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特稿

首頁 > 最新文章 > 封面特稿

四大標準引導特首選舉(2017.2)

發布日期:2017-02-23

☉文/柳蘇

踏入2017年,頭號大事是326日舉行的特首選舉,有志參選者特別要注意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提出的中央對下屆特首人選的四大標準。王光亞接受《紫荊》雜誌訪問,闡述中央政府對下屆特首人選的四大標準,即「愛國愛港、中央信任、有管治能力及港人擁護」。

特首選舉提名期由2017214日開始,至31日結束。每名候選人的提名須由不少於150名選舉委員簽署。

中央會觀察各位參選人

5年前的現在,特首選舉的選情已較為明朗:是「雙英」之爭,雖然其後不斷出現其他有志之士磨拳擦掌,但不論如何風起雲湧,最終還是「雙英」之爭。而今屆則遠較5年前撲朔迷離,疑似特首參選人眾多,包括: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新民黨議員葉劉淑儀、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退休法官胡國興,以及傳聞中的陳馮富珍、前民建聯主席譚耀宗等,亦不排除有出人意外的黑馬人選。

王光亞在接受訪問中說,中央會觀察各位參選人,認真分析和研究各位參選人的施政理念和取向。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表示,王光亞在訪問中確立對特首的要求,希望下屆特首能配合這些政策進行管治,他認為中央現階段對下屆特首人選未有定案,會在未來一、兩個月觀察參選人能否展示其政治能力和智慧,爭取港人支持和中央信任,及不同黨派的支持,作為揀選特首的參考。本文亦暫不評論任何一個具體人選,但無論誰有志參選,都要注意王光亞提出的中央對下屆特首人選的四大標準。

「中央信任」實是「愛國愛港」要求

王光亞論特首標準,已經不是首次。20117月王光亞曾指出第四屆特首人選要具備三項條件,愛國愛港、有很高的管治能力,在香港社會要有比較高的認受度,能讓「老百姓普遍感到還是可以的」,當時沒有提及「中央信任」。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2013年在談2017年特首普選安排時,指特首需具備愛國愛港、中央信任、港人擁護三大條件,已提出「中央信任」的條件。王光亞此次的訪問,本質上並沒有超出起碼原則要求,但表述略有不同,「愛國愛港」依然是第一位,再「突出」「中央信任」這一條。「中央信任」實質上是「愛國愛港」的要求。一個不熱愛自己國家不熱愛香港人,也就不可能是中央信任的人。

上屆特首選戰,梁、唐鬥得難分難解,就在特首選舉投票之前12天,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記者會上,被問及對特首選舉看法時,溫家寶說:「一定能夠選出一個多數港人擁護的特首」。大家一聽此說法,就知道大局已定,因為這是中央首次就選戰中的特首候選人民望要求,量化為「多數」;而當時,梁振英的民調支持度約40%,大幅拋離約20%的唐英年,顯然,梁振英就是中央心中人選。

梁振英對「中央信任」作出表率

時移勢易,第五任行政長官選舉突出必須為「中央信任」,是世情、國情、港情演變的需要,也是實踐「一國兩制」與時俱進的需要。

現任行政長官梁振英履任逾4年半來,適逢奧巴馬提出圍堵中國的「重返亞太」戰略,也適逢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黨中央提出「四個全面」的戰略布局。梁振英在出色處理斯諾登事件、沉着應對「佔中」、率先在施政報告中反對和遏制「港獨」,緊密配合「一帶一路」戰略等方面,都表現了對國家民族和中央的高度忠誠,對「四個全面」的緊密配合,獲得習近平等中央領導人高度肯定。

2014年國家主席習近平以「疾風知勁草,板蕩識忠臣」讚揚梁振英在關鍵時刻靠得住,愈戰愈勇,迎難而上,與中央步伐一致,中央將一如既往繼續支持梁振英和特區政府依法施政,鼓勵特區政府放膽去做。20161223日,習近平接受梁振英任內最後一次述職時,在五分鐘的開場白中兩次提到「遏制港獨」。習近平充分肯定了梁振英和特區政府的工作,他特別讚揚梁振英和特區政府依法「遏制港獨」及處置街頭暴力活動,嚴格按照基本法、人大釋法及香港法律辦事,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維護了香港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

王光亞在論及「港獨」問題時,特別強調了中央的原則底線。其中,有三點特別值得留意:一是在「一國兩制」下絕對沒有「港獨」的任何空間,不能允許持有「港獨」理念的人進入依據基本法設立的特區權力機構;二是所謂「自決」與「港獨」一樣,都是嚴重衝擊「一國兩制」的原則底線;三是反「港獨」是香港最重要的憲制和法律原則,也是中央的責任。

從習近平和王光亞的論述中,可以看到依法「遏制港獨」及處置街頭暴力活動,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維護香港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是「中央信任」的重要內涵,梁振英對「中央信任」作出表率,亦成為選舉特首的重要參照系,值得特首參選人和選委認真體會。

梁振英推動「一帶一路」作出表率

王光亞強調,從香港回歸近二十年的實踐看,中央在制定政策的過程中會為香港着想,幫助香港解決實際問題,從不做任何損害香港的事情。拿近期來說,中央支持香港參與和助力「一帶一路」建設,在滬港通的基礎上推出了深港通,這些措施對香港對國家都是有利的。香港在國家的發展過程中可以發揮非常積極的作用,尤其在開放發展方面作用更加突出,難以替代。只要香港充分發揮自身優勢,抓住機遇,利用好國家的支持措施和國家發展的機遇,前景是光明的。

梁振英20061月施政報告最具有戰略眼光的,是對「一帶一路」的重視。然而反對派不斷誣衊施政報告重視「一帶一路」,是「只與內地有關」、「矮化香港」。反對派喉舌《蘋果日報》甚至詆譭說,施政報告重視一帶一路是「把香港未來建立在浮沙上」云云。梁振英表示,這樣的認識不僅「完全錯誤」,而且恰恰相反,「一帶一路」將極大地有助於香港發揮自身的國際優勢。

習近平宣導並推動的「一帶一路」戰略,為香港提供了千載難逢的發展機遇,香港應深刻認識並把握住這一歷史機遇。香港在祖國與沿線國家和地區攜手邁向命運共同體、利益共同體、責任共同體和情感共同體的進程中,可以尋找更多的共同點和交匯點,可以放大促進經濟要素有序自由流動、資源高效配置和市場深度融合的比較優勢。面對「一帶一路」戰略提供的巨大機遇,香港的當務之急是順應「一帶一路」推進的大勢,更好地發揮香港重要作用。

梁振英任內致力推動開通「滬港通」、「深港通」,積極推動香港參與「一帶一路」戰略,強調香港要扮好「超級聯繫人」角色,利用好國家發展的巨大機遇,準確把握香港發展的大方向。梁振英推動香港參與「一帶一路」作出表率,亦體現四大標準的重要內涵,值得特首參選人和選委認真體會。

梁家傑的說法違反事實不公平

王光亞又指,從中央的角度看,特首要能準確落實香港基本法,要能全面、準確、客觀地向中央反映香港的情況,提出工作意見;也要用符合香港法律規定、符合香港情況的方法向市民解釋中央的政策,落實中央的決策。並提出意見,在選舉期間,也希望參選人可以做到「團結港人」。王光亞繼早前形容泛民也是建制後,他今次也形容泛民為「朋友」,並表示在「一國兩制」的前提下,希望泛民「以積極、正面的心態看待與中央的溝通,看待與特區政府溝通與合作。」

公民黨主席梁家傑聲稱:「特別引起注意的是,他(王光亞)表明從中央的角度看,特首要能『全面、準確、客觀地向中央反映香港的情况』,意有所指,似是針對現任特首梁振英不足之處而言。」梁家傑的說法,違反事實,並不公平。

梁振英任內,除「全面、準確、客觀」地向中央反映香港情況外,也努力團結港人。他在當選感言中強調:選舉已經結束,競爭已經結束,合作應該馬上開始,「從今天開始,再沒有梁營、唐營、何營,只有一個香港營」。就此次選舉中建制派不同陣營因競爭出現嫌隙,梁振英稱:「我衷心希望大家可以團結包容,將正能量重新注入香港。」他強調,「所有的香港人都是我陣營內的人」,作為新當選的行政長官,他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彌補任何因為競爭出現過的嫌隙。

「香港營」功敗垂成梁振英急流勇退

儘管梁振英努力「團結港人」,努力建立「一個香港營」,但由於2012年梁振英與唐英年的競逐,他們的支持者分成「梁營」、「唐營」,鬥爭激烈,惡言相向、詆毀抹黑等手段層出不窮,人際之間反目成仇,即使選舉有結果之後,未見支持者把爭拗拋諸腦後,而是繼續爭鬥。甚至全國政協常委會20141029日以267票贊成、兩票反對、三票棄權,高票通過撤銷原自由黨黨魁田北俊長達16年的全國政協委員資格,因為他堅持「倒梁」,公開要求梁振英辭職,嚴重違反政協決議有關政協委員需積極支持香港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的要求。儘管中央對建制派內部的「倒梁」傾向也絕不姑息,但2012年梁唐之爭導致建制派內部分歧和鴻溝太深,建制陣營和反對派陣營都有人提出ABCAnyone but CY)口號,堅持「倒梁」,梁振英建立「一個香港營」的努力功敗垂成。對此,梁振英有責任,建制派內部也值得檢討。梁振英之所以放棄競選連任,筆者個人認為,除了家庭原因外,不排除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看到2012年特首選舉導致建制派內部分歧和鴻溝太深,因此他急流勇退,這是寧願「犧牲」自己,也要維護國家民族利益和香港整體利益的表現,是最高的忠誠,最高的責任。

梁振英任內努力「團結港人」,包括努力與反對派溝通,促成反對派議員前往上海和深圳訪問,與中央官員就共同關心的問題進行交流。梁振英認為,讓反對派中人可以到內地參觀,有助促進與內地良性互動,「讓他們可以自主及主動、自發前往內地各處參觀,從而促進香港『泛民』朋友,包括立法會『泛民』議員與內地的良性互動。我相信這個是對香港,以至我們整個國家發展都有好處。」在梁振英居中斡旋下,中央向反對派政治人物發放回鄉證,盼能凝聚社會共識,體現和諧。

未能彌合與反對派分歧責在反對派

梁振英任內加強與社會各團體以及立法會各派別議員之間的溝通,不是香港某一個時期的短暫需要,而是香港長遠的根本利益和福祉的依歸。反對派人士到內地通過參觀、溝通,可減少偏見,有助於增進政治互信,改善長遠關係,這是減少香港社會內耗,推動香港和諧發展,實現特別行政區良好管治的需要。但是,反對派根本就沒有溝通的誠意,梁振英上任以來,一直成為反對派打倒的對象,因此,梁振英努力與泛民溝通爭取團結,始終未能彌合與反對派的分歧,責任不在梁振英,而在反對派。

中央、特首與反對派之間的關係,三者的關係是垂直的,特首除了對香港負責以外,還要向中央政府負責,如果反對派推動一條危害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和危害香港繁榮穩定的路線,特首就有責任反對和遏止,這既是對中央負責,也是為了香港的福祉。反對派反對中央政府,自然就會反對執行中央政策的特首。無論誰當特首,都會面臨與反對派溝通的難題。王光亞希望反對派「以積極、正面的心態看待與中央的溝通,看待與特區政府溝通與合作」,願望良好,但亦不能一廂情願。在「一國兩制」下,香港與內地可以長期保持社會制度和意識形態的差異,中央對香港反對派也可以有較大的政治包容,但反對派不應當與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搞政治對抗。

建立理性健康富有建設性選舉文化

王光亞談到對3月特首選舉的期望,希望是「理性的、健康的、是富有建設性的」,就是希望選舉是君子之爭,而非像5年前般黑材料滿天飛。長遠而言,除了摒棄抹黑的手段外,他說還希望有「高度文明的選舉文化」。

2012年特首選舉變成「泥漿摔角戰」,原本比能力、比政綱、比理念的選舉,變成「黑材料」大比拼,特首參選人的負面新聞不斷。西方民主選舉過往都有針對候選人的「揭黑」情況,但隨着西方國家民眾更渴望透過選舉,選出賢能解決當前問題,於是選民對候選人的政綱更重視,類似針對候選人或政黨的「揭黑」情況,就有減少趨勢。但香港2012年特首選舉卻與此趨勢背反,值得檢討。

香港不少輿論認為,上屆特首選舉造成建制派嚴重撕裂,後遺症影響深遠,若容許兩個建制派候選人參選下屆特首,同樣會造成撕裂。在西方國家,同一個政黨不可能出兩個候選人競爭做國家領導人,因此今年3月特首選舉要盡可能避免多個建制派候選人參選特首。

早在梁振英在去年129日宣布不參選下任特首前,已有消息人士透露中央希望來屆選舉屬君子之爭,並且不希望特首選舉過早「開跑」,導致重演上屆抹黑不斷和謠言四起等情況,令堂堂特區首長未上任已體無完膚,嚴重失信於公眾眼前。所以,至筆者執筆時,仍未見有一名候選人表示已獲中央給予「綠燈」批准參選。

任何一個參選人都要明白行政長官職責

現在,因為梁振英的不競選連任隨時令多名建制派人士表態參選。然而,建制派參選人數愈多,自然愈難避免負面競選(negative campaign)的出現。要做到3月特首選舉是「理性的、健康的、是富有建設性的」,中央能早着先機,明確支持符合四大標準的候選人。否則,香港只會再一次出現「泥漿摔角」般的特首選戰,任何一方勝出也只會落得灰頭土臉的下場,沒有管治威信可言,政府施政只會繼續舉步維艱。

實際上,自梁振英宣布不參選連任後,反對派已經千方百計攻擊任何被視為是獲得中央支持的參選人。反對派幕後的外國政治勢力亦明白,只要扳倒被視作是獲得中央支持的參選人,才能達到利用香港去干預中國的目的,讓香港成為他們夢想的「橋頭堡」。

王光亞明確指出:「香港社會對行政長官有要求、有期望;中央同樣有要求、有期望。兩者應當是一致的,就是領導香港社會向前發展。」「現在行政長官選委會已經依法產生,也有人宣布參選,可能還會有人出來參選。我希望任何一個參選人都要明白行政長官的職責,明白國家的要求,明白香港市民的希望。」無論誰有志參選,都要注意王光亞提出的中央對下屆特首人選的四大標準。

寫於2017110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