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透視共享單車「大亂鬥」迷局(2017.7)

發布日期:2017-07-26

☉文/稼韌

可以說,內地共享單車行業正進行一場空前的行業「大躍進」,超越了騎行工具的單一應用,在物聯、支付、開放平台上進行更多使用場景的聯通與整合。但共享單車在引發商業模式創新和技術革新的同時,問題與矛盾也在持續發酵。

「春夏交替,詮釋着一場生死時速的戰爭。無論是戰略、團隊、還是資本,一切都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狂飆突進。」內地行業媒體所描述的,正是刻下在「共享單車」領域發生的一場諸侯混戰。

截至年中,已有超過百億資本湧入該領域,城市的大街小巷隨處可見五顏六色的單車(自行車)。可以說,這些基於互聯網和新經濟發展起來的騎行工具,正深入滲透到城市道路的每一個毛細血管,並深刻影響着大眾交通出行的改變。

軍備競賽 烽火蔓延

分別以橙色和明黃色為標誌的摩拜和ofo,是內地「共享單車」領域的兩大領跑者。大數據監測平台Trustdata發布的《2017年Q1中國共享單車行業使用者監測報告》顯示,二者的月活躍用戶單量皆超過1000萬。第二梯隊的品牌則包括酷奇單車、小藍單車和永安行等,月活躍用戶單量超過100萬。

來自企業方面的數據則稱,ofo以每週一城的平均速度布局,在內地二三線城市開發新藍海,並逐步向四線城市滲透。5月ofo宣布城市覆蓋數量達到100個,共計投放500萬輛自行車。而摩拜方面也在高速擴張,5月份數據為在80個城市展開運營,投放450萬輛單車。

進入二季度以來,內地的前兩大共享單車公司,每週投放的單車數量預計各在40萬輛以上。對比中國自行車協會公布的2016年國內全年約8000萬輛的自行車產能,ofo和摩拜每週投放的單車數量相當於去年全國每週單車產能的三分之二。

在部份實業凋敝的環境中,新經濟煥發的動能愈發醒目。新聞報道記錄了這樣的場景:在位於天津的老牌國營自行車廠,一間充滿膠皮味的車間內,數百名身着明黃色制服的工人們在流水線熟練地組裝着一輛輛小黃車:車把、車輪、車架……只消15秒鐘,一輛嶄新的ofo單車便可下線。最後一道工序的工人麻利地用硬紙板包好自行車,套上塑膠罩,封口。很快,這些車將出現在周邊城市的地鐵公交站、社區、寫字樓前,投入運營。

同樣的流程也發生在ofo的對手企業內。每天,有超過3000輛摩拜單車從武漢富士康工廠下線。隨着投放車輛不斷增多,武漢富士康拿出幾層樓,開闢專線為摩拜代工。此前,該基地70%的代工業務都是台式電腦。

不僅各大代工廠分營劃陣,例如飛鴿、鳳凰等大型自行車廠商與ofo達成供應鏈合作,而摩拜則與富士康聯手,內地資本市場的「超級軍火商」們也開始分押下注,買定離手。

在「彈藥」支持方面,ofo背後站着十幾位投資方(含機構和個人),包括滴滴出行、DST、中信產業基金、經緯中國、金沙江創投、Coatue、Atomico等。摩拜背後有約22位投資方,除了「大金主」騰訊外,還包括愉悅資本、紅杉、高瓴、華平、TPG德太資本、淡馬錫等。兩家公司被認為「聚攏了目前中國實力最雄厚的財務投資人和戰略同盟者」。

在各路充沛資金的加持下,內地共享單車大戰在上半年經過了狂熱的「軍備競賽」階段。

一面是激進地擴張產能,另一面是大派「紅包」降低客單價,這種場景似曾相識。在近幾年的團購、網約車和外賣大戰中,類此的粗放型「燒錢」模式都一再上演,直至走向寡頭市場。

在共享單車領域,最燒錢的還不是補貼、返現等部份。由於共享單車具有重資產和高科技的特徵,其生產和運維成本都十分高昂。

摩拜的最新一代單車製造成本約為1000元(人民幣,下同),ofo的單車成本在600元到700元之間。其中支持衛星導航定位的智能鎖是最核心的硬體,其成本佔到整車成本的三分之一以上。

此前ofo採取低成本的「車海戰術」,放棄了GPS定位技術和大數據管理布局,但在京滬等地出台的共享單車指導意見中,對單車GPS定位提出了明文要求,ofo事後不得不追加資金去彌補此塊短板。

在運營維護方面,據《北京商報》調查,ofo與摩拜線下運維人員的招募均承包給協力廠商服務公司,員工月薪在5000元左右。依照兩家公司的投放量,需要配備線下運維人員數量分別為22500人和25000人。可以推算,僅運維一項的開支,每家單車企業每月就要花掉1億元左右。隨着投放規模的擴大,這一數字還將繼續增長。

總體而言,高造價和運維成本不僅掣肘單車投放總量,且會延長整體盈利週期,從而扼住了企業存亡的「咽喉」。

戰事中場 拐點將至

現下共享單車的資本博弈可以說是進入中盤。如果說上半場是貼身「肉搏」,靠真金白銀砸出市場份額,那麼下半場的特點就是改善產品體驗、增強使用者黏性。

在諸侯亂戰階段,新業態的發展速度快於行業政策的更新速度,而隨着各地密集出台共享單車規範措施,對企業產品和服務的剛性約束越來越多,促使行業競爭的方向和烈度發生改變。

從ofo、摩拜不斷擴大的戰略合作名單中,可以看到新的行業趨勢。截至6月中旬,ofo的首批合作夥伴包括阿里巴巴旗下的螞蟻金服、滴滴出行、高德地圖、中國電信、中信銀行、華住酒店集團、萬科地產等公司,涉及支付、出行、地圖、銀行與旅行領域。

摩拜則引入了中國聯通、招商銀行、中國銀聯、百度地圖、悅動圈、神州專車、華住酒店、富力地產等一眾戰略合作夥伴。

可以說,內地共享單車行業正在超越騎行工具的單一應用,在物聯、支付、開放平台上進行更多使用場景的聯通與整合。

在創新實戰中,ofo在5月中旬率先發布了「ofo開放平台」,通過技術開放、服務開放、介面開放,讓其產品和服務能在廣泛領域得到應用。小黃車還宣稱要面向全球的合作夥伴開放API介面,將其服務接入到合作夥伴的APP上,從而讓使用者可以在第三方軟件中直接使用。

摩拜則拉攏不少跨國公司背書,例如:聯手愛立信提供物聯網技術;與高通達成戰略合作,由高通為摩拜提供全球多模調製調解器;最新宣布支持iPhone相機掃碼解鎖,同時全面接入Apple Pay等。

在第二梯隊的小藍車Bluegogo也在5月發布了車輛智能升級的「麒麟計劃」,試圖彎道超車。承載「麒麟計劃」的新一代產品裝有7.9英寸的可視螢幕,搭載了智能中控設備。在用戶騎行過程中可提供導航以外,還能將行程中產生的速度、距離等數據即時體現在螢幕上,並可為用戶提供周邊各項生活娛樂的服務入口。

近期另一款相當「吸睛」的產品是酷騎科技推出的「土豪金」單車。該產品於6月上旬面世,通體金光閃耀,租賃價格也比同類略貴。該款單車主打三大新功能:在手機程式內輸入身高可自動調節座椅高低,並記憶使用者數據;帶有無線、有線兩種充電模式,適配所有手機;智能語音鎖,增加語音播報功能。

為狙擊對手,ofo亦於同期推出個性化單車,主要針對女性用戶市場。新款車有「princess」(公主)標識,主要為防止女性長裙被車鏈刮蹭而設計,車筐採用仿藤編造型並安裝圓頭螺絲,不會損傷女生們的名貴手袋。該車型於6月中旬在北京、上海地區投入使用,首批投放1萬輛。

對於日益白熱化的創新大戰,摩拜方面亦對外表示「一切皆有可能。」此前該公司已發布了新版單車「風輕揚」,使用汽車級齒輪,同時各部件輕量化,騎行比上一代車型省力30%以上。

業內人士認為,接下來的共享單車戰局中可能有兩個關鍵的時間拐點。第一個是今年的7、8月份,雨季將給路面上大量鐵架車帶來考驗,或批量出現生銹、變形乃至報廢的情況,而鋁合金及炭纖維車架的單車可能會在運轉率上勝出。

第二個拐點是明年的1至3月份,這可能是許多單車企業的「生死點」,屆時北方嚴冬,是騎車淡季,企業能否存活將主要取決於產品品質和運營維護水平。

城市管理 問題待解

共享單車正在進行一場空前的行業「大躍進」,在引發商業模式和技術革新的同時,問題與矛盾也在持續發酵。

上海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近日公布的2017年「上海民生民意」共享單車專題調查報告顯示,大多數市民肯定共享單車的便捷與環保,但對共享單車無序發展、不文明使用等現實問題表示擔憂。

概而言之,共享單車在城市發展中主要存在以下四方面問題:

問題一,亂停亂放,侵擾公共秩序。在上海社會科學院的調查報告中,有近三成市民對此提出意見。類似的批評還有,「單車增多,佔用有限社會資源」,「同行惡性競爭,降低用戶體驗」等。

6月7日《錢江晚報》的一則新聞稱,《共享單車亂停放闖禍:84歲老人被絆倒縫20多針》,直指亂象危害。此前深圳政協委員王曉明曾列出共享單車的「多宗罪」,包括大量佔用公園園道、破壞綠地和植物、嚴重影響城市窗口形象等。

針對上述問題,交通運輸部5月22日發布的《關於鼓勵和規範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徵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指導意見》)要求:「要規範停車點位設置,對不適宜停放的區域和路段可制定負面清單實行禁停管理……對亂停亂放問題嚴重、經提醒仍不採取有效措施的運營企業,應公開通報相關問題,限制其投放。」

目前,部份單車企業已在一線城市進行「電子圍欄」試點,但由於經營成本等原因,該技術尚未大規模推廣。

問題二,違規騎行,影響交通安全。據公開報道梳理,今年1至4月,因騎「共享單車」發生的意外事故至少有18起,其中逾半數騎行者為未成年人,在致傷原因中,因「剎不住車」而摔倒佔比較高。

3月下旬,上海發生了首例不滿12歲未成年人使用共享單車致死案例,一名獨自騎車的小學生被捲入車底重傷不治。此後,雖然官方緊急發布補丁政策,要求共享單車實名制,且不應向不滿12周歲的小孩提供服務,但不少孩童仍可拿着父母的手機,解鎖取車。違規花樣之多,可謂「防不勝防」。

此外,一些成年人也安全意識淡漠,在北京街頭,把幼童放在共享單車車筐裡的現象十分常見,常令人捏一把冷汗。

問題三,資金水池,流失濫用之虞。共享單車在註冊和使用時一般要收取99元到299元不等的押金,這是一塊不小的「蛋糕」。根據交通運輸部的統計數據可以推測,目前內地共享單車註冊用戶已形成了百億級的「押金資金池」。

為了防止資金濫用,最新《指導意見》強調企業向用戶收取的押金、預付資金必須列入監管範圍,並要求企業建立完善的押金退還制度,讓用戶沒有後顧之憂。同時,北京等地方金融局也提出在本地註冊的共享單車公司需要把押金存管到指定銀行帳戶,不能隨意挪用,防止變相非法集資。

目前資金濫用的風險可能更多來自企業的內部。5月中上旬,ofo、摩拜分別被網絡爆料存在「內部貪腐」、「洗錢」等問題,相關新聞連結一度達到1300餘條,隨後兩家公司相繼公關闢謠。

有行業觀察人士認為,在資本大規模投入週期內,共享單車自身商業模式的可持續性和健康度往往得不到考量,一旦停止投入,泡沫掩蓋下的問題也會逐漸顯現。例如在網約車補貼大戰中,各家平台以培養用戶消費習慣的名義培養了諸多「偽需求」。「偽需求」原因本身來自於創業公司面向投資機構,希望做出更多訂單量以獲得後續投資。共享單車企業也有同樣的趨利動機,在資本輸血過程中可能產生一定的灰色地帶,需要加強商業倫理和外部監管。

問題四,個人信息,數據安全隱憂。共享單車作為複合型的新業態,涉及物聯網、大數據等技術前沿和投資熱點。通過車載GPS、智能鎖、手機APP等,實現了自行車、用戶和後端平台的連接,車輛位置、騎行路線、時長、使用頻率等數據都會傳送到管理平台。對於企業而言,這是一個巨大的數據寶庫。

對個人來說,共享單車實名制不僅記錄了個人的基本信息,還記錄了每日行蹤、用車習慣等,由於共享單車與諸多服務應用場景開始對接,個人隱私的保護也就須未雨綢繆。

日前,多家共享單車企業與螞蟻金服旗下的芝麻信用聯合推出「免押金掃碼租車」,信用評分較高的用戶可通過支付寶免押金騎車,若使用者惡意損壞單車,信息也會回饋給螞蟻信用。

對徵信機構與企業的這種合作,央行徵信管理局局長萬存知撰文質疑稱,「自行車毀壞與否,是企業自身的管理和業務模式設計問題;而沒有租車人本人的授權,徵信機構是無權自動對外提供租車人信用信息的,否則就屬於徵信信息濫用。」 他認為,若徵信機構與共享單車企業合作,以信用的名義約束租車人,防止自行車被毀壞,屬於本末倒置。

上述四點問題說明,在新經濟的發展中,政府、企業和大眾都有各自應承擔的義務和責任。對政府而言,應當有前瞻性的管理思路,主動成為規則制定者和引導者,不宜「亂了再管」,或者「以禁代管」,而是要提升公共管理水平,運用管理智能改善交通出行的「最後一公里」。

對企業而言,按照經濟學負外部性原理,交易雙方對第三方、對社會造成了負面影響,企業理應負責,及時彌補制度和技術漏洞,不能只顧埋頭賺錢,把管理成本轉嫁給社會。

對個人而言,少數市民的公共意識和文明水平還有待提高,「共用」的前提是自律,是對個人行為邊界的清晰認知和遵循。唯有恪守規矩,才能提升個體的生活品質,實現群體的利益最優。

可以說,內地共享單車未來能夠騎多遠,要視上述各方的合力而定。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