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首頁 > 最新文章 > 特稿

方力申:堅持付出 尋求進步(2020.8)

發布日期:2020-08-27

☉文/明賢

☉主持人/周伯展 鏡報顧問

☉視頻播放/「鏡新聞YouTube頻道」、Facebook、微博、華人頭條

日前,以陽光活力見稱的知名藝人方力申接受了「鏡新聞」的訪問邀請,與鏡報顧問周伯展醫生對談,分享他一路成長歷程的階段轉變和做人信念。

周伯展:歡迎大家收看「鏡新聞」。「鏡新聞」是一個多元化、多方面的新網媒。過去幾集探討過一些比較嚴肅的社會話題,今次我們要顯示年青活潑、陽光活力十足的一面,而體現這方面的最佳人選就是方力申。我看着Alex自小一路成長,一路成就,他的歷程可謂多姿多彩。不如我們就由中學說起,Alex中學時讀書真的很厲害,所以入讀了港大。更厲害的是,他是一位游泳健將。那時候你破了多少項香港紀錄,至今還保持着多少項紀錄?

方力申:我想包括接力在內,同一時間擁有九項香港紀錄,至今還保持着兩項長池的香港紀錄,差不多有二十年。

從小練游泳:感恩母親的偉大

周:我知道練習游泳是一件好辛苦的事。那時候你既要練游泳,練完晚上又要做功課,您是怎樣分配時間?

方:以前小時候不懂得感恩,現在長大了就覺得媽媽很偉大。小時候我和弟弟都熱愛運動,所以和爸爸相處特別投契。爸爸負責接送我和弟弟回家,回到家媽媽就把飯餸一碟碟地拿出來。我家不是很傳統的家庭,沒有像等人齊才吃飯等用餐規矩。媽媽只是想我們快點吃飯,快點做功課,然後快點休息,所以就把飯餸一碟碟地拿出來,侍候完我們吃飯才坐下來看還剩什麼就吃什麼。吃水果也是把最好吃的部份留給我們吃。直到今天媽媽還有這種習慣,當然做兒子的已懂得把好吃的部份留給她。我想很多人都不太懂得和父母表達那份愛。我覺得自己是有放時間去陪伴家庭,到今天都和父母同住,會回家一起吃飯。但是否真的懂得把向他們表達感謝、擁抱拖手等等,還是欠奉的,可以再做得好些。

周:可以看到母愛的偉大。我知道你是一個乖乖仔,到現在還和父母同住。你是如何把家庭關係維持得這麼好?

方:我現在開辦了游泳班,教很多小朋友游泳。我和家人聊天時,他們提到我和弟弟成長過程中,最特別的地方就是很少被其他人疼愛,所以亦很少被其他人縱容。大家都知道現在很多人會縱容小朋友,第一是因為遲婚,第二是有長輩和女傭溺愛。我家所有親戚都不在香港,都在美加北京等地,而我家各種事務一直都是由媽媽操持包辦。我在21歲入行娛樂圈工作,直至28歲家中才開始聘請女傭幫忙。現在我看到泳會的小朋友,五歲已經會教我去日本旅行吃什麼,還有平日游泳課後可以自己決定要吃什麼。以前我們吃什麼都是媽媽決定的,哪有機會讓我們選擇。現在已經完全不同了。我覺得自己和家人相處這麼親近,就是因為成長時很少被其他人疼愛,所以習慣了和家人很親密的感覺。如果我將來的另一半不介意的話,我父母絕對很樂意一起同住。

進入娛樂圈:自制與誘惑保持距離

周:我們談了你在中學游泳的事情,你在大學時又進入了娛樂圈。大家都知道娛樂圈工作是很忙碌,經常日以繼夜。你是怎樣分配大學生活和娛樂圈工作?

方:其實我一開始選擇留在香港升學是因為我有機會入行,然後是香港大學以運動員獎學金計劃錄取了我。因此我就簽約入行。要不然父母都建議我回去美國升學,因為我當時已經在美國訓練和讀書。其實我在入行的頭三年,除了讀書外還要代表香港和學校出賽。而我的優先次序是把讀書放在第一,因為三年內一定要畢業。第二是工作,因為這已經是我的事業。最後才是游泳。所以當我決定留在香港後,就拒絕了體育學院的精英運動員獎學金。因為我當時已經不是把重心放在游泳,不希望因此受到質疑,同時亦已經有正職賺錢,經濟壓力亦不那麼大。我覺得每一天的時間有限,每個人都要把事情分主次輕重,很難把每一件事都做得完美。量力而行,這是我的座右銘之一。我大學三年都非常忙碌,因為出戰奧運而遲了入學,需要追回課程,所以功課壓力很大,再加上作為娛樂圈新人,有很多的工作,所以基本上錯過了校園生活。

周:這都是一個抉擇。人們都說娛樂圈多姿多彩,甚至是一個大染缸。你覺得娛樂圈的生活如何?

方:我剛入行的時候,最擔心就是公司讓不讓我讀完大學,於是將完成大學課程的條款寫入合約裡面。第二件最擔心的事是我會不會吸煙。別人都說拍戲每個人都會吸煙,但我直到今日都沒有吸煙的習慣,還擔任了禁煙大使。因此,最終都視乎個人的自制能力。我試過拍很多愛情片後接受訪問時,有人問我與女朋友是如何做到愛情保鮮?對我來說,愛情保鮮就是雙方對外間的誘惑保持距離,不是說兩人之間有多近,而是去應對外間的誘惑。如果你每天都去玩,認識不同的人,一定會遇到很多誘惑。如果不去那些地方,誘惑自然會少些。我自己一來不喜歡很嘈雜的地方,二來會控制住不去那些地方。

周:你談到愛情和女朋友,我問得深入一些,那時你和前女友分開都有很多新聞報道,你介不介意再講多些?現在還有聯絡?

方:有緣無分。再見亦是朋友。大家現在還有聯絡的。

周:你現在有沒有女朋友?

方:沒有。雖然我媽媽不會直接和我說,但會向我身邊的人表示讓我快點找老婆。但是一來我的愛情觀是比較認真的,不想抱着玩的心態,二來我眨眼都四十歲了,也沒時間去玩。另一方面,我又會想愛情是沒有擔保,我身邊亦有很多人是已經結婚,之後又分開了。所以我覺得就算四十歲,將來的伴侶都會陪伴四十年,所以還不會着急。

辦游泳學校:教小朋友學懂努力的重要

周:剛才你亦提到做游泳教練,開辦了游泳學校,這有什麼由來?

方:這個很有趣。其實我從來沒想過用游泳來做生意,因為我是在20歲游得最好的時候加入娛樂圈。如果我要用游泳來賺錢的話,其實在二十年前就應該去做。但我當時已經有了演藝事業,不想分散精力。直至之後,一直有很多人問我有什麼好的游泳教練時,我都會介紹我的師兄弟姐妹。他們就問我為何不試試來做?這不只以做生意的角度出發,而是為了教育小朋友。因為現在的小朋友不太懂得面對失敗,雖然有自信但往往輸不起。我們一直沿用西方的教育方法,着重鼓勵,什麼都去鼓勵。但問題是當小朋友做什麼都去鼓勵,而他又慢慢察覺自己有什麼做得不夠好,就會變成只有擅長的事才肯做,稍不擅長就不肯做。甚至有例子是連包剪揼也不肯猜,因為沒有把握贏。我讓小朋友在游泳練習時去比賽,他們都會挑比自己弱的對手,因為他們想贏但又不想輸給比自己強的對手。不似我們以前都找最強的人作對手,輸了也不怕。因此我開辦游泳班,就是想讓小朋友通過學游泳來明白不斷練習、有目標、有進步的重要。做得不好時不要氣餒,做得好時也不要驕傲。我了解過一些教育小朋友的方法,你可以稱讚小朋友,但背後要有原因,做得好不是一個原因,而是因為他們努力了。

周:Alex講出了當下小朋友心理上的問題和家長的問題。這裡我想追問一下,剛才說過小朋友贏了應該怎樣,那輸了又應該怎樣去開導?

方:我會跟他說,就算是拿第一的人也不會永遠拿第一,也有輸的一日,所以知道了今次游得不好的原因,然後改進讓下一次表現再好一點。很多人都問我怎麼可以喜歡游泳。我喜歡游泳不是因為喜歡一直拿第一,最重要是可以不斷挑戰自己,看到自己不斷付出,不斷有進步,這才是讓所有人保持運動的原因。甚至乎現在我退役了,或者四十歲了,繼續做運動的原因就是,我覺得有某些地方仍然可以進步,我才會讓自己去做。我會和小朋友說,尋求自己的進步,才是最重要的動力。

環島泳籌款:做一件畢生難忘的難事

周:說起游泳,就要說你最近那個活動——環島泳,你是怎樣想出來?

方:最主要都是籌款。我由01年開始就因為藝人身份,做了不同慈善機構的代言人,亦去過不同地方做探訪。「點滴是生命」是我由06、07年開始的一個合作,就是它帶我去甘肅省做了一個探訪。那次探訪改變了我很多,對我的啟發很大,自此以後一直對他們的工作很好奇,一直不斷參與和去不同的探訪。那一年它要做籌款,亦很鼓勵那些大使去想一個方法去籌款。因為我是運動員出身,所有東西都沒有不勞而獲,都是靠自己辛苦換回來。因此我覺得要做就一定要做一件難事,才可以令善長們慷慨解囊。而我唯一能做到的難事就是游泳,所以就去搜集資料。之後看到曾經有人做過環島泳,我就給這個想法吸引。因為自己在香港出生,土生土長,可以圍着自己家游一個圈,距離還要長過一個馬拉松。我人生中就跑過一次馬拉松,都覺得很辛苦。如果可以游一次,更加是畢生難忘。

周:距離有多長?

方:差不多45公里,長過馬拉松。如果能做到的話,一方面能感動到那些善長去捐錢,另一方面對自己也是一個成就。其實我們做這一行是很被動的,很多時都是等別人給自己一個機會。就算自己怎麼裝備也好,也要有一個機會。或者是很多時都要看際遇和運氣。我在接近四十歲的時候會去想,其實有什麼是可以主動去做。而最直接就是像以前做運動員一樣,起碼我付出了努力,都會可以有收穫。不付出就肯定沒有,付出了就起碼一定會有得着。當我要做一個籌款的時候,我知道45公里很長,亦從來沒有做過,但起碼會找回以前做運動員的感覺,就是如果我有練習的話,只會和45公里的距離越來越近,我有機會做到。好像有一些事是可以掌握在自己手裡,而不是再要等人給自己機會。這事是由我的泳會剛剛開始時構思,練習了一年半。

周:在哪裡練習?會不會出海練習?

方:我在自己泳會和學校合作的泳池裏練習,最後三個月都有出海練習。我向「點滴是生命」會長提出的時候,其實他也嚇了一跳,他本來以為我是做賣旗或其他簡單些的事。我本來是想準備半年就去做,但結果還是覺得不行,好像練得不夠。最初是由2018年6月開始構思,但發現做不到就延遲,一延就延了一年,到2019年11月才做。

周:在游泳時你是不是用完四式?

方:不是。因為最輕鬆就是自由式,所以基本上全程都用自由式。但我在練習的時候亦發覺長途只游自由式也很累,因為頸不停地轉一個方向。所以我最後有了經驗以後,每一次補給的時候就游5分鐘的背泳。我大約每50分鐘補給一次,會喝500毫升的水或能量飲品。

周:補給是不是在海裡面?

方:是在海裡面,除了從網中拿食物出來,不准碰東西的。

周:你這樣喝,隨時會連海水一起喝下去。

方:可能會。所有食物都是倒入口中,包括餅乾、粥、麥片都是這樣很快吃完。因為踩水都會累的,又不想浪費時間,所以每次只停了1分多鐘。當我旁邊的獨木舟支援人員告訴我還有5分鐘就吃東西,那5分鐘我就會轉背泳,之後吃完就游回自由式,所以游10小時多也停了約10次。

周:你總共游了10小時?

方:10小時43分。

周:這又是紀錄來?

方:是一個紀錄。

點滴是生命:為活在缺水地區人們籌款

周:厲害厲害。籌款結果籌到多少?

方:這次為「點滴是生命」籌到的款項已投放到不同項目。本來目標是450萬,最後籌到1060萬。因為我是一個人游泳,本身費用不是很大的,所以真的有很多的善款投放到項目中。這些項目最主要是在柬埔寨、緬甸、尼泊爾,還有少許在內地。我游完之後就去了一趟柬埔寨看看。目前全世界還有超過7億人是活在缺水的生活中,有一些地方就算有水,但可能是地下水,很不乾淨,無法抽取到地面,或者沒有過濾。就算是柬埔寨的醫院,只有急症室有乾淨的水,其他地方是沒有乾淨的水。

周:對,我們也有在柬埔寨做白內障的項目,所以都知道那裡是打井水的。

方:有些學校裡面更是沒有水。因此為何「點滴是生命」對我影響這麼大,主要原因就是,我是一個游泳人,游無窮無盡的水,游到看到水都害怕,游到每天要洗三次澡,都不想洗澡了。但當我去到甘肅省時,發現原來有些地方是沒有水的,這麼乾旱的。我們說小朋友要以知識改變命運,但原來他們每天要走2個多小時才拿到水,還怎麼樣讀書?所以對我的影響是非常之大。我幫他們拿過水,那些水是奶茶般顏色,加上那裡水源會有動物飲用和大小便,是比較髒的。所以我們香港的大人小朋友都應該要珍惜食水的。因為香港的水也是買回來的,其實我們水資源也是不夠的,所以我們都要珍惜食水。家長應該讓小朋友從小到大知道,水是很珍貴的。

周:我們國家這麼大,大西北其實是很缺水的,所以經常說「南水北調」,將水調過去。講起水,我又插一句,有人預測幾十年後,可能快的三十年,遲的五十年,會為乾淨的水而戰爭,所以水是很寶貴的。Alex參與了很多慈善活動,幫過我很多。青光眼大使、復明大使、光明大使,凡是眼科的,我們要找一個名人出來支持我們,Alex從來沒有推辭。我打電話給他,他在內地拍戲也調整日程飛回來幫手,他真的很幫忙。其中在沙士的時候,我們中國人食飯的習慣就是分享,如果大家是相熟朋友就拿自己的筷子去夾,那陣子醫學會就提出要用公筷公勺子,不要像大家洗筷子洗勺子那樣吃。這個活動就是我在醫學會做會董時負責的,也邀請了Alex。另外,我們「鏡新聞」就是鏡報發展出來的,那時有一個活動是「活力香港 成就動力」,Alex也是我們的活力大使。

方:是的,我也有印象。我也收過三色球的紀念品。

周:還有它是一個Stress Ball,你有壓力時就捏一下。那時我們就想提醒青年人要有意志、道德,和智慧。今天很高興和Alex聊了這麼久,很多謝Alex。現在疫情關係,我們就不握手了。

(轉載自「鏡新聞」)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