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中國歡迎美參與「一帶一路」享共贏(2017.5)

發布日期:2017-05-25

☉文/劉瀾昌

美國一位智囊提議:對美國而言,幫助中國不一定會削弱美國。顯然,這應該是美國應對「一帶一路」的上策。事實上,習近平推動「一帶一路」中已多次提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這也正是中國「一帶一路」聯合美日企業家這一上策的基礎。無疑,中國的上策,加美國的上策,應是當今國際社會的一大幸事。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同美國總統特朗普初次謀面,取得圓滿成功。國際間對特朗普的「不確定性」帶來的不安,得到舒緩。事實上,在中美關係正常化45年來,兩國關係雖然歷經風風雨雨,但得到了歷史性進展。重要的是,中國一直高瞻遠矚,從兩國人民和世界人民的根本利益出發,以和平共贏的理念,引領中美關係健康前行;而美國共民兩黨則不斷的修正錯誤,跟上步伐。

筆者注意到,在中美元首第二場正式會晤中,習近平向特朗普介紹了中國發展理念,強調中國堅定不移走和平發展道路,不奉行你輸我贏的理念,不走國強必霸的老路,願同美方一道維護世界和平、穩定、繁榮。習主席還說,中方歡迎美方參與「一帶一路」框架內合作。

筆者想,美國的經濟家若然明白,參加「一帶一路」也是美國的一個機遇,可以搭上中國的「順風車」,既幫助提升美國的基礎建設,也可以為美洲發展中國家服務。那麼,也就是說,「一帶一路」有了一個新的航向,向東跨越太平洋,從太平洋的此岸落腳到太平洋的彼岸,實現絲綢之路的新路向。

中美關係更需要高瞻遠矚

習近平倡導的「一帶一路」,常常被美國的戰略家視為針對美國的戰略,而內地的一些學者也解釋為躲避奧巴馬政府「重返亞太」,推行TPP的「返身向西」的策略。也許,習主席對特朗普的邀請,可以使世界重新認識「一帶一路」對於世界經濟發展,對於世界文明建設的歷史高度和深遠意義。中國不走國強必霸的老路,也不奉行你輸我贏的理念,而是一心一意謀求世界共贏,共同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而中國只有這樣才獲得自身的利益。

事實上,這次習近平主席對中美關係的「未來之問」,已經引起了美國戰略家們的深思。歡迎晚宴上,習近平說:「中美關係正常化45年來,兩國關係雖然歷經風風雨雨,但得到了歷史性進展,給兩國人民帶來巨大實際利益。中美關係今後45年如何發展?需要我們深思,也需要兩國領導人作出政治決斷,拿出歷史擔當。」

習近平主席向特朗普贈送的一幅書法作品「九層之台,起於累土;千里之行,始於足下。」這幅書法意味深長,似乎正在回答了這「未來之問」。

習近平說,「中國有句話說,萬丈高樓平地起。我願同總統先生一道,帶領兩國對發展中美關係抱有良好願望和熱情的建設者,把中美關係的大廈一層一層建設好,使之更牢、更高、更美。」

習近平主席的一番話,為下一步發展中美關係確定基調,然而更發人深思:北京思考中美關係,不只是着眼特朗普這一任期的四年或者他連任的八年,再半個世紀,一個世紀,以至更遠。有美國評論對習近平的「未來之問」迅速回應,我們只看眼前一兩年,最長不過5年。而中國人的維度是50年、100年、甚至200年。

特朗普:美中關係能發展得更好

無疑,習近平看中美關係始終是高瞻遠矚的。在特朗普時代,習主席就明確提出了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理念。熟知世界發展史的人都知道「修昔底德陷阱」的論斷,指一個新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大國,而現存大國也必然來回應這種威脅,這樣戰爭變得不可避免。

在2014年1月,習主席接受《世界郵報》創刊號專訪,就明確表示中美兩國可以避免「修昔底德陷阱」。習主席和奧巴馬多次會晤,都耐心表明這一理念。之後,雖然由於美國繼續持冷戰思維和保守思想的勢力阻撓,奧巴馬政府不太用「新型大國關係」這個詞,但是對其主要精神是理解的。

在習特第二場正式會晤,習近平向特朗普介紹了中國發展理念,強調中國堅定不移走和平發展道路,不奉行你輸我贏的理念,不走國強必霸的老路,願同美方一道維護世界和平、穩定、繁榮。習近平說,中方歡迎美方參與「一帶一路」框架內合作。這依然是「新型大國關係」的精神。

這次「習特會」之前,特朗普的國務卿蒂勒森首次訪華,為這次會晤打前站做準備,他令人驚奇的主動說「美方願本着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精神發展對華關係」。「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14字,正正是習主席概括的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實質內涵。於是,國際輿論頓時放下心頭大石,感覺中美關係已經雨過天晴。

這次習近平抵達佛州時,蒂勒森接機後就中美關係發表了3分鐘的聲明。他這次沒有再提到「新型大國關係」的14字,特朗普在「習特會」中也沒有提。這顯然是美對華不友好勢力作怪的結果。但是,特朗普表示,「我同習近平主席談得很好,建立了非凡的友誼。此次會晤取得重要、豐碩成果,有力推動了美中關係向前發展」。「美方將同中方開展合作,努力消除影響兩國關係的因素和問題,使美中關係實現更大發展,美中關係一定能發展得更好」。會談各個方面的成果,包括經貿、軍事、地區安全等方面,都顯示中美關係並非如某些人希望的那樣緊張,而是在更高水平的合作上前行。

美國可搭「一帶一路」順風車

說回到「一帶一路」,在目前條件下,如果美國加入「一帶一路」,可以馬上就坐上中國開啟的「順風車」了。中國倡導「一帶一路」,目前在沿線國家基礎建設已經取得一定的成績,如果現在特朗普明白過來,在此時此刻加入,就已經可以享受某些早期收穫了。或者用一個不一定恰當的比喻,那就是中國把「骨頭」都剔乾淨了,美國可以「吃肉」了。

舉例說,本來,在「一帶一路」沿線不少發展中國家人民的使用互聯網還不普及,有些國家有80%的人不能上互聯網。現在,中國的一些公司正在那裡努力的協助開展硬體的基本建設。那麼想像一下,那些不能上網的人能夠上網的話,對於臉書、亞馬遜或者推特這樣的公司來說意味着什麼。所以如果那80%不能上網的人現在可以使用互聯網了,這對美國,對谷歌,對亞馬遜,對微軟,不是都有商機嗎?顯而易見,美國也可以參與到「一帶一路」中去,可不是因為這對中國有好處,也不是因為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有好處,而是因為對美國有好處。

事實上,許多美國的跨國大公司,已經明白了這點。筆者也相信,以特朗普的商人眼光,他不會看不到這些。問題是他必須要克服來自美國依然保持冷戰思維和保守勢力的政客的阻力。而他自己,也需要以更廣闊的心胸來謀求「讓美國再次偉大」的路徑。

這次「習特會」達成通過「百日計劃」縮小中美貿易逆差的方法。筆者相信,在中美兩國專家心平氣和的坐下商討,特朗普會更清楚中美兩國經貿合作的現狀,而不再偏激的看待貿易逆差。他會明白,進口了中國價廉物美的貨品,使美國長期處於低通脹;他也會明白,增加出口到中國的高科技產品是不二的選擇。美國不增加出口,怎麼消除貿易逆差?

可合作開發全球的大型項目?

當今世界,中美是世界經濟發展的兩個火車頭。如果,這兩個火車頭熄火了,或者互相開火,那麼世界經濟肯定會停滯。這麼個情況又有誰會獲益呢?中國必然會有損害,但是美國就不受傷嗎?這一點,筆者認為,特朗普原來是清楚的,通過這次「習特會」將更明白,他會更清楚他和習近平合作,得到的絕對比失去的多。當然,他要下決心擺脫右派的壓力,才能參加「一帶一路」、亞投行,甚至和中國合作全球的大型項目,例如,泰國的克拉運河、南美洲的尼加拉瓜大運河等等。

泰國克拉運河項目,這曾一度被廣泛炒作,並引起一場不小的風波。筆者認為,這個項目單是中國去做,很難,如果加上美國,事半功倍。克拉地峽位於泰國南部,最窄處56公里,西鄰印度洋,東鄰太平洋的泰國灣,是中南半島和馬來半島連接處,打通這條地峽,的確可縮短東亞到中東航線。最早構想上溯至十九世紀末。二戰期間和上世紀70年代,日本曾兩次提及這條運河,都限於空談而未付諸實施。2004年之後的歷次炒作,無不與中國有關。2006年中國東盟南寧峰會,克拉運河再被討論。2014年3月,「克拉地峽運河籌建小組」浮出水面,導致相關中國企業股票暴漲。這次再炒,也傳與股票有關。

事實上,克拉運河開鑿工程巨大,耗資不菲,更主要的是影響地緣政治格局。首先新加坡反對,因為其靠馬六甲海峽生存,已發展成為僅次於倫敦和紐約的世界第三石油貿易中心。克拉運河如果成功開鑿,將減少新加坡七成貨源。其次,美國已取得新加坡海、空軍基地的部份使用權,即有扼此咽喉要道能力,克拉運河開通,當然削弱美國在馬六甲海峽的威懾作用。所以,如果中國和泰國控制克拉運河,美國和新加坡是不幹的。

但是,我們是否可以換一個思路:就是中國拉上他們一起,大家利益均沾,難道不可以嗎?中國並非要控制權,只是圖個運輸方便而已,就算新加坡也可合作,於是就化敵為友啦!筆者以為,中國推行「一帶一路」的海外大工程,都要有這個策略,「誰愈反對,愈想法聯合誰一起幹」。

「一帶一路」至少還有五大風險

平實而看,除了美日的干擾,北京推行「一帶一路」至少還有五大風險:其一,地區動蕩、戰亂與恐怖主義等安全風險貫穿「帶路」之中。其二,民主化運動與民族分裂等政治風險,必將成為中國企業投資大型基礎建設的殺手。在緬甸、泰國、斯里蘭卡等國,已蒙受過巨大損失。其三,由「帶、路」國家的經濟波動而帶來各種經濟風險,中國的中小民企往往難以承受。其四,「帶、路」國家往往在法律上與國際接軌的程度較低,令中國投資受損。其五,由於宗教、文化的差異帶來的社會風險。例如,伊斯蘭教教派衝突,中國企業長期處於無神論的市場環境之中,極易與當地社會產生誤解與衝突。

有趣的是,美國全球安全分析所主任、全球能源安全論壇共同主席蓋爾•拉夫特,曾提出更為有趣的觀點,那就是,中國建造「一帶一路」,而美國則擔任保護的角色。他批評,中國提出「一帶一路」,「華盛頓以沉默進行回應。美國官員不在公開場合對『一帶一路』倡議進行評論」。他更指出,華盛頓還通過軟實力戰術意圖破壞,如反對亞投行,並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內部努力阻止人民幣獲得國際儲備貨幣地位。其藉口永遠都是相同的:中國還不夠負責任,不夠透明,沒有足夠的責任感去領導一個國際開發項目。他指出,這一敵意似乎更多地源於「非出自我手」的情緒,而缺乏邏輯清晰、有建設性的地緣政治根據。此外,在道德層面也會令人反感。他規勸道,對美國而言,幫助中國不一定會削弱美國,但站在一邊生悶氣而任由中國打地基,則會削弱美國。

顯然,美國的這位智囊的提議,應該是美國應對「一帶一路」的上策。事實上,習近平推動「一帶一路」中已多次提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這也正是中國「一帶一路」聯合美日企業家這一上策的基礎。無疑,中國的上策,加美國的上策,應是當今國際社會的一大幸事。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