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論壇

首頁 > 最新文章 > 專家論壇

歐美匯率政策的互補與競爭(2017.5)

發布日期:2017-05-25


 

美元貨幣變成國際金融籌碼,美元匯率波動起伏無常,美元升貶值的精彩程度可比好萊塢的悲喜劇大片,不斷重複演出。在缺乏演變秩序和無風不起浪的國際自由兌換制度的混亂發展下,國際上的美元可載舟亦可覆舟。

 

☉文/鄭德力博士 (德國)

 

美元幾乎是美國的金融原子彈,美國長期以來的國策是如此明顯,要用盡一切辦法將美元威力發揮淋漓盡致,即使在已經取消美元金本位的40多年之後也要繼續深入打造美元的世界貨幣地位,讓美元把地球變得更圓,讓美國再偉大起來。事與願違,美國的實體經濟實際上已經逐漸失去了足夠的支撐美元特權的基礎。

 

美元超負荷狀態

 

美國通過實在的與虛擬的美元曾經給世界作出了一些貢獻,但美國對世界實體經濟與金融財富也大膽予取予求,全世界並且為了擁有美元和為美元的升貶值而抓狂。這是二戰結束後70多年來的一個現實,期間雖然出現過頻繁的大大小小的美元危機的干擾,美國金融體系和經濟因此受到衝擊,被迫做出一些必要調整,但是在今天的國際金融舞台上,美元獨大的大局尚未發生根本變化,儘管美元已經進入超負荷的歷史階段。

 

美國經受了上一次2008年的百年一遇金融危機的沉重打擊,記憶猶新,心有餘悸。由於發展失控的次債危機爆發,終於一發不可收拾,引起金融骨牌倒塌連鎖反應。當時華爾街股市和債市瀕臨崩潰,幾家美國大銀行也壯烈破產,風聲鶴唳,其他大銀行和保險公司以及大工商企業的破產風聲四起,草木皆兵,金融市場上狂賣美元,國際上的美元資金鏈癱瘓,美元一度暴跌到慘不卒睹水平,美國經濟一舉跌入衰退,元氣大損。後來經過美國財政部和聯儲局不惜一切成本搶救,世界各國配合穩定局勢,總算渡過全盤崩潰的大災難。

 

死去活來的美元

 

當前美國經濟復蘇,增長率回到2%左右,美元匯率似乎又死去活來,近幾年美元恢復生機而回升,似乎又出來顯山顯水。美元匯率近年來的步步高升,在國際上卻引起其他國家手忙腳亂,有的國家的貨幣大幅貶值,有的國家外匯流失,反映出美國經濟好轉,其他國家一時沾不上好處,反而可能遭殃。從中可看到美國與世界其他國家之間的一個新的不對稱關係和不同步關係的形成,給其他國家帶來壓力,也一樣給美國帶來風險。如此的現象比較異常,相對於從前美國經濟昌盛,美元陽光普照之時,其他國家水漲船高,以及美國經濟出現週期衰退時,許多國家也跟隨美國一起傷風打噴嚏,這種相依為命的關係已經不再那麼緊密。同時,一種高處不勝寒的矛盾現象在美國發展起來,指責外國為「匯率操縱國」的概念在美國經濟復蘇和美元堅挺時刻卻流行起來,成為美國振振有詞的對外施展壓力的宣言。這裏不再僅僅是針對中國,而是開始覆蓋了貨幣自由兌換體系中的其他主要貿易順差國。德國與日本,也進入了美國的「匯率操縱國」射程範圍,算是國際金融形勢發展的一個新特色,多多少少分散了美國對中國的習慣性指責。新總統特朗普不講究外交含蓄和盟國溫情,大概認識到了美元一枝獨秀的危險,美國可能處於四面楚歌的陷阱,面對美國的其他有實力的盟國也開始要實話實說,提出新的對美國本身兩全俱美的要求,要盟國讓利交費,以便保證美國在其主導的世界經濟金融體制內的利益不徹底動搖。

 

歐元不怕貶值?

 

歐央行不為美國升息所動,似乎也不恐懼歐元匯率跌至1美元以下,反而表示通脹率仍低,經濟復蘇乏力,因此從內部需要出發,必須繼續保持零利率和執行量化寬鬆政策,這給美國和美元帶來的壓力大於機遇。今年1月末,特朗普的貿易顧問公開說,德國使用嚴重低估的歐元匯價「揩油」美國。特朗普不斷表示,其他國家利用本國貨幣貶值的機會來佔美國的「便宜」,也毫不保留說美元過度強勢將把美國推入深淵,多少表現出「美元是我們的,問題是你們的」這樣瀟灑哲學已經基礎不穩。美元的堅挺或貶值已經不再只是外國的事情,所謂外國「競相貶值」也慢慢成為引起美國恐慌的事情。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白宮新政府將美國巨大貿易逆差歸咎於美元匯率太高,美元匯率太高是因為其他國家操縱匯率,美國深受他國操縱匯率之苦。這個觀點等於是低估了美國華爾街的本領和聯儲局的政策威力,高估了其他國家的實力。匯率指揮經濟貿易或經濟貿易指揮匯率,這個問題在美國對外經濟政策中一直處在模糊不清狀態,美國習慣於選擇在適當的時候由適當的官員出來講不是很適當的話。

 

在國際金融領域裏,美國的盟國把美國當作最大的供奉對象,而反過來,美國真正的金融對手仍然是臥榻旁的盟國,而不是金融體系的內部循環特色比較濃厚的中國。無論是在貿易投資的交錯發展或者各種金融產品交易買賣,歐美日英等之間累積了二戰結束後的70多年的長期打滾合作經驗,其關係的複雜程度應該是遠遠超過中美正式經貿交往約30年時間的成果。中美之間的貿易貨幣問題可大可小,美國對華輿論與政策壓力攻勢的作秀意義大於政治經濟意義,而美國長期傲慢地低估其盟國經濟金融實力的對抗性矛盾的發展力量,可能是一個錯失。特朗普要開始糾正,或許為時未晚,或許也已經首尾難兼顧。

 

歐元之出現不得不變成威脅美元特權地位的一個重要對立面,也成為了美國必須遏制的主要競爭對手。歐元在1999年的誕生主要是建立在本身的經濟一體化的需要,但是也有一致對外,共同穩定美元匯率波動的需求。其實在美國1971年宣布廢棄盟國央行能以35美元向美國購買1盎司黃金的美元金本位承諾之後,美元卻繼續享有非金本位的「世界貨幣」特權,歐盟因此不斷飽受美元匯率波動之苦。德國馬克與瑞士法郎缺乏足夠的力量,來與美元抗衡及維持歐盟內部的金融安全和匯率穩定。歐盟深化市場統一,如果貨幣不統一,決非長久之計。已經統一起來的市場也會受到美元匯率無常波動的衝擊而倒退,因此當時統一貨幣條件儘管還不十分成熟,仍然是歐盟核心國家不得不千辛萬苦,要去嘗試突破的歷史性項目。

 

人民幣匯率問題在美國政策中被高度重視,然而在美元主導的國際自由兌換體制中,歐元和日元才是美元的真正對手,特別是三者之間客觀存在的貨幣自由兌換關係屢經考驗,也是一把活生生的雙刃劍,既有利於佔據主導地位的美元的特權享有,也為未來沖毀美元或消滅歐元與日元的洪水編好了程序,因為政治主權獨立的貨幣自由兌換的定義是,兩種貨幣之間的資本項目可擁有無限量買賣和金融交易的自由,在大危機高峰時刻爆發出來的美元與歐元等其他主要貨幣的交易金額之龐大將是排山倒海,遠遠超過中國擁有的美元外匯儲備,任何防備洪水的諾亞方舟也將無濟於事。

 

美元泛濫世界的利弊

 

外國人如果擁有的美元太多,既吃虧也有好處。對美國來說,外國人珍藏美元是求之不得的美事,但是有好處也將有無窮後患。美國可說是世界大國之中唯一不藏外匯儲備的國家,美國擁有的俄國盧布不會太多,美國擁有的人民幣也太少,因此外來勢力要搞人民幣資本逃亡運動,也似乎缺乏足夠的雷管。在中國商品大量生產富足和投資利潤率具有吸引力的大氣候下,外來勢力企圖搞中國資金逃亡,恐怕只能放幾個鞭炮,然後被迫草草收場。由於流竄全世界的美元太多,風調雨順的時候美元意氣風發,問題不大,然而下一次再遇到金融海嘯的時候,美國開動印鈔機不一定就能順利保證能解決美元問題。

 

美國擁有美元金融原子彈,外國人手裏的美元流動資金與美元金融資產也將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像是具有金融原子彈的功能。美國不賣原子彈,卻一直興高采烈賣美元,不顧本身長期龐大貿易逆差,為着叫軍備競賽與高生活水準的魚與熊掌兼得,美國長期用美元去向外國換進口商品,也等於是把美元原子彈塞進外國人的口袋裏,雖然還談不上是自挖墳墓,但是必然要付出代價。

 

美元自由兌換的考驗

 

美元貨幣變成了國際金融籌碼,美元匯率波動起伏無常,美元升貶值的精彩程度好比好萊塢的悲喜劇大片,不斷重複演出。在缺乏演變秩序和無風不起浪的國際自由兌換制度的混亂發展下,國際上的美元可載舟亦可覆舟。於無聲之處聽驚雷,今後美元最大危險應該不止於升貶過頭,脫離現實,美元最大的危險是有一天可能被宣布不可自由兌換,而被迫進入有管理的自由兌換制度。美國本身或其他國家會有一天宣布美元不可自由兌換,或許將首先發生美元與歐元的不可自由兌換事件,然後日本跟進,然後世界其他國家也被迫跟着宣布,接着美國本國也宣布不再自由兌換美元,就像1971年尼克森總統宣布美元與黃金脫鈎一樣。這事可能發生在2021年至2025年之間,大概在上次美國宣布與美元與黃金脫鉤的50周年之際。美元不可自由兌換將是一個大災難,但是應該還不等於是美國可以一筆勾銷外國擁有的美元貨幣的債權。

 

世界最穩定的匯率制度只能是這樣,就是只存在一個統一的世界貨幣,那就沒有那麼多匯率起起落落帶來的過分利潤和虧損的煩惱事情,但是當世界仍存在200多個國家和地區以及有100多種貨幣的時候,一個統一的世界貨幣並不現實。短期內不可能建立一個統一的世界貨幣,但是追求一個穩定合理的國際匯率制度應該不僅僅是美國總統特朗普一個人的理想,另一方面,美國企圖通過貿易戰來完成這個理想,當然又是高估了美國本身的力量。美國本身有義務對國際匯率失衡關係負起最大的有理性的調整努力,美國的國際匯率政策調整是事在人為。

 

(作者為中國銀行法蘭克福分行前副行長,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