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中央財金新班底身負重任(2017.4)

發布日期:2017-05-04

☉文/懿芳

迎擊和解決中國目前所面臨的各種挑戰與問題,是中國經濟涅盤重生的必由之路。中央組成的新一屆財金班底都身負重任,必須風雨前行。

臨近中共十九大,中央部委一級的高層人事調整密集展開,其中最受關注的是財經內閣「大換血」。新帥們將面臨比以往更為複雜的國際及國內環境,身負全面迎擊挑戰與改革的重任。

「大內高手」出任新掌門

2月24日,銀監會、發改委、商務部三大部委同時換帥。山東省原省長郭樹清赴京出任銀監會主席,國家發改委原副主任何立峰、商務部原副部長鐘山分別升任正職。他們三人均出生於1955年前後,將各自主導中國的金融機構監管、宏觀政策規劃協調和貿易流通。加之肖捷在數月前接掌財政部,至此,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財金新班底基本浮出水面。唯留有懸念的是央行行長的後繼人選。

此時上任,擺在幾位新掌門面前的核心挑戰在於:中長期看是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提高經濟增長效益和品質;短期看是去產能、去杠杆、去庫存,防控金融風險,避免經濟在L型探底過程中出現硬著陸。

從人事履歷上看,郭樹清、何立峰和鐘山,雖然術業專攻不同,但具有三個共同特點:高學歷、精通業務、工作能力與所面對的核心挑戰相匹配。

郭樹清是社科院法學博士。從早年的國家體改委官員到貴州省副省長,從外管局局長、建設銀行董事長、證監會主席到山東省省長,郭在金融系統和地方政府均有過人經驗。

本港市場人士或許記得,2005年10月,滿面笑容的郭樹清以中國建行董事長的身份帶領同事們敲響了香港聯交所鐘聲。這是內地國有銀行改革的歷史性時刻,「針插不進、水潑不進」的國家金融堡壘,以全流通姿態成為接受國際投資者監督的公眾公司,宣告了舊模式的徹底終結。而郭樹清臨危受命,完成了中央部署的「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任務,也成為其政治生涯的佳話之一。

內地市場對郭樹清的期待多源於其改革者的形象,他主管證監會期間推出的新政之多至今無出其右者。此後在山東期間,郭樹清雖然全面主持全省各項工作,但媒體要聞版面刊登最多的還是他在當地進行的金融改革,包括主導「山東金改22條」、從「一行三會」中引進大量幹部等。在地方主政時,郭就曾指出「財富管理還面臨諸多風險和挑戰」,「維護金融穩定是各級政府必須承擔的責任」。這與去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強調的「下決心處置一批風險點」,「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原則不謀而合。郭上任後的核心任務就是,通過健全機制和改革,把上述工作迅速落到實處。

與郭樹清一樣,何立峰、鐘山也都是專業領域內的頂級高手。執掌「小國務院」的何立峰財金科班出身,師從中國財政學的學界泰斗鄧子基。何的仕途起點始於廈門市經濟特區經濟研究所,曾在泉州、福州和廈門三大經濟重鎮擔任市委書記。這三市的經濟總量占到了福建全省70%左右。有媒體評價說,何在此三市都當過一把手,「仕途經歷少有先例」。

2009年何立峰調任天津,其主管的濱海新區在此期間度過了全球金融海嘯帶來的衝擊。2014年6月,何成為國家發改委正部級的副主任,主管地區經濟、西部開發、東北振興等業務部門,並負責兩項重要工作:「一帶一路」與扶貧。

梳理何立峰近三年來的公開活動可以發現,他多次在中國企業發展高層論壇、「一帶一路」國際研討會等場合,作有關「一帶一路」的主旨發言。而「一帶一路」正是眼下中南海最重要的國家戰略之一。

鐘山與何立峰同為經濟學博士。曾歷任浙江省服裝進出口公司總經理,浙江省對外貿易經濟合作廳廳長、浙江省副省長。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爆發之際,鐘山受命出任商務部副部長,分管國際貿易談判代表秘書局、反壟斷局、外貿司、歐亞司、歐洲司等相關司局。四年後,他成為正部級的國際貿易談判代表,曾參與多起貿易摩擦的斡旋,如中歐光伏爭端等。擔任商務部副部長期間,鐘山多次訪問中亞以及歐洲地區,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交往深厚。有分析認為,與前任部長相比,鐘山有著更為豐富的外貿從業背景,相信以後會施展所長。

鐘山在履新後的首場新聞發佈會上,就特別談到了中美貿易摩擦問題。他說自己在美國新任商務部長羅斯就任後曾「第一時間發去了賀信,並期待著和他見面」。鐘山說,「我注意到羅斯先生曾經是一位優秀的企業家……我願意和優秀的人打交道,因為優秀的人善於從長遠和戰略上去思考問題。」頗有談判高手過招前的起手之勢。

「穩准狠活」透露政策風向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財金「內閣」大員密集發聲,從中可窺中國當前的經濟政策風向。與往年有所不同,今年政策特別突出了「穩、准、狠、活」四字訣。

所謂「穩」,主要是守住風險底線。2017年中央政府工作報告對此表述為,「有序化解處置突出風險點,整頓規範金融秩序,築牢金融風險『防火牆』。」「兩會」召開前夕,銀監會主席郭樹清、保監會主席項俊波、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分別就金融市場發展和監管情況舉行了新聞發佈會。三大金融監管部門掌舵人對外闡釋的思路高度一致。

據統計,發佈會上被提及頻率最高的詞彙分別是:「風險」、「監管」和「穩」,三者實則指向的都是「穩定」。其中「風險」被提到了81次,可見金融市場積弊甚重,今年將是整頓監管年。

心態穩定也很關鍵。去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大挫,唱空中國經濟的聲音屢屢借勢而起。對於外界關心的中國金融「彈藥」夠不夠的問題,周小川淡定回應,「儲備的東西就是要留著用,而不是攢著看。」並提醒大家無需反應過度,因為「本來也不想要那麼多,所以適當有所下降,也沒有什麼不好的。」他並擺出一系列證據稱,去年中國6.7%的GDP增速在全球仍然很高、經濟結構調整不斷產生效果等積極因素,將決定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準上保持基本穩定。

所謂「准」,一是定位「準確」,二是施策「精准」。針對國內外新形勢,郭樹清以銀監會主席身份「首秀」時即強調,「金融業要回歸本源,專注主業的政策精神」。在施策方面則要「精准」。郭樹清表示,銀行業金融機構要進一步加大對「三農」和小微企業的信貸支持力度,提升金融精准扶貧效率和普惠金融水準。

發改委在「兩會」期間介紹今年政策目標時,也提到了「精准」二字。「將相機抉擇、精准調控,確保(居民消費)價格總水準基本穩定。」這與李克強在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的總體原則一致,即宏觀調控面臨多難抉擇時,要「在區間調控基礎上加強定向調控、相機調控,提高預見性、精准性和有效性」。

所謂「狠」,即以霹靂手段打擊不法投機行為。銀監會列出了今年的監管任務是,「要治理市場亂象,堅決打擊違法違規行為,深入開展違法違規違章行為的專項治理,重點整治違規開展關聯交易、花樣翻新的利益輸送、重大經營管理資訊隱瞞不報、違法違規代持銀行股份等不良行為。」央行也點出了將要重點規範的行為,比如無證經營、侵犯客戶隱私、支付安全性不夠,以及挪用客戶備付金賺取利差等。

日前,金融管理層辣手整治「大鱷」,寶能系大佬姚振華被禁業十年、鮮言遭重罰逾34億人民幣,體現出重典規範市場秩序之用意。

所謂「活」,就是因勢而變,創新監管和政策服務形式。如周小川指出,當下的規範並非一勞永逸,「因為市場是不斷變化的,我們會把一些存在的突出問題規範一下。」對新興金融科技,在防風險的同時,也不能「從一開始就去束縛人家的手腳」。郭樹清則強調,應當在有效控制風險的前提下開展金融創新,「開發適銷對路、量體裁衣的金融產品」。同時,還應通過直接間接融資結合,本幣外幣互補、信貸債券搭配、融資融智並舉等創新模式,提升金融服務層次。

隨著技術發展,流通領域的政策管理也將調整。鐘山在商務部的發佈會上表示,為了提振內需,將應用大資料、雲計算等新技術,讓企業與消費者的需求及時對接。此外,還要繼續推動流通領域的創新,促進線上線下融合發展,推動電商進社區、進農村,讓消費更加便利。

「加減乘除」看政策重點

中國經濟正值「換檔期」,在肯定過去成績的同時,中國最高領導層也坦承當前面臨諸多問題,如:經濟增長內生動力仍需增強,部份行業產能過剩嚴重,一些企業生產經營困難較多,地區經濟走勢分化,財政收支矛盾較大;環境污染形勢依然嚴峻;在住房、教育、醫療、養老、食品藥品安全、收入分配等方面,民眾還有一些不滿意的地方等。

針對上述困難與挑戰,中國經濟的掌舵者們從四個方面「對症下藥」,分別是:

加法,加碼改革開放。儘管當前全球經濟低迷態勢延續,「逆全球化」思潮抬頭,中國經濟「高空走鋼絲」的難度越來越大,但在道路選擇上,中國將堅持市場化、國際化、法治化的方向不動搖。

在中央政府的施政報告中,今年對「積極主動擴大對外開放」進行了專章論述,提出大力優化外商投資環境、推進國際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等數點要求。在國內改革方面,未來重心落于金融體制改革、國企國資改革、社會體制改革等方面。其中在進一步放寬非公有制經濟市場准入方面,中央高層提出了「三個凡是」的表述,「凡法律法規未明確禁入的行業和領域,都要允許各類市場主體平等進入;凡向外資開放的行業和領域,都要向民間資本開放;凡影響市場公平競爭的不合理行為,都要堅決制止。」

作為中國金融市場對外開放的重要組成部份,今年債轉市場將繼續開放。央行負責人表示,將完善法律、會計稅收等方面的制度安排,為境外的投資者提供更加便利的制度環境,同時也要推動金融市場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和跨境合作。

減法,進一步減稅降費。過去以來,認為中國稅負過重的「死亡稅率」之說蔚為盛行。而減少企業稅費負擔正是習近平領導層大力推進的「供給側改革」的支柱之一。去年中央全面推開營改增試點,降低了企業稅負5700多億元(人民幣,下同)。今年,中央政府工作報告中再次承諾,將進一步減稅降費,計畫全年再減少企業稅負3500億元左右、涉企收費約2000億元,「一定要讓市場主體有切身感受」。同時,決不允許增加「三公」經費,「擠出更多資金用於減稅降費,堅守節用裕民的正道」。

財長肖捷在「兩會」上還向企業和居民派出了具體的減負「紅包」,包括:今年將把增值稅的稅率檔次簡並至3檔;凡是年應納稅所得額在50萬元以下的小微企業,可享受減半徵收的優惠;科技型中小企業將研發費用加計扣除的比例由50%提高到了75%;取消或停征35項涉企行政事業性收費等。

肖捷表示,「不會局限於僅算眼前的小帳,更要算經濟發展的大賬。」這是政府工作報告中「舍小利顧大義」的另一表述版本。日前習近平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上強調,「要樹立放水養魚意識,在降低壟斷性行業價格和收費方面下更大功夫,盡一切努力把企業負擔降下來。」

據透露,降低個人所得稅的方案也已擺上了中央高層的案台。為了遏制少子化趨勢,從收入中扣除二孩教育費用的辦法已浮出水面。

乘法,聚各方之力推動「帶路」戰略。經濟「內閣」大員們在近期發表各自領域計畫時,無一例外地表示了對「一帶一路」國家戰略的支持,體現出綜合加成效應。

資金融通是實現互聯互通的核心組成部份之一。央行提出,將繼續推動落實金融支持「一帶一路」建設,加強雙邊和多邊金融合作。銀監會表示,將在信貸資源、機構設置等方面予以「一帶一路」專案優先支持,特別是大型專案融資等。

商務部部長鐘山提出,今年將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加強溝通,爭取新成效。據知,目前中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對外投資已累計過了500億美元,專案進展情況良好。將於5月舉行的「一帶一路」論壇是今年中國最重要的主場活動之一。發改委新掌門何立峰表示,該部門將牽頭舉辦論壇當中的重磅環節——「1+6」高級別會議。預計該論壇將能達成幾點預期:首先彙聚各方共識;其次梳理重點領域合作,圍繞基礎設施互聯互通、貿易投資、金融支援和人文交往等,確定一批重大的合作項目;三是共建長效合作機制,構建更加緊密務實的夥伴關係網絡。

除法,堅決出清落後產能。習近平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上指出,深入推進去產能,要抓住處置「僵屍企業」這個「牛鼻子」。有關部門、地方政府、國有企業和金融機構要把思想和認識統一到黨中央要求上來,堅定不移處置「僵屍企業」。

從財金系統的任務部署看,目前已達到了最高決策層所要求的「統一思想」。如郭樹清上任後就明令,對於扭虧無望、已失去生存發展前景的「僵屍企業」,要禁止作為市場化債轉股的對象。發改委有關負責人表示,今年鋼鐵煤炭去產能的方案正在編制,將加快對「僵屍企業」的退出關停。財政部也把「職工分流安置工作,支持中央企業處置『僵屍企業』」作為今年的任務重點。

做好「加減乘除」,直面各種挑戰與問題,是中國經濟涅盤重生的必由之路。于國於民,新一屆財金班底都身負重任,必須風雨前行。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