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特稿

首頁 > 最新文章 > 封面特稿

新一屆特區政府施政前瞻(2017.7)

發布日期:2017-07-26

☉文/柳蘇

7月1日新一屆特區政府成立,其施政路向備受關注。在經濟民生房屋土地教育等政策方面,在新任特首林鄭月娥的競選政綱中大致可以看出端倪,而在執行基本法的一些重大問題上,還有待新任特首的施政實踐努力加以落實。

今年3月26日舉行的第五屆香港特首選舉,比過去四屆特首選舉競爭都激烈,這是一場爭奪香港管治權的選舉。在這次選舉中,中央信任的林鄭月娥高票當選意義重大:一是粉碎了反對派和外國勢力透過代理人爭奪香港管治權的圖謀;二是有利新一任特首執行基本法,維護國家安全和香港繁榮穩定,並集中精力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

1、 打造香港成為「一帶一路」服務中樞

林鄭在選舉中提出的完整政綱,在民生、經濟發展、管治和青年等方面提出一系列創新政策建議,充分體現管治新思維,在對香港面對深層次矛盾進行全面深入了解、準確研判的基礎上,提出切實可行的創新辦法。政綱展示出林鄭富有擔當、務實進取、善於創新的鮮明管治風格。

林鄭的政綱強調,香港須把握國家戰略機遇,進一步爭取與內地簽署「一帶一路」全面合作協議,打造香港成為有關「一帶一路」項目的金融服務中樞。她鼓勵長線資金參與有關「一帶一路」基礎建設的投融資,以及企業在進行跨境業務時,多利用香港的保險及風險管理平台,同時把深圳前海和內地多個自由貿易區納入香港發展策略的視野,並增強香港和內地在區域上的合作。

配合國家「一帶一路」發展制定相關政策措施,是上屆政府的施政重點之一。梁振英任內第4份施政報告,罕有以獨立專章方式,大篇幅闡述香港要把握國家發展「一帶一路」政策的機遇。全文261段的施政報告,闡述有關內容佔29段、連標題提及「一帶一路」42次。內容除了涵蓋經濟貿易,還包括文化、教育,務求香港與沿線國家「民心相通」。梁振英並宣布,將成立由他主持的「一帶一路督導委員會」及設立「一帶一路辦公室」,統籌協調政府部門有關工作。

在「一國兩制」下,香港發展的最大優勢就是有內地作為後盾;而作為一個成熟經濟體,香港面對的最大困境,就是要突破瓶頸、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一帶一路」不單是國家的大戰略,而且是香港的大機遇。「一帶一路」為香港經濟轉型發展提供了千載難逢的歷史機遇,香港應充分運用「一國兩制」的優勢,發揮香港所長、配合國家所需,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找到明確定位,扮演好從金融「超級聯繫人」到國際融資中心的角色,更好地為「一帶一路」建設服務,也為香港開拓更廣闊的發展空間。新一屆政府打造香港成為有關「一帶一路」項目的金融服務中樞,正是扮演好香港從金融「超級聯繫人」到國際融資中心的角色轉變。

2、重建置業階梯 落實大嶼山規劃

香港樓價高企,連續7年蟬聯全球最難負擔城市。香港樓價入息比率為18.1倍,即一般家庭要不吃不喝18年才可置業。隨着樓價不斷上升,會引致其他一系列社會問題,例如經濟不平等惡化、跨代社會流動性停滯及貧窮惡化等問題。

林鄭獲中央正式任命後,分別接受電視台及電台訪問時均表示,正式上任後,會立即檢視土地供應情況,考慮以公私營合作模式,短期內希望覓得一、兩幅私人土地試行「港人首置上車盤」計劃,長期則要開拓土地來源。

因應現時的樓價與家庭收入嚴重脫節,而私樓租金亦蠶食年輕家庭的大部份收入,林鄭在政綱中建議重建置業階梯,在現時的置業階梯中多加一層,定位在私樓和居屋之間,稱「港人首置上車盤」,為不同收入的家庭提供置業機會。

假設「上車盤」每年提供5,000個單位,政府十年建屋目標將達51萬,可以讓青年人日後有機會在置業階梯向上流動。當然,要做到這一點,就要解決土地發展所面臨的種種困難,新一屆政府不僅必須要有堅強意志,更要有洪荒之力去執行「港人首置上車盤」政策,讓港人能夠重圓置業夢。

發展大嶼山的構思提出接近13年,上屆政府在任期結束前公布《可持續大嶼藍圖》,提出大嶼山「北發展、南保育」的未來路向,包括開發三個智慧型低碳社區,即東涌新市鎮擴展、小蠔灣發展和東大嶼都會,整個大嶼山長遠有潛力為70萬至100萬人口提供居所。既然已有藍圖,新一屆政府便要從速推展計劃,不能再蹉跎歲月,更不能重蹈新界東北開發計劃的覆轍。

反對派以環保、保育以至諸多理由拒絕香港發展,但偏偏罔顧市民的居住權和生存權,已令本港社會進入無法冷靜討論分析的狀況。例如,香港差不多每10年就要大舉開發新市鎮,包括上世紀60年代的荃灣、沙田,70年代的屯門、粉嶺、上水,以及80年代的將軍澳和天水圍。上一個新市鎮東涌開始興建已經是20多年前的事。發展新界東北符合香港整體利益,但反對派造謠說,新界東北開發是為安置雙非,將新界東北變成「雙非城」或「深圳富豪後花園」,令新界東北開發計劃大幅縮水且舉步維艱。

香港土地供應嚴重不足,市民居住環境惡化,生活質素下降。香港的困局,要通過發展和開拓土地才能解決。新一屆政府應積極落實大嶼山規劃,緩解市民的居住困局。

3、推動創新科技發展

創新及科技方面,林鄭的政綱提出,將盡快推進位於落馬洲河套地區的「港深創新及科技園」項目,以及盡快完成香港科技園的擴建工作,增加硬體供應。

本港科技及創新產業積弱已久,林鄭的政綱開宗明義表明,政府需要在創新及科技發展上展示更大決心和信心,充分發揮「促成者」及「推廣者」角色,協助業界打破發展局限,追上日新月異的國際創科潮流,同時為創科在各行各業的應用提供空間。

林鄭任政務司司長時去與深圳緊密聯絡,為促成「港深創新及科技園」下了很多工夫,同時掌握該項目很多細節。她的政綱表明會盡快推進該項目落成,同時盡快完成香港科技園擴建工作,增加硬體供應。林鄭指,將以稅務及土地優惠吸引國際知名、公認為行內翹楚的機構落戶香港,因為這些企業可為香港培訓創科人才,讓本地初創者學習業內「最佳做法」,以成功創業。

林鄭月娥政綱也有關心創新及科技應用如何改善市民生活,指將大力推動政府通過現代科技提升公共服務水準,包括應用科技提高長者服務效率,並致力研究落實將於今年年中完成的香港智慧城市發展藍圖,並探索以九龍東為起點,打造香港成為更先進、更宜居的智慧城巿。

培訓人才方面,林鄭的政綱指新一屆政府可研究提高「科學、科技、工程及數學」(STEM)學科普及程度,長遠為創科行業培育人才,並建議更新香港科學館設施,參考海外優秀例子,從小培養孩子對創科的興趣,也為旅遊業帶來新景點。

4、增50億教育開支 將中史獨立成科

林鄭視教育為施政重點之一,在政綱承諾即時增加每年50億元教育經常開支,並指出教育是社會向前發展最重要元素,期望培育年輕人有擔當、有國家觀念、有香港情懷及有質素。她又說,會全面檢視香港教育制度政策,創造穩定、關懷、有滿足感的教與學環境,亦會重新審視教育資源,「教育是用心事業,但無錢不行」。

特區政府教育經常開支佔整體比例,由回歸初期約25%下跌至現在約21%;另外,長期以來教育開支佔GDP比例,特區政府亦低於其他高收入經濟體。真實情况是:本港教育資源投入短缺,未能符合實際需要。林鄭月娥提出增加50億元教育經常開支,是對症下藥,設若資源投放正確恰當,有望扭轉局面。

50億新資源能否造福莘莘學子,備受關注。林鄭表示,增加每年50億元經常性教育開支,為教育界及教與學提供穩定環境,穩定教師教籍和減輕學生壓力,如訂定幼師薪級表、改善中小學教師編制、短期轉常額教席、改善學校硬件軟件建設,以及資助學生升讀自資院校課程等。照此。這筆「教育新資源」,的確是用在刀刃上。

林鄭在政綱提出,中史獨立成科及成為初中必修科。回歸後從2000年起取消了回歸前中國歷史作為必修科的地位,到2009年課程改革大幅削減選修科目後,中史科竟然無人問津,導致新一代因不知歷史而對國家產生誤解甚至抗拒。更嚴重的是,這使「港獨」思潮在青年人中有了市場,一些排斥國家民族的行動和謬論,竟然在青年學生中謬種流傳。

清朝文學家龔自珍說:「滅人之國,必先去其史;隳人之枋,敗人之綱紀,必先去其史;絕人之才,湮塞人之教,必先去其史;夷人之祖宗,必先去其史。」新一屆政府全面於中學恢復「中國歷史」獨立成科,作為必修的國史科,是十分正確的施政路向。

5、新一屆政府不會對「港獨」視若無睹

基本法第四十八條規定,行政長官負責執行基本法。因此,更值得關注的是,新任特首在執行基本法的一些重大問題上,如何在施政實踐中努力加以落實。

人大委員長張德江5月27日在紀念基本法實施20周年座談會上發表重要講話,深刻總結了實施基本法的重要經驗,其中重大問題的論述,具有很強的現實針對性和理論指導性,宣示了中央堅定不移地貫徹實施「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的立場與決心,凸顯了中央在基本法有關問題上的話語權,產生了正本清源、匡正袪邪、釋疑解惑、凝聚共識的社會效果。

其中,張德江強調:「宣揚什麼『本土自決』、『香港獨立』,其要害是不承認國家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這一事實,否認中央對香港的管治權,其實質是企圖把香港變成一個獨立、半獨立的政治實體,把香港從國家中分裂出去。對此,我們絕對不能視若無睹。」這不僅是中央堅定不移的立場,而且是新一任特首執行基本法必須正確處理的重大問題。

6月10日,有線電視播出由曾鈺成主持的一個訪談節目,當林鄭被問及2014年國務院發表「一國兩制」白皮書,到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強調中央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是否因為本港出現「港獨」思潮時,林鄭指兩者或有關連,但對所謂「港獨」成「思潮」卻有所保留,林鄭說,「我都時常同中央官員或者內地朋友講,這個所謂『港獨』是否去到一個思潮?我都有保留」,且說牽涉的「可能是好小撮人」,「港獨」至今「未去到一個勢頭」。

對此,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在6月15日的《明報》發表的文章認為:「不要小看這寥寥幾句話,因為這與梁振英一向的說法,口徑明顯不一,且近日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在北京出席《基本法》實施20周年座談會,才剛剛強調過,不能對『本土自決』、『港獨』視若無睹,因此,我相信林鄭說出這幾句話,是需要相當決心和勇氣的。」文章稱「林鄭拒絕渲染『港獨』」。

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張志剛在6月14日的《明報》發表題為《道理不能不講 「港獨」不能不批》的文章,對「港獨」是否去到一個思潮的問題認為:「一些對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大力反對『港獨』不以為然的人士,他們認為『港獨』一定不會成功,所以不值得為此勞師動眾、大張撻伐。這些人士,其實是連最簡單的邏輯也搞不清楚。」

蔡子強的文章,似有挑撥離間之嫌;張志剛的文章,則有批評過嚴之嫌。上任特首梁振英的看法則準確和公正,梁振英當時被問到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不認為「港獨」已成為「思潮」,他表示香港有人提出不同程度的獨立自決,政府要警愓要防微杜漸,不能掉以輕心,並且有需要表明國家對香港的所有權力。

實際上,林鄭在貫徹落實「一國兩制」的大是大非問題上,一貫立場鮮明,態度堅決。在反「國教」風波中,林鄭主動真誠與學生對話,指出國民教育絕非「洗腦」,呼籲學聯應帶領「佔領」者撤離;她支持和關愛旺角暴亂中受傷的警員;她直斥反對派議員拉布與流會令香港施政失效;當「港獨」勢力在香港抬頭、愈演愈烈,她針鋒相對地抵制,從不縮頭縮尾、含糊其辭。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期間,選管會要求立法會參選人報名時需提交確認書表明擁護基本法,時任政務司司長的林鄭月娥旗幟鮮明地表示,社會近期有人推動「港獨」甚至參選,違反基本法及「一國兩制」憲制規定。林鄭指出:「這是一件大是大非、原則性事情,不能含糊,當局不能視而不見。」

可以相信,林鄭領導的新一屆特區政府絕對不會對「港獨」視若無睹,而是會繼續依法遏制「港獨」,不容「港獨」危害國家安全,不容「港獨」亂港禍民,堅決維護國家主權和香港繁榮穩定。

6、新一屆政府要在任期結束前完成23條立法

林鄭的政綱表示,為基本法23條立法,是特區政府的憲制責任,但過去經驗顯示,議題極容易引起社會爭議及動盪,因此政府要權衡輕重,謹慎行事,嘗試創造有利立法的社會環境。

張德江在紀念基本法實施20周年座談會上發表重要講話指出:「香港特別行政區應當切實履行基本法關於立法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性責任,堅決遏制任何危害國家統一的行為和活動,真正擔負起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的責任,維護特別行政區的長治久安。」

對於張德江要求特區政府就基本法23條立法,候任特首林鄭辦公室當日回應說,過去經驗顯示此議題極易引起社會爭議及動盪,因此要權衡輕重、謹慎行事,創造有利的立法環境,但承認在世界形勢複雜多變下,為國家安全進行本地立法顯得更為重要。

為基本法23條立法不能無限期拖延下去,幾乎已成為社會共識。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表示,不認為張德江言論是就加快23條立法向港府施壓,但強調立法維護國家安全是港府的憲制職責,不能無限期拖延下去,倘若香港繼續有衝擊「一國」的行動,只會影響中央對港的信心,中央變相要考慮以一些方法來防止違反「一國兩制」的行為;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副主任盧文端表示,香港部份人鼓吹「自決」甚至「港獨」等,以高度自治為名對抗中央權力的做法,已經成為全面準確貫徹落實「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的最大障礙,因此落實基本法第23條立法,維護國家安全,是特區政府和香港市民必須履行的憲制責任。香江智滙主席吳歷山認為:「香港面臨衝擊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的新情況,香港已沒有任何理由再推搪和拖延23條的立法。張德江這番話,可以視為中央對特首發布指令的前奏,一旦特區繼續『視若無睹』,則人大常委會可以發出指令,責成香港限期內完成23條立法,或把內地憲法的相關條例直接引進香港執行。」

如果基本法23條長期不能立法,就等於說分裂國家、顛覆中央政府在香港就不是犯罪行為,對保障國家安全和香港繁榮穩定是極其不利的。如香港的內外反對勢力不斷勾結分裂國家、顛覆中央政府、癱瘓特區政府,香港特區將難以處理。如新一屆政府不能完成23條立法,只能留待再下一任政府來做。基於同樣或不完全一樣的理由,往後若干屆的政府也可以不做,那麼基本法23條立法就成為一紙空言,不僅極大削弱基本法的權威,而且國家安全在香港將會長期中門大開。

林鄭表示要權衡輕重、謹慎行事,創造有利的23條立法環境,是有一定道理的。但同時,23條立法的門檻並不高,不像政改那樣須得到立法會三分之二多數通過,只需要立法會簡單過半數通過即可。因此,23條立法不必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在23條立法不能拖延下去已形成社會共識的情況下,新一屆特區政府要在任期結束之前完成23條立法。

7、改變「弱勢特首」局面 堅持行政主導

張德江強調:「要始終堅持以行政長官為核心的行政主導體制。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所規定的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體制,不是『三權分立』,也不是『立法主導』或『司法主導』,而是以行政長官為核心的行政主導。」

行政長官在基本法中的優越地位,一般熟悉基本法的人都不會否認。然而,熟悉香港政治的人都知道回歸近20年來的「弱勢特首」現象,行政主導面臨實際不能運作的體制性尷尬。回歸20年,行政主導失色,轉為立法主導,甚至法院處理大量司法覆核案,逐步變成「法院裁決、政府尊重」的所謂「司法主導」局面。

香港政制由基本法中的行政主導演變為實踐中的「弱勢特首」,有複雜的原因,既往的檢討往往一葉障目不見泰山:比如特首不屬於政黨原則導致行政長官無法依賴執政黨及管治聯盟;比如公務員問責制不健全,行政長官無法支配和影響;比如缺乏忠誠反對派;比如行政長官非普選產生,缺乏認受性,等等。這些原因固然存在,但更重要的原因是過往三任特首都未能充分履行基本法中規定的特首的職權。

《基本法》第48條明確列明,行政長官可以行使下述職權:

1.領導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負責執行本法和依照本法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其他法律;3.簽署立法會通過的法案,公布法律;簽署立法會通過的財政預算案,將財政預算、決算報中央人民政府備案;4.決定政府政策和發布行政命令;5.提名並報請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下列主要官員:各司司長、副司長,各局局長,廉政專員,審計署署長,警務處處長,入境事務處處長,海關關長;建議中央人民政府免除上述官員職務;6.依照法定程序任免各級法院法官;7.依照法定程序任免公職人員;8.執行中央人民政府就本法規定的有關事務發出的指令;9.代表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處理中央授權的對外事務和其他事務;10.批准向立法會提出有關財政收入或支出的動議;11.根據安全和重大公共利益的考慮,決定政府官員或其他負責政府公務的人員是否向立法會或其屬下的委員會作證和提供證據;12.赦免或減輕刑事罪犯的刑罰;13.處理請願、申訴事項。

從(1)至(8)項,都是政治大權,(5)至(7)項,更是廣泛的人事任命權,是政治管治大權的體現。只要新一任特首能夠充分履行基本法中規定的特首的職權,改變「弱勢特首」的局面,堅持以行政長官為核心的行政主導體制就可以逐步實現。

林鄭過去36年來在不同部門盡忠職守、服務市民,歷任副庫務司、社會福利署署長、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常任秘書長、民政事務局常任秘書長、發展局局長、政務司司長等職務,具有豐富的管治經驗,更因擅長處理棘手問題,贏得「好打得」的稱號。在處理社福界落實「一筆過撥款」、清拆中環皇后碼頭、加快市區重建、推動政改諮詢、貫徹落實人大釋法等重大事件中,林鄭充分展示積極有為、敢作敢當的能力。

林鄭作為新一任特首,其「好打得」的稱號要名副其實,就必須改變「弱勢特首」的局面,真正處於特別行政區權力運行的核心位置,堅持以行政長官為核心的行政主導體制,在中央政府之下、特區三權之上起着聯結樞紐作用。張德江重申,要「始終堅持以行政長官為核心的行政主導體制」,正提醒新一任特首要準確理解、實施基本法規定的政治體制,確保「一國兩制」的落實按照正確方向前行。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