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人民的名義》反腐劇為何大熱(2017.5)

發布日期:2017-05-25

☉文/蘇杭

BBC報道了《人民的名義》掀起收視熱潮的情況,並分析,對腐敗案件「大尺度」的呈現以及對檢查機關官員的正面塑造是這部劇成功的兩大主因。

3月28日晚,由最高人民檢察院影視中心組織創作、作家周梅森編劇、李路導演和40多位實力派演員出演的反腐題材電視劇《人民的名義》在湖南衛視一開播,馬上就火了。開播當日,實際收看人數(包含網絡平台在內)高達3.5億人次;微博上,該劇話題被討論21萬餘次,話題閱讀量高達7800多萬——這在國產劇中非常罕見。

「這可能是當代劇中最宏闊的一部戲。」早在2016年拍攝期間,該劇導演李路就曾如是向媒體闡釋。該劇拍完後送到最高人民檢察院審查,相關審查專家給了八個字:「石破驚天,盪氣迴腸」。

尺度到底有多大?

連很多從來不看國產電視劇的年輕人都成為了這部反腐劇的粉絲,而「觸目驚心」大概是在他們的觀後感中出現最多的詞彙。媒體和坊間不乏將其與美國政治權力劇《紙牌屋》比較的聲音。

那麼,這部冠以「史上最大尺度」的反腐劇,尺度究竟有多大?面對最高人民檢察院影視中心、中央軍委後勤保障部金盾影視中心等「國字頭」的出品單位,很多人並非沒有質疑:「尺度能大到哪裡去呢?」但是,劇中出現了「官大一級壓死人」的劇情設置,上下級相處、匯報問題的微妙;從科長、到處長、到廳長,不是親戚就是師徒的官場生態;諸如「中國目前的政治生態,就是一把手幾乎擁有絕對的權力」、「中國的貪官,都往美國跑」以往只能私下裡議論的對白……特別是反面角色的人物設定上升至「副國級」也是前所未有。

臥室裡的西洋畫佔了整整一面牆壁。隨着油畫緩緩上升,後面暗藏的乾坤逐漸袒露在觀眾眼前,是密密麻麻,一捆一捆新舊不一的鈔票。不僅是牆壁,冰箱、床墊下面也滿滿地堆着一疊又一疊的現金。這些錢被發現於某部委項目處長趙德漢的豪宅中。而就在幾小時前,最高人民檢察院反貪總局的偵查處處長侯亮平還看着這位被舉報者家中的破敗場景感慨,那是一套老舊的機關房改房,狹小、土氣、樸實得就像當時正在吃炸醬麵的趙德漢。

這是電視劇《人民的名義》中的場景。該劇以某部門的一位專案處長被人舉報受賄開始,抽絲剝繭一步步牽出錯綜複雜的內幕,最高官員涉及到副國級,劇中還有政法幫、秘書幫等的爭鬥。該劇演員胡靜坦言剛看到這部劇的劇本時嚇了一身冷汗,原因就是「尺度太大了」。而題材的敏感讓很多投資商在拍攝之前反復考慮,最終五十幾家投資商集體撤資,拍攝一度陷入兩難境地——在開機後的十幾天,劇組才湊齊投資,補倉的都是小公司。

事實上,劇中不少內容都取自於真實題材,一些腐敗分子的案情離奇到連編劇都難以想像。周梅森坦言,自己劇本寫到半途還在考慮,「情節應該觸及到怎樣的程度才最合適」結果,他得到的鼓勵是——「反腐形勢那麼嚴峻,你能這麼輕描淡寫嗎?」

「體現了中國的反腐決心」

該劇的尺度之大甚至驚動了很多外國媒體。3月28日,《人民的名義》開播當天,英國《泰晤士報》網站就援引編劇周梅森的話做了報道:「過去(中國)政府可能認為反腐題材電視劇是一種負面的東西。但現在不同了,因為腐敗是應當直面的問題,它不會因為你閉上眼睛就不存在。」文章還寫道:「在中國政府作出的『老虎』『蒼蠅』一起打的承諾下,過去幾年來,不少官員在反腐行動中鋃鐺入獄,而共產黨一直認為反腐行動是一場關係到生死存亡的鬥爭。」

國際主流媒體都不約而同地將此劇解讀為中國反腐的決心和力度的體現。路透社專門介紹了《人民的名義》背後、最高人民檢察院反貪總局的重要作用,「它是中國為反腐敗設立的機構之一。」路透社說,「中國將繼續採取重要舉措,推進制度化反腐。」BBC報道了《人民的名義》掀起收視熱潮的情況,並分析,對腐敗案件「大尺度」的呈現以及對檢查機關官員的正面塑造是這部劇成功的兩大主因。「在中共十九大召開之前,這是部重要的『主旋律』電視劇。」美國CNBC新聞網記者引述專家的話評價道。

編劇周梅森被喻為「中國反腐劇第一人」。他表示,十八大以來的反腐力度之大,肯定會在中華民族、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上留下一筆,「大家說實話都憋着一股勁,畢竟近十年沒有出現過反腐劇了,再就是一味追逐『小鮮肉』的市場對我們確實有很大的刺激,難道我們的觀眾今天不需要這種擁抱現實的作品?我不相信。」

他眼中的大尺度,其實並不在於官員的職務有多高,而在於中國社會可以正視當下的政治生態了:「過去這是我們做不到的。劇中的很多對話,過去是要被剪掉播不出來的。這實際上也體現了黨反腐的決心。」

內地反腐劇為何沉寂十年?

《人民的名義》既叫好又叫座,不僅讓國產反腐劇有了新的標桿,也打破了此前十餘年內地反腐劇的「沉寂期」。2004年,國家廣電總局發布通知,限制「涉案、反腐、恐怖」題材電視劇的播出時段,要求其退出電視「黃金檔」。據統計,當年申報的308部涉案題材的劇碼,被壓縮了40%之多。這個規定給反腐劇的作家們帶來了很大的影響,反腐劇被當成了「雷區」。曾經寫出了《人間正道》、《絕對權力》、《國家公訴》的周梅森也幾度擱筆。

不過,最高人民檢察院影視中心專職副主任范子文近期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當年,廣電總局想治理的其實是涉案劇。當年,一些涉案劇越拍越黑,展示犯罪情節和手段的東西越來越多,導致正不壓邪、充滿負能量,甚至教會社會上的人犯罪。而反腐劇作為涉案劇的一種,也跟着遭殃了。

直到2014年10月,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文藝座談會上講話,提出了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有人開始意識到,反腐劇的創作開了口子。果然,2015年10月,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監察局局長范玉剛在法制題材電視劇創作研討會上,公開談及「反腐倡廉劇」和「涉案劇」不畫等號。這一年,內地從上而下開始刮起反腐風暴,淡出螢屏十年的反腐劇開始回暖。周梅森也正是在那一年開始創作《人民的名義》。送劇本過審時,周梅森發現,廣電總局相比過去善意多了,提出的意見也是確實需要修改的部份。

《人民的名義》紅遍內地後,很多人稱,反腐劇的春天來了。但無論是編劇周梅森,還是最高檢影視劇中心專職副主任范子文,都十分謹慎地看待這個「春天」。范子文說,這類題材十分敏感,不是誰都能寫的,如果說要形成像抗戰劇那樣大規模的大批作品,可能性不大。不過,4月11日已有媒體報道指出,《人民的名義》的熱播催生了續集的籌備,由原班人馬打造的20集反腐網絡劇《天上人間》已決定拍攝,其原型就是2010年因被勒令停業整頓而在坊間引發熱議的北京「天上人間」夜總會真實案例。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