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論壇

首頁 > 最新文章 > 專家論壇

歐美破鏡能再重圓嗎?(2017.4)

發布日期:2017-05-10

 


 

歐盟可說是世界上唯一對美國具有政治文化滲透力的國際政治實體,註定了歐美政治關係的起伏不斷。歐盟政治經濟模式如獲得較大成功,將同時衝擊美國,特別是在政治文化上對美國的滲透影響應大於中俄對美國的影響,大西洋兩岸都在互相警惕對方的政治文化延伸帶來的滲透與控制。

 

☉文/鄭德力博士 (德國)

 

歐美之間的政治思維交鋒與語言對峙日益深化突出,逐漸成為了大西洋跨洋外交的新常態,雙方公開的和幾乎不留情面的齟齬在2月底又被美國總統特朗普推向一個新高峰。

 

巴黎永遠是巴黎

 

特朗普在華盛頓的一個保守勢力的熱鬧大型集會上的一句話,「巴黎不再是巴黎」(Paris is no longer Paris ),惹怒了整個法國,衝撞出了火藥味。特朗普在大會演講中不說華盛頓不再是華盛頓,而是洋洋得意強調美國嚴厲反恐成績卓越,批評歐洲反恐不行,巴黎屢遭恐怖襲擊,傷亡慘重,人心惶惶,失去了安全感。特朗普特別誇大歐洲社會安全問題的負面評價,舉例說他有一位朋友不再帶家人去巴黎旅遊,因為「巴黎不再是巴黎」。

 

法國本已飽受恐襲蹂躪的殘酷傷痛,又遇到特朗普如此公開幸災樂禍,法國總統奧朗德與巴黎市長的脾氣再好,也壓不住胸中怒火而給予直接反駁,認真嚴肅地給特朗普隔洋上課,說他完全不像是一個盟主應有的正義態度,缺乏基本團結精神。其實在歐洲歷史上,巴黎經歷過無數次可歌可泣的社會革命運動考驗,發揮出重大國際影響了。在世界共同面臨恐怖主義無處不在的威脅下,巴黎永遠是巴黎,即使在道義上特朗普作為唯一超級大國的元首也不應該如此在其盟國傷口撒鹽。更有甚者是,特朗普在華盛頓集會演講中加油添醋,竟然莫名其妙把瑞典和法國並列,當作另外一個被恐襲折騰的歐洲重災區,說瑞典發生的「動亂」也是歐盟寬容政策的後果,以此作為又一個見證美國正確的例子,搞到瑞典滿頭霧水,啼笑皆非,猜不透特朗普的特殊資訊是從何而來。北歐福利國家瑞典在最近幾年還算是一個風平浪靜的世外桃源,可能因為在地理上是屬於一個遠離戰亂的冰天雪地的寒帶國家,受到中東和北非難民湧入的壓力並不大。瑞典被特朗普的突然點名「抹黑」,感到非常尷尬,不抗議不是,要抗議也不是。

 

新官上任的特朗普的歷史任務重大,恐怕也猶豫在執行攘外必先安內,或反之的政策。據歐洲媒體分析,特朗普忙於收拾美國內部的異己的主流媒體,必須整頓美國竟然有的14個之多的情報系統,目前可說仍處於青黃不接的過渡階段,沒有兩年的時間也難完成雞犬升天的換班磨合。美國內部官位新分配的衝動是高昂膨脹,另一方面人心惶惶的反普抗拒力量也強大,有人認為特朗普或許在此特殊動盪歷史時期,難免經常要被放鴿子,例如這次明顯是接收了關於瑞典國情的錯誤資訊,錯把馮京當馬涼。特朗普失言的花邊故事一時成為歐洲媒體冷嘲熱諷的對象,使得美國形象在歐洲人心目中又額外貶值。

 

打破西洋鏡

 

世事發展難預測,大西洋兩岸一直擁有一個具有西方特色的西洋鏡,裂痕本來嚴重,現在被特朗普的橫衝直撞而更進一步打爛,西洋鏡被打碎成為了一個破鏡。以美國為主要組成架構的歐美自由世界西洋鏡本來是光亮耀眼,如今也到了被特朗普自我拆穿的時候。特朗普從生意人的現實角度和美國難以為繼的困境出發,大下猛藥,公開推翻美國奉行了將近百年的自由貿易主義原則,也馬上遇到了歐盟擋路虎。現在白宮要的不再只是民主黨的藥方,即對政治經濟貿易的新自由主義進行改良,而是要直接放棄美國的小政府大市場的傳統教義,並且來勢粗暴猛烈,幾乎一邊勒索一邊就同時執行貿易保護主義。一邊以保護主義和利己優先主義向外國施壓,一邊已開打貿易戰。緊急退出TPP相當於是司令當逃兵,美國與歐盟辛苦談判多年的TIPP也自然無疾而終,但是歐盟與加拿大卻迅速通過簽署自由貿易協定。美國總統和白宮政府不再是調和矛盾的公僕,而是處處赤膊上陣的大將,這無疑是美國發展史上的一個充滿危險的分水嶺,並且與美國傳統國情可能水土不服,風險不能不說是巨大無比。

 

美國曾經搞出了一個「一致對外」的歐美大家庭的西洋鏡,成為美國70多年來成功築造的傑作。這面西洋鏡子的功效奇大,首先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經濟政治地理中心也處在歐洲大陸的蘇聯和後來的俄國踢出去歐洲的範疇,分割了整個歐洲大陸為東西歐。美國挾北約軍事攻守聯盟槍桿子和自由世界的意識形態武器,登上國際政治金字塔頂端,領導西歐的基礎比較雄厚的老牌工業國家,一起成功圍堵蘇聯以及詐唬其他發展中國家,呼風喚雨,威盛一時,但是也必然有曲終人散,告一段落的時候。

 

功利主義的後美國時代

 

俄國在二戰中蒙受最嚴重的傷亡損失,後來又繼續受美國冷戰圍堵,可說是飽受美國橫跨大西洋跳到歐洲大陸摘果實之苦。如今美國主動推動與歐盟關係的惡化,自然首先有利於增強俄國可進可退的機動性。儘管特朗普在競選總統期間對普京褒多於貶,屢屢放出媚俄言論,俄國外長最近在慕尼克國際安全會議上仍然不留情面,不再講「後冷戰時代」,而是提出了「後西方時代」的概念。這不僅是對世界新格局的一個刺激性註釋,也相當於暗指「美國時代」至少在歐洲大陸已基本結束,戰後流行的「美國時代」土崩瓦解,「後美國時代」已翩翩降臨,這對於面臨美國經濟和外交強烈攻勢的歐盟也不完全是壞事。特朗普聯俄的企圖不但在美國國內遇到極大阻力,也成為歐美關係的新毒藥。美國長期以來要歐盟為美國發動的制俄冷戰做奉獻,現在一下子卻要甩下歐盟,要去通俄,以便保持其在歐利益,並且以為歐俄兩邊都會歡迎美國的冷熱無常政策。實際情況並不是這樣,俄國看中的是與歐盟的經貿往來與民用工業合作的潛力。

 

歐盟特別重視當前「美國優先」的特朗普主義,其理論基礎和精神背景相當複雜。「後美國時代」在俄國或歐洲可能已被多數人看成是既成事實,美國新崛起的極右派理論家如班農等,當然不會同意「後美國時代」的看法。但是特朗普的「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公開言辭,把本來含羞答答的個人主義準則被輕鬆又赤裸裸提升到國家內政外交政策層面,也來得太突然了一點。美國一時間湧出許多新的和佔據美國官方意識形態重地的保守主義理論家,通過新總統的新國策宣示來挑戰世界,也毅然要摧毀美國自己二戰後70多年來千辛萬苦嘗試建立的普世自由價值觀,這不像是提供了一個意識形態先進理論的進攻,更像是嚴重倒退的功利主義掙扎。

 

歐美親兄弟算細賬

 

儘管血濃於水,歐美親兄弟也要細算帳,美國主流媒體和學者善於突出描繪美國的功勞。如把幾十年的合作老賬算下來,無論如何,美國應該是比歐盟從中獲得更大的財富和享受到最大的榮譽和特權。美國二戰後憑藉相對幸運得到的經濟軍事優勢,高舉西方自由世界的大旗,完成了冷戰的勝利,瓦解了蘇聯曾經建立過的強大集團對立面。西歐或歐盟以及日本被迫對美國俯首稱臣的半個多世紀裏,即使沒有從軍事上,實際上從經濟政治兩翼護衛支撐美國冷戰戰略,為美國立下了汗馬功勞。

 

美國搶佔聲勢,西方政治經濟蛋糕並不容易公平分配,當前特朗普代表的政治經濟集團心存異念,對歐美聯盟的成本與效益的評估出現根本轉折。美國的看法和歐盟現在的主流看法不再一樣,特朗普認定美國在大西洋聯盟協作中已經得不償失,付出的比得到的還要多,把美國搞窮了。因此,特朗普帶頭公開表露許多主觀願望,其中一個主觀願望非常強烈,強烈到似乎竟然不次於幻想「台灣獨立」和叫中國分裂一萬年,那就是要歐盟徹底解體和歐元分家分錢,要歐盟繼續出錢出力給美國永遠當司令的北約抬轎子,但歐盟最好仍然不要求有公平發言權和決策權,才是對美國有利,也對維護西方世界團結有利。北約是美國的寶貝疙瘩,特朗普卻至少在口頭上說出不在乎北約的前途死活的狠話,如果不順從美國意見,美國有權不再保證為歐盟提供「保護」。美國似乎在北約協議章程第五條攻守聯盟的的基礎上,增補了一條討錢的條款。

 

歐盟穩打穩紮

 

西方內部的價值觀正在發生激烈分化,由於美國新總統上任前後已經爆發相當大的風浪,大西洋兩岸的政治經濟與政治理論的對立公開化,一開了頭則不容易平息下來,自然而然要走上勝,勝,勝或敗,敗,敗的激烈競爭道路上。美國之如此主動打破西洋鏡,絕對不是心血來潮,而是事出有因。

 

原因之一是,美國當前的軍事優勢在中俄的核威懾平衡下,反而有利於歐盟放手繼續發展先進民用經濟,與美國較一長短,對美國的經濟金融領導地位的威脅較大,美國必須考慮如何瓦解歐盟和歐元來維護自己的領導地位。原因之二是,美國以戰勝者姿態駕臨歐洲,歐盟以繼承兩千年歐洲文化正統地位自居,即使內部28個會員國的行政凝聚力不如美國51州,美式政治文化曾經普及一時,歐盟理論界對具有美國特色的意識形態支流仍擁有優越感,歐盟可說仍是世界上唯一對美國具有政治文化滲透力的國際政治實體,註定了歐美政治關係的起伏不斷。歐美文化水乳交融,歐盟政治經濟模式如獲得較大成功,將同時衝擊美國,特別是在政治文化上對美國的滲透影響應大於中俄對美國的影響,大西洋兩岸都在互相警惕對方的政治文化延伸帶來的滲透與控制。

 

目前歐美之間關係不算是如膠似漆,但是鬥而不破,決而不裂的狀態將繼續保持一段時間。歐盟將在特朗普不友善的壓力下努力消除新的脫歐危機。希臘危機雖然繼續若隱若現,但是經過幾年搶救之後,原來比較靠近美國的希臘的家族政治勢力在危機高峰時期其實已被整頓出局,比較有利於希臘新政府和歐盟一起管控債務危機。美國副總統與幾位部長要員曾在2月底親臨慕尼克參加國際安全會議,在世界舞台上現場短暫傳遞美國新政府的新政策,特朗普也答應參加5月在歐舉行的北約鴻門宴,這將為歐美關係發展帶來直接的面對面對話,或許也帶來不大不小的期待。

 

(作者為中國銀行法蘭克福分行前副行長,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