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論壇

首頁 > 最新文章 > 專家論壇

歐盟政局動盪中的法德關係(2017.6)

發布日期:2017-07-11

 


 

法國的出路在歐盟,歐盟的出路在法德的抱團,歐盟是否繼續成功,受英國脫歐影響不大,而是取決於法德的互相配合與相敬如賓。無論誰競選獲勝上台,法德關係都需要一場新磨合。

 

☉文/鄭德力博士 (德國)

 

牽動歐盟政治神經的法國大選終於在57日平穩舉行,落下帷幕,水落石出,結果可說是有驚無險。主張脫歐以及要歐元分家的極右派勒龐在選舉前呼聲頗高,卻遭遇徹底敗選,雷聲大雨點小,只獲得34%選票。主張歐盟團結一致和對德政策比較溫和的馬克龍得票66%,一舉擊敗勒龐,一個壓倒性的差距。在第一輪的多候選人參與的預選中,馬克龍獲票24%,而勒龐當時作為第二大的得票候選人緊逼其後,也曾獲得21%選票,相差無幾,為第二輪投票帶上較大聲勢。但是事與願違,第二輪法國大選沒有製造出政治大方向突變事件,扮演法國特朗普角色的勒龐異軍不突起,不像美國大選戲劇性爆冷的政治變化那樣多姿多采。

 

美國去年11月大選突然政治秀大爆炸,製造和出現一個難以捉摸的新總統特朗普和一天三變的新政策。法國選民的較高「政治理性」水平獲得驗證,歐洲大選的政治秀適可而止。當前歐盟的政治大方向仍然是,高深莫測的激變是弊大於利,維穩則利大於弊,獨立人士馬克龍的綱領比較顧全大局,不對前人千辛萬苦發展起來的歐盟投燃燒彈,因此在法國第二輪選舉中最終獲勝,避免了「顏色革命」的出口轉內銷的悲劇,使得已經被英國脫歐搞到暈頭轉向的歐盟內部感到放心,世界政治經濟也暫時不至於亂上加亂。

 

法國政治精英曾經積極參與顏色革命輸出,也應瞭解顏色革命的綿裏藏針的後患無窮。

 

美俄會師支持法國極右派

 

法國大選除了受法國內部問題和改革綱領左右之外,美俄的外部勢力也不可忽視,美俄突然會師巴黎鐵塔,行動一致。特別是特朗普上台後的美國對於今年歐盟的荷法德三國的大選興致勃勃,美國尤其關心歐盟政治分裂走向,期望歐盟其他國家最好也和英國一樣,跟隨特朗普主義一起走,搞本身內部分裂,維持美國在西方世界的政治領導地位。

 

法國大選出現馬克龍勝出的結果,普京應心裏有數,不感到意外。由於勒龐競選綱領之一是,主張歐盟解除對俄國的經濟制裁,而馬克龍的綱領則是堅持繼續對俄制裁,普京自然投桃報李而支持勒龐。即使明白知道勒龐勝算不大,一個分裂動亂的歐盟對俄國也未必有利,但是俄國在法國大選前卻也出現和公布過60%俄國人看好勒龐的不近情理的民調結果。另一方面,特朗普撕破政治禮節,公開表露希望看到歐盟四分五裂和脫歐浪潮此起彼湧的願望,自然對反歐盟和主張不要歐元的勒龐比較鍾愛。勒龐敗選,失去上台機會,美國難免若有所失。值得注意的是,美俄兩國總統在這次法國大選投票前的公開和半公開的表態竟然完全立場一致,站在一起,一致支持最終卻敗選的勒龐,是比較罕見的「攜手合作」,但是也是可以理解的大國政治靈活特色。

 

脫歐問題成為聚焦問題

 

從美國民主黨指責俄國暗中干涉美國大選內政開始,到特朗普公開表揚英國脫歐和表示希望看到更多歐盟國家都舉行投票脫歐的言論為止,可看到歐美各國的民主大選越來越受到彼此間的「外來勢力」的善意和惡意的互相關心。特朗普公開宣傳英國脫歐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引起歐盟多數國家的心中之痛。法國此次大選「首次出現對歐態度的公決」,影響力的源頭可說是來自於大西洋彼岸。

 

歐美主流媒體的國際評論熱衷於彼此互相指手劃腳,向來毫不留情,近年來歐美官方高層人士不甘寂寞,主要是美國在其友邦的這樣那樣的關心和「干涉內政」的言行也日益普遍,似乎已經越來越常態化。沒有永恆的朋友,只有永恆的利益,這樣的信條並且被互相接受和執行。大西洋兩岸高層公開叫板的頻率在增加,可能被特朗普不講友邦情面的言論所刺激,最近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甚至也公開幽默說,如果特朗普不斷給脫歐主張打氣,他也將準備支持美國各州鬧獨立,頗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奉陪到底的意思。歐美之間不再像以往那樣溫情脈脈,從前也不是不過分關心,但多數是在內部只做不說。

 

一個崛起壯大的歐盟首先對美國不利,是顯而易見的現實,歐盟發展以及歐元的生存越來越受到美國的歐洲政策的陰影所覆蓋,而歐盟去留問題也似乎超越各成員國內部政治問題,越來越成為歐盟成員國大選的聚焦點,這不能不說是特朗普的功勞。荷蘭大選和法國大選已經在上半年先後順利舉行,沒有出現國際上擔心的那樣的局面,那就是也發生類似美國大選的昏天暗地的亂象和結局。歐盟暫時不受美國興起的民粹主義政治傳染病的感染,打退了特朗普公開表示要看到歐盟分裂的願望,劃清與特朗普的政治閉關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的界限,是符合本身國情環境和利益。下一個歐盟國家大選將於9月份在德國舉行,由於德國負有定海神針的任務,處於當前國際政治經濟危機四伏時期,德國大選的投票結果估計也將是穩定壓倒一切,不以美國意志為轉移。

 

美俄影響法德關係

 

法國和德國是歐盟的兩根頂天柱,60多年來海誓天盟不離不棄,巧妙合作分工,塑造出一個國際合作的典型。英國可以脫歐,法德不能反目,法德5百年前是一家,中世紀同屬於法蘭克帝國。兩千多年來歐洲大陸創建燦爛文化,但是也互相打打殺殺,腥風血雨。封建王朝時期有宗教戰爭的爭地奪城,進入工業革命時代激烈爭奪市場和資源,也更加沒有和平,三天兩頭炮聲隆隆,打個不停,各有勝敗,百姓遭殃。

 

拿破崙被打敗,希特勒也被打敗,二戰結束之後的西歐百廢待興,必須重建經濟,當時粗糙簡單的經濟合作聯盟其實是在美蘇冷戰大環境下,美國必須讓西德恢復發展來對抗蘇聯,但是又要監控戰敗的德國的壯大。1952年落實了法德意荷比盧的煤鋼聯營,後來逐步深化擴大成為經濟共同體(EEC),歐洲共同體(EC)以及在2007年正式定名為歐盟(EU),在政治經濟上進一步融合在一起。法德老牌工業革命大國多次自相殘殺而元氣大傷,歐盟早期的形成原因既複雜也透明,在二戰結束後的初期階段本來只是在美蘇夾縫之間求生存的中間地帶,埋頭搞經濟,深化區域合作戰略,如今發展出四億多人口的內部市場和生產力的巨大規模,擁有了足夠的集體實力周旋於美俄之間,不可避免地要升格為經濟指揮政治的一股強大國際力量,其中依靠的是20多個會員國存異求同,互相團結的輝煌成績。歐盟樹大招風,現在因此也難免成為一個靶心,既是美俄爭取的力量,也自然是被美俄企圖分而治之的打壓對象。

 

法德仍然必須抱團

 

百年宿敵的法德在二戰結束之後互相不念舊惡,化解前怨,通力合作,法國當政治領導,德國當經濟領導,相濡以沫,歐盟取得成功。天下無不散的宴席,法德既要存異求同,又要親兄弟細算賬,1990年是一個分水嶺。德國的重新統一嚴重打破原來的均衡,所以當年法國總統密特朗和英國戴卓爾夫人堅決反對兩德統一,但是頂不住美俄德的秘密外交。德國為了軟化法國的反對力量,據說讓步迎合密特朗繼續綑綁德國的願望,同意提前搞歐元貨幣統一,卻也歪打誤着。統一後的德國有了8千多萬人口,法國只有6千多萬人,出現較大的實力對比變化,法德關係進入歷史新階段,法國陷入比較尷尬的處境,雖然仍保有安理會五常一席及世上少數的擁核國家身份。

 

法國的出路在歐盟,歐盟的出路在法德的抱團,歐盟是否繼續成功,受英國脫歐影響不大,而是取決於法德的互相配合與相敬如賓。法國政治舞台出現了反歐盟的勒龐父女先後兩次打進大選決賽圈,或有利於製造與德國談判協商籌碼,也能刺激內部改革動力,但是法國從本身的全局利益出發,絕對不可能由勒龐冒然上台,不能搞到歐盟雞飛蛋打和鬧到法國自己得不償失。

 

法國大選揭曉後數天,德國又公布3月份最新出口統計數字,打破1950年以來最高單月出口紀錄,達到1182億歐元。合則興,分則亡,法國寄望於馬克龍施展大刀闊斧的經濟改革,法國的改革和創新近年來明顯落後於德國,有待迎頭趕上,也需要德國扶一把。默克爾說,德國可以積極支持法國經濟改革,但是不會為法國支付改革帳單。法國提議發行歐盟公債,籌資一起用,共同分攤負債,德國方面頑固拒絕,無論誰競選獲勝上台,法德關係需要一場新磨合。

 

(作者為中國銀行法蘭克福分行前副行長,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