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兩岸

首頁 > 最新文章 > 台海兩岸

蔡英文就職周年觀兩岸關係變化(2017.6)

發布日期:2017-07-11

 


 

如果中美新型大國關係今後可以進一步建立,而美方的「一中政策」在「習特會」後已經確立,加上特朗普允諾今年訪華,對北京來說,中美不僅在全球有爭議區域可管控分歧,即使最核心的「台灣問題」,恐怕已在北京的掌控之中。

 

☉文/邵宗海 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

 

蔡英文在2017520日執政就屆滿周年,原本有傳言說,519日「總統府」要舉行國內外記者茶敘,但就在執政周年的前三天,「總統府」發言人林鶴明突然表示,府方今年將不安排媒體茶敘、而蔡英文也不發表談話。所持的理由,則是自今年4月下旬起,蔡英文已透過一系列國內外主要媒體專訪,詳盡說明新政府的重要改革推展,以及下階段國家重要建設的方向與規劃。

 

蔡英文在執政周年不發表談話,雖有前例,但是在她就任屆滿周年之際,她的民調如此低迷之時,不借助發表一篇「擲地有聲」的演說來提升民心士氣,反而以沉默無言來表達,的確是讓外界覺得有點意外。但是蔡英文真正的用意是什麼?台北聯合報一篇報道分析有說,這是因為蔡英文日前接受專訪,拋出「新情勢、新問卷、新模式」的「三新論」,目前正等待大陸的進一步回應,加上世界衛生大會(WHA)將於522日正式登場,也要觀察當下情況,才能研判後續因應作為,在此之前,不希望有任何其他變數,影響到整體布局的節奏。

 

其實,蔡英文並沒有完全是傾向「政策沉默」,像在519日,她就藉着接見「2017海外華文媒體人士回國參訪團」機會,並用了「就職將屆周年」的前提說法,發表了一段有關兩岸關係的看法。蔡英文說,在促進區域的和平穩定發展,和妥善處理兩岸關係方面,「維持現狀」就是我們的主張。我所做過的承諾,從來沒有任何改變。而且她盼望對岸的領導人,能夠正確解讀去年選舉的意義以及從去年開始,台灣不斷釋出的善意。這段說法,比起蔡英文接受聯合報的訪問上,說法相同,但用意上有了些新創,可否解讀為:即使不提「九二共識」這四個字,蔡英文還是以兩岸「維持現狀」的主張贏得了2016年的大選。所以她才說:「拋棄舊的問卷,因新的問卷上頭有新的題目。所以,兩岸領導人如何共同來維持兩岸的和平與繁榮,這才是新的課題」,其實這段話就是在強調台灣民意只重視兩岸的「現狀維持」。

 

只是,北京真的聽得進去嗎?作者要借助下「總統府」發言人的一段說法:「自今年4月下旬起,蔡英文已透過一系列國內外主要媒體專訪,詳盡說明有關兩岸政策的推動」,進而引伸出下面更深入一層的分析:

 

一、蔡英文不發表就職周年的演說、主要是在作出模糊性的表態

 

其實,蔡英文不願發表就職周年的演說,給予外界的印象似乎是:她已不準備去完成北京對她仍有期待的「未完成的考卷」,很可能是強烈的暗示,台灣準備走自己的路,必要時也可與中國大陸走上攤牌的路。但依過去一年來,蔡英文在兩岸政策施行的一貫立場,她又好像不會完全走挑釁對岸的路,而且更多是採用模糊性的策略,不願掀出底牌,總會為自己政策,留下一個可以用來迴旋的空間。

 

但是,不管是攤牌或繼續模糊,前者台灣是沒有對抗的本錢,後者是一年下來,中國大陸已沒有興趣或耐性再來進行這場猜謎遊戲。

 

二、重申「三新(新情勢、新問卷、新模式)」主張:是老梗手法

 

201752日蔡英文接受台北聯合報專訪時,曾拋出「新情勢、新問卷、新模式」的兩岸關係互動新主張。她是在強調,在這種變動中的情勢,台灣與中國大陸要共同來維持一個和平穩定的狀態,這是雙方需要努力的,而且過去北京提出「一張沒有答完的考卷」,她覺得那是一個沒有善意的講法。現在,兩岸共同面對的是一張新的問卷,面對新的問卷,不是任何人可以單獨解答的,是大家要共同來解答。所以相互間的善意的互動,其實是很重要。

 

但是,包括蔡英文在內的台灣民眾,可能忽略的一點,蔡的一段「兩岸共同面對的是一張新的問卷」,聽在北京耳裡,很可能是間接證實:台北實際上已否認要走所謂「九二共識」的老路。

 

三、接受「路透社」(Reuters)專訪:沒有觸及核心問題

 

再以2017427日蔡英文接受「路透社」( Reuters)專訪為例,特別是針對兩岸關係的問題回答,有相當的代表性。蔡的回答語氣固有其柔性溫和的一面,但也有她強硬不留餘地的一面,最能說明這次採訪內容的形容說詞,就是「我該說的、做的,過去一年都全呈顯現,就看你北京思考是否可以接受?」作者試着從這個角度來分析下蔡英文的思維:

 

蔡英文認為:在她去年的520演講裡,其實對於中國大陸歷來對台灣的一些要求、想法或立場,她採取了一個比較包容的態度。換句話說,她在過去一年當中,「克服了很多困難,也沒有情緒化的反應,希望對方在兩岸關係的處理上,能跳脫現有的格局,在相互善意累積之下,我們可以為未來共同找尋可能性」。

 

蔡英文說,「願意與習近平主席及對岸各階層有實質對話的機會,也希望中國面對與台灣的關係上應該要有新的、不一樣的思考,如果中國展現出這樣的彈性與善意,我相信台灣的人民也一定會思考台灣能展現如何的彈性」。她的說話重點在兩岸關係絕對不是單方可以主導的,一定是互動的過程。

 

就感性觀點來看,蔡英文的確是沒有用一些挑釁字眼來形容過去一年的兩岸關係,只是希望在台灣已盡善意的前提下,兩岸關係的進展能夠是個互動的過程。但理性來說,當蔡英文要求北京能盡一份回饋的善意之時,卻忘記了兩岸關係實質上是個特殊的關係,她雖用「中國大陸」一詞來稱呼對岸,但內心裡可能仍是把對方當作是「中國」、是另一個國家來看待,沒有站在同理心的立場,去思考北京為什麼那麼樣焦急來呼籲她要接受「九二共識」或「兩岸同屬一中」的用詞。因為,放棄了那個立場,對北京來說,講再多善意,台灣仍在走向「分離」目標。

 

四、等到年底才正面回應「九二共識」:可能已流失了最好表達時機

 

蔡英文在就職周年,沒有發表演說來凸顯「九二共識」一詞,失去了一次極具特別政治意義的機會。不過,即使蔡英文說過在今年年底之前會有回應,對北京來說,這回應時間因已拖延多時,將不會立即解除對蔡英文仍持「不信任」的心態。即使在具體回應上,也最多只會呈現「聽其言、觀其行」的說法。下面是解析為什麼北京會出現這樣的心態:

 

1、會有如此說法,是因為除了「九二共識」一詞之外,北京認為台灣的立場尚須加入對「一個中國原則」的堅持。譬如說,2016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俞正聲出席「對台工作會議」所發表的講話就是一例。俞說:「我們要毫不動搖地堅持中央對台工作大政方針,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堅決反對和遏制任何形式的『台獨』分裂活動,堅決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維護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和台海和平穩定」。

 

從此之後,涉台系統便開始重視台灣方面一旦回應「九二共識」,必須再帶上對「一個中國原則」的堅持。最新的一次北京立場的表態,是在2017510日國台辦發言人安鋒山在新聞發布會上所說的:「要想改變目前兩岸關係的狀況,只有明確回答兩岸關係的性質這個根本問題,認同兩岸同屬一個中國,這樣兩岸雙方才談得上良性互動,兩岸關係也才能持續健康發展」。

 

2201635日在北京「兩會」期間,習近平曾到上海代表團參加審議政府工作報告的場合發表涉台政策立場,他依然毫不讓步的在提醒:說明北京「對台大政方針是明確的、一貫的,不會因台灣政局變化而改變」。而且習近平再度強調:北京「仍將堅持『九二共識』政治基礎,繼續推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

 

綜合來看,習近平的「立場重申」與「原則堅持」,不僅是間接否定了前些日子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在美國反映「憲法一中」可能會被北京接受的暗示,而且也給蔡英文企圖捨棄「九二共識」,希望追求另一種模糊說法,譬如說「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及其他相關法律,處理兩岸事務」,或「1992年兩岸兩會秉持相互諒解、求同存異的政治思維,進行溝通協商,達成若干的共同認知與諒解,我尊重這個歷史事實」,來替代「九二共識」的戰略運作空間,完全壓縮。

 

五、 就職周年之後,蔡英文的兩岸政策,對兩岸關係產生的影響

 

(一) 蔡英文接受幾個重要媒體訪問,所導致對兩岸關係產生的影響

 

「路透社」的訪問內容一經公開,大致上被外界已經論定:「九二共識」這四個字應該不會出現在她就職周年的演講稿裡。作者把這樣定論的原因說明如下:

 

1、在距離520就職周年之前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蔡英文竟然接受了三次媒體的訪問,除了前面所敘述的二項訪問,在201755日蔡英文尚接受印度《印度人報》(The Hindu)、印尼《指南日報》(Kompas)、馬來西亞《太陽報》(The Sun)、菲律賓《每日詢問者報》(The Philippine Daily Inquirer)、新加坡《海峽時報》(The Straits Times),以及泰國《民族報》(The Nation)等6家國際媒體的聯合專訪來說,她坦率的表白了她顯然內心已經定型的兩岸政策,的確很難讓外界不得不把她這三文被採訪稿看法,與她就職周年可能會發表的演講稿內容有聯想的傾向。

 

2、 三次被採訪,特別在針對兩岸關係的看法上,蔡英文完全沒有隻字提及與北京所期待的用詞或接近的說法,甚至以「中國」一詞稱呼北京,並且不認為自己是沒有完成答卷,是不是說明了蔡英文很可能在未來三年,已存有與中國大陸作區隔或攤牌的心理走向?

 

如果這答案是肯定的,那麼就表示北京不會再期待蔡英文要說出「九二共識」這四個字,而兩岸關係也不會再像過去那麼和諧,可能更寒冷的冬天就會提早來臨。

 

()「習特會」之後中美的共識建立,所導致對兩岸關係產生的影響 201747日「習特會」之後,雖然「習特會」具體討論事項的結論沒有在會後特別提及,而且會後中美官方及媒體新聞都未提及一中與台灣等議題,特別中美雙方在會後也沒有發表聯合聲明。

 

不過重要的是,雙方在會中已同意共同努力,擴大互利合作領域,並在相互尊重的基礎上管控分歧。中共外交部長王毅事後特別說明:中方重申了在台灣、涉藏問題上的原則立場,希望美方在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和一個中國政策基礎上予以妥善處理,防止中美關係受到干擾。中方並重申了在南海問題上的原則立場。

 

事實上,作者當時在第一時間在媒體發表對這項會晤成果的分析文章時,曾相當確信地認為:包括北韓問題、南海問題、中美貿易與匯率看法不同等美方關心的議題都會提及,當然包括「一中政策」與「軍售台灣」中方關心的問題,應該也會有被討論到,只是雙方當時一定有存在某種程度的默契,沒有特別細節提出。這有三個理由來說明:

 

1、習特兩人都同意「中美發展出了一個傑出的關係」,而且「習特會」對中美未來關係發展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這就是中方所說的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基本架構的構想。在這個架構下,連特朗普都說「我們期待未來更常聚在一起,且我相信很多潛在的糟糕問題將會消失」。

 

2、其實早在「習特會」舉行之前,北京與華府已經放出習特兩人不會在會後釋放議題討論的細節。《人民日報》海外版331日發表評論員文章曾指出,中美關係正處於過渡期的關鍵時刻,這是一次兩國元首面對面的戰略溝通,不是一次就某個具體問題的事務性談判,但有望為中美關係注入更多的確定性。而白宮國安會亞洲資深主任博明(Matt Pottinger),更在44日說明會上強調此次峰會是建立架構,而非不切實際地想要解決所有問題。

 

3、美方「一中政策」在今年29日晚特朗普與習近平通了電話後,透過白宮發布的聲明是說,在習主席的要求下,華府會尊重「一中」政策。接着到了318日國務卿蒂勒森訪問北京與王毅會說時又再說:「美方願同中方一道,按照特朗普總統同習近平主席達成的共識,堅持『一個中國』的政策。本着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精神,從長遠拓展更加富有成果的美中關係。」在這次「習特會」舉行之前,白宮與國務院更是不尋常的幾度強調美國的「一中政策」,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博明的說法。他說:面對台灣議題,白宮方面稱峰會不會偏離「一中政策」的意外(surprising deviation),就像特朗普再度確認的,他會恪守基於美中三個聯合公報及台灣關係法的「我們的一個中國政策」(our One China policy)

 

如果中美新型大國關係今後可以進一步建立,而美方的「一中政策」在「習特會」後已經確立,加上特朗普允諾今年訪華,對北京來說,中美不僅在全球有爭議區域可管控分歧,即使最核心的「台灣問題」,恐怕已在北京的掌控之中,不得不慎。

 

() 中共對台政策變化可能的變化,所導致對兩岸關係產生的影響

 

1、在國際空間及兩岸交流方面,北京將持續對台北展施有感的壓力,但會區分當局與民間的差別措施。但是最近一連串台北在外交上的挫折,包括沒有收到WHA的邀請函;斐濟在台北辦事處的撤館;中國與越南的公報中重申「一中原則」的支持等,加上台北也如願將日本駐台的「交流協會」,正式改名為「日本台灣交流協會」,確是會讓外界想像兩岸又將重演烽火外交的「外交對抗」。

 

2、另方面,要特別重視北京對待台灣跨越紅線的做法,大陸應該不會有「十九大假期」的考量。相反的,台灣若認定北京在十九大之前因有維穩的想法,可能不會太在意台灣對其底線的挑戰,那麼一旦激發中共內部鷹派勢力的高漲,這項民族主義的爆發與蔓延,恐怕屆時要擋都會有困難。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