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中南海外交掀起「春季攻勢」(2017.5)

發布日期:2017-05-25

☉文/賈佳稔

可以說,積極有為,是新時期區別於「韜光養晦」的重要印記。這與中國的國力增強、影響擴大有關,也與當前國家面臨風險增多、統籌更難有關。因此北京主動加強引導塑造,一方面推動中美關係平穩過渡並力爭新的合作前景,另一方面經略周邊戰略環境,管控熱點問題,同時還秉持多邊主義,深入參與並積極引領全球治理進程。

一年之計在於春。籌謀外交棋局亦然。

從經驗看,農曆春節和「兩會」期間是北京外交淡季。「兩會」之後,全方位外交行動便次第展開。相比往常,今年中南海的「春季外交」起勢早、攻勢綿密,在關鍵領域卓有建樹。

訪澳、新全球化新樣板

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獲得實質性進展的同時,北京的亞太地區外交也有聲有色。

3月下旬,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接連對澳洲、新西蘭進行正式訪問。這是今年「兩會」後中國主要領導人的首次出訪。輿論普遍認為,於仲春之際,中國深耕亞太「朋友圈」,意味深長、成果頗豐。從表面成績單看,藉此次訪問,中澳、中新的合作領域皆進一步拓寬,合作品質進一步升級。

3月24日,在兩國總理的見證下,中澳簽署8份合作文件,涵蓋經濟、農業、文化、教育、氣候變化等諸多領域,表達出中澳兩國支持開放型世界經濟、支持貿易自由化的共同決心。

3天後,中新兩國又簽署9項協議。其中最為重磅的一項是「一帶一路」合作協議,新西蘭成為首個簽署相關協議的西方發達國家。據官方聲明披露,旨在升級中新自貿協定的談判定於4月下旬啟動。升級工作料將催生國家間最高級別的自由貿易安排,這在中國與發達國家簽署的自貿協定中「首屈一指」。

從進一步影響看,新西蘭作為西方國家對華關係的領跑者,或可產生示範效應,成為全球化的新樣板。

首先,中新的緊密合作證明,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始終持開放包容姿態,不局限於沿線國家,參與各方可以通過取長補短、提升戰略合作的品質。例如澳洲力推的「北部大開發」計劃,和新西蘭出台的長期基礎設施建設規劃,為其與中國加強發展戰略對接提供了契機。各方審時度勢,打造利益交融的新格局,是順勢而為,水到渠成。有學者建議,未來中新合作的着力點可以放在農業、基礎設施等領域。農業供給側改革是中國改革的重點方向,而新西蘭則是畜牧業、農產品大國,雙方可以推進許多項目對接。此外,兩國還可以在包括海上生態環境保護、氣候變化、海上通道安全以及其他非傳統安全領域打造合作樣板。

其次,新西蘭對待中國始終保持務實、正常的心態,不糾纏於意識形態差異,故而能夠放下包袱,與中國開展互利合作。新西蘭是第一個承認中國完全市場經濟地位、第一個同中國簽署並實施雙邊自貿協定的西方發達國家,也是第一個加入亞投行談判的西方發達國家。

雙方各領域務實合作也實現了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的變化過程,取得了快速發展。據統計,2016年中新雙邊貿易額超過200億新元,同比增長接近5%;中國已連續十幾年成為新西蘭最大的海外留學生來源地;中國赴新遊客人數也持續增長,2016年已突破40萬人大關。

新西蘭能較早感知時局的變化,不抱偏見地與中國一起推進全球自由貿易,對外提供了可以鏡鑒的案例。

第三,從中國高層的取態看,推進新一輪高水平的對外開放,是今後一段時期外交工作的重點。需要指出的是,北京以行動推進的新型全球化不是另起爐灶,而是對既有體系的補充和完善、改革和創新。從近期諸多重大場合釋放的信息看,中國希望與各利益悠關方一道,秉持開放發展的理念,正視過去全球化所積累的矛盾和不平衡,主動適應新技術、新思潮的衝擊,積極引領「包容、共享、創新、綠色」的新型全球化發展。

中國最高領導層一再強調,堅決反對各種形式的保護主義,反對貿易戰。在3月舉行的「兩會」期間,習近平在參加團組審議時強調,「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上,要堅持全方位對外開放,繼續推動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李克強在中央政府工作報告中也指出,「要進一步完善對外開放戰略布局」,「推動更深層次更高水平的對外開放」。可以說,這是中國在此議題上對世界的鄭重承諾和政策宣示。

李克強此訪選中的澳、新對華都是貿易順差,體現了中國致力於對外開放和貿易自由化的決心和信心。對於當下地緣政治的複雜性,北京方面也有切實考量,主動出招,打消各方顧慮。例如,澳洲多年以來都是華盛頓的堅固盟友,必然會對在中美之間「選邊站隊」有所顧及。此次李克強訪澳期間,即作出明確回應,「中澳關係不針對第三方,也不應存在選邊站隊的問題」。這無疑是給澳洲派下的定心丸,同時也向其他國家清晰地傳遞了態度:中美之間可以有共同的朋友圈,只要有利於雙邊和地區和平穩定,中方都樂於敞開合作之門。

鋪紅毯 通絲路結友邦

在習李出訪前後,多國政要高官接踵訪華,北京掀起外交「迎賓潮」。僅3月中下旬,習近平就在短短12天內七會外國政要,包括沙特國王薩勒曼、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盧旺達總統卡加梅、馬達加斯加總統埃里、尼泊爾總理普拉昌達等人。其中,沙特國王薩勒曼是「兩會」後中方接待的首位外國元首。藉此訪,中沙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得到強化,並簽署了14項合作協議,涉及兩國政府產能和投資合作重大項目的金額高達650億美元。

就傳統而言,能源合作是中國與沙特合作的基石,此次得以鞏固和擴大。同時,兩國合作還有迅速向多領域拓展的趨勢,其中領銜的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與沙特「2030願景」的對接。沙特的「2030願景」計劃的重心之一,就是要求沙特與包括中國在內的廣大亞洲國家加強合作關係。而在北京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中,沙特也是重要的支點國家之一。雙方具有共同打造「能源領域一體化合作格局」的互信基礎和互利需求。

在兩國元首會見中,習近平明確表示支持沙特實現「2030願景」,願做其經濟多元化的全球合作夥伴,並歡迎沙特成為共建「一帶一路」的全球合作夥伴。這為中沙關係的更近一層注入了一劑強心針。

梳理觀察可以發現,「一帶一路」是今春中國高層外交中的高頻詞。例如,習近平在會見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時指出兩國要加強發展戰略對接,在共建「一帶一路」框架內,穩步推進重大合作項目,重點加強科技創新、水資源、農業、醫療衛生、清潔能源等領域合作,拓展兩國務實合作深度和廣度。

在同馬達加斯加總統埃里舉行會談時,習近平表示,中馬互利合作潛力巨大。中方歡迎馬方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建設,願支持馬達加斯加發揮「一帶一路」連接非洲的橋樑和紐帶作用,同馬達加斯加建立全面合作夥伴關係,並在中非「十大合作計劃」和「一帶一路」倡議框架內,同馬方加強對接。

在面對中國的友好鄰邦,也是「一帶一路」的重要沿線國家——尼泊爾時,習近平表示,要堅定推進互利合作,以共建「一帶一路」為契機,紮實推進互聯互通、自由貿易安排、農業、產能、能源、災後重建等各領域合作,擴大雙向投資和貿易,促進雙邊貿易平衡可持續發展。

上述倡議,也都獲得了來訪國家領導人的積極回應。4月10日,人民大會堂的紅地毯又迎接了來自緬甸的賓客。習近平在與緬甸總統吳廷覺舉行會談時,讚賞緬方積極支持和參與「一帶一路」倡議,願同緬方加強發展戰略對接,並提出「雙方要在聯合國、東亞合作、瀾滄江-湄公河合作等多邊場合加強協調」。吳廷覺表示,支持並願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加強雙方在基礎設施建設、邊境經濟合作區等領域的重點項目合作。

兩國元首還一致同意,堅持風雨同舟、患難與共的優良傳統,堅持相互尊重、互利共贏的合作方針,推動中緬關係持續健康穩定發展,給兩國人民帶來更多福祉。

今年是「一帶一路」倡議提出的第四年,其圖景面貌也愈見清晰:把古絲路發展成為現代的經濟帶,由東亞開始,經過中亞,到達西亞及歐洲,並到達非洲,為各地帶來合作與繁榮,由此建立一個新的發展範式,打造出一個新的區域性乃至全球性的經濟平台。

這不僅物理時空的聯通,也是心理層面的互聯。在北京官方的話語體系中,「中國特色大國外交」是對本屆高層外交理念的總括。新華社近期刊發的評論文章稱,「積極有為、從容應對,形成了中國特色大國外交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

可以說,積極有為,是新時期區別於「韜光養晦」的重要印記。這與中國的國力增強、影響擴大有關,也與當前國家面臨風險增多、統籌更難有關。因此北京主動加強引導塑造,一方面推動中美關係平穩過渡並力爭新的合作前景,另一方面經略周邊戰略環境,管控熱點問題,同時還秉持多邊主義,深入參與並積極引領全球治理進程。

在5月和9月,中國還將以高規格舉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和金磚國家領導人廈門會晤兩大主場外交,繼續構建以合作共贏為核心的新型國際關係,全方位施展外交的「魅力攻勢」。

習特會 溝通跑贏分歧

「大國是關鍵,周邊是首要。」這一指導方針,在本輪春季外交中有深刻體現。而本季的最大亮點,莫過於4月上旬舉行的中美元首峰會。

習近平在海湖莊園進行的旋風式訪問,定格了這次歷史性會面。雖然此次習訪美的時間短暫,但他與特朗普進行了逾7個小時的深入交流,就雙邊及全球性議題進行了坦率溝通,並達成了合作解決問題的意向,為兩國關係的穩定發展奠定良好開局。

從1972年尼克遜(Richard Nixon)訪華打開中美關係以來,首腦會晤便對中美兩國關係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它為兩國關係不斷校正方向,並注入新的動力。習近平擔任國家主席後,曾經與奧巴馬進行過十餘次元首會晤,留下了莊園會晤、瀛台夜話、白宮敘秋、西湖茶話等多個中美關係史上的經典場景。

相比於16年前的「江布會」(小布殊上任之後一年)、8年前的「胡奧會」(奧巴馬上任之後逾300天),「習特會」登場的步伐明顯快於歷史傳統。

有分析認為,兩國領導人之所以如此快節奏地安排會晤,原因有四:一是中國國際地位明顯提升,在美國外交全局中的重要性前移;二是中美已經成為全球經濟、政治的「火車頭」,有許多全球性和區域性問題都需要雙方加強合作;三是兩國關係存在較大不確定性,需要及早接觸,互探底牌,防止外交黑天鵝事件事件發生;四是中美兩國在經貿問題上的交集越來越大,亟待深化合作。

以此次「習特會」為標誌,平穩結束了中美關係的過渡期,大幅降低了白宮易主給兩國關係帶來的不確定性。其最突出的成果,就是將全球最重要的一對雙邊關係納入和平可控的軌道。

也有外界觀點認為,從會晤後的官方通報來看,中美雙方除了同意就減少中美貿易不平衡展開百天貿易談判計劃之外,似乎並沒有其他較為實質性的成果,例如關於朝鮮問題的協商就只停留在口頭。

一方面,這反映出中美之間仍存在許多結構性的分歧,當屬意料之內。就中美關係的複雜現實考慮,控制負面結果的出現已屬好的開端,表明溝通的增加在跑贏分歧的擴大。

另一方面,如果對「實質性成果」加以更為準確的定義,則應當把中美首腦所作的最新頂層設計納入範疇。「習特會」中,雙方敲定了兩國高層交往計劃,並新設立了4個高級別對話合作機制——外交安全對話、全面經濟對話、執法及網絡安全對話、社會和人文對話。

目前已啟動了上述機制中的兩個: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汪洋與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e)牽頭的全面經濟對話機制,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與美國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James Mattis)牽頭的外交安全對話機制。這是一個重要的改變,為中美關係下一步發展奠定了制度性基礎。

北京政治學者認為,相較兩國之間既有的一些高層磋商機制,此次4個機制涵蓋的範圍顯然更為廣泛,實際上包括了兩國關係的方方面面。這4個機制在中方都是國務院副總理和國務委員牽頭、在美國都是內閣級官員牽頭,即等同於僅次於元首會晤的機制。比如外交安全機制,就相當於美國與其盟國的「2+2」對話,這勢必將加強兩國關係中安全方面交流的份量。

還需額外關注的是,中美正在提速補齊雙方關係的主要「短板」——軍事交往。從中國最高領導人在元首峰會上釋放的信息看,中美正在建立聯合參謀部對話機制新平台,不斷完善重大軍事行動相互通報信任措施機制和海空相遇安全行為準則兩大互信機制。

在對中美關係的定調中,習近平把「軍事安全互信」提升到兩國「戰略互信基礎」的高度,強調要加強兩軍各級別的交流,發揮好各項機制的作用。在新華社通稿中,軍事合作被排在經貿合作之後的第二位,且佔據較長的論說篇幅。

可以確定,新軍事交流機制的創建,對於塑造一個更加均衡、更加堅實的兩國關係將發揮十分重要的作用,是把「不衝突、不對抗」的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理念落在實處。

在北京看來,特朗普「不循定式」的商人基因,有其可塑一面,「習特會」正體現了中方希望正面引導美國新政府對華政策的意圖。

但另一方面,特朗普提出中美關係要「以結果為導向」,即更看重雙方能否就處理具體問題找到解決辦法,就與中方重視承諾的原則有較大出入,需要兩國在今後一段時期反復磨合,在動態中進行「再平衡」,不會畢其功於一役。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