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論壇

首頁 > 最新文章 > 專家論壇

土耳其新政策對西方的衝擊(2016.9)

發布日期:2016-09-28



 

英國脫歐與土耳其脫北可能前後輝映,變成動搖當前西方國際政治體系的兩個火藥桶,但是美土關係如徹底決裂,如把土耳其趕出北約,對美國弊大於利。對土耳其來說,脫北也是一樣弊大於利,盡可能對美國保持鬥而不破,搞好與鄰國的區域經濟合作,防而不直接衝突,保證不被顛覆為上策。

 

☉文/鄭德力博士 德國

 

英國623日脫歐公投後一個月內,法國和德國城市接二連三受到了恐怖暴力襲擊,讓歐盟的平民百姓生活不安寧,而向俄國施壓的北約年會在華沙舉行過後沒幾天,715日土耳其竟然發生奇峰突轉的軍人政變,但被民選政府的埃爾多安總統很快鎮壓下去。一連串的非突發的和突發的嚴重國際政治經濟事件的發生,預示着歐美多事之秋似乎提前到來,使得本已備受烏克蘭危機煎熬和備受伊斯蘭國恐怖襲擊的歐洲處於極度動盪狀態之中,同時暴露出西方世界當前政治結構脆弱和歐美關係的穩定性受到新的挑戰和動搖。

 

跳進博斯普魯斯海峽也洗不乾淨的美國

 

土耳其在歐洲政治與西方政治中的地位本來就比較特別,由於美國在土耳其政變所扮演的角色曖昧,馬上被土耳其政府公開指責其在本土窩藏策劃政變的主要人物居倫,從美國遙控土耳其未遂政變,美國國務卿和白宮發言人否認一切指責,土耳其則不斷公布新的未遂政變材料,把箭頭對準美國不鬆手,終於爆發起西方陣營內部前所未有的公開口水戰。美國出於本身在中東整體利益考慮,意欲通過軍人政變除掉埃爾多安,換上比較聽話的軍人政府,以便穩操其在中東和歐洲的絕對領導權,補償一下在敘利亞戰亂中被俄國搶去主動權,以及平衡一下在伊朗核問題對歐盟的妥協讓步,完全可理解。因此,美國與土耳其未遂政變的瓜田李下的嫌疑關係,即使怎樣辯解,恐怕跳進博斯普魯斯海峽也洗不乾淨。

 

土耳其未遂政變和埃爾多安毅然轉向靠攏俄國,讓普京平白得了一個大紅包,俄土一笑釋恩怨,雙方恢復友好關係。土耳其對待北約的敵人俄國現在竟然是親過於對待北約的盟主美國,未遂政變後埃爾多安出訪的第一個國家是俄國,無疑給美國緊緊控制的北約敲響了警鐘,即使還不是喪鐘。北約內部的攻守聯盟條款受到了嚴酷挑戰,根據北約憲章第5條規定,如有外部勢力進攻北約28國中的某一成員國,則等同與攻擊所有成員國,其他成員國將有責任共同反擊。現在如果是美國對土耳其有異常舉動,其他成員國是否要聯合保護土耳其與美國對抗作戰,也是西方各國不願正視的新時代新問題。歐盟沒有成為土耳其主要指責對象,處境相對超然,對於埃爾多安是否恢復死刑或獨裁化,歐盟反而可利用土耳其長期來希望參加歐盟的願望作為壓力工具,而擁有較大力量對土耳其採取道德勸阻和警告態度。歐盟目前是土耳其最大貿易夥伴,佔了土耳其外貿總額的40%,經貿投資和勞動力流動關係密切,超過俄國和美國很多,擁有參加影響土耳其政治何去何從的較大經濟實力。

 

逃過政變大難的土耳其政府反應激烈,對美國態度異常強硬,氣勢洶洶,並且在埃爾多安訪俄前夕的87日在伊斯坦布爾發動百萬人群眾集會,譴責軍人政變企圖,主張保衛土耳其的主權民主。土耳其馬上和俄國重修舊好,大面積清理與政變有關勢力,逮捕有關軍人和解職大學校長及法官,要求美國引渡居留在美的反政府領袖居倫,並且很快發出對居倫的逮捕令,也不留有餘地來和美國背後達成協商,令到美國措手不及,在國際上失去了主動地位。美國國內忙於大選活動,主流媒體也正好低調處理。德國法蘭克福匯報評論,沒有證據顯示未遂政變是埃爾多安的苦肉計,政變失敗只能說是搞政變的土軍人太笨拙以及美國的部署顯得心有餘力不足。

 

俄國與土耳其關係回暖

 

土耳其在6月已經為去年底擊落俄戰機向俄羅斯道歉,715日即發生軍人政變未遂,土美矛盾的激化,歐盟旁觀美國反應。俄土恢復擁抱,埃爾多安89日訪問普京,在聖彼得堡受到隆重熱情接待,使得美國失落和無奈。美國宣布國務卿克里於8月下旬訪土,美軍總參謀長則已經提前在81日到土耳其,關心一下美國在土耳其的空軍基地是否供電正常。據紐約時報社論透露,土政府清理的許多官員和將軍影響了打擊伊斯蘭國的行動,因為他們是負責與美國方面對口聯繫的人士,這一切也已經牽動了二戰結束以來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的內部的領導與被領導結構。由於土耳其陸軍官兵有60萬人,號稱是北約裏面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軍事力量,土美關係惡化到這個地步,難免將給美國主持的北約的不斷東擴發展戰略帶來騎虎難下的變數。

 

地處歐洲東南翼的土耳其橫跨歐亞大陸,在今天的中東伊斯蘭世界裏,土耳其可以說是和伊朗,埃及並列三強,並且擁有大於伊埃的綜合實力,是歐美俄在中東角逐的一個不可忽視的地區內強大力量。土耳其在歷史上曾經輝煌一時,奧斯曼帝國在中世紀滅了東羅馬帝國,曾橫掃中亞,巴爾幹半島,非洲和地中海,一直打到西班牙,建立起橫跨亞非歐的龐大帝國,國威超過基督教的歐洲國家。土耳其戰略地位非常重要和敏感,在歷史上也曾經展示過較高的經濟軍事和文化實力,但是後來因為沒有跟上西方十八世紀工業革命和十九世紀社會制度改革的時代浪潮,缺乏建立像樣的工業體系和政治結構,土耳其和整個穆斯林世界在二十世紀失去了動力,和其他阿拉伯國家一起成為西方勢力的堅船利炮的角逐場,一直到今天。

 

美國與土耳其經貿關係式微

 

二戰結束之後,美國漁翁得利,四處擴張,先後搶佔了英法在中東的傳統勢力範圍,把英法從蘇伊士運河趕出去。歐洲在兩次世紀大戰互相殘殺,四分五裂,給美國提供了幾百年才有一次的興起機會,歐洲也只得接受美國強權現實。但是現在美國在貿易上的確已經淪落為土耳其及其他中東國家的不小不大的夥伴國,美國在中東慢慢地只留有軍事強權,而與伊斯蘭國家之間越來越缺乏足夠的經貿往來基礎。

 

美國現在頂多是土耳其第四大貿易夥伴國,排在歐盟後面,也不如中俄。歐盟佔了土耳其約3500億美元外貿總額的40%,其中德國約佔10%。美國只佔5%,中國與俄國對土貿易各自約佔7%,已經分別超過了美國。但是自去年底土耳其擊落俄戰機,俄國採取經濟制裁以來,俄土貿易在今年首5個月已劇減40%。如俄土關係沒有回暖,今年俄土貿易將少於美土貿易。中國從土耳其進口數量不多,但是近年來對土出口急增,每年約250億美元,超過美國對土出口的110億美元很多。土耳其與俄國一衣帶水,黑海是一片富裕海域,奧斯曼帝國與沙皇帝國幾百年來打打殺殺,戰戰和和,各有勝負。這次俄土重修舊好,普京和埃爾多安海誓山盟如果持續落實,雙方經濟互補性較強,俄土經貿關係將出現一個飛躍,數量有望再翻一番。目前歐盟與土耳其貿易為美土貿易的8倍,中俄與土貿易加起來也相當於美土貿易的3倍,眾多俄國旅客去土耳其地中海休假也給土耳其帶來巨額旅遊收入。美國企圖在土耳其發揮政治軍事影響的積極性仍然高漲,但與薄弱的美土經貿關係完全不對稱,因此美國掌控的北約在土耳其境內的重要空軍基地與其說是保護土耳其的一個互惠互利的合作項目,不如說是主要為美國利益服務。

 

美國在侵佔領伊拉克之後,軍事支持土耳其東部一千萬人的庫爾德地方勢力,動機可疑,甚至直接和土耳其的利益產生敵對關係。奧巴馬從伊拉克撤離主要軍事部隊,不顧土耳其利益,更進一步武裝扶植庫爾德軍事力量,以便達到掌控伊拉克北部油田和對中東國家分而治之的目的,傷害了土耳其這個北約盟國的經濟政治利益,為土耳其所難容忍,這恐怕也是本來與美國長期軍事合作的土耳其多數將軍所反對,所以出現了半吊子的軍事政變未遂事件。

 

美國還管得住北約嗎?

 

軍人政變沒經過半個晚上的時間即刻流產,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大難不死,一旦驚魂已定,馬上反過來指責美國,還沒有把矛頭也直接對着其他西方國家,搞到美國相當狼狽。埃爾多安具有政治強人風格,奧斯曼帝國固然不可能再造,但是他作為執政多年的民選總統,要振興土耳其的國策是堅定的。土耳其是擁有7千多萬人的人口較多的國家,人口數量超過法國或英國,在當前美國的相對經濟實力走下坡時期,已經沒有能力再搞新馬歇爾計劃援助類似土耳其這樣較大的國家,所以美國長期來也直接或間接施壓歐盟盡速接受土耳其加入,以便穩定北約南翼的力量,歐盟則有歐盟自己的為難之處。美國難免想退而求其次,企圖通過培養扶植土軍人和大學教授精英等來達到目的。

 

美土經貿往來數量有限,也無太大發展潛力和空間,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未來美土關係再好也好不到哪裡去,並且土耳其是缺乏石油資源的國家,不如沙特和伊拉克對美國比較有吸引力,美國願意付出巨大的投入。經過此次未遂政變的摩擦,美土緊張關係一年半載恐怕很難改善過來,在美國新總統選出來之後還可能繼續惡化。國際政治變化難料,沒有永恆的敵人,也沒有永恆的盟國,紐約時報社論已經提出了土耳其是否適合留在北約的觀點,忘記了土耳其在冷戰高峰時期也曾為美國付出汗馬功勞。俄土關係反而解凍,出現蜜月高潮。俄國提前給埃爾多安送去政變情報一事傳說紛紛。如果一個北約成員國反而需要俄國的軍事保護來應對北約盟主,即便是相當諷刺,也不是奇跡。英國脫歐與土耳其脫北可能前後輝映,變成動搖當前西方國際政治體系的兩個火藥桶,但是美土關係如徹底決裂,如把土耳其趕出北約,對美國弊大於利。對土耳其來說,脫北也是一樣弊大於利,盡可能對美國保持鬥而不破,搞好與鄰國的區域經濟合作,防而不直接衝突,保證不被顛覆為上策。

 

(作者為中國銀行法蘭克福分行前副行長,德國WERC國際經濟研究中心首席經濟學家,閩南理工學院特聘教授,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