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經

首頁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經

人民幣入SDR:香港的機遇和挑戰(2016.11)

發布日期:2016-11-24

☉文/忻文

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把兩大挑戰推到香港面前,特區政府必須引導香港社會深入思考、認真應對。否則,香港區域性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將弱化,對香港整體經濟和社會發展將產生難以估量的負面影響。

就在香港的反對派為他們發動「佔中」行動兩周年而舉行紀念活動之際,內地改革開放和全球經濟治理架構改革取得重要進展,它們對於香港具有深遠而重大的影響,卻被香港的反對派以及一部份居民所忽視。

對中國和國際貨幣體系意義重大

2016年9月30日,亦即「佔中」行動發生兩周年後的第二天,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宣布,從2016年10月1日起,納入人民幣的特別提款權(SDR)的新貨幣籃正式生效,新的SDR貨幣籃子包含美元、歐元、人民幣、日元和英鎊5種貨幣,權重分別為41.73%、30.93%、10.92%、8.33%和8.09%。

正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所說,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不僅對人民幣和中國具里程碑意義,對IMF和國際貨幣體系也意義重大。

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後,將普遍地為各國和各地所使用,在這樣的意義上,有利於提高香港作為全球最大的人民幣離岸中心的地位,這是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得天獨厚的機遇。

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後,中國內地金融體制改革和金融市場開放將提速,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和金磚國家開發銀行將迅速擴展業務,需要大批金融及相關專業人才,是香港金融界及其他專業界別進一步發展的良機。

上海將後來居上超越香港

機遇在前,挑戰亦在前。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將因為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而面對兩大無法迴避的挑戰。

首先,在人民幣尚未實現充分可兌換的背景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就批准它加入SDR的貨幣籃,意味着人民幣將加快實現充分可兌換。這是中國政府支持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的承諾,也是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後、人民幣承擔國際儲備貨幣功能的應有之義。從而,上海很可能按照中國政府預定的時間表,在2020年左右建成以人民幣為主體的國際金融中心。

當今世界,一個國家或地區的貨幣只要是充分可兌換貨幣,再加上其他條件就可以建成區域性國際金融中心,香港和新加坡均屬這一種情形。但是,只有躋身國際儲備貨幣的國家,配合其他條件,才有望成就全球性國際金融中心。

紐約和倫敦是目前兩大全球性國際金融中心,美元和英鎊均是SDR貨幣籃成員,都是國際儲備貨幣。

歐元和日元也都是國際儲備貨幣和SDR貨幣籃成員。但是,日本因為不夠開放,在上世紀80年代日元強盛時期,使東京錯失躍居全球性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良機。在英國公投脫歐前,歐盟已有倫敦這一全球性國際金融中心,不必再有另一個。在英國完成脫歐程序後,倫敦的全球性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很可能因為英國經濟與歐洲大陸區隔而衰落;於是,歐盟很可能推舉法蘭克福競爭全球性國際金融中心位置。

鑒於中國在全球經濟中的份量,以及亞洲尚無全球性國際金融中心,中國完全有條件在二十一世紀前二三十年在亞洲造就一個足以與北美的紐約和歐洲的倫敦(可能為法蘭克福取代)並駕齊驅的全球性國際金融中心。

以目前綜合條件而言,香港優先上海。但是,必須清醒地看到,港元國際地位和香港本身經濟規模決定香港至今是一個區域性國際金融中心;如欲變成全球性國際金融中心,香港唯有既融入內地、尤其包括澳門特別行政區和廣東省珠三角9個城市的大珠三角經濟區,又使港元與人民幣融為一體。誠然,如果香港融入大珠三角經濟區卻保持港元與人民幣區別,那麼,香港是可以保持區域性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但不可能上升為全球性國際金融中心。而上海依托內地龐大規模則和人民幣成為國際儲備貨幣,則將後來居上超越香港。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把這一嚴峻挑戰擺到了香港面前。

香港面臨重新定位的考驗

香港面對另一個嚴峻挑戰,是來自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所標誌的全球經濟治理架構改革。全球經濟治理架構包括多層面,以IMF為代表的國際貨幣體系改革是其中一個重要方面。

一年前,在IMF批准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後,美國國會終於批准IMF於2010年制訂的增資方案,中國在IMF的份額由第六位提升至第三位。這是全球經濟治理架構朝着同全球重心由西方向東方轉移相一致的方向所進行的改革。

不能不指出,美國雖然順應了這一歷史趨勢而支持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並且批准被其拖延5年之久的IMF增資方案,卻是以確保美國在IMF以及美元在SDR貨幣籃的支配地位為前提。

可以預言,只要全球經濟治理架構繼續朝着同全球重心轉移相一致的方向改革,美國為代表的既得利益國家就會施加越來越強烈的阻撓,中國與這些國家在全球金融經濟領域的磨擦將會加劇。香港是在上世紀70年代依靠西方而建成區域性國際金融中心的,至今仍對西方金融經濟高度開放,試問:怎麼可能抽離全球經濟治理架構改革?

對香港,這是一個重新定位的考驗。然而,歷史形成的根深蒂固的傳統勢力和觀念,既阻撓香港融入內地、尤其大珠三角經濟區,又妨礙香港順應全球重心由西方向東方轉移。近些年,香港社會重視內地金融改革開放帶給香港金融市場以拓展生意的機遇,卻甚少思考深層次制度性問題。有些人是目光短淺,有些人是刻意迴避。而今,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把以上兩大挑戰推到香港面前,特區政府必須引導香港社會深入思考、認真應對。否則,香港區域性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將弱化,對香港整體經濟和社會發展將產生難以估量的負面影響。2016年10月3日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