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論壇

首頁 > 最新文章 > 青年論壇

「脫歐」:英國對現行全球化說不(2016.8)

發布日期:2016-08-23

☉文/李浩然 博士,MH  (全國港澳政究會理事、香港菁英會政治研究會主席)


英國在6月23日舉行脫歐公投,以接近52%的同意脫歐比率通過了議案。這個結果可能讓不少人感到意外,因為主流政治力量,包括執政保守黨、工黨和自由民主黨均是傾向於留在歐盟的,真正支持脫離歐盟的就只有英國獨立黨。

一、現行全球化模式

在現時的全球化模式當中,各國在參與過程時,會被要求交出若干程度的國家主權,並通過設立超國家機構,例如歐盟,來行使成員國所交出的權力。這種全球化的邏輯,使現時歐盟成員國在各範疇的政策上,例如社會性的出入境管理、社會福利等等,均有很大的比例交由歐盟決定。另外,這種邏輯也同樣表現在最近完成談判的「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TPP),當中成員國私人企業可以起訴其他成員國政府的安排,也將對傳統以國家為單位的國際關係產生影響。

歐盟在今年年初曾在比利時舉行峰會,最主要的內容便是關於如何進行改革,以挽留英國留在歐盟。當時的談判關鍵,涉及體制設計:如何修改歐盟的約束性條款,以便實施改革。在實體內容上,英國與德、法的主要分歧在於歐元一體化的程度,例如英國希望歐盟的監管法規能夠降低、排除或減少對英國銀行的監管。至於與東歐國家的分歧,則主要集中在削減移民福利的問題上,例如需要多少成員國的同意,才能啟動移民福利的「緊急制動」機制、限制移民領取就業者福利的年限和移民兒童福利的限制問題等等。這連串的談判內容,均涉及到成員國交出多少權力予歐盟的國家主權安排。

二、國家主權 vs.一體化

當然,這些一體化的制度問題無法協調,引發了英國和歐盟的隔閡。然而,引發這些問題的根源,更在於歐洲一體化觸及到英國的主權利益。現在實行的全球化模式,包含着主權共享的理念,卻必然對民族國家的概念和制度產生衝擊。全球化帶來了資金的流動,而歐洲則是最早發生人員流動的一體化地區。可是經濟上融合,全球治理體系卻仍未成熟,二者存在很大的落差;這次對於難民問題的處理,困擾便在於此。其實這種落差的例子比比皆是,就是在歐盟內部,歐洲央行擁有制定統一貨幣政策的權力,但卻沒有制定統一財政政策之權,財政政策的制定權仍然由歐元區成員國擁有。(各成員國的農業支出預算除外,因為歐盟有「共同農業政策」,所以統一制定相關財政政策)。這兩種政策是相輔相成來實現經濟目標的,缺少其中之一,便無法完全有效發揮促進經濟復蘇的能力。

事實上,世界對於國家主權的概念和以國家為利益單位的格局仍然牢固。這次英國公投的結果,為當下這種以構建超國家主體為全球化的模式,作了第一次反彈。

可是,歐洲民眾對於這種全球化模式下的歐洲一體化有所反應,卻不只限於英國。在過去兩年,歐洲多國的左翼政團相繼在大選中勝出,甚至開始執政。繼有希臘的激進左翼聯盟、西班牙的新成立左翼政黨波代姆斯、還有瑞典民主黨、德國新選項黨、英國獨立黨等等,均能夠在歐洲議會和本國大選中獲得席位和大約10%的支持率。現在當下的全球化模式,強調貿易的絕對自由化,卻容易忽略了各國對於處理本國經濟危機和社會困難等事務上能力的削弱。然而這些政黨比傳統政黨更加關注秩序、移民、社會福利負擔,以及市民所認同的其他威脅,因而能夠在短時間內迅速冒起。這次英國脫歐公投,正是歐盟國家繼左翼政黨的反歐洲一體化思潮之後的延續。

小結:英國人的理性選擇?

英國人的這次公投結果,並不一定是民粹主義的不理性選擇。公投反映出英國跟歐盟的矛盾,表面源於難民補貼等幾個議題,骨子裡卻是主權爭執,以及對現行一體化和全球化模式的反彈。

之前一連串跟脫歐相關的政治行為,大概如前首相卡梅倫所表示的,是通過尋求歐盟變革,讓英國留在一個「改革後的歐盟」,使英國可以同時享有「英歐兩個世界的最佳機遇」。的確,保持一定的獨立性,但又維持與多方的緊密關係,以達至平衡並使英國能夠立於居中之地聯繫各方,正是英國在二戰後的國際戰略角色。近幾十年來,英國成功構建其跟美國的特殊戰略關係,又同時保持了一種在歐洲的影響力,借槓桿之力發揮比本身實力要大得多的作用。可是當英國所期望的這個國際定位,沒有辦法繼續在現行的歐盟體制內得到發揮時,選擇離去以保持一定的獨立性便顯得順理成章了。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