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十九大有「四項任務」(2017.4)

發布日期:2017-05-04

☉文/柳湖澈

「開拓道路」、「確立領袖」、「樹立旗幟」 、「確定接班人」,就是中共十九大所要完成的「四項任務」,就是十九大將會在執政黨歷史上具有非常特殊意義的全部根據之所在。

一年一度的「兩會」召開之前,高層政治間的一些活動也十分忙碌。最引人注目的,當屬中共高層在中央黨校舉辦學習貫徹六中全會精神的「省部級幹部研討班」,中共領導人到開班式上發表講話。

舉辦「研討班」並不簡單

表面看去,中共領導人的講話及這個「研討班」並沒有提出和「研討」比幾個月前召開的六中全會更有新意的東西,而是進一步強調「講政治」,要求全黨「維護黨中央權威」和「加強黨的集中統一」、「樹立和強化四個看齊意識」、「加強和規範黨內政治生活」、「勇於自我革命」以及「貫徹落實(六中全會通過的)《準則》《條例》不走樣」等等。有與會者指出,如若將舉辦這個高級幹部研討班與今年秋季召開十九大,與近期相當頻繁的一系列省部級領導幹部的職務、崗位調整等等這些事情聯繫起來,就會發現這個「研討班」在這樣一個時間舉辦,就不是那麼簡單了。這位與會人士舉例稱,中共領導人在講話中專門有一段關於「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同堅持民主集中制是一致的」論述,強調「我們黨歷來高度重視發展黨內民主。黨的重大決策都要嚴格按照程序辦事,充分發揚民主,廣泛聽取意見和建議,做到兼聽則明、防止偏聽則暗,做到科學決策、民主決策、依法決策」。這段論述決非泛泛而論,而是有所針對,也是為十九大前和十九大之後發展黨內民主採取一些積極舉措所做的一種提示。

六中全會適應全面從嚴治黨和加強執政黨領導能力的需要,確立了黨中央的領導核心,中央權威和領導權力的集中統一由此得到了提高加強,這對執政黨地位的鞏固和執政使命的完成是非常有利的。但是中央領導層也清醒地看到,黨內對確立黨的領導核心和加強領導權力的集中統一的認識並不完全一致,對權力過分集中、權力不受制約、民主集中制原則受到破壞和削弱的合理擔擾,也是存在的。對此,必須予以正視。要通過溝通、交流、討論的方式,謀求在維護中央權威和領導核心上的共識和團結,還要在發展黨內民主上進一步採取一些舉措和步驟,推動制度建設,形成黨內民主的行為規則和環境氛圍,真正實現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紀律又有自由、又有統一意志又有個人心情舒暢生動活潑的民主和集中緊密結合的制度。基於這種考慮,中央領導層決定在十九大政治報告的起草、大會議程設制、中央高層人事安排、十九大代表的選舉以及十九大的各項準備工作上,更多引入民主機制,擴大普通黨員的政治參與,在健全和完善黨的代表大會這項重大制度建設上,實實在在地邁出發展黨內民主的步伐。

在這次「研討班」上,中共高層就向參加研討的省部級領導幹部們傳達了上述這些想法,並在他們中間就十九大的人事和領導機構改革等重要事項,進行了類似於「民主測評」式的問卷「摸底」調查。這個舉動,讓參加「研討班」的人士感到耳目一新。如果將舉辦這次強調「講政治」、「重紀律」、重申「維護中央權威」、「加強集中統一」和「樹立四個意識」的「研討班」,視作是為召開中共十九大對高級幹部進行的一次「動員會」,可能是切合實情的。這次「研討會」後,十九大政治報告起草工作領導小組和十九大組織人事工作領導小組兩個機構都已成立,諸項準備工作也已展開。中央領導人擔任上述兩個工作小組組長。這些舉動表明,舉辦「研討班」的確是為召開十九大所做的準備工作之一。

今年全國「兩會」即將召開之前,中共高層對一些省市和國家部委的領導崗位進行了更多人事調整,一批「新省長」、「新書記」、「新主任」、「新部長」等紛紛登台亮相,這是為中共十九大召開加快進行的人事布局。一位參與十九大人事小組相關事務的人士稱,今年6月前,所有可在十九大上獲得中央委員、候補委員提名資格的幹部都要在既定工作崗位上「到位」。令高層感到欣慰的是,四年多來,以持續而力度不減地反腐鬥爭帶動的全面從嚴治黨,大大改善了黨內的「政治生態」,中共十八大前黨內那種愈演愈烈的跑官買官賣官、結夥拉幫、野心膨脹的混亂無序現象已大為收斂和改變,中央安排、調配幹部的權威和能力大大增強,在組織人事這個重要環節,基本扭轉了「政令不出中南海」的被動局面。迄今為止,中共高層已順利地對三分之二以上省市和絕大多數國家部委的主要領導崗位進行了人事更迭,為召開十九大創造了較為有利的政治條件。

十九大要完成「四項任務」

然而關注中共十九大準備工作進程的黨內觀察人士指出,十九大前對所有省部級領導崗位的人員調整和配備,只是對十九大進行人事布局的一個組成部份,僅僅根據這個方面的一些情況,還不足以對中共十九大整個準備工作的情況作出較為準確的描述。毫無疑問,中共十九大在執政黨歷史上具有非常特殊的意義。中國在經過30多年的經濟快速發展、社會全面變化之後,今天已再次走到了一個新的十字口:

舊的經濟增長方式及其所依托的體制機制已衰竭潰敗,難能支撐持續健康快速發展——投資大於消費,權力缺少制約,腐敗深重,貧富分化,經濟下行引發重重危機,迫切需要通過政治、社會、經濟和意識形態的全面變革,打造新的體制及制度,找到繼續前行健康發展的新道路。

執政黨在毛澤東、鄧小平相繼離開後的數十年裡,三代領導人更替,推動領導體制從「個人集權」向實現「集體領導」的轉變,然而執政黨「領導一切」掌控所有權力的政治體制未變,它傾向權力高度集中的本質特性與實行「集體領導」並不相融。一個擁有強大而廣泛權力並承擔重大執政使命的政黨,需要一個強大領袖來防止權力的流失、「逃逸」和腐敗,事實證明現行的「集體領導」方式尚不能提供這一切。所以,執政黨今天特別需要改變「集體領導」的實現方式,確立和鞏固一個核心政治領袖的地位。         

1980年代以降,執政黨在探索和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的道路上孜孜以求,幾代領導人代有執政思想和理念的開拓創新,都各見其時代精神和風采,相續提出「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思想」和「科學發展觀」,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蔚成大觀。這一代領導人已執政一屆,也不乏有執政精神和思想的時代創造及貢獻,理當打出帶有自身執政特色、屬於自身執政需要的「理論旗幟」,既為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注入新活力,更為後續執政指引前程提供精神支撐——這是執政黨給其政治領袖立下的一大「規定性」動作。

執政黨給其執政高層政治立下的另一項「規定性」動作,就是一般任期兩屆的最高層領導者,在其第一屆任期結束當年的全黨代表大會上,要確定第二屆任期結束後新一屆執政黨最高權力的「接班人」,並將這位「接班人」選入執政黨的高層領導機構。

綜上所述,「開拓道路」、「確立領袖」、「樹立旗幟」、「確定接班人」,就是中共十九大所要完成的「四項任務」,就是十九大會在執政黨歷史上具有非常特殊意義的全部根據之所在。十九大開得成功,其主要標誌就在完成這四項任務。現在,業已啟動的中共十九大的所有準備工作,也都是圍繞完成這「四項任務」來進行的。

時間短工作難度相當大

黨內瞭解高層政治狀況的觀察人士指出,如果不出現大的意外情況,還有半年多時間中共十九大就要召開,時間已不寬裕,但是要保障十九大完成「四項任務」,眼下還有大量工作要做,有些工作的難度還相當之大。

譬如「開拓道路」。十九大上,本屆執政高層肯定會向全黨作出一項「交代」: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確定的「全面深化改革」方案,落實的情況如何呢?對此,黨內的看法恐怕並不一致。三中全會的全面深化改革的決議,黨內外都認為堪稱是一個「再次為中國發展開拓新道路」的改革方略。這個方案的最大亮點不僅在於它「全面」,更在於它在推進改革的最關鍵環節處,提出了「市場在配置資源中起決定作用」的主張,給處於市場化改革半程亟待前行的經濟改革的體制、機制轉變,作了正確定位。此外,在建設法治國家方面,為打下「司法獨立」這一實行法治而至為重要的「柱石」作了實際部署。然而三年多來,「全面深化改革」步履沉重推進艱難,成效未盡如人意。

當然,執政高層在推進改革上確實盡力了,這是公認的,但是這一輪被人們寄以厚望的「全面深化改革」卻為「三大缺陷」所誤,也是不可不予以正視的事實,即:改革被缺失全面解放思想、樹立先進理念、凝聚改革共識這一思想環節所誤;改革被缺少體制外力量的引入和呼應所誤;改革被缺乏壯士斷腕之膽氣、陷入重重利益樊籬且又獨攬改革之事的黨政官僚所誤。這「三大缺陷」不除,全面深化改革的推進無望。但是消除「三大缺陷」的神力從何召來?決非易事。

再譬如「樹立旗幟」。執政黨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和任務,一代人有一代人為要解決的問題所進行的創造與開拓。鄧小平理論形成於1992年,史無前例地將市場經濟與社會主義作了「移植和嫁接」,將一個後進的最大發展中國家引入時代潮流,推上現代化發展的大道。鄧小平之後,2000年中共領導人正式提出了「三個代表思想」的執政旗幟。2002年接任的新一代中共領導人,在其執政的第二年就提出了「發展以人為本」的「科學發展觀」的執政理念。述及這些,無非是證明,樹立一面屬於自身執政需要的旗幟非常重要,它至少是一個衡量執政者所達到的歷史高度的標桿,既可在其麾下聚集執政力量,又可在辨識正謬區別真偽堅持執政正確方向上有所依托。

本屆執政高層與以往歷屆一樣,執政以來,在內政、外交等治國理政的諸多重大領域提出了許多新思想、新方略、新主張,有許多新作為,「中國夢」、反腐鬥爭、「將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依憲治國、供給側改革、軍隊及軍事變革、「一帶一路」、「人類命運共同體」等等。應該說,這些新思想、新方略、新主張和新作為,多有超越前人的開創,其中不乏對傳統執政思維的重大突破,例如中共領導人去年以來在重大外交活動中數次提到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就讓人耳目一新,完全是中國外交的新語言新概念,與中國以更寬廣胸懷深度參與全球化進程、承擔大國責任的新的外交戰略行為相契合。由此可見,本屆執政高層和中共領導人憑藉自身執政的諸多新思想新作為,執政水平達到了新高度,已有條件樹立一面堪與前任比肩甚而有所超越的「旗幟」。

2017年3月15日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