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論壇

首頁 > 最新文章 > 專家論壇

美國戰略轉型與歐盟對策(2017.1)

發布日期:2017-01-24

 

特朗普或將成為第二個列根,為再振興美國經濟和繼續國際領導地位作出貢獻?還是竟然變成美國的戈爾巴喬夫,斷送了美國單邊主義的帝國?美國身處的國際環境比許多國家更為錯綜複雜,本身疑難雜症太多,使得特朗普的國際戰略轉型的成敗難測。

 

☉文/鄭德力博士 (德國)

 

美國作為現代世界強國史上一顆燦爛的明星,經過了百年的國際政治經濟和戰爭風雲洗禮,脫穎而出,一舉成為世界史上少有的超級大國。無論在經濟和文化上,無論在硬實力和軟實力方面,美國皆對世界各國發揮過極大的貢獻和正反兩面影響,至今未衰。但是當今世界發展日新月異,風起雲湧,在當前美國新舊總統換屆之際,美國的久經考驗的超級大國地位也處在一個新三岔路口,內政和外交面臨極大的新的內外結構轉型挑戰。

 

當前的美國,在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特朗普於2017120日正式宣誓成為美國新總統之後,新的國際戰略轉型又勢在必行,難免又將引起地球震動。特朗普是否將成為第二個列根,成功振興美國和完成第二次中興時代,或者反而成為美國的戈爾巴喬夫,斷送龐大的美國帝國?全世界屏息以待,特別關注美國在未來四年將走怎樣的一盤大棋。

 

美國的國際戰略轉型勢在必行

 

在美國超級大國地位的形成發展過程中,美國與五大洲結上了不了之緣份,強盛頂峰時的地位也應不遜於曾經享有日不落帝國美譽的英國。值得探討的是美國的及時的和成功的多次戰略轉型,使得美國一次又一次地化險為夷,維持住其國際領導地位,即使美國也作了許多必要的戰略調整和大讓步,卻又是更上了一台階。

 

最近一百年來美國大概經歷了好幾次的國際戰略轉型努力,當前可能出現的較大的戰略轉型並不是第一次。在十九世紀60年代剛剛打完南北戰爭,美國統一了全國力量,正式進入建立大國行列的門檻,但是在接着下來的半個世紀,美國仍然忙於集中力量搞內部建設,滿足於處在仍是歐洲列強爭奪的國際經濟政治舞台之外的邊緣地帶。美國南北戰爭結束之後約50年光景,歐洲各大國矛盾激化,爆發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終於給羽毛豐滿和隔岸觀火的美國帶來第一次國際戰略轉型的最佳機會,美國主動返回歐洲擴張勢力。

 

美國不失時機地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末期參戰,發了戰爭財,但由於英法作為一戰戰勝國,仍然保留強大國力,美國當時既還沒強大到足以全面介入歐洲核心政治,也就不貪戀留在歐洲大陸扮演政治軍事配角,因此竟然不參加相當於是聯合國前身的「國際聯盟」。雖然當時的美國總統威爾遜也是凡爾賽條約積極的草擬人,美國參議院最終卻否決了參加國聯的議案,反而是德國和蘇聯在後來以非創始國身份又參加國際聯盟,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國際聯盟的會員國再互相昏天暗地打起來,國聯在1946年徹底解散,讓位給美國領導組成的和總部設在紐約的聯合國。從美國不參加國聯可以看出,美國作為新大陸崛起的強國,其國際擴張與收縮政策具有較大的靈活性。在傳統的地緣政治結構的優勢下,美國比起其他國家是較有條件根據本國的最大利益來決定自己的擴張政策,以及收縮政策。

 

回顧美國國際戰略多次轉型

 

美國真正參與並領導國際事務,恐怕還是從二戰後期的1942年正式參戰到1945年在歐亞兩大戰線的勝利開始,並在1945年以第一個擁有原子彈的國家的強大國力而正式登上世界政治舞台的金字塔頂峰,至今長達70多年之久。

 

作為第一個擁有核武器的超級大國,核武成全了美國最近70年的偉業,特別是在19451949的核壟斷時期,美國就是世界,世界就是美國,對美國好的就是對世界好的。美國即使不以民主自由為標榜,世界各國對美國也畢恭畢敬。當時尚未擁有核武的蘇聯對美國也心存敬畏,斯大林必須把在西歐的一些佔據地吐出來。或許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隨着蘇聯在1949年和中國後來在1964年相繼打破美國史無前例的核壟斷地位,並且也發展研製出相應的洲際導彈力量,這明顯對美國的核霸權發揮起制約作用。還有其他無核工業大國的民用經濟的蓬勃發展,努力在全球化商品市場與美國較量高低,美國反而可能不得不失去了傳統武器時代新大陸原來具有的地理天險。在中俄軍事力量的對沖下,美國與其他世界大國一樣,必須平等地面對國際政治經濟軍事的激烈競爭,這也是造成了美國國際戰略必須不斷調整和轉型的主要原因。

 

美國貫徹的一些國際戰略調整和收縮的範圍相當廣泛,不勝枚舉,包括早期與蘇聯的裁軍協定,後來接受中國恢復聯合國席位和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權利,放棄美元金本位承諾,以及敗走越南戰爭,不冷不熱接受德國統一和歐元誕生。奧巴馬近期同意伊朗核協議,坐觀俄國搶回克里米亞主權和插手敘利亞內戰而充分克制,解除對古巴封鎖禁運,迎合日本製造中日緊張的釣魚島政策,以及特朗普在正式就任總統前就毅然宣布推翻奧巴馬進攻型的TPP協定,專注力量來保護本土的勞動就業市場,皆可被視為美國一方面要力保國際領導地位體系的擴張特色,同時並行在做更多的國際戰略收縮轉型。

 

歐盟的美國政策舉足輕重

 

西方各國從來不是一個和諧無間的整體,否則兩次世界大戰也不會打起來。歐美也從來不是鐵板一塊的一個徹底相親相愛的西方大家庭,否則蘇聯當年在冷戰高峰已經被合起來有將近7億人口的西方世界擊垮。美國新國際戰略調整中不可忽視的一個方向是對歐政策的變化,將對歐盟產生巨大的衝擊。反過來,歐盟屈服或對抗美國新戰略的成敗,也是重中之重的大事。歐盟作為美國的強大盟國集團,歐美共同利益和內部矛盾長期來是犬牙交錯,難分難解。由於特朗普在競選期間首次公開說了許多關於歐美關係出路的非正統的怪話,包括幾乎撕破了臉,竟然破天荒地對歐盟半恐嚇說,美國將退出北約,如果歐盟各國不斷壓低軍費和在北約不多出錢的話。如此赤裸裸驚人之語在歐盟內部引起相當大的震動,雖然還不至於到驚慌失措的地步。在歐盟國家裏面,本來只有少許反美的在野左翼小政黨時不時提出退出北約的主張,作為要擺脫美國過分操控歐盟的言論反擊,不成什麼氣候。

 

歐盟27國人多心難齊,多數國家領導人對美國大選的站邊是和普京的「押寶」特朗普獲勝的態度相反,比較傾向於支持臉孔熟悉的希拉莉。歐美重要政治家在美國大選投票前說了不少批評特朗普的話,因此歐盟此次對特朗普出乎意料獲勝上台感到尷尬,對即將到來的美國戰略轉型相當警惕,應對起美國新戰略來必然是嚴陣以待地防守要害。另一方面,最好的進攻有時候是成功的防守,歐盟的人口規模超過美國,經濟實力不相上下,如果歐盟繼續採取陽奉陰違或甚至相對應特朗普的強硬的對美政策,那也將反過來,對美國新戰略轉型的成敗起着不可低估的影響力。

 

126日歐盟與北約的外長會議(而不是歐盟與美國關於北約的會議),歐盟展示出加強40多項技術合作的善意,對外並無決定增加在北約軍費報道,有關的具體決定恐怕要等到特朗普正式上任之後才會排上議程表。歐盟並無一個統一的軍隊,許多歐盟會員國也不一定有興趣積極發展一個統一的國防軍事體系。美國要求歐盟加強對北約多出錢作貢獻,歐盟備受壓力,陷入被動局面。歐盟必須認真對待,不能自亂陣腳。歐盟如以整體身份參加北約會議,不以歐洲個別國家身份參會,而是以歐盟為整體與美國掌控的北約直接談判,將提高談判實力,儘管這無疑是當前國際關係中一個別具特色的現象。這樣的特色也使得實際上統帥北約的美國感到無所適從,特別是烏克蘭戰亂引起歐盟極大的不安全感,發展出一個如此的和平協商機制,即出現一個排斥美國,只包括法德俄烏四方會談的諾曼第模式,不能不反過來引起美國異常的不滿,但又不便公開表露。西方國際戰略奉行的是,只有永恆的利益,沒有永恆的敵人或盟國,美國對歐盟在美國核保護傘下「坐享其成」的不滿是有一定的道理,歐盟對於美國在歐美關係中擁有超比例的特權有意見也有一定的道理。由於英美經貿往來關係深厚,英國一旦正式脫歐,一個失去了英國的歐盟與美國的經貿關係必將自動減弱,歐美互相依賴的程度有所淡化,雙方矛盾可能進一步加深和激化,這是美國國際戰略轉型必須解決的一個大難題。

 

變成美國的戈爾巴喬夫嗎?

 

特朗普將成為第二個列根,為再振興美國經濟和繼續國際領導地位作出貢獻,還是竟然變成美國的戈爾巴喬夫,斷送了美國單邊主義的帝國?美國雖然不至於像蘇聯那樣解體,卻也可能返回獨立自足的孤立狀態,不再當世界警察,不再把國力用在於想方設法推翻別的國家上面,那將是一個可喜的發展。獨木難支大廈,從特朗普公開要求美國盟國多出力出錢分攤負擔的言論來看,頗有類似於蘇聯解體前夕的甩包袱政策。美國公開向盟國提出分攤維持其帝國地位的成本要求,今後不但有了意識形態不同的對立國,有了宗教排斥的對立國,似乎也有了許多利益對立和裝聾作啞的盟國。剪不斷理還亂,美國身處的國際環境比許多國家更為錯綜複雜,本身疑難雜症太多,使得特朗普的國際戰略轉型的成敗難測。特朗普可能鋌而走險發動世界大戰,像奧巴馬的警告那樣,也可能戰略收縮圓滿成功,讓美國回到美國在世界上應有的位置上。

(作者為中國銀行法蘭克福分行前副行長,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