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精英

首頁 > 最新文章 > 華裔精英

「一帶一路」:共同發展共同繁榮(2017.3)

發布日期:2017-05-10


──訪聯合國經社部發展政策研究司司長洪平凡博士()

 

☉文/莫利亞 鏡報紐約分社社長

☉圖/龔文謨 新華社簽約攝影師

 

鏡報2月號刊載了筆者專訪洪平凡博士評析《2017世界經濟不確定因素和風險》,接着請他評論在全球大趨勢下中國經濟的前景。

 

如何評價中國經濟狀況和未來前景

 

莫利亞: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16年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了6.7%,比2015年進一步下滑。您如何看中國宏觀經濟目前的狀況和未來前景?

 

洪平凡:從縱向來看,過去幾年中國經濟增長的確一直在下滑。20166.7%的增長率是過去25年來最低速度。但從橫向來看,中國仍然是全球經濟增長最強勁的國家之一。

 

從經濟結構來看,供結側改革取得一些效果。一些產能過剩的行業,如鋼鐵、煤炭,壓縮了產量。而其它行業,包括金融、電子商務、娛樂和醫療增長較快。一些高新工業在國家政策支持下增長強勁,如高新裝備製造、通訊、新能源汽車等。此外,單位GDP能耗明顯下降,清潔能源比重上升。當然,中國經濟仍然面臨嚴峻挑戰。例如,投資增長繼續下滑,特別是民營企業的固定資產投資增長下滑幅度很大。2016年出口仍然下降,人民幣對美元出現較大貶值,人均可支配收入實際增長低於GDP增長,企業債務居高不下。我們預計,中國經濟可以在2017-2018年保持6.5%左右的增長速度。中長期而言,中國經濟面臨結構調整和推進各項改革的任務任然艱巨。同時,還面臨來自國際經濟和國際政治方面諸多不確定因素和風險。

 

投資是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

 

莫:我關注到您在2017年年初在芝加哥舉辦的美國經濟學會年會上發表了一篇題為《避免中國增長模式轉變陷阱》的文章。您能否概括介紹一下文章的主要論斷?

 

洪:這是本人與同事合作在會上的發言,會後應美國一份經濟學刊物約稿已經成文。一種比較普遍的觀點認為,中國經濟增長需要從「投資驅動」轉為「消費驅動」,從「出口驅動」轉為「內需驅動」,從「製造業驅動」轉為「服務業驅動」。我們的文章主要反駁了用「消費驅動增長」取代「投資驅動增長」的觀點。

 

莫:經常聽到經濟增長「三駕馬車」論點,即投資、消費、出口是驅動增長的三大動力。難道您認為「三駕馬車」的論點是錯誤的?

 

洪:「三駕馬車」的論點認為,投資、消費和出口三者可以相互替代來驅動經濟增長:降低投資佔GDP比重,提高消費佔GDP的比重,仍然能保持同樣的增長速度。

 

我們的文章從國民收入核算體系、各種經濟增長理論、其他經濟學家對世界各國經濟增長進行的大量實證分析以及我們自己進行的數據分析和模型模擬等的幾個方面,否定了「三駕馬車」論點。消費很重要,不斷提高消費水平是經濟增長的目的,但消費不是GDP增長的驅動力。投資才是長期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

 

美國消費佔GDP70%,中國不到40%。靜態來看,似乎美國的增長模式比中國好,因為美國消費者從GDP增長中得到的利益大於中國。然而,從動態看,中國人均消費水平從1990年到2015年的25年間累計增長了700%,但美國人均消費水平只增加了155%。中國消費者從長期經濟增長中的收益超過了美國消費者。

 

對於中國和許多發展中國家來說,有必要保持較高的投資佔GDP比重和較低的消費比重,以確保長期經濟增長,保證消費的長期增長,進一步趕上發達國家。因此,中國經濟轉型的重點不應該放在增加消費佔GDP比重;而是要提高經濟增長的社會包容性、經濟效率和環境可持續性。

 

如何推動世界經濟共同發展

 

莫:英國脫歐和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代表着世界上反對經濟全球化浪潮的上升。中國應該如何應對?

 

洪:經濟全球化指國際貿易和投資流動更加自由,以及由此形成和不斷發展的全球生產鏈。經濟全球化可以使世界各國的資源在全球範圍得到更有效配置,有利於世界經濟增長。過去三十多年,中國是經濟全球化的積極參與者,也是經濟全球化的受益者。

 

但是,經濟全球化也產生了一些負面影響。例如,全球化帶來的經濟效益在各國之間,以及各國國內不同人群之間,分配不平等。全球化的負面影響,再加上一些地區戰亂和衝突造成的大量國際難民潮和其它一些因素,使得反對全球化的浪潮有所上升,而一些國家的政治家為了迎合部份民眾的呼聲,採取了保護主義政策。

 

面對經濟全球化的阻力,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7年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提出了通過變革全球經濟治理體系等措施來消解全球化負面影響,引導全球化更好惠及各國人民的中國主張。此外,中國在2013年提出的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一帶一路)的倡議,為推動經濟全球化開闢了一條新的路徑,能夠起到遏制經濟全球化逆反的作用。

 

莫:20175月中國將主持召開「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您已經收到參加高峰論壇的邀請。請您談一談「一帶一路」如何能夠遏制經濟全球化倒退,推動世界經濟共同發展?

 

洪:我們可以從「一帶一路」倡議與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之間的內在聯繫,分析「一帶一路」如何推動經濟全球化,促進世界經濟共同發展。

 

2015年聯合國可持續發展峰會推出的「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確定了未來15年世界可持續發展的方向。其中的17項可持續發展目標和169項具體目標,涵蓋了可持續發展的經濟、社會和環境可持續發展三大領域,反映了世界各國普遍期望創建一個沒有貧困、沒有飢餓、安全、充滿活力和可持續發展的決心。

 

「一帶一路」貫穿亞歐非大陸。60多個沿線國家佔據世界人口的60%,全球國內生產總值GDP30%,全球貧困人口的50%以上。20167月聯合國潘基文秘書長在對中國進行訪問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他表示,推動共建「一帶一路」就是要助力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

 

「一帶一路」與「2030議程」理念一致

 

莫:「一帶一路」倡議與聯合國「2030可持續發展議程」有哪些共同點?

 

洪:「一帶一路」倡議與聯合國「2030可持續發展議程」在性質和涵蓋範圍上有所不同,但兩者在願景和基本原則方面是一致的。例如,兩者都強調要恪守《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和原則,都致力於推動包容發展和共同繁榮。「一帶一路」所秉承的共同發展、共同繁榮、合作共贏、開放包容的基本理念,在很大程度上與「2030議程」的基本理念是一致的。「一帶一路」所確定的5大國際合作重點領域,包括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和民心相通,與「2030議程」中的17項可持續發展目標都有着密切的關係。例如,可持續發展目標中的首要目標是要在全世界消除一切形式的貧困。而「一帶一路」五大國際合作重點領域中的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對實現這一目標至關重要。

 

設施聯通包括加強沿線國家基礎設施建設規劃和技術標準體系的對接,逐步形成連接亞洲各區域以及亞、歐、非之間的基礎設施網絡,以及基礎設施綠色低碳化等一系列措施。

 

基礎設施建設可以提高整體經濟生產率,促進內生性經濟增長,從而提高全社會人均收入和生活水平,有效減少貧困。基礎設施建設可以增加貧困人口享有教育、衛生和就業的機會,促進勞動力從低勞動生產率部門向高勞動生產率部門轉移,增加貧困人口收入,從而加速消除貧困的進程。

 

莫:除了加速消除貧困,「一帶一路」還能促進哪些「可持續發展目標」?

 

洪:「一帶一路」倡議加強基礎設施建設和聯通更是實現第8項可持續發展目標「促進持久、包容和可持續經濟增長」的必要條件。事實上,「2030議程」把「建造具備抵禦災害能力的基礎設施」單列為第9項持續發展目標。這與「一帶一路」的重點不謀而合。

 

凡是經歷過持久而強勁經濟增長的國家,包括中國,其基礎設施投資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無不顯著高於其他國家。以這些國家的經驗作為參考。要實現「2030議程」中持久、包容和可持續經濟增長的目標,全球面臨巨大的基礎設施投資缺口。「一帶一路」合作重點中的設施聯通和資金融通可以為填補這一缺口作出積極貢獻。

 

此外,第二項可持續發展目標是要「消除飢餓,實現糧食安全,改善營養狀況和促進可持續農業」。而「一帶一路」合作重點的設施聯通,以及貿易暢通和資金融通中所包括的農、林、牧、漁方面的合作,都可以提高農業生產率,為推動實現這一可持續發展目標作出重要貢獻。

 

「一帶一路」的設施聯通,包括基礎設施建設,可以促進實現健康、教育、婦女權能、水和環境衛生、能源領域的可持續發展目標。以「實現性別平等,增強所有婦女和女童的權能」目標為例。一些實證研究表明,增加基礎設施建設可以使婦女從一些強度大、耗時多的勞動中解放出來,去從事其它一些社會和經濟效益更高的工作,從而提高婦女社會和經濟地位。同時,增加基礎設施建設也可以提高婦女和兒童的醫療健康水平和接受教育的機會。

 

設施聯通,包括基礎設施建設,特別是基礎設施綠色低碳化,對於實現「可持續城市和人類住區」和「應對氣候變化」等可持續發展目標也十分重要。民心相通,包括文化、人才、科技等領域的廣泛交流,則有利於實現「創建和平、包容社會」的可持續發展目標。

 

「一帶一路」遵循多邊合作框架

 

莫:「一帶一路」倡議與其它一些現有的國際經濟和貿易合作平台有甚麼不同?「一帶一路」倡議能否避免其它推動經濟全球化方式帶來的負面影響?

 

洪:世界上現有的國際經濟和貿易合作平台包括兩大類:一是全球性多邊的合作平台,如世界貿易組織,世界銀行;二是區域性的,如「亞太經合組織」,以及遍及全球的500多個大小不等基於區域貿易協定的合作平台。

 

「一帶一路」是區域性合作,但是它不同與其它基於區域貿易協定的合作平台。後者都帶有一定程度的排他性,具有歧視非成員國的負面影響。而「一帶一路」是開放性的,非歧視性的,歡迎不在「一帶一路」沿線的其它國家參加合作。「一帶一路」的合作內容超出了任何一個單一的現有全球多邊經濟和貿易合作框架範圍。但是「一帶一路」強調遵循和支持現有的多邊合作框架。例如,「一帶一路」貿易暢通合作重點提出要推動世界貿易組織《貿易便利化協定》生效和實施,降低非關稅壁壘,共同提高技術性貿易措施透明度,提高貿易自由化、便利化水平。

 

「一帶一路」中資金融通合作重點包括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和「新開發銀行」,充分發揮絲路基金以及各國主權基金作用,引導商業性股權投資基金和社會資金共同參與「一帶一路」重點項目建設。這些可以彌補世界銀行和其它國際金融合作機構的不足。

 

「一帶一路」的合作重點包括促進沿線國家之間在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技術、新能源技術、新材料、環境保護等方面的廣泛而深入的合作。這些措施與聯合國推動的加強科學、技術和創新方面的南北、南南、三方區域和國際合作的目標是一致的。

 

總之,「一帶一路」尋求促進共同發展和共同繁榮,共建通向世界可持續發展目標之路。

 

正值世界經濟充滿不確定因素和風險,人們迫切地關注、展望中國經濟的前景之際,應邀在5月出席由中國主持召開「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的聯合國經社部發展政策研究司司長洪平凡博士為我們深刻解讀了「一帶一路」,令筆者在增信釋疑之際,領略「一帶一路」之時,情不自禁地吟唱起心中的歌:「河山只在我夢縈,祖國已多年未親近,可是不管怎樣也改變不了我的中國心……」。

 

2017211日於紐約春暉室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