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傳統文化復興 彰顯國家意志(2017.5)

發布日期:2017-05-25

☉文/稼韌

真正的自信,應當是源自對平和客觀的自我認知。而焦慮心態和不安全感,則往往導致自卑或者極端的自大。今日世界不同政治制度和價值觀念造就了無形的文化壁壘,一場國家文化復興,應當是超越斷層、超越壁壘的。這是對傳統最好的致敬,也是最好的延續。

近年來,從教育部提出「書法進課堂」,到內地語文教材中加大融入傳統文化教育比例;從祭孔大典獲得政府背書,到各種以傳統文化建設鄉村的實踐……對傳統文化的闡釋發揚可謂觸目皆是,反映出當今廟堂矚望文化復興之強烈意願。

文化「網紅」誕生 頂層設計加持

新年以來,內地出現了幾檔「現象級」文化節目。

一者是央視推出的《中國詩詞大會》,其「大結局」收視率位列即時第一,並成就了才華橫溢的上海名校女生武亦姝成為「國民女神」。該項詩詞活動與本港舉行的「全港詩詞創作比賽」有相近之處。比較而言,前者更考驗記憶功力,後者則偏重創作。

另一者是地方衛視台播出的《見字如面》,該節目借鑒了英國同類綜藝《Litters Live》,起用實力演員朗讀舊信,旨在用具有溫度的文學表達打通歷史節點,帶領觀眾去觸碰依稀可感的時代場景和人物情狀,喚醒國人的精神情懷與智慧體悟。

類此的還有央視趁熱打鐵推出的《朗讀者》,截至3月上旬節目播出到第三期,但網上口碑已與前兩檔節目鼎立。該節目不僅擴大了文學的讀本範圍,還起用明星以外的素人登台,分享人生和文學故事。

同時,《朗讀者》節目組還把活動推廣至線下,在北京、上海、廣州、成都、杭州等城市設立了流動的「朗讀亭」,為大眾參與提供平台。據報道,朗讀亭在滬落地首日,即引來市民排隊長龍,成為文化「新網紅」。

主打傳統文化與情感牌的電視節目,廣泛贏得收視口碑,反映出內地社會風潮的變遷和大眾對傳統文化回歸的期許。應該說,民間潛藏的文化熱情被啟動,有「天時地利人和」的多重因素推動。春節之後,《人民日報》、新華社、《光明日報》等官媒也積極進行輿論造勢,為上述文化節目「點讚」。最密集的一天,僅《人民日報》就有三篇文章評論《中國詩詞大會》。與之同時,《人民日報》評論版還從2月中上旬連續推出「於傳統中築牢文化自信」系列評論,包括《向我們的文化傳統致敬》《用歷史滋養「新的時間」》《文化建設要多些「歷史耐心」》等多篇,全方位思考中國傳統文化的過去、現在與未來。就文化議題而言,獲得這樣高規格的宣傳並不常見。明眼人能夠看出,官媒這是「借詩言志」,傳達的是重視傳統文化的信號。

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下發了《關於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從國家層面上進行整體擎劃,總結了近年來各地傳承傳統優秀文化的經驗做法,系統性論述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核心理念和主要內容,明確提出總體目標和各項重點任務。

這是新中國建政以來,由國家層面出台的首個以傳承和發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為主題的文件,也是首個理論與實踐並重、用重大工程的方式推進的行動綱領。在未有中央頂層設計之前,過去各省市、各部門也在努力推廣中華傳統文化,且取得了不小成績。但是總攬全域看,各地埋頭而戰,從長處論是「各有千秋」,從短處講則是「失之章法」。有體制內高官即直言,各省在文化建設發展方面欠缺總體設計,「黨委做出與文化發展有關的表態或者決定,也多屬於就事論事,缺乏系統性」。

《關於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值此時機出爐,無疑將起到力量凝聚和方向引領的作用。其背後,顯然具有全域和長遠考量。

啟動「價值基因」提升話語份量

在當下語境裡,何謂文化?中國文化院院長、全國人大常委會原副委員長許嘉璐曾說,「文化是一種生活方式」。文化是體現人們對於自身及他人的好惡、是非、榮辱的判斷。文化無所不在,從衣食住行到文學藝術、宗教禮儀、法律,都是文化。

全國政協副秘書長、中國教育學會副會長朱永新則云,「文化,是一種潛移默化的持續濡染」。它與各項規章制度有關,卻又超越具體制度,有着恒久的生命力。至於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則是「特指着傳統文化中超越時空、具有傳承價值的部份事物」。它有着意蘊豐厚的內核,有着鮮明美好的外顯,凝聚着中華民族的精神魂魄,但也容易被日常生活消磨,被政治經濟衝擊,被芸芸眾生忽視。

中央如此重視並大力推動傳統文化,深意何在?主要應從對內和對外兩個方面看。

對內而言,旨在啟動「價值基因」,塑造精神標識。優秀傳統文化的對立面,是對物質和功名的崇奉逾度。洞達社會人性的魯迅對此早有批判,「重其外,放其內,取其質,遺其神,林林眾生,物慾來蔽,社會憔悴,進步以停,於是一切詐偽罪惡,蔑弗乘之而萌,使性靈之光,愈益就於黯淡」。映射到當下社會,就表現為炫富競奢、低俗媚俗、見利忘義等世風問題。

提升傳統文化,即是在此背景下,對價值失序、行為失範的糾偏,也是對民族文化景觀和心靈圖景的豐潤。也可以說是,「打開精神世界,涵養出讓一個國家、一個民族魂有定所、行有依歸的核心價值」。這種核心價值的樹立,「取今復古」「有所創獲」是一途徑,其目的是喚起大眾的文化自覺,強化民族和國家的身份認同。在現實中,每個國家、每個民族,「想像共同體」的地基和屋頂,莫不因文化而來。

在胡錦濤時代,中共強調的主要是道路、理論和制度層面的「三個自信」。至去年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三個自信」的譜系延展為「四個自信」,增加了「文化自信」。習近平曾對此指出,「增強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是堅定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的題中應有之義」。

對外而言,從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汲取發展動力,旨在打開文化場域,提升中國的國際地位與話語份量。有學者認為,當今中華文化話語在國際話語體系中仍處於弱勢地位,這勢必影響中國道路、理論、制度的開拓和創新,引起在國際社會的地位與話語份量的降格。

文化總是與意識形態、政治觀念相互交織滲透。故而,進行開闊的文化建構,展現中華文化話語的魅力,是塑造大國形象,準確傳播中國價值觀念的重要前提,也有利於提升中國經濟話語、政治話語等在國際舞台的說服力。

就國家戰略而言,文化傳播應與之同頻共振,發揮積極作用。無論「一帶一路」、亞投行還是自貿區,都是中國現階段和平發展的重要行動。這些行動,不僅是在空間上和治理模式上重構世界經濟版圖,也是對價值觀念的一次重新書寫。

為了打造國家間的新型合作夥伴關係,打造「共建、共商、共享、共贏」的利益共同體和責任共同體,中國需要和友邦一道,在不同文明的對話與衝突中,走出一條擺脫「零和思維」的新道路。這就要求中國對自身傳統文化資源進行系統梳理,把修齊治平、和而不同、求利以義等價值觀念以具有影響力的方式對外闡釋,並輔以實際行動,逐步達成文化包容和政治互信,為構建世界新秩序打下基礎。

而從世界文化格局的角度看,也需要中華傳統文化的價值注入,以應因現實和發展問題。在西方學術界,對於現代化、工業化所導致的嚴重問題——諸如環境污染、資源浪費、軍備競賽的加劇、人文精神的失落等早有反思,例如後現代主義思想家們看到了以「人道主義」和「理性主義」為核心的現代主義價值體系的失效,在許多領域提出了質疑、批評。

這種趨勢在歐洲尤為明顯。有文化學者認為,人類要實現自身的永續發展,最重要的是處理好四個關係——身與心、人與人、人與自然、現實和未來的關係。就此而論,中華文化是最能恰當地處理好這四種關係的文化之一,適合人類生存、發展、繁衍,及至走向精神的怡然與幸福。

串起「珍珠」實現對「人」的回歸

在《關於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中,明確提出了「貫穿國民教育始終」的要求,那麼如何把優秀傳統文化的內容轉化為當代國人的自覺意識與行為,就成為今後一段時期需要加緊細化和落實的課題。

教育界學者認為,綜合《意見》對教育工作的部署,可以鮮明看出具有「全過程、全覆蓋、全方位」的原則,貫穿於思想道德、文化知識、藝術體育、社會實踐教育等各環節,貫穿於啟蒙教育、基礎教育、職業教育、高等教育等各領域。而在具體操作過程中,需要在三個方面加大施力。

一是要系統研製開發優秀傳統文化教育的課程。傳統經典先要成為教學內容,繼而才能開展教育,真正走進生活。而要在教材中對優秀傳統文化的內容進行修補增訂,首先需要加強對傳統文化的研究開發和糾偏匡正。

在3月的全國「兩會」上就有聲音建議,由中央有關部門牽頭,社會各方面力量廣泛參與,集中優秀文化學者,對中華傳統文化進行認真研究、權威解讀和創新性轉化,做好對優秀傳統文化深層價值理念的挖掘和闡釋,釐清傳統文化的精華和糟粕。要用教育串起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珍珠,就應進行審慎而專業的打撈與取材,把真正有滋養作用的傳統文化選編入列,而這需要教育系統與教育人員有獨立與卓然的文化識見。

二是加強公共教育。《意見》對充分發揮報刊、廣電等各種媒體,以及圖書館、文化館、博物館、群藝館、美術館等公共文化機構在傳承發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的作用,對舉辦以中華文化為主題的各種活動等也提出了具體要求。

傳統文化不是課本上的繡花,而是植根於生活土壤,可以讓人採擷的知識之果,因此需要借用各種力量,讓普羅大眾能與傳統文化的精神追求在不同領域相際會,使之真正化外為內,受用人心。多年來一直為傳統文化奔走呼籲的全國政協委員、知名作家馮驥才在今年「兩會」上遞交了一份相關提案,針對如何在中小學進行傳統文化教育特別指出:最好的方式是引導青少年在生活當中親近傳統。例如在每年國家文化遺產日,組織學生參加本地一項文化遺產管理部門舉行的活動,各地的中小學生都應知道自己的家鄉有哪些優秀傳統文化。讓傳統真正成為一種記憶、一種認同、一種情懷。

三是營造良好的教育氛圍,完成對「人」的回歸。當下內地教育最需要的,是為受教育者提供一個適於學習、思考、辯論、合作,充滿歡樂的整體環境,這不獨是振興傳統文化所需要的,也是發展現代教育的題中之義。

台北故宮博物院前院長周功鑫曾談及中華文化的普及,有幾點可資借鑒:一是因材施教,要按對象、年齡、背景等給予不同的教學方式,並予以分重點的設計安排。二是善於對媒介進行多元化運用,尤其對年輕人,需掌握他們經常接觸的媒介,為其提供學習的平台。三是內容需要做系統化的呈現,以訓練具有全方位的思考能力。四是提供長期學習的可能,中華文化博大精深,需要時間慢慢習得與積累,方能收穫聚沙成塔的效果。

除了學校等教育機構外,社區文化建設也十分重要。在內地的人文環境中,社區是指具有穩定互動關係的組織,包括企業、政府機構、軍營、村鎮、居民社區等,是人們產生人際聯繫的空間。健康的社區系統,具有「守望相助」的功能,能把原子化的個人重新連結起來,使人們在生活和工作中能夠踐行倫理道德,這是廟堂之外的自然教化。

超越斷層 超越壁壘

對當今中國而言,優秀的傳統文化是一項重要的精神資源。傳承和發揚要秉持客觀、禮敬的態度,要不斷補充、拓展其新的時代內涵和表達形式,使之煥發勃然生機。

在這一過程中,應當注意避免以下幾個誤區:

一是切忌一味模仿復古。傳統文化植根於歷史語境,並自有其運行的整體系統,單純復刻,難以融入時代血脈。因此要注重對優秀傳統文化的系統性再造和創造性轉化,並使之由精英面向大眾,形成普遍性的社會實踐,方能發揮作用。

二是訴諸本土但不能唯本土。中華傳統文化之傳承與傳播,必須立足本土文化、具有中華特色;但同時,也必須具備全球性的視野,具備開放的格局。對待傳統文化,要注重開放、變遷、兼蓄的一面,並不唯固定形式而耿耿於懷。要防止把西方文明或者現代西方文化作為傳統中華文化的對立面。事實上,富有生命力的文明與文化有相通之處,可以互為鏡鑒和觀照。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對立面,與其它優秀文化的對立面並無不同——都是對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遮蔽,無論來自物慾還是權力。

三是防止自矜代替自信。現代新儒家學派代表學者杜維明曾說,「極端的民族主義不是民族的自信」。中國官方也歷來強調,愛國主義不等於狹隘的民族主義。但放眼寰球,逆全球化和民粹主義大有捲土重來之勢。在此情況下,要抱持堅定而溫和的文化自信,並非易事。需要國家知識階層的理性心態,需要政治人物的寬闊襟懷。

真正的自信,應當是源自對平和客觀的自我認知。而焦慮心態和不安全感,則往往導致自卑或者極端的自大。如果說過往的文化大革命等運動,導致了局部性的文化斷層;那麼今天,不同政治制度和價值觀念則造就了無形的文化壁壘。一場盛大的國家文化復興,應當是超越斷層、超越壁壘的。回溯所從來處,是為了奔向更加豁然開朗的精神天地。這是對傳統最好的致敬,也是最好的延續。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