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論壇

首頁 > 最新文章 > 專家論壇

美國放鬆銀行業監管的國際風險(2017.3)

發布日期:2017-05-10

 

目前數以百萬億美元計的金融衍生產品似乎又捲土再來,股指基金等衍生產品大肆泛濫,雖然只是逐利的交易籌碼,到了一定時候,美元資金鏈斷裂的故事不可避免,將重演金融危機爆發的悲劇。

 

☉文/鄭德力 博士(德國)

 

美國新總統特朗普於120日正式宣誓就職之後,在短短的幾週就簽署幾個總統令。特朗普像一個曝光電影明星那樣,拿着總統令的文件夾,照起了標準像,頗有不傳遍全世界不甘心的勁頭。總統令內容標新立異,可說是一個比一個別出心裁,一方面存心徹底廢棄奧巴馬任內的重要政績決策,推翻了美國立國以來引以為榮的許多傳統價值觀和政治行為標準,另一方面明顯向世界許多國家展開進攻,搞到美國內部怨聲載道,失去標桿,對抗行動風起雲湧,外國也目不暇給,對許多怪異的總統令是批評之聲四起,靜觀其變,嚴陣以待。

 

歐洲公開表示不滿

 

特朗普公開讚揚英國脫歐,鼓吹還應該有更多的國家脫歐,批評北約是多餘的,要其盟國和美國一樣多多承擔由其領導的軍事同盟的軍費,因為美國得不償失或已經不勝負擔。歐盟對特朗普的許多總統令的反應相當負面,對特朗普23日簽署的金融業「去監管」的總統令非常不滿。特朗普發動進攻的範圍從政治軍事外貿擴大到金融領域,要重審2010年美國國會通過的加強銀行監管的法律,要修訂才剛剛實施沒有幾年的美國的多德弗蘭克法案,歐盟對此持鮮明反對態度。歐洲中央銀行行長公開表態,不同意美國放鬆銀行監管的新政,認為目前條件還不成熟,監管政策尚無轉彎的必要。國際上深化監管改革尚未成功,加強監管和限制大銀行過分擴大槓桿業務的努力才初見成效,對穩定國際金融體制發揮了一定積極作用,但是到處仍然是危機四伏,「去監管」應是排在最後的一個政策考慮。美國前財長Geithner 也有類似觀點,最近在外交事務雜誌發表文章,題目是「我們現在安全了嗎?」答案是,還不安全,金融結構還很脆弱,為防患新危機爆發,還需要提高監控金融危機的應急管理水平。

 

特朗普的「去監管」總統令可說是突如其來,儘管給美國股市,特別是金融股,帶來陶醉的上漲氣氛,但是完全不像是在G7內部有過事先協商或吹風,這又再次表現出美國連在西方世界內也不斷一意孤行的單邊主義作風,因此「去監管」的概念和行動將很難取得國際認可和配合。2008年美國次債危機爆發和雷曼銀行破產之後,華爾街血流成河,國際金融市場瀕臨崩潰。今後是否還有這樣的環境基礎,要看美國的進一步言行。今天世界發生了很大變化,美國仍然保持金融實力的相對強大,然而和其外貿實力的消減一樣,也出現領導乏力的徵象,這點從最近一年多來,美國聯儲局提高利率政策舉棋不定,缺乏領導各國競相提息的跟隨,可見一般。

 

善忘的金融資本

 

各國銀行監管是否到位,牽涉到整個國際金融的穩定安全問題。金融資本對危機是善忘的,美國對2008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機讓世界各國仍心有餘悸。美國企業因為監管過嚴而借不到貸款,是特朗普要鬆綁的主要理由之一。美國企業其實一般不那麼依賴銀行貸款,美國的銀行貸款業務並不如其他國家那麼發達,由於發債和上市發股的業務特別活躍,企業通過股債市場融資的比例很高。美國的銀行也善於通過貸款證券化打包,將貸款風險轉移給債券的投資者,所以才發生次債發行失控,吹大泡沫,資金鏈終於斷裂,從而引爆大銀行破產和整個金融危機的從天而降。

 

如果美國好了傷疤忘了疼,華爾街又迫不及待借助政商勢力配合來衝鋒陷陣及單方提高國際金融業務的不公平競爭力,無論是對於美國國內金融或對國際金融來說,製造出來的問題將大於可能解決的問題。

 

奇葩式的國策轉彎

 

這次美國新總統的國策轉彎和決策方式比較奇葩,是對世界一個凌厲的戰略進攻。特朗普特別重用委任一個危險的長期研究戰爭成敗的史蒂夫班農為白宮首席戰略家,一定要讓美國再次偉大起來,或者反而是美國可能發覺自己竟然不知不覺中身陷險境,四面楚歌,必須採取以進為退戰略,必須提前大鳴大放,製造以毒攻毒的亂局煙幕,希望捏到軟柿子來解圍。

 

世界上沒有永恆的事物,也沒有永遠不倒的霸權,每個超級大國在歷史上都可能面臨分裂解體的挑戰,崛起百年的美國當然也不會例外。美國當前政治經濟和軍事行動發展蹊蹺,不斷主動和被動公開刺激和挑釁其傳統大小盟國,內部展現出許多極度混亂和互相矛盾的自我實力評估言論。低失業率是否造假,特朗普叫喊在外國大展身手的美國企業回家來解決就業問題,是否將兩頭落空,即把在外國的市場佔有讓了出去,而美國本土的就業並沒有起色?

 

此外,重建基本設施和擴大軍費怎樣兼容,皆缺乏可信的藍圖和具體實踐規劃,真相和結局遲早會暴露出來。

 

美國監管法下的魔高一丈

 

世界各國普遍執行設於瑞士巴塞爾的國際清算銀行頒布的巴塞爾III監管協議,將巴塞爾III協議的原則轉化為本國的銀行監管法。美國聯儲局既參加巴塞爾III協議的商討和擬稿,因為是金融危機源頭和重災區,國會也鄭重其事通過了800多頁的多德弗蘭克法案,試圖約束大銀行的自營謀利業務和保護美國小老百姓利益,避免養老等理財投資被金融顧問專家攘括一空。

 

現在金融市場的複雜性遠遠超過1929年,也超過2008年。追求金融利潤的動力巨大無比,壓下葫蘆漂起了瓢,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經過幾年的休養,消耗了數萬億美元的財政救災資金,美國大銀行又虎虎生風。即使在嚴格監管下,貓鼠遊戲不斷,大銀行總有辦法通過各種金融基金和創新金融產品,重操舊業。美國年生產總值約18萬億美元,目前數以百萬億美元計的金融衍生產品似乎又捲土再來,股指基金等衍生產品大肆泛濫,雖然只是逐利的交易籌碼,到了一定時候,美元資金鏈斷裂的故事不可避免,將重演金融危機爆發的悲劇。

 

美國股市的上漲和美元匯價的堅挺給美國銀行業所帶來的利潤不少,是否能抵銷債券市場及衍生產品可能因為利率回升而崩盤的災難,是一個疑問。加上特朗普如迫不及待彎道超車,放鬆監管,無疑是捨本逐末和給潛伏的危機火上澆油。

 

(作者為中國銀行法蘭克福分行前副行長,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