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中國經濟回暖復甦了嗎?(2017.6)

發布日期:2017-06-26

☉文/白雪冰

中國經濟經歷了近40年的高速增長,坐上了世界經濟亞軍的寶座,但中國經濟積累的問題和矛盾卻已日漸凸顯。中國經濟要想走出L型增長,必須推行制度改革,實現制度「破繭」,完成從政府拉動需求到企業創造有效供給的根本性轉變。

中國經濟一季報收穫「開門紅」,6.9%的增速創六個季度新高。有樂觀人士認為,需求的復甦,供給的出清,新政治週期的開啟,均意味中國經濟已擺脫谷底,步入「暖春」,迎來發展新週期。

面對此狀況,有經濟專家認為,當前中國經濟復甦根基未穩,產能、債務和地產泡沫等困擾並未根治,民間投資乏力、資金「脫實向虛」痼疾仍是待解之題,且外部環境並不穩定,短週期反彈過後,長週期下行壓力仍存,不排除會迎來新一波調整。

對於中國經濟而言,不能因為數據短期回暖就放鬆改革。恰恰相反,經濟回暖恰是改革良機。今年是十九大之年,經濟走穩正可成為中央和地方提速改革的「視窗期」,主攻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速制度改革,擴大改革受益面,並完成一系列風險排雷,中國經濟才能完成長週期築底,才能開啟健康增長新週期。

「首季」告捷 經濟新週期開啟?

2017年是中共十九大召開之年,也是深化改革的關鍵之年,外界對中國經濟「成績單」的關注程度非同一般。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數據顯示,2017年第一季度中國經濟增長率達至6.9%,創近六個季度新高,也高於6.5%左右的全年增長目標。投資、消費、進出口等宏觀經濟主要指標也呈企穩向好態勢。

樂觀人士認為,在地產嚴調控、金融嚴監管背景下,GDP增速反超預期回升,再次驗證經濟L型拐點已過,隨着企業現金流和就業情況改善、外需回升,經濟復甦範圍逐步擴大,本輪復甦的持續性也在上升,中國經濟正在開啟「新週期」。事實上,今年中國經濟的確正展現復甦跡象:

一、基本面轉暖 1-3月房地產開發投資創下兩年新高,城鎮固定資產投資和民間固定投資同比增速雙雙回升,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創2014年12月來最高增速,PPP項目快速落地,帶動基建投資增幅維持在高位。

3月以美元計價的中國出口增幅反彈至16.4%,是最近兩年的最高漲幅。一季度居民收入實際增長7.0%,比上年同期加快了0.5個百分點;第三產業增加值同比增長7.7%。「樂觀派」認為,經濟數據表現再次驗證中國經濟L型拐點已過,中國經濟新週期已逐漸醞釀成熟。

二、企業面改善 從官方披露的數據看,2017年一季度工業企業利潤和收入處於高位,較2016年明顯「上台階」,工業企業利潤和收入的雙雙上台階,表明企業層面出現明顯改善。

分析認為,本輪隨着企業利潤的回升、以及產業升級的內在需要帶動了投資的增加,同時投資所需要的投入品將是其他企業的產出品,從而帶動經濟週期的啟動,隨着固定資產投資的回升,經濟內在動力的不斷自我循環,最終帶動中國經濟「新週期」歸來。

三、消費增速超預期 中國3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10.9%,1-3月消費增速再次走高。有經濟學者認為,消費數據的超預期增長,驗證經濟好轉可能已經傳導至消費,新週期最後一環或已完成。

四、製造業溫和擴張 過去半年的PMI連續位於榮枯線以上。有觀察家指,中國製造業發展回暖,進入到溫和擴張期,或讓更多要素流入實體經濟。

五、新增長極助力復甦 雄安新區的設立將帶來新一輪產業轉移,為河北發展注入活力,為北京發展創造更大空間,京津冀會比肩長三角、珠三角的新增長極,與此同時,東北等老工業基地在一系列政策提振下,也有望告別塌陷,由負增長變為正增長,實現谷底起飛。

樂觀經濟學者認為,經濟拐點的出現,可能意味着向好趨勢將從結構向整體擴張。需求的復甦,供給的出清,新政治週期的開始,意味着新週期的開啟,經濟築底已經完成,並展開升軌。

外界對中國經濟「硬着陸」的擔憂也在減輕,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表示,由於2016年中國經濟增長好於預期,同時政策有望繼續支持經濟保持中高速增長,將中國今明兩年經濟增長預期分別上調0.1個百分點和0.2個百分點至6.6%和6.2%。

德意志銀行也指出,中國多項經濟活動指標在3月走強,綜合各方面因素分析後,該行將2017年全年中國GDP增速預測由6.5%上調至6.7%。

經濟冷熱不均 壓力依舊存在

雖然一季度經濟數據向好,外界對中國經濟增長預期也有所調升,但筆者認為,判言中國經濟已開啟「新週期」仍言之尚早。事實上,中國的經濟雖出現回溫跡象,但冷熱不均,且仍擺脫「刺激依賴症」。

經濟學者直言,近期中國經濟形勢的好轉又出現在了上游部門,原因是由於貨幣再次高速增長,房地產價格出現暴漲,「經濟自覺不自覺地又滑到了拉動需求的老路上,又滑到了依靠宏觀政策來製造短期繁榮的這個老路上」。

事實上,中國經濟的大麻煩並未真正消除,尤其是產能、債務和地產泡沫並未根治,民間投資乏力、資金「脫實向虛」痼疾仍是待解之題,加之下半年地產政策收緊、基建減速、金融去槓桿,以及美國景氣觸頂回落等因素,中國經濟長週期的下行壓力依舊存在。有預測認為,未來兩三個季度,中國經濟增長動能預計進一步減弱,年內市場預期很有可能進行第二波調整。中央政治局會議也提出,當前經濟向好有週期性等因素,經濟結構調整任重道遠,面臨不少挑戰。

筆者認為,當前中國經濟反彈不等於反轉,下半年中國經濟仍需關注五大風險:

政策收緊 今年一季度中國經濟實現「開門紅」,樓市繼續貢獻較大權重。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房地產開發投資同比增長了9.1%,實現了連續四個月的增長,超出市場預期。3月,地產投資到位資金增長大幅加快,單月同比增速達到了20%。有外媒認為,行政投資干預經濟的做法,致使中國房地產熱度持續,難以真正帶動低迷經濟產生活力,只能是飲鴆止渴。

當前,房地產部門的風險仍是中國最顯著的系統性風險環節,這個風險並未實質性排除,擺脫房地產依賴症是中國經濟健康復甦的必經之路。鑒於風險排雷的迫切性,中國政府對於樓市的干預政策可能在下半年繼續收緊,「地產驅動增長」的模式將在下半年再度受阻,從而壓制後續總體房地產投資增長空間。

基建減速 中國經濟「一季報」告捷,基建拉動也功不可沒。長期以來,基礎設施投資一直都是中國經濟穩增長的利器,作為房地產觸底後的領跑者,中國對基建投資的倚重並未消減。數據顯示,1-3月,中國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9.2%,增長額超過8000億,而基礎建設投資同比增長23.3%,增長額超過4000億,在整個固投增長額中佔比接近50%。

但依靠「鐵公基」大躍進拉動投資的經濟模式,卻並不能鍛造中國經濟健康增長的堅實基礎,絕非長久之計。進入2016年下半年,PPP新增入庫項目快速回落,70%以上項目仍然處於識別階段,這將大大增加項目的落地難度,預計後期項目落地率將顯著回落。從PPP視角來看,基建投資超預期走高並不具備長期性支撐。

冷熱不均 一季度中國經濟雖迎來「暖春」,但也是冷熱不均。一是體現在官熱民冷上,二是體現在各個行業之間。所謂「官熱民冷」,一季度中國民間投資增長率雖上看7.7%,但較去年年均增長率8.8%仍有進一步下滑。作為中國經濟走勢的領先指標,民間投資意願仍尚未出現顯著提升。與民間投資仍未走出低迷相比,國企利潤卻在大幅增加。官方公布的2017年1至2月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數據,國有控股企業利潤增長逾一倍以上。「官熱民冷」的增長模式顯非健康增長模式。民間投資是中國經濟「壓艙石」,如無民間投資的強勁增長,中國經濟的復甦增長並不具備可持續性,重啟民間投資可謂任重道遠。

與「官熱民冷」相對應的是,中國上下游行業景氣指數也不盡相同。產業上游景氣獨好,中小游產業傳導效率低落,如何推動全社會景氣回溫,是中國經濟能否找到有利支點的關鍵。

債務出清 高企債務一直是中國經濟定時炸彈,雖然中國經濟一季度收穫開門紅,但這個隱雷還遠未拆除。IMF報告顯示,中國的銀行資產總額已是GDP規模的3倍,信貸擴張速度過快,這種增長持續越久就會變得越危險。另有數據顯示,中國企業部門的宏觀槓桿率,2010年還不到110%,2015年則增加到了160%。

中國財長樓繼偉對中國的債務風險也不諱言。他表示,「當前威脅最大的是過度槓桿化,以及去槓桿過程中可能產生的系統性風險。」目前中國整體槓桿率為250%,非金融企業槓桿率高達160%,由於80後消費觀念改變和購房貸款增長,近兩年居民槓桿率也上升了近50%。宏觀槓桿率過高,槓桿上漲速度過快,及金融體系的風險日益顯性化,均需重點防控。而鑒於一季度經濟數據向好,預計決策層會有更大的決心將政策重點轉向防風險,中央政治局4月下旬會議便提出,要高度重視防控金融風險,加強監管協調,加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加大懲處違規違法行為力度。

外部逆風 當前,美元匯率和長期利率總體呈上升趨勢。強勢美元之下,一些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經濟體的國際融資成本隨之水漲船高,所誘發的資本外流風險不容小覷。除了全球金融信貸環境收緊,美國經濟景氣觸頂回落、以及反全球化浪潮,都可能會為中國繼續擴大出口帶來變數,外部變數也是下半年中國經濟需要抗禦的逆風之一。

一季度經濟回暖可能會使得政策從穩增長更加傾向於防風險,未來政策轉向會更加猛烈。因此,在內部政策偏緊和外部環境不確定背景下,預計下半年中國經濟或將減速,全年經濟或呈現前高後低的整體趨勢。事實上,4月份經濟數據也有走低趨勢:4月中國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為51.2%,較上月回落0.6個百分點,創去年11月以來最低。

有預測認為,短週期反彈過後,長週期下行壓力仍存,不排除會迎來新一波調整。一季度經濟或是全年高點,下半年經濟有所回落,全年GDP增速或略高於6.5%。

改革築底 任重道遠

當前中國經濟回暖的基礎並不牢固,世界經濟雖進一步復甦,但不確定因素仍多。未來中國經濟會否出現疲軟跡象,再度加大下行壓力,仍需密切關注。事實上,當前中國經濟是否進入「新週期」,並非當前最重要之議題,反而是在經濟回穩之時,執政者更須關注中國經濟深層痼疾,借經濟企穩按下改革「快進鍵」,才是緊迫課題。

擺脫投資依賴症 2008年本輪金融危機以來,中國的宏觀政策選擇可謂一直處於「兩難區間」,一方面明知中國經濟靠投資和房地產拉動增長的模式無法長久,另一方面,一旦經濟下行,又不得不回到刺激老路。無論是地產還是基建,倚重刺激穩經濟,中國「投資依賴症」都非一日之疾。此痼疾使得轉型和升級的時機一再延誤,對於中國能否擺脫「刺激景氣」這一重大課題,中國雖對答案明瞭於胸,但卻知易行難。

在倚重投資的同時,輕消費的失衡現象卻未得到重視。截至2016年底,中國全社會儲蓄率高居全球首位,中國居民儲蓄率超過GDP總量的50%。儲蓄率過高是社會上「投資無門」之患的表徵。如何讓消費取代投資,如何讓民間投資重啟活力,釋放經濟增長潛能才是決定中國經濟能否真正回穩的關鍵。

供給側改革 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近年中南海主導的核心任務。但在一季度經濟開門紅的同時,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降成本、補短板五大重點任務進展卻並不平衡,留了不少「硬骨頭」。以去產能而言,2016年鋼產量不降反升;以去庫存而言,信用擴張和貨幣超發令樓市烈火烹油;最突出的負效應是槓桿率不去反加,使得金融體系的系統性風險突顯。

尚停留在盯着數字進行目標管理、未有效運用市場化手段是經濟學界對供給側改革的主要詬病之一。多年來,中國經濟一直面臨着資源和生產要素錯配的問題。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通過降低門檻、激勵創新,達到經濟結構優化才是正軌。

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當前和今後一段時期中國經濟工作的主線,也是中國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關鍵戰役」,從某種程度上而言,供給側改革決定中國經濟轉型的成敗,不容有失。

制度「破繭」 自改革開放開啟了中國經濟的市場化進程以來,中國經濟經歷了近40年的高速增長,坐上了世界經濟亞軍的寶座,其間雖沒有因經濟因素發生過重大調整,但中國經濟積累的問題和矛盾卻已日漸凸顯。中國經濟要想走出L型增長,必須推行制度改革,實現制度「破繭」,完成從政府拉動需求到企業創造有效供給的根本性轉變。

對私有產權的保護,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放鬆和解除管制和全面的減稅,都是題中應有之義。為民企創造一個平等的競爭環境,將更多的資源從政府部門的行政配置轉向市場配置,加速深化體制改革,都是維持當前經濟回暖勢頭的根本保證。事實上,當前中國經濟增長顯現出回穩復甦的跡象,令中南海減少了經濟下滑的後顧之憂,較寬鬆的宏觀環境為加快結構性改革創造了空間,決策層決不能錯過本次絕佳機會。

今年是十九大之年,新政治週期的開啟,將打開新一輪「改革視窗期」,提速各項改革可謂恰逢其時。用改革築底中國經濟新週期,並完成風險清障,中國經濟才能實現長週期築底,才能開啟健康增長新局。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