英及高官對他容許「拉布」非常不滿甚至生氣,當中有人更指他是最差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今年7月9日接受電視台訪問時又透露,特區政府及北京官員都對他處理拉布有意見,有些政府官員覺得他「玩嘢」。特別是曾有北京的高官直言:「我們對你主持立法會的工作頗有微言喎,他不是講得好重的,好輕鬆咁講,所以我都知道他們是有睇法的,總之反正不是對我充分肯定、高度評價。」儘管曾鈺成可能會得到泛民在選委會約200票,但民建聯在選委會中手握的150票並非曾鈺成私產,曾鈺成若不能得到中央「祝福」,他要得到選委會1200票的超過半數是不可能的。

林鄭的「重啟政改」牌

曾經講過「無意參選」,又講過「官到無求膽自大」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後來口風改變,對參選問題,答案亦已變成「拭目以待」。為此林鄭率先提出「重啟政改」,甚至提出七大香港願景,儼如發表參選政綱,泛民以至建制派均認為林鄭「入閘」看來已無懸念。

林鄭是一個很聰明的人,但她率先打「重啟政改」牌卻值得斟酌。特首選舉已暗中開始,有意角逐者為自己評功擺好無可非議,CY的評功擺好與中央對他的肯定完全一致,客觀中肯,沒有誇大溢美。但林鄭沒有注意到中央對本屆政府成績的肯定,沒有政改這一條,原因是中央不願再提政改。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在政改被否決後,就曾明確表示今後不再談政改。林鄭大概認為她主持政改工作20個月是一大政績,因此拿出來為自己評功擺好,並且多走一步表示熱切期待重啟政改,但這恰恰與中央的取向背道而馳。

因應林鄭與曾鈺成不約而同打「重啟政改」牌,梁振英回應說,盡快完成政改,是市民、特區政府、中央的共同願望,令港人可以一人一票選出行政長官,提高特首認受性。重要的是梁振英又說,只要議員同意方案,人大常委會又批准,他亦會同意。關鍵就在這裡,剛被否決的方案就是根據8.31制定的,人大批准CY亦同意,但泛民否決,即使重啟政改也將重蹈覆轍,因為人大不會容忍8.31被推翻,泛民也不會幡然悔悟接受8.31,在此情況下重啟政改可能嗎?

曾俊華的「本土牌」及「雙曾配」

疑似特首參選人中,形象親商界和泛民的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亦不容忽視。曾俊華為人低調,但卻高調打「本土牌」。面對香港本土主義激進化並滑向「港獨」,曾俊華在網誌中為這種現象辯護,認為「本土」意識是「對本身的身份、傳統和文化,有着強烈的感情和自豪感」,並指這種感情可以團結成一股正面、具建設性的力量,「絕對不止於一種封閉式的、消極的、甚至是具破壞性的保護主義」。曾俊華在今年的預算案中,多次提及本土,難免令人感到他與梁振英的分別。曾俊華又引述美國前總統甘迺迪說「我們的問題是人為」,他於記者會被問及是否劍指梁振英,才「各打五十大板」,他稱包括自己的所有人都有責任。曾俊華高調打「本土牌」,有建制派人士質疑他是迎合泛民的「本土化」傾向,以吸引泛民在選委會的200票。

有泛民中人不信曾鈺成有「去馬」之意,認為曾鈺成「去馬」只是煙幕,或擔當後備角色,想造的「王」,其實是其老友曾俊華。政圈更傳出「雙曾配」的可能,有泛民人士對「雙曾配」叫好,認為曾俊華熟悉商界,曾鈺成則獲傳統左派支持,相信兩人拍檔最能團結不同板塊云云。但事實是否與此大相逕庭,卻真正是要「拭目以待」了。

特首選舉政壇四觀點

第一種觀點認為,特區政府不能呈現真空狀態,所以管治班子中的三大巨頭,即特首梁振英、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及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不能同時辭職參選。中央極其量只能接受二人出選。若梁振英、林鄭月娥及曾俊華3人同時出選,定必將各人的得票拉低,屆時被淘汰的,便會「輸得好醜」。經過唐梁一役,北京難免要做兩手準備,一是嚴防「欽定」的人選臨門甩轆,二是一旦欽定人選出事,要有信得過的候補補上。既然梁振英已經積極部署連任,所以,林鄭與曾俊華之間,可以有一位可以「入閘」,因為此二人亦為中央信得過的人選。

第二種觀點認為,上屆特首選舉造成建制派嚴重撕裂,後遺症影響深遠,非中央所願,但容許兩個建制派候選人參選下屆特首,同樣會造成撕裂,中央會否放兩名有實力的建制派候選人落場有很大疑慮,因此林鄭與曾俊華辭職參選的機會都不大。這樣就可能出現梁振英一人參選而自動當選,或者梁振英PK一名泛民參選人以大比數勝出。

第三種觀點認為,下屆特首選舉存在一個最大的矛盾:一方面是中央經歷過上次梁唐大戰,相信容許兩位具實力的建制派候選人參選的機會不大;但另一方面如何解決「一人選舉」的風險,答案只有一個:二人或以上參選,這也是明年特首選舉的觀察焦點。建制派和泛民都等着北京是如何玩明年選舉這場牌局,如何解決這個最大的矛盾。

第四種觀點認為,泛民在特首選委會有200票,是「造王」的關鍵票,在有兩個實力相當候選人的情況下,這200票倒向誰,誰就可能贏得特首寶座。公民黨黨魁梁家傑在該黨10周年刊物中一篇與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對談的文章,兩人提到泛民明年或不會派人參加特首選舉,但梁家傑和田北俊說到泛民在特首選委會估計有200票,商界有400票時,就提出泛民與商界合推一人的建議,這其實是泛民「造王」的策略。中央是否接納或拒絕泛民「造王」的策略,以及若拒絕則如何化解泛民的「造王」策略,這也是明年特首選舉的懸念之一。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