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經

首頁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經

培僑中學:繁花盛放七十載 桃李滿天下(2016.11)

發布日期:2016-11-24

──專訪校監、前香港立法會主席曾鈺成

☉文/李志甜

今年,培僑中學迎來了建校70周年:70年來,培僑中學為香港社會的發展培養了方方面面的人才,包括政界、商界、文化界、教育界、工業界等等;70年來,培僑中學披荊斬棘,篳路藍縷,頂住港英政府統治時期的各種打壓,從最開始的一間學校發展到現在於港島、九龍都有校舍,更成為擁有一條龍中小學的香港著名辦學機構;70年來,培僑中學更一直堅持創學初始的辦學理念,用中文教學,讓學生樹立國家意識,諸多學生畢業之後為新中國建設、香港回歸作出了不菲的努力和貢獻……

《管子》說:「一年之計,莫如樹穀;十年之計,莫如樹木;百年之計,莫如樹人。」教育興邦,人才興國。無論何朝何代,時代如何變幻,教育都是社會發展所必須,需要社會各界在面對任何情況下都持之以恆,始終如一。香港經歷英國百年殖民統治,官方語言和官方文化以英語、西方文化為主,儘管如此,中華文化傳統、中文教育卻一直在香港漸進發展。這與諸多紮根香港的能人賢士、教育機構在香港堅持使用中文、教育中文的努力分不開。

1946年於香港建立的培僑中學便是宣導中文、傳遞中華傳統文化的機構之一。在培僑中學創立70周年之際,本刊採訪了培僑中學校監、前任香港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先生。

篳路藍縷 讓學生了解中國國情

培僑中學創辦於1946年,翻閱培僑中學的史志,這樣一段話讓人側目:最初的收生都是東南亞的華僑子弟,培育他們成為新中國建設的支持力量,故命名為「培僑中學」。最開始場地、資金有限,我們是在挖了先人的遺骨、安葬之後,再開始在朗園辦學的。

事實上,培僑中學創辦的艱難還遠遠不止這些。曾鈺成說:「1949年,培僑中學在新中國成立之後,就在學校升起五星紅旗,之後,也是港英政府統治年代的為數不多的每年都舉辦慶祝國慶活動的中學。」也正因此,培僑中學受到了當時港英政府的多方打壓。

「我從1969年開始在培僑中學教書,當時就已經很清楚港英政府對培僑中學的打壓,比如我們舉辦畢業典禮需要訂大型場地,好多學校會租大會堂這樣的地方,培僑中學是租不到的。我們想要租政府的大球場,也受到諸多刁難和阻礙,甚至教師辦理註冊,港英當局都會阻擾。」至今仍然是培僑中學校監的曾鈺成說。

雖然如此艱難,但是培僑中學仍然堅持中文教學,堅持愛國教育。培僑中學也成為當時香港社會的一股清泉,的確為新中國建設以及此後的香港回歸培育了不可多得的各界人才。

培僑中學堅持中文辦學,讓學生瞭解中國國情,瞭解中國前途,加強學生的德育、公民意識。與內地多個學校成為姊妹學校,經常組織學生到內地考察,也接待內地高校、中學來校交流。事實也如此,培僑中學的學生對中國國情的瞭解、中文水準比其他學校略高一籌。

校園氛圍 吸引優秀人才加入

談及成為教師,曾鈺成表示這是很偶然的事情。當時他面臨畢業,本想到海外繼續求學,機緣巧合之下,他到培僑參觀。「那是1969年左右,我一進校門,看到十幾個學生圍成一個圈坐在地上,和坐在中間的老師自然的、平等的聊天。這在那個年代是完全想像不到的,和我之前讀書的學校也是截然不同,我那所學校學生進入教員室都不易批准,更何況與教師聊天?當時給我的印象非常深刻,我也很喜歡這樣的校風。」曾鈺成說。

也正是這樣的氛圍,讓曾鈺成決定到培僑中學任教。而對於這段與培僑的緣分,曾鈺成也不止一次提過,在培僑中學創辦60周年的時候,他就曾這樣表示:「我去面試時候,當時的校長吳康民馬上聘請了我,月薪600元,比吳本人還要高,獲得如此禮遇,令我大為感動。」

不僅如此,培僑中學在教師的培養上也是有別於當時其他的學校。曾鈺成說,當時自己初出茅廬,不懂如何教書。培僑中學每個禮拜有一個下午的時間讓老師們集體備課,商討教案,通過以老帶新,新老師很快上手。培僑中學也讓老師之間互相聽課,互相提高,改進教學方式方法,讓學生受益更多。老師的教學情況也會寫成心得,互相分享,藉以更好的教導學生。

「我記得培僑中學在我教書的那個年代就已經搞過教學展覽,展覽的內容多是培僑中學老師寫的教案以及教學心得,無私地與大家分享,教育學院的學生都來參觀。這在當時也是不多見的。」曾鈺成這樣說。

以老帶新、集體備課、無私分享、教學展覽、平等對話等培僑特色讓曾鈺成一呆就是幾十年,現在也仍然擔任培僑的校監。這種培僑特色也不斷吸引人才,讓培僑中學一路披荊斬棘,從最開始的朗園發展到而今在北角、小西灣和大圍共有三間學校,而且在大圍的培僑書院還是香港少見的一條龍中小學,升學率等各方面均已位列前茅。

不斷創新 為社會發展培育人才

事實上,支撐培僑中學越戰越勇,獲得如今驕人成績的遠不止培僑的校園氛圍,還有培僑人不斷創新,與時俱進的品質。

曾鈺成提到,培僑十分重視與家長的合作,培僑中學應該是首批設有家長教師聯誼會的學校,家教會到現在已經有差不多65年的歷史。在曾鈺成剛剛教書的年代,培僑就要求所有班主任每年要對每個學生的家庭訪問兩次,其實這對老師來說是一個好大的負擔,但是也因此家長和老師、學校的關係很好,好多家長對教師很關心,學校也在家長的支持下越辦越好。

培僑中學一直堅持愛國教育,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中文辦學。然而,這種辦學卻讓學生們在總體英文教學的環境下面臨升學的阻礙。經過培僑人不斷的努力,培僑中學成為參加高級程度會考的第一間中文中學,當年就有兩名學生考入香港大學,要知道,在那個年代,中文中學畢業直接考入香港大學可能比登天還難。「除此之外,我認為培僑中學也應該是最早一間學校用電腦處理學生資料,最早一間設立英文語言實驗室的中學。」曾鈺成說。

除了在教學互動以及教學硬體等方面進行不斷創新之外,培僑在教學軟件以及學生品質培養上都有諸多史無前例的創舉。「例如培僑應該是全港最早的一間舉行『一人一票式』學生會選舉的學校,當年千人操及『大長跑』等已成為了每位培僑學生不會忘記的盛事。那時大球場的人都很怕我們的同學會將球場內的草『踩死』,害我要與有關職員作交涉。」曾鈺成說到。

培僑中學注重培養學生在德智體美群勞等方面全面發展,尤其將品德教育放在第一位。培僑也在校內外舉辦諸多活動,校內活動有一年一度的慶祝國慶攤位遊戲,集體表演等,校外活動有探訪內地、香港社會實地觀察等。

曾鈺成說:「培僑中學和內地學校的交流是比較早開始。不僅教師有好多機會去內地交流、學習。學生也會集體到內地不同的城市參觀、交流。我記得我剛加入培僑的時候,就有機會去韶山、井岡山、南京、北京等城市訪問交流、考察。」

培僑同時還是領袖培訓基地,每一級學生都有不同的目標,中一進來要尊師敬學,勤奮學習;中二要刻苦奮鬥,建立理想;中三要接受領袖訓練,之後一直到畢業時,要懂得拓寬視野,最重要是感恩思報。全校有成長學習週,學生會離開一個禮拜,中一要接受軍訓,中二去山區勞動,中三接受領袖訓練,中四去內地考察,中五舉行公開試的誓師儀式。

多元、平等、創新、與時俱進的教學方式方法,家長和教師之間良性互動,教學硬件的不斷更新和使用,讓培僑中學培育了大量人才,他們在各行各業為香港以及中國的社會發展作出貢獻,培僑中學也設有校友會,維繫着70年來畢業於培僑中學的校友。

感恩培僑 步入政界逾20載

不可否認,曾鈺成先生當下最為人熟知的是他前立法會主席的身份。但從曾鈺成先生的經歷中我們就可以看到,曾鈺成先生是在培僑中學開始步入政界的。

1969年,曾鈺成成為培僑中學的教師,時任校長的吳康民對曾鈺成助益良多。吳康民先生關心時政、參與社會發展、關注祖國發展的責任感讓培僑中學的師生也深受感染。

「培僑中學教師和其他學校老師有一個很大的分別就是基本上都有一種強烈的責任感,有一種自然而然參與社會的動力,從來都不覺得一個好老師只是教好書,而是還要參加社會發展,關心時事,關心社會。我們那時還沒有這麼多非政府組織可以參加,但是只要遇到天災人禍,培僑中學的老師都會第一時間出去幫忙。家訪時候,教師看到有需要幫忙的也會主動幫忙。後來中英談判,香港回歸,培僑中學的教師參與其中就變得更加順理成章。」曾鈺成這樣說。

正是培僑中學這樣的氛圍讓時任校長的曾鈺成創立民建聯,開啟了他全新的政界生涯。培僑中學對曾鈺成的此舉非但沒有限制,反而鼓勵。曾鈺成表示,在籌備民建聯時期,利用了很多學校資源,比如會議室、影印機、電話、秘書等。「當時從老闆開始,到同事,都好支持我成立民建聯,我也花了好多時間做民建聯,學校的事情很多交給副校長。當時教師和學生開玩笑的說,在電視見您多過在學校見您。我把他作為一個批評,所以後來我就卸任校長,擔任校監。」從曾鈺成的表述中,可以感受到他對培僑中學的那份感恩。

教書、創立民建聯、擔任立法會主席,一路走來,曾鈺成在不同領域用不同的方式服務香港。即使現在卸任了,曾鈺成仍然表示會尋找另一種方式服務香港。談及這些經歷的異同時,他笑言:「最大的相同之處就是都是與人打交道。這對我來說也是非常諷刺的。我小時候最嚮往的生活其實就是一個人靜靜地,研究數學題目,不用和人打交道。最大的不同之處就是生活變得沒有規律,教師每天都會有固定的上課時間,備課、開會都有定時,後來當校長、從政做議員就變得非常沒有規律,經常要處理突發事件,上午不知下午事,今天不知明天事,即使安排好了也會被各種事情打亂。」

青年發展 內外因共同作用

卸任之後的曾鈺成加入了香港政策研究所,還親身擔任主持人,以大主題「香港願景」訪談香港各界知名人士,暢談香港現狀及未來,當中談及較多的話題是關於香港年輕人發展。曾鈺成本人也曾發表過「只要給青年人適當機會,青年人就會成為社會發展的動力」的呼籲。

談及此,曾鈺成表示:「給青年人機會不能停留表面,需要切實了解青年人的需求,審時度勢,機會要能讓青年人覺得能有所發揮,如果青年人覺得不是機會,那就不是機會。」

他展開敘述他認為的機會:「以政界而言,老人應該退就退,給年輕人上升的機會,要遵從社會的新陳代謝。第二個機會我覺得應該是社會各界尤其是政府部門盡量創造一個給不同能力、不同興趣的青年人發展的空間。社會鼓勵各種行業發展,但是也要培養土壤給青年人發展。」

「當然了,以我自己的經歷,建議與實際做法是兩回事,不能有太多幻想。雖然認為青年人要多元智慧,多元發展,行行出狀元,但是實際上社會量度人才的尺往往只有一把。這些需要慢慢改進和進步。」曾鈺成說。

曾鈺成寄語青年人,當前社會的競爭越來越激烈,青年人要獲得發展,就更需要努力,不要等別人給機會,更要自己懂得爭取,要努力裝備自己。他以自己為例,表示自問家境不算好,現在的一切與他自己的努力分不開,在那個年代,自己能有機會讀大學也是因為付出了比其他人更多的努力。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