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十九大前的熱看點(2017.7)

發布日期:2017-07-26

☉文/汪易陽

中共十九大面臨的形勢比十八大前所面臨的那種形勢更為嚴峻,要成功召開,需要解決的難題更大。但是這其中也蘊藏着一個以往黨代表大會所沒有的重大機遇。如果把握住這個重大機遇,為執政黨贏得領導中國發展成功轉型的牢固執政地位,那麼將堪稱是一次意義非凡的大會了。

5月間,上海、重慶、廣東和北京等四大中央直轄地方的中共「第一把手」陸續在各自地方「當選」或出任黨委書記,至此,由中央政治局委員兼任黨委書記的五個地方(新疆去年11月更換了自治區委書記,原任書記、政治局委員張春賢奉調回京任中央黨建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的黨政領導班子已全部配備完畢,這標誌着中共十九大的高層人事安排已經邁出了第一步,可進入中央政治局的人士已基本確定。下一步,就是在此範圍內對更高層次的人事作出安排了。據消息人士稱,高層將在北戴河聚集議事,為最終確定十九大的各項事宜作出決斷,修改並定稿十九大政治報告和人事安排是兩大主要議題。

經濟下行壓力能否成為轉機

可以看出,確定十九大中央政治局組成人員的基本框架的一些動作非同尋常。譬如省市區一二把手的一些人事安排,有些是比較陌生的面孔,他們會「打破常規」出現在政治舞台上,而一些人則會出人意料地淡出或黯然退出政治舞台。「不尋常」很可能就是十九大的一個突出特徵。

一些長期觀察中國政局並與執政高層有接觸的人士指出,今年中共召開的十九大雖然僅是五年一次的「例會」,但是由於一些特殊情況和問題的出現,這次會議能否順利召開,能否實現中共領導人及高層的預定目標,就具有了非同尋常的意義環境。這些人士認為,至少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來看中共十九大的幾個「非同尋常」之處。

一是外部條件和環境。從中共十四大到中共十七大,四次全國黨代表大會都是在經濟持續上行、增長速度不斷創新高的情況下召開的,那時全國上下喜氣洋洋,執政黨志得意滿,當時的執政高層都有充分理由和條件在代表大會上提出自己的執政主張及計劃,實現其各自的政治打算。但是到了2012年的十八大,中國經濟增長已頗顯疲態,下行趨勢加劇,下行壓力加大,執政黨的政治生態也隨之變化,執政高層發生薄熙來、周永康、令計劃等人策動的「禍亂」,高層權力交接業已形成的正常秩序受到嚴重挑戰。

經濟對政治的「反作用力」盡展無遺。從十八大到現在近五年過去,經濟下行趨勢未變,下行壓力繼續增大,於今算來,這種下行和壓力的態勢已有六年之久,它對中共十八大產生的破壞性影響尚未消退,今天又在十九大即將召開之際,以更大勢頭直逼門前,構成三十年來歷次中共代表大會中最具負面衝擊效應的外部環境。儘管這一屆執政高層上台伊始就以「新常態」之名將經濟下行稱為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必然選擇,並大大降低了GDP增長率在政績評價中所佔據的領先地位。執政高層近幾年來將「全面深化改革」的「重點領域」特定在經濟體制改革上,為遏制經濟下行提出一系列「設計」和舉措,又專門啟動了「供給側結構改革」,但是所有這些努力,都暫時未能有效扭轉經濟下行趨勢,也尚未能讓人們適應「新常態」。由此可見,經濟下行的態勢和壓力比五年前更為嚴重。

中共十八大前,經濟下行已是一片風聲鶴唳。真正的問題在於,不是經濟下行特別可怕,也不是經濟高增長非常重要,而是經濟運行的成本耗費巨大(人力、物力、環境、制度),發展的路子已經走到盡頭——經濟下行,貧富分化的巨大鴻溝難以填齊抹平,社會福利的巨大虧損無人「埋單」;經濟增長,「政府主導,投資拉動,國企壟斷」的官僚經濟體制難有作為。而正是「貧富分化」、「社會保障和福利虧損」的加劇和對「(政府主導、投資拉動、國企壟斷)官僚經濟體制」的改革難以推進,使得十九大前由經濟持續下行引發的「經濟衝擊政治」的效應會加倍放大。

現在,已有這方面的明顯跡象。幾年前執政高層的一位「智囊」人士遞送了一份關於防範執政危機發生的研究報告,他在這份報告中提醒執政高層:收入差距拉大、貧富分化往往是經濟、政治和社會全面危機發生的前兆。危機往往從經濟大幅跳水開始,由泡沫破裂走向失業率攀升,由經濟困境加重轉向社會矛盾激化,由經濟社會領域轉向政治領域乃至軍事領域。特別需要重視的是,在危機自我邏輯實現的過程中總會出現意外事件,一連串的失控和誤判也屢屢發生,使危機爆發最終走向完全失控和崩潰。

高層「智囊人士」的提醒,似乎在相當大程度上也適應於目前的情況。應該說,中共十九大面臨的形勢比十八大前所面臨的那種形勢更為嚴峻,要成功召開,需要解決的難題更大。但是這其中也蘊藏着一個以往黨代表大會所沒有的重大機遇:如果在十九大召開前或在十九大召開時下決心對已嚴重趨向「權貴化」的官僚政治—經濟體制進行徹底改革,掃除社會生產力發展的制度桎梏;下決心改革國家—社會的收入分配制度從而糾正、克服社會保障及福利水平嚴重低下和貧富嚴重分化的偏頗,為執政黨贏得領導中國發展成功轉型的牢固執政地位!倘若中共十九大的召開能把握住這個「重大機遇」,那麼她就堪稱是一次意義非凡的大會了。

反腐敗鬥爭能否踏上新起點

二是執政黨內的狀況。如果把十九大與中共十四大以來歷屆黨代會相比,其中一個最大不同,就是十九大將是在執政黨經歷了一場由自身發動和組織、主要針對其自身權力階層進行反腐鬥爭的洗禮的基礎上召開的一次大會。在此之前,從十四大到十七大,執政黨在每一次代表大會上都專門提出反腐敗的工作要求和任務,歷屆執政高層中都有「中紀委」書記位列其中,反腐在全黨工作中的地位不可謂不重要,但是與中共十八大後開展的反腐鬥爭相比,無論是在深度、廣度和力度上,以往歷屆的反腐都屬「小兒科」,都難與其望其項背。有一項統計稱,十八大後因貪腐受到查處的中高級領導幹部的人數,迄今為止已超過十四大到十七大四屆因貪腐受查處幹部的總和!從正副國級到省部級,從正副廳局級到處、科級以至股級,「老虎蒼蠅一齊打」,反腐之劍無所不至,在黨政領導幹部階層中產生了極大震攝,多年來愈演愈烈從未能得到阻遏的黨政領導幹部的貪腐狂潮,終於在十八大後的這次「超大規模、超強力度」的反腐鬥爭中遭到強力攔截和狙擊。中央組織部一位職務較高的人士指出,「文革」之後,黨內中高級幹部階層還從未嘗到過什麼叫「衝擊」、什麼叫「壓力」和「震動」這類政治滋味,這次反腐鬥爭讓他們真正有了這類體驗,這會讓一大批幹部知道「收斂」,明白「規矩」,掌握權力不會變得那麼放肆和驕橫,這對執政黨鞏固執政地位非常必要。

僅從這個意義上講,這次反腐鬥爭對黨政中高級領導幹部階層的觸動和震攝,與「文革」中批鬥「走資派」產生的那種效果可有一比。雖然那時大多數幹部被當成「走資派」批鬥和打擊是不公平的也是非常錯誤的,但是執政黨的權力那麼大,早已將自己與人民群眾分隔開來,又掌握那麼多資源,大包大攬了那麼多事,包括很多錯事壞事,還不允許任何批評和監督,這哪能不招恨?所以運動一來,民眾朝幹部身上出氣,也能理解。然而最重要的則是,「文革」這麼一鬧,「打倒」一大批幹部,卻在一定意義上緩解了執政黨與民眾的尖銳對立矛盾,緩解了當時那種集權制度和體制內在的各種緊張關係,為這種制度及體制的存續和之後的改革提供了某種契機。十八大後執政黨開展的「老虎蒼蠅一齊打」的反腐鬥爭對中高級黨政領導幹部的巨大震攝,其所產生的積極作用與此非常相似。廣大民眾對這次執政黨開展的反腐鬥爭給予積極評價和擁護,再次燃起對執政黨的熱切期待,就是很能說明問題的證明。

十八大後的反腐鬥爭的最大動力,來自執政黨內部對自身生存危機的認識,來自新一代領導人對陷入「被腐敗所亡」生存危機的強力拯救。腐敗對執政黨的最大威脅,就是用利益侵蝕其信仰、理想,瓦解其紀律,切割其權力,使其集中統一的生存狀態陷入癱瘓。所以十八大後的反腐鬥爭的一大推動力,就來自於新一屆執政高層對中央權威的強化和執政黨集中統一局面的重建和恢復。反腐立足於這個基點,從加強中央權威出發,運用強大中央權力,去打破和拆除以腐敗及利益為鏈條結成的各種幫、派、團、夥「土圍子」,為執政黨所賴於生存強大的「集中統一」局面的重建和恢復掃除障礙。應該說,十八大後的反腐鬥爭在強化執政黨的中央權威、重建其集中統一的政治局面上具有突出作用。

十八大後的反腐鬥爭在強度、規模和深度上都遠超40年來歷屆黨代會的反腐鬥爭。隨着反腐的深入,黨內也出現了不同的看法和認識,這不足為奇。而十九大的臨近,讓反腐鬥爭也成為熱話題:十九大是反腐鬥爭的終點還是新起點?反腐鬥爭會將執政黨引向何方?執政黨還能再承受「腐敗之疾」反復發作的重壓嗎?這是執政高層在十九大上所要面對的問題。這也是十九大又一個不同於以往歷屆黨代會的「不同尋常」之處。圍繞這個「不同尋常」之處,將有諸多大看點,最大看點之一,便是「中紀委書記」這個位子上會不會換人?換什麼人?僅僅這些問題,十九大前就須大費腦汁。

如何確立新的執政「指導思想」

三是意識形態。十八大後,新一屆執政高層以「中國夢」為旗幟,提出許多執政的新思想、新戰略、新舉措,諸如「四個全面」布局、「供給側結構改革」、「創新、協調、開放、綠色、共享」新發展理念、「人類命運共同體」、「一帶一路」戰略、京津冀一體化、雄安新城建設等等,這些堪稱豐富而充滿開拓精神的執政新實踐,都是完善和發展執政黨幾代領導人創立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所作出的新探索新貢獻。但是,這些新探索新貢獻尚未系統化和形成一個相對獨立、完整的體系。在中國這樣一種執政條件和環境下,成功執政不可缺少「執政指導思想」這一意識形態「法器」。這類思想符號對於凝聚人心、提振士氣、分辨是非、明確方向、維繫秩序等這些「執政要件」的獲得最不可或缺,而要保持住一個8000多萬黨員的執政黨的鮮活生命力,更不可無此「法器」。另外,作為中共執政領導人,每一代領袖不但要肩負勝任執政的擔子,還要擔負將執政「道統」及成就順利傳承下去的重任,而傳承「道統」的最有效方式就是將自身執政成就提煉昇華為「指導思想」、「理論體系」、「主義觀念」之類的意識形態符號。總之,這一代中共領導人要奠定本屆執政在中共執政歷史上的地位,必須打造出屬於本屆執政特色、風格和氣象的「指導思想」,而中共十九大正是完成此項大事的一個不可錯過的機會。據從十九大籌備工作機構內傳出的消息稱,起草十九大政治報告的一項主要內容,就是闡述中共領導人的執政思想。

參與中共高層內部事務的人士透露,對建構本屆執政的「指導思想」的事情,高層人士早在兩年多前就已明確提出「抓緊籌謀,盡快實現」的要求,也做了大量調研工作,提了幾個方案,但都沒有最終令人滿意的結果。這位人士認為,這幾十年來的經驗表明,不論是「鄧小平理論」,還是「三個代表」思想、「科學發展觀」,執政黨要提出和確立一個新的「指導思想」,不可缺少三個基本條件:一是執政成就可觀,絕大多數人都得到了實際利益;二是黨內意識形態領域的分歧不嚴重,存在較多共識;三是黨內外思想解放交流活躍,思想的創新能力旺盛。參與起草工作的人士說,目前的情勢與以往有很多的不相同,也有很多的新變化,因此要寫好這方面內容尚有不少難度,還需要多方面努力。

2017年6月15日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