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經

首頁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經

香港融入「大灣區」須克服障礙(2017.6)

發布日期:2017-06-26

☉文/忻文

面對經濟全球化呈現暫時逆轉,國際競爭格局愈趨複雜尖銳,特區政府還需要為香港經濟提出中長期發展的指導性意見。試想:如果特區政府不能推動本地創新與科技產業發展,不能為香港經濟提出中長期發展的指導性意見,香港怎麼有能力做「大灣區」龍頭?

現任行政長官梁振英帶領現屆政府有關官員,考察了屬於「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簡稱大灣區)的廣東省珠江西岸6城市,並將在任期最後兩個月內積極準備關於香港如何參與「大灣區」建設的意見和建議,上報主管該項工程設計的國家發改委。下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和下屆政府在今年7月1日就職後,也將向中央提出相關意見和建議。經中央研究批准後,「大灣區」建設將成為未來5年香港經濟社會發展的一項巨大工程。

「有形邊界」與「無形邊界」

至今,香港較具份量的公開評論,或者假定香港必定能夠融入「大灣區」;或者強調香港與「大灣區」其他10城市(廣東省9城市加澳門特別行政區)通過公路、鐵路和橋樑等大型基礎設施的連接,能夠融合匯成一個大城市群;或者斷言香港憑藉金融和專業服務優勢、一定是「大灣區」的「龍頭」。這些觀點固然都有一定道理,卻存在着一個共同缺點,即:低估了在「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制度安排下,香港融入「大灣區」必須克服兩方面障礙。

第一方面是,香港必須克服「有形邊界」(即香港與內地之間由歷史形成的出入境管理)和「無形邊界」(即香港與內地不同的意識形態)的障礙,真正與「大灣區」其他10城市融為一體。

不是說香港做「龍頭」嗎?試問,如果香港不能夠與「大灣區」其他10城市「無縫地」連接成一條龍,香港如何扮演「龍頭」?!

廣東省珠三角9城市,相互沒有制度隔閡,有的只是城市間利益矛盾。澳門特別行政區實行「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但是,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和澳門社會主流民意都積極爭取融入國家主體經濟、尤其積極爭取早日與廣東省珠三角融為一體。在克服歷史形成的「有形邊界」和「無形邊界」上,澳門的態度遠較香港的主動。

香港有不同於澳門的歷史背景和現實狀況。由於多種因素,目前,香港社會對於香港與內地經濟一體化存在着不可低估的逆反心理,以致兩地經濟一體化難以進一步拓展。近二三年,本土激進分離勢力鼓吹「本土自決」或「港獨」,在相當程度上,與抵制和反對香港進一步融入內地經濟的社會思潮分不開。

香港的問題必須自己解決

不能低估意識形態的「無形邊界」,它使出入境管理的「有形邊界」益發森嚴。以廣深港城際鐵路(簡稱高鐵)為例,廣州至深圳段早已通車,香港段工程不僅延誤,而且,好不容易竣工在即,關於「一地兩檢」安排卻仍未落實。香港一些人願意接受西部通道在深圳地界讓香港警方和海關為「一地兩檢」提供出入境檢驗,換言之,他們接受香港的相關法律及其執行深入內地;但是,無法接受在香港地界讓內地警方和海關為廣深港鐵路「一地兩檢」提供出入境檢驗。

在當今世界上,不同的主權國家之間尚能夠實施「一地兩檢」,香港作為中國一部份卻竟然在實施「一地兩檢」上阻撓重重。這樣的問題不能順利解決,香港很可能眼睜睜地看「大灣區」其他10城市融為一條龍,即使欲做「龍頭」也找不到「龍身」來連接。道理很簡單,中央不可能因為香港社會有抵制和反對香港與內地經濟一體化的社會思潮和心理,就不推進「大灣區」建設。

香港的問題必須香港自己解決。特區政府必須明確告訴香港社會各界和全體香港居民:如果我們不願意積極推進與內地、尤其廣東省珠三角經濟一體化,那麼,香港就不可能與「大灣區」其他10城市形成「一條龍」,香港就很可能把自己邊緣化。

香港怎樣才能做「大灣區」龍頭?

香港還必須克服的第二方面障礙是,堅決丟棄落伍的「積極不干預主義」,為香港本地產業結構的完善和升級,也為「大灣區」協調發展提供適切的戰略。換言之,香港欲做「大灣區」的「龍頭」,不僅必須克服「有形邊界」和「無形邊界」的阻礙使龍頭與龍身無縫連接,而且,必須具備智慧和膽識來帶領整條龍騰飛。

必須指出,迄今,香港仍未擺脫上世紀70年代形成的「積極不干預主義」。香港知識經濟轉型幾乎蹉跎了20多年。現屆政府頗為艱辛地成立了一個主管推動香港拓展創新與科技產業的政策局,不可謂不是一個良好的開端,但是,一年多來有關新產業的形成仍乏善可陳。原因固然比較複雜,不能說有關政策局工作乏力。但是,以香港既有完善和提升本地產業結構的消極思想,欲帶動「大灣區」其他10城市騰飛,是力不從心的。

香港社會長期信奉自由市場,對於政府介入經濟活動,尤其對於政府為經濟發展提出戰略性意見和建議,甚為反感,遑論政府規劃經濟中長期發展。但是,全球各國各地經濟發展普遍規律顯示,拓展創新與科技產業,必須取得政府支持和幫助。何況,香港絕大多數是中小企業,普遍缺乏研究與開發的資本;大地產商雖然不缺資本卻普遍不願意改行從事風險投資。特區政府需要為推動創新與科技產業發展提供政策和資金的幫助。同時,面對經濟全球化呈現暫時逆轉,國際競爭格局愈趨複雜尖銳,特區政府還需要為香港經濟提出中長期發展的指導性意見。試想:如果特區政府不能推動本地創新與科技產業發展,不能為香港經濟提出中長期發展的指導性意見,香港怎麼有能力做「大灣區」龍頭?

有人稱香港可以靠優勢產業做「大灣區」龍頭。然而,深圳創新與科技產業領先香港為國際公認。深圳港全球排名也已超越香港港。隨着內地大城市包括廣州、深圳與全球各國大城市的直飛航班不斷增加,香港港口的今天就是香港機場的明天。香港唯一優勢明顯的是金融業,但欲保持金融業優勢,必須融入內地經濟。在這樣的意義上,以上兩方面障礙的克服是相輔相成的。2017年5月1日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