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習特會」為中美關係調弦定調(2017.5)

發布日期:2017-05-25

☉文/漓水清

有分析人士認為,中美之間的戰略互信存在很大「赤字」,但如果雙方領導人的私人關係良好,會有助於管控危機。習特「私人外交」能以更深厚的個人互信,彌補兩國結構性的「互信赤字」。如果兩國首腦有相互的信任,對兩國關係的整體穩定、戰略互信的建立也是有好處的。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4月6日至7日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佛州海湖莊園舉行了首次會晤。這次會晤是中美建交以來,美國新總統上任後兩國元首會晤最早的一次。16年前,小布殊就任總統之後397天,與江澤民進行了第一次單獨會面;8年前,奧巴馬就任總統之後的301天,與胡錦濤進行了第一次單獨會面;而這次,特朗普就任總統之後只過了76天就與習近平進行了第一次單獨會面。

習近平訪美,讓美國輿論看到不一樣的特朗普,這位桀驁不馴,經常不按牌理出牌的總統,與習近平相處得非常愉快。他在事後接受媒體採訪時稱,兩人之間的相處不只是好,簡直是太好了,彼此甚至產生了「化學反應」。專家指,中美關係的確在一個歷史的轉捩點,這次會晤也是在為中美關係奠定未來五十年的新框架,需要兩國元首的政治決斷和歷史擔當,為兩國關係作長期的戰略定調。這次莊園會晤雖然不是國事訪問或者工作訪問,但是卻對中美雙邊關係,乃至全球秩序的重塑有至關重要的意義。

習特會以私交促外交

此次習特會,在特朗普本人看來,最大的收穫,是他與習近平建立了「卓越」關係。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在4月7日被問到最大成果時也強調,最好禮物是習近平的到訪以及此次訪問構建的元首關係。

特朗普選擇在私人莊園—— 海湖公園與習近平會面,有助於拉近兩人的關係。特朗普的高級助手稱,特朗普總統信奉通過和外國領導人相處,並在華盛頓之外的非正式場合去評估他們的品格,去瞭解他們。

歷史上,不少美國總統重視在私人度假場所進行非正式的外交活動。2002年10月,時任國家主席江澤民就曾受邀赴克勞福農場與小布殊會晤。該次「農莊訪問」事後被看作雙方領導人建立私交的典型事件。2013年習近平和奧巴馬在加州安納伯格莊園的會晤也被認為是莊園外交典範。

以領導人個人交往為中心的「莊園外交」,大多傳達着三種外交定位,即近鄰、盟友以及利益攸關者。在不同的外交定位上,莊園外交的共性是強化領導人私人溝通甚至私交,尋求更為深層次的理念認同,簡而言之是對雙邊關係以及共同關切的國際事務確定總體基調的戰略會晤。

除了安排莊園外交外,從此次會面的一些細節看,特朗普也有意向習近平示好。6日與習近平夫婦首次見面時,特朗普夫婦都在着裝上融入了「中國元素」。特朗普佩戴紅色領帶,夫人梅拉尼婭則身穿紅色小禮服。而且,特朗普還特意讓自己的孫女和外孫為習近平夫婦演唱中文歌曲《茉莉花》並背誦《三字經》和唐詩,可謂用心良苦。而兩人在莊園散步時,從雙方的身體語言也可以看出,特朗普和習近平已經找到了認識彼此的舒適度和親密度。

對於中方而言,習近平執政團隊也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特朗普。尤其是特朗普就軍事打擊敘利亞向習近平作出說明,以及他和習近平公開互動時身體語言的克制,都刷新了中國領導層此前對他的預估和判斷。最起碼,結果證明,特朗普對中方而言是一個可以打交道的領導人。

兩位首腦通過此次直接會談所建立的私人關係,將明顯影響今後的中美關係。中國社科院美國所助理研究員刁大明認為,中美領導人進行不拘泥於形式的互動與交往有助於建立熟悉度和信任度,也有助於雙方開誠布公就很多議題進行溝通討論,不僅包括雙方對於兩國關係的共識性定位,也包括一些雙邊、多邊及全球性重點事務。

曾在奧巴馬政府中任白宮國安會負責亞洲事務高級主任的麥艾文表示,在國際關係中,特別是在大國之間,國家領導人之間的個人關係與個性可發揮重要作用。曾任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國家安全事務副助理的本.羅茲則認為,國家領導人之間的私人交流是「瞭解對方世界觀的一扇窗口」,也是從戰略高度審視國家關係的良好平台。

有分析人士認為,中美之間的戰略互信存在很大「赤字」,這種深層次的互不信任不會改變,南海、釣魚島、網絡安全等問題一時也難以解決。但如果雙方領導人的私人關係良好,會有助於管控危機。習特「私人外交」,可以更深厚的個人互信,彌補兩國結構性的「互信赤字」。如果兩國首腦有相互的信任,對兩國關係的整體穩定、戰略互信的建立也是有好處的。

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約翰.桑頓中國中心研究主任李成曾對筆者說:「領導人之間的私交當然有助於促進外交,國與國之間的關係,更多講的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其中很重要的一部份是領導人和精英之間的互信關係。」

拆除中美貿易戰「地雷」

在習特會之前,特朗普就發推文說,與習近平的談判將會非常艱難,因為美國不能再有巨大的貿易逆差。早在競選期間,他就提出過不少極端對華經濟政策主張,如提出要對中國商品徵收45%關稅,並將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很多人擔心特朗普政府可能會挑起中美兩國間的貿易戰,這會對中國的對外貿易帶來重大挑戰。

然而,隨着備受世界矚目的首次「習特會」落下帷幕,一場預期的貿易戰並未爆發。反而是短短幾個小時的「習特會」,為飄忽不定的中美關係吃了顆定心丸,使中美關係從不確定走向比較確定。

具體而言,鑒於經貿關係在雙邊關係中的重要地位,兩國元首在佛羅里達會談時一致決定,啟動中美全面經濟對話機制,以便加快兩國貿易談判,力求在100天內產生成果。浙江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研究員周雲亨指出,從目前情況看,中美兩國政府在雙邊經貿關係上都傾向於採取鬥而不破的策略。儘管特朗普政府在經貿領域可能拿中國開刀,但他不會採取單方面、全面的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國內外的利益團體與法律法規不允許他這樣做,更不要提中國將會採取重要反制措施。

從美國政策清單中可以看出,特朗普政府主要是想通過談判的方式,並輔之強化貿易執法等手段,以便追求更「公平」的國際貿易待遇。這點即便曾經高調批評中國的美國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彼得•納瓦羅也不諱言,對中國產品全面徵收45%的關稅只是一種談判手段,可以迫使中國主動讓步,並不會真的付諸實施。事實上,4月12日,特朗普公開表示,中國不是匯率操縱國。

不過,許多專家指出,「習特會」只能說是給習特時期的中美關係開了個好頭。未來的路上依然有很多荊棘,絕不能掉以輕心。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倪月菊指出,僅就經貿領域而言,中美巨額貿易逆差問題就是個非常棘手的現實存在。美國商務部的最新統計顯示,2016年全年美國對華貿易逆差雖然較上年少了5.5%,但仍高達3470億美元,佔美國貿易逆差總額的將近70%。巨額貿易逆差與特朗普政府宣導的「公平貿易」、「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執政理念格格不入,解決中美貿易不平衡問題成為特朗普貿易施政的重要選項。在上任不足百日裏,特朗普就已多次表達了解決貿易逆差問題的決心和並開始付諸行動。

中美貿易逆差問題是中美經貿關係中的重中之重,解決不好隨時可能引爆中美貿易戰。為避免衝突,使雙方能在和平、友好、合作的氣氛中解決此問題,此次「習特會」在經貿問題上達成了「100天行動計劃」,旨在以合作的而不是衝突的方式解決兩國存在的經貿分歧,減少貿易不平衡,防止貿易戰。同時,美國商務部長羅斯稱這是一個「加速度」計劃,沿途設有「成績評估站」。

倪月菊認為,在如此短的時間裏要解決一個如此棘手的問題實屬不易,因為造成中美貿易不平衡的原因是複雜的、多方面的,要從全球國際分工、產業布局、中美雙方的經濟發展階段、經濟結構等多方面、多角度、客觀地看待這一問題,解決這一問題。因此,這個百天「加速度」計劃也給中國出了一道難題。

習特會開啟戰略互探 朝核成關鍵

兩位元首的首次會晤,短短的兩天時間,並不能指望達成非常具體的成果。中美面臨問題眾多,核心利益之爭也較明顯。而特朗普上台不久,不僅內外政策還沒有確定,甚至連政府機構人員都還沒有配齊。這決定了習特首次會晤基本上就是一次雙方接觸認識的過程,可以說更多的是進行一次戰略試探,很難有深層次的交流。

專家分析,此次會晤的意義,一是建立了私交,二是雙方也借機進行了戰略互探,在台灣問題、經貿問題、朝核問題、敘利亞問題、南海問題、人權問題、網絡問題等,一系列影響中美關係的長期或短期議程,雙方都進行對表,互探各自的底線。

中美首腦會晤雖然雙方需要面對的問題眾多,但從各方面的資訊來看,朝核問題成為焦點議題。至於雙方談得如何外界不得而知。美國國務卿蒂勒森事後稱中美在朝鮮問題上達成了一致,不過,美國總統特朗普4月11日在社交網絡推特上發表推文說:「我已經向中國國家主席解釋了,如果他們解決了朝鮮問題,對他們而言,同美國的貿易協議將會更好。」

特朗普還說:「朝鮮在自找麻煩。如果中國決定幫忙,那將很棒。如果不幫忙,我們會在沒有他們的情況下解決這個問題!美國。」這是特朗普第二次提在朝鮮問題甩開中國單幹。

在這種背景下,剛剛回國不久的習近平又於11日晚與特朗普通了電話,這在兩國元首交往史上非常罕見,當天兩人討論的重點就是朝鮮半島局勢。習近平強調,中方堅持維護半島和平穩定,主張通過和平方式解決問題。這一定程度上否定了外界對習特會就朝核問題達成某種行動共識的猜測。中國的表態符合國家利益,也考慮到核時代戰爭的一損俱損性。

到目前為止,中美就朝核問題達成兩點共識,一是半島無核化,二是雙方保持溝通協調。目標一致,也留下了合作彈性。在中方斡旋之下,推動美朝談判,甚至重啟六方會談不無可能。劍拔弩張之時,恰是談判之機。朝核這一難解的結,考驗中美政治智慧,亦需高度互信。

除了朝核問題,這次習特會的成果,主要表現在在三個方面:

一是兩國領導人借此對對方性格有所瞭解,特朗普說我們建立了某種friendship,這裏提到的「友誼」事實上是不是這樣我們不知道,但是兩國首腦至少得以近距離觀察對方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

二是兩國領導人及兩國政府對雙方未來的戰略走向有所瞭解。會晤期間,習主席談到了很多執政理念和思路,特朗普也介紹了一些,所以說雙方比較明確地知道對方總體上想要幹什麼,可以減少日後戰略誤判的概率。

三是建立了4個對話管道,即外交安全對話、全面經濟對話、執法及網絡安全對話、社會和人文對話這4個高級別對話合作機制,這樣的機制對雙方關係非常重要。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金燦榮認為,這次會晤能夠舉行本身就不容易,到目前為止特朗普執政只有兩個半月,這是過去九屆美國新總統就任後,從尼克遜到特朗普,中美首腦見面最快的一次。這說明雙方都很重視中美關係,也說明兩國的溝通管道、外交技巧都很不錯,是需要肯定的地方。

特朗普是一個政治新人,而且很有個性,這給中美關係帶來了很多不確定性。據統計,說特朗普從15年11月宣布競選到17年1月20號宣誓就職,在這一年零兩個月裏,他罵了中國234次。也正因此,外界對中美關係一直持悲觀態度。但是從目前看,特朗普還算比較克制,王毅外長說中美實現了平穩過渡。現在不僅是平穩過渡,而且還很早地實現了元首會晤。總之,對中國來講,減少中美關係的不確定性、實現平穩過渡就是目標。顯然,這個目標至少現在已經實現了。

為中美關係「調弦定音」

鑒於中美是當今世界最具實力也最有影響的兩個國家,北京和華盛頓如何處理彼此的糾紛將越來越產生世界性影響,而兩位最高領導人都有謀劃本國長期政策的雄心,這次中美元首會是否能為兩國戰略關係定調,為今後數年甚至更長時間的中美關係奠定基礎,舉世矚目。

英國《衛報》刊文稱,此次「習特會」將會為世界最重要的雙邊關係之一奠定一個基調。德國新聞電視台同樣認為,「這是中美更大合作的象徵」。中美領導人的會晤不僅象徵中美關係走向新階段,也將為世界兩個最大經濟體之間進行更多的合作鋪平道路。

作為兩個世界大國,中美關係的走向不僅關乎兩國利益,更會影響到地區甚至國際局勢。正如《金融時報》所說,中美都面臨着一盤事關重大的棋局,此次「習特會」的成功「將會讓世界喘口氣」。

中美已經到了需要認真看清對方是誰、定義雙方關係的時候。把中美關係搞清楚了,就等於搞清了這個時代。中美究竟是不是只能一贏一輸,一個把另一個最終扳倒的關係,對這個問題的困惑,是這兩大國之間一些具體摩擦常常帶來戰略不安的原因。不把這個問題搞透了,人們就無法確定中美各領域多如牛毛的「掰手腕」的性質,而且兩國都可能到頭來依賴「最壞的準備」。

因此,此次習近平主席的定調之旅就顯得尤為關鍵。蒂勒森不久前訪問北京時曾表示,特朗普總統希望與習近平主席為美中關係未來50年的發展確定方向。而這50年裏北京和華盛頓的最大使命就是拆解修昔底德陷阱,避免人類文明往回走。

中美關係的特質在於中國經過最近三十年來的發展,已經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甚至在可見的未來可以超過美國,世界的老大和老二能不能進行合作,會不會有信任和友誼呢?如果中美不是合作,而是對抗,必然會對全球格局帶來巨大衝擊,也會有一些國家在中美博弈的「縫隙」中打小算盤。現在兩國元首重申中美合作的「基調」,那些試圖在中美之間打入楔子的國家的圖謀就將落空。

基調已經定下來,中美也需要建立制度化的溝通管道,奧巴馬時代的戰略與經濟對話機制可能已經退出歷史舞台,在事務官員級別的磋商機制之外,兩國元首之間定期的會晤機制也是非常重要的。特朗普總統已經接受了習近平主席發出的國事訪問邀請。中美兩國都面臨着不同的優先順序的事務,就元首層面的會談進行「對表」,可以尋找最大公約數。

習特會已經有了一個很好的開端。不過,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時殷弘教授指出,「中美之間任重道遠,對兩國國內的政治基礎不要過高估計。」中美關係要真正阻止進一步「走低」,還是要做大量的工作,「我們要爭取,但同時也應該意識到,凡是我們爭取的,並不是最終都能爭取到的」。

中美已攜手走過了不平凡的45年,儘管此次會晤的具體成果仍有待驗證,但我們可以肯定地預判,中美兩國元首的首腦外交將發揮獨特作用,給未來兩國交往的模式明確定調,中美關係會得以繼續攜手。中美兩國也依然會沿着理性務實的路線繼續前行,合作共贏,打造對彼此更具信任、對彼此瞭解更深的中美關係。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