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經

首頁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經

妥善處理二次分配是管治的硬道理(2016.9)

發布日期:2016-09-26

☉文/劉瀾昌

須知,得中產得香港,使中產無後顧之憂,難道不是香港社會穩定的一個基石?相信,下屆政府開局便能在二次分配上有所作為,定可迅速扭轉香港社會那些不利於「一國兩制」發展的逆流。

香港回歸快20年了,人類歷史上從沒有的一國兩制的社會政治制度也有了近20年的實踐。各種內在和外來的矛盾也有了較為充分的展現,認真總結分析才能使香港繼續沿着這條道路順利的走下去,保持繁榮穩定並鞏固在國家發展中的特殊地位。

二次分配是更重要的原因

無疑,香港目前暴露的矛盾是多領域,多層面,且是互動可變呈現複雜多元的狀態。筆者認為,如毛澤東所言,抓住及解決主要矛盾,其他次要矛盾也便迎刃而解,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那麼,香港管治的主要矛盾是什麼?筆者認為,有三個關鍵詞,其一,政治對抗;其二,經濟發展;其三,二次分配。起初,筆者認為,香港政治對抗的激化源於經濟發展方面不理想;再深入思考,則認為更重要的原因在於二次分配。香港政府是小政府,長期以來的管治觀念是「積極不干預」,當下以及未來也不可能寄望其在發展經濟有大作為,但是二次分配,是其必須要做的,而且也是可以妥善做好的,問題是政府官員對此要有認識,並且改變許多舊有的觀念。

看香港目前政局,「港獨」無疑是一個焦點,不但是立法會選舉的一個主要議題,而且選舉結束後「港獨」分子還將繼續抗爭,司法覆核的司法覆核,街頭抗議的街頭抗議,梁天琦還說要「革命」,「港獨」進入校園。而新一屆立法會格局也不會大變,以拉布等手法癱瘓議事會繼續是家常便飯。實事求是說,政局混亂是回歸之初沒有料到的,有分析指,原因是「四大缺失」:輿論、法律、教育、青年等方面的工作失誤。

這種觀察,也不能說不符合實際。但是,「港獨」思潮的急速發展不能不令人擔心。中大近日的民調指,只有不足七成受訪者支持香港「維持一國兩制」,15至24歲組別更有近四成支持「港獨」。為什麼呢?

新論壇及新青年論壇分析統計處過去20年數據,發現25至29歲市民中有一半人擁大學學歷,比45至49歲中有一成半人是大學生為多。但去年畢業大學生起薪點中位數為13916元,雖較2005年的12978元,以及2010年的13447元有所回升,但仍比20年前的16371元少一成四。而大學生的置業能力不升反跌,90後的大學生拿出每月收入的七成才能買新界430方呎樓宇中的一方呎。當下,青年置業只能靠父母。有人說,青年未必急於置業,但是問題是他們上代的師哥師姐可以自行置業而他們則不能。

大家還可以看到,旺角暴動的年輕人不會是有樓有車的半山貴族。事實是,回歸近20年,羅湖橋那邊的生活水平不斷上台階,而香港人普遍並沒有強烈感到回歸祖國給他們帶來顯著的切身利益上的變化。中共鬧革命,給農民分得土地,於是農民支持解放軍打敗蔣介石。鄧小平改革開放,使中國經濟發展成為世界第二,人民就擁護鄧小平的路線,極左派想走回頭路絕對不可能。香港回歸的「四大缺失」,其實歸根結底都可以從經濟發展未如意找到根源。當下的青年人若然不「望樓興歎」,又怎會積蓄憤懣,並派生「本土」、「自決」以致「港獨」的思潮。因此,筆者的結論是,香港的政治問題歸根結底是經濟問題,香港回歸不能給港人增加切身利益,空喊再多口號也不能使他們增加對國家的認同感。

資本收益率過高是不平等的根源

但是,也不是經濟發展了,問題就解決了。「1比99」,這是當今世界任何國家和地區都躲不開的命題,就是說每個社會1%的富人佔據了社會99%的財富,與此同時中產階級不是同時壯大而是不斷萎縮,並不斷滑向社會低層。「1比99」是貧富差距越來越擴大而不是縮小的代名詞。

法國皮凱蒂的新著《21世紀資本論》,對於全球越演越烈的貧富差距現象,有獨特的觀察。《21 世紀資本論》越來越引起全球的注意,有人認為這是21世紀最偉大的政治經濟學巨著,在好多方面超過的馬克思的《資本論》。筆者認為,首先在實證方面超過馬克思。馬克思的《資本論》更多的是邏輯推理,而皮凱蒂收集了全球十八世紀以來的資本變化,着重介紹了英國,法國,德國和美國的案例,主要分析了二十一世紀全球範圍內國民收入在勞動和資本之間的分配情況。在這基礎上,作者得出結論:一、資本收益率遠遠高於勞動工資收入。二、資本收益率顯著高於經濟增長率是一切不平等的根源。他說,金融危機之後,歐美經濟的低迷反而使得前1%的高收入群體擁有了更大的國民財富就是證明。三、他沒有如馬克思提出以革命解決各國,包括中國在內的財富不等的矛盾,而是對政府的調節抱有高期望,他甚至提出實施全球累進資本稅的政策建議。

事實上,用《21世紀資本論》的解剖刀分析香港的深層次矛盾,也會有豁然開朗的感覺。回歸近20年,香港的經濟沒有顯著發展,香港多數人的財富沒有顯著增長,但是香港半山的一群的財富則是以幾何級數增長。這些數字,隨便可以翻公司年報可以看到。有人說,不少AO也是財富急速增長的一群,因為他們較易得到貸款,也較早知道政府的政策,因此及時入貨。這也印證了資本收益遠遠大於勞動收入並造成貧富差距不是縮小而是日益擴大的結論。

2013年香港人均GDP達3.8萬美元,但貧困人口卻達131.2萬歷史新高,佔總人口的19.6%,香港人已從收入二元化走向了財富二元化。從2003年到2013年,香港實際GDP增長了55.6%,而從業者的薪金並沒有明顯提高。香港每月就業收入中位數僅從1萬港元增加到1.3萬港元,折合年增長率不足3%。政府統計的「按行業類別劃分的就業人士評價薪金指數」顯示,以1999年第一季度為100,2003年和2013年所有行業類別的實質指數分別為106.8和114.3。

做好二次分配也是「硬道理」

顯然,香港的經濟發展,是不會縮小貧富差距而是更擴大貧富差距,經濟越是高速發展貧富的差距越發擴展激烈。問題是,我們不斷聽到政府官員反反復復重複的一種論調,就是說人家歐洲的國家搞福利主義,養懶人,導致政府財政入不敷出,甚至崩潰。但是,他們有沒有試圖從正面去思考一下,人家整個福利政策是如何發展過來的,為何還要繼續實施,而且認為面對財富分配不平等繼續擴大的時候還是要發揮政府二次分配的調節功能呢?

香港政府是小政府,長期以來的管治觀念是「積極不干預」,當下以及未來也不可能寄望其在發展經濟有大作為,但是二次分配,是必須要做的,無論何人做特首都不可能迴避這一問題。妥善處理了,社會矛盾會得以緩解;處理不當,則社會矛盾激化,並透過各種議題反映出來。市民安居樂業並且生活不斷改善提高,他們會自然珍惜現狀,以致擁護政府管治和施政。反之,他們積累不滿,力求改變,甚至出現激烈政治訴求和行動都是不出奇的。

因此,在香港目前條件下,做好二次分配也是「硬道理」,是管治的首要任務。筆者相信,對此一些政府官員是認識不足的,還存在許多舊有的觀念。香港回歸近20年來的問題,固然經濟發展不如意是一個層面的癥結,而更深入層面的癥結,應該追到「二次分配」 未解決之上,或許,這正是20年來實踐「一國兩制」最應該吸取的教訓。

香港應有措施緩和貧富矛盾

當下,香港是發達地區貧富懸殊最嚴重的城市,堅尼系數長期以來都超過0.5,高於0.4警戒線。解決矛盾,當然不能搞革命,也不能搞內地的社會主義。那怎麼辦?無可否認,政府有為最低收入群體提供生活安全網。但是,可怕的是,政府官員的主流觀念以為這就夠了,而不是與時俱進的思考採取更加積極有效的措施緩和貧富矛盾。

最近,香港首富李嘉誠表示可以抽多一至二個百分點利得稅,使窮人受惠。相信,這是他深思熟慮的提議。他是明白香港當下的社會矛盾,亦如歐美一些有遠見的大資本家一樣清楚:由資本利潤出抽出部份由政府進行二次分配,緩和貧富矛盾,有利社會穩定,結果也是有利營造良好的營商環境,利於商家的發展。這應該說,是有智慧有遠見的見解。但是,政府發言人第一反應則指,簡單稅制和低稅率是香港賴以成功的基石。

還有,政府對於全民退保的守舊立場,也傷了太多中產的心。香港人的壽命越來越長,儲蓄普遍不能支持人生的後期費用,因此即使是中產人士都希望香港如同歐美,如同內地,有一定的退休保障。須知,得中產得香港,使中產無後顧之憂,難道不是香港社會穩定的一個基石?其實,全民退保就是一個二次分配的問題。

相信,下屆政府開局便能在二次分配上有所作為,定可迅速扭轉香港社會那些不利於「一國兩制」發展的逆流。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