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人工智能將給人類帶來什麼?(2017.7)

發布日期:2017-07-26

☉文/小寒

即便在人類的所有領域,人工智能的表現都更勝於人類,但人工智能依然無法取代人類,因為它只有最優的邏輯,沒有感受;只有嚴密的演算法,沒有心。正如李開復所說:人類最重要的器官,不是大腦,而是內心。

近期,有兩則與人工智能相關的新聞吸引了國人的目光。

先說近的。6月7日,中國高考,今年的高考除了是恢復高考制度40周年的日子,還迎來了兩位非人類考生——由兩家科技企業提供的智能型機器人,以兩種不同的訓練方式,參加了第一天的數學考試,它們沒有如預期般打敗人類考生。

另一則發生在高考的10天前。5月27日,在浙江烏鎮舉行的中國圍棋峰會上,第二季「人機大戰」以世界排名第一的人類棋手柯潔0:3完敗AlphaGo(阿爾法狗)落幕。與「人機大戰」第一季的輸家韓國棋手李世石還想與對手大戰不同,柯潔強調未來不會再與人工智能對決,「願意和它比賽的人有很多,但是我受夠了,現在我解脫了。」

這兩則新聞都讓人們對人工智能的熱烈爭論。樂觀者認為人工智能將是一次人類進化的節點,悲觀者則認為它會成為人類毀滅的拐點;當然,更多的人認為它「取代」人類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無論抱持哪種觀點,都沒有人會無視人工智能近年來的飛速發展以及已經展現在人類面前的成果——在並不遙遠的將來,毫無疑問,人工智能將改變你我的生活。

人工智能發展極簡史

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英文縮寫AI)並不是一個新概念。它誕生於1956年夏天,當時一群先驅者因為一個夢想而走到了一起——建造像人類一樣聰明的機器。

我們可以粗略地將人工智能的發展過程分為三個階段:

首先是自其誕生之日起至1974年。這段美蘇瘋狂追趕和對峙的特殊時期客觀上促進了科技水平的提高。這一時期人工智能的成果斐然:通用解題機面世,LISP人工智能語言(一種通用高級電腦程式語言)被創造,這一切都給人工智能安裝了一個智慧大腦。

第二個階段是1980年代初至中期,人工智能進入成品化和商業應用時期,以至於當時在美國和日本等發達國家,家庭機器人和工業機器人數量的多少成為了判斷一個國家先進與否的標誌。

第三個階段就是從1990年代中期到今天,人工智能進擊至深度學習時期。目前,圍繞深度學習的主要技術是人工神經網絡,它的靈感來自大腦模型。如果說1997年電腦「深藍」與國際象棋世界冠軍卡斯帕羅夫的對決是標誌性的事件,那麼本文開頭提到的AlphaGo和世界圍棋高手們對決的意義更加不言而喻。

與第二階段的美日爭鋒不同的是,今天人工智能的參與者主要來自美國和中國。《紐約時報》在今年5月發布的報道中稱,「目前,中美之間在人工智能領域的合作和交流基本上沒有任何障礙。中美研究人員在任何人都能看到的學術刊物上發表他們的研究成果。中國研究人員是許多美國研究機構的主力」。

的確,百度、騰訊等中國科技巨頭,甚至部份創業公司,都在美國開設了人工智能實驗室。五角大樓最近發表報告稱,過去6年,中國投資者投資了51家美國人工智能公司,投資金額達到7億美元。

顯然,這些科技公司的野心絕不止於圍棋領域,他們想做出通用型的AI技術——因為把AlphaGo涉及到的技術應用在其他領域是完全可行的。

正在到來的科技變革

首當其衝受到衝擊的行業就是翻譯。

2016年10月,微軟人工智能與研究部門報告他們的語音辨識系統實現了和專業速錄員相當、甚至更低的詞錯率——5.9%,這已經等同於專業人員速記同樣一段對話的水平。這意味着一台電腦在識別對話中的詞意上第一次能和人類做得一樣好。

內地首家系統性關注人工智能的科技媒體 「機器之心」在一篇文章中稱,也許幾年之後,人們就能在自己的耳朵裡面塞入一個人工智能「巴別魚」,然後就能聽懂每一個人所說的話了。事實上,不僅是翻譯,近年來人工智能在任何「深度學習」涉及到的領域,都可以看到許多驚喜:

來自《華盛頓郵報》的寫稿機器人「Heliograf」早已名聲大噪,它既可以在文字範本的基礎上嵌入數據生成文章,又能利用軟件搜索海量信息說明記者挖掘獨家新聞點。

根據德勤(Deloitte)發布的報告,到2020年,法律行業約39%的工作崗位將被機器人取代,審查文件和信息查找這些初級律師的工作正是現階段人工智能所擅長的,它還能夠根據數百萬的法庭歷史數據來預測對方律師的策略,以及說服某一法官的最佳方式。

IBM的人工智能平台沃森(Watson)已經與醫療機構開展合作,幫助醫生檢測和治療癌症、提升看護品質,相關人員宣稱「沃森可以博覽100萬本書或2億頁的數據量,並且在3秒內分析其中的信息並給出精確回應」,不僅如此,具有了智慧的電腦還可以進行手術,由醫生遠程干預,機械手臂的靈活性遠超過人,且帶有攝像機進入人體內,能夠實施一些人類醫生很難完成的手術。

就連華爾街金融業也要被人工智能「接管」了,2000年,高盛在紐約的股票現金交易大廳有600名交易員,而如今卻只剩下兩人,其餘工作均由機器代替完成。

來自牛津大學人類未來研究所的Katja Grace及其研究小組今年6月以《人工智能何時超越人類》為題,發布了一篇研究報告,專家們相信,在45年內,人工智能在各領域中有50%的機會超越人類,在120年內,能夠實現所有人類工作的自動化。

不管這一預測是否準確,人工智能無疑已經掀起人類有史以來最大幅度的科技變革。

是大規模失業,還是新工作機會?

相比起「信息技術革命」,即將到來的「人工智能革命」可能是一場新一代工業革命。根據諮詢公司Accenture的報告,到2035年,人工智能技術將使勞動生產率提升40%。

然而,很多人也都預期,伴隨生存率提高的可能是中低端的勞動者的失業:人工智能未必會毀掉圍棋這個職業,畢竟,圍棋是因為其有趣而存在的,正如當年「深藍」戰勝卡斯帕羅夫後,全球範圍的國際象棋愛好者反而增多了一樣。但是像速記、商業翻譯等工作,純粹是工具性的,並不具有太多「人性的趣味」。這些工種,可能很快就會被人工智能所完全代替,而這種全球性的大規模失業不可避免的會帶來社會動盪。

對於這種擔憂,電腦科學家、未來學家傑瑞·卡普蘭的觀點非常明確:不是所有工作都會被人工智能取代,很多工作都會轉變為新的工作機會。

前谷歌全球副總裁、創新工廠創始人李開復持相同看法,他認為,在人工智能時代,人類工作的轉型在所難免,但這意味着新的工作方式,而非大量的失業。曾經因現代機器的出現被迫脫離傳統農業、傳統手工業的大量勞動力,後來大都在現代工業生產或城市服務業中找到了新的就業機會。科技革命雖會造成人類的既有工作被取代,同時也會製造出足夠多的新的就業機會。

國際機器人聯合會(IFR)提出,製造類機器人實際上增加了經濟活動,因此,比起導致失業,這些機器人事實上直接和間接地增加了人類就業崗位的總數。到2020年,機器人產業在全球範圍內直接和間接創造的崗位總數將從190萬增長到350萬,每部署一個機器人,將創造出3.6個崗位。

藝術會是人類的「最後堡壘」嗎?

即便人工智能時代不會導致大規模的人類失業,很多人的內心還是有一個疑問,人類目前的職業中真的沒有什麼是人工智能無法取代的嗎?

在今年5月《陽光失了玻璃窗》這部詩集出版前,很多人對這個問題的回答大概會是:藝術家。

藝術創作一直是人類精神活動的最高級形式,自古以來,人們認為只有人類的智慧才能創作出藝術作品。但近些年來,人工智能的發展正對藝術創作產生了一些很微妙的影響。上文提到的這本《陽光失了玻璃窗》,它的作者就是一個機器人:微軟小冰,而這本詩集也被稱作史上第一本人工智能創作的詩集。

據微軟的工程師介紹,小冰本來只是個人工智能聊天機器人。後來她花費了100個小時,「學習」了自1920年代以來519位中國現代詩人的所有作品,並進行了多達10000次反復運算,開始寫作詩歌,在網絡詩歌平台上發表,有幾首還發表在紙媒詩刊上。這本詩集《陽光失了玻璃窗》是從她創作的數萬首詩歌中遴選出的139首精華部份。「大部份人無法區分真正的詩人和人工智能之間的創作」,微軟工作人員說。

這個消息對於還希望在人工智能面前保留人類最後一點驕傲的人來說,無異於晴天霹靂。

其實,這個晴天霹靂早在2011年就到來了。當年,加州大學的音樂學教授柯普就寫了一些電腦程式,能夠譜出各種協奏曲、交響樂和歌劇。他寫的這個名為安妮的人工智能程式專門模仿巴赫的作曲風格,短短一天就譜出5000多首巴赫風格的讚美詩。

隨後,人工智能安妮繼續更新,快速學會了模仿貝多芬、蕭邦和斯特拉文斯基。柯普還為安妮簽訂了合約,出版首張專輯,受到歡迎。除了音樂,安妮也逐漸對其他的創作形式感興趣。2011年,柯普出版了《激情之夜:人和機器所作的俳句兩千首》,書中收錄的俳句有一部份是出自安妮的創作,有一部份是出自真正的詩人之手,但並未清晰標註作者是誰。換句話說,幾乎沒有人能分清這些俳句哪些是人工智能的作品,哪些是出自人類之手。然而,即便如此,即便在人類的所有領域,人工智能的表現都更勝於人類,但人工智能依然無法取代人類,因為它只有句子的排列,沒有詩情;只有最優的邏輯,沒有感受;只有嚴密的演算法,沒有心。沒錯,正是基於這些「沒有」,人工智能才能在智慧的世界戰勝人類;但也正是因為這些「沒有」,它永遠都無法取代人類。

正如李開復今年6月在與一家媒體關於人工智能的讀者問答中所說:「AlphaGo雖然能擊敗世界棋手冠軍,但是它體驗不到手談的樂趣,勝利不會為它帶來愉悅感,也不會讓它激動到產生想要擁抱一位他愛的人的渴望。作為一個電腦科學家,我為我們所取得的科技進步成就而自豪。但我現在覺得,自己也許追逐錯了方向——人類最重要的器官,不是大腦,而是內心。」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