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論壇

首頁 > 最新文章 > 專家論壇

西方的統一與分裂問題(2017.7)

發布日期:2017-07-27

 

 


 

西方世界內部朝向既鬥又破的方向發展的危險性越來越大。特朗普的強勢將強到什麼地步,和平的俄國到底和平到什麼地步,也同樣難以評估和預測。另一方面,失去歐盟配合支持的美國霸權將得不償失,因此白熱化論爭之中雙方被迫互相妥協的空間仍然存在,但長遠看,各謀前程出路終歸還是一個必須面對的現實。

 

☉文/鄭德力博士 (德國)

 

西方世界的統一或分裂問題是當前國際上最重大問題之一,5月底北約和G7的兩個峰會一個接一個舉行,熱氣騰騰,為西方的統一與分裂問題提供了一個緊湊的交流和交鋒的舞台。

 

兩個不歡而散的峰會

 

特朗普上台4個多月後首次訪歐參加峰會,卻沒有受到任何一個歐洲國家順帶邀請進行國事訪問,歷史上比較罕見。北約峰會和G7峰會的意義重大,曾經是熱烈歡聚,舉世矚目,但是時過境遷,今非昔比,如今似乎已變成為西方內部的鴻門宴。美國在布魯塞爾舉行的北約峰會當面要求其他成員國增加北約軍費承擔,歐洲表現出來的統一步伐的戰略意願仍然並不強烈歡樂,更多的報道是美國總統特朗普討取軍費的「訓話」和歐洲也不再裝聾作啞的不滿。

 

北約峰會草草結束,後來轉移到意大利繼續開G7峰會,歐洲在G7峰會打出巴黎氣候協議的王牌,明顯劍指美國。特朗普嗤之以鼻,出言尖銳,全盤推翻奧巴馬兩年前簽過的未乾筆跡,引起歐洲各國領導人抱怨,從來沒有見過這樣氣氛的峰會。特朗普也帶着憤怒和失望回到了白宮,鄭重其事擇日隆重公開宣布又一個總統新令,宣布美國正式退出巴黎氣候協議,一個有將近200個國家簽字的聯合國主持大局的減排氣候協議被特朗普視如廢紙一張。

 

就像對待TPP的虎頭蛇尾一樣,美國或許處處感到有被其盟國挖坑的危險,因此寧可甘心情願自我降格,不惜一切代價去與敘利亞及尼加拉瓜為伍,共同組成不簽署不承諾巴黎協議的唯一的三劍客集團。這是美國繼退出TPP之後的第二個重大退出,應算是歐盟聯合制約美國的一個成功。特朗普「退出主義」在氣候協議決策上發展到了一個新高點,但是肯定不是最高的,也不會是最後一次「退出」,可能還有更多的驚人退出程式編好在特朗普軟件中,其中或許也應包括一個退出台灣的軟件程式,即使退台程式仍可能包含一些以進為退的垃圾包而依依不捨。國之盛衰是歷史常規,戰略退卻難免,以美國之強大也仍然有能力落實執行一個優雅的大國退出戰略,而不一定需要如此氣急敗壞。

 

歐美經濟與軍事關係失衡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西方世界的發展也是如此。以美國為領導力量的西方世界在二戰結束之後比較打成一片,並且在冷戰高峰時期盛極一時,呼風喚雨。西方世界有過內部政治軍事和經濟相對統一協作的黃金時期,但是天下無不散筵席,現在的西方世界也呈現出外憂內患的嚴重裂痕,特別是內部各國經濟發展出現差距,歐美的經濟競爭對抗關係越來越大於互補關係,利益矛盾重重,不斷激化,進入了尋找新方向的脆弱動搖地步,這將難免連帶影響本來已經動盪不停的世界戰略格局,同時反過來,西方現狀也不可避免地在繼續接受外部世界迅速發展的大趨勢的強有力衝擊。

 

被泛稱的西方世界是以美國為主體,其他成員國為客體,內部長期存在領導和被領導關係,也就是有人騎馬和有人被當馬騎的關係。像「動物農場」一書要諷刺蘇聯早期計劃經濟的描述一樣,現在也反過來可用以諷刺西方世界當前現狀,那就是「所有動物生來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美國在不知不覺中也從財大氣粗的被其盟國高捧的更平等的寶座上掉了下來,特朗普幾乎窮相畢露,而又不放棄在西方內部峰會高調表現,美國仍然擁有更平等的地位和特權。

 

美國的日本政策模棱兩可

 

西方世界裏面還有一個面目並不十分清晰的日本。日本是東方世界中搶先提前完成工業化的國家,長期來以脫亞入歐為其理想追求目標。由於島國思維的局限,提前工業化的日本在歷史上不是以推廣和平建設的方式,而是曾經以戰爭侵略掠奪亞洲國家。二戰戰敗的日本被美國收編,軟硬兼施,美國既使用日本民用經濟力量為其霸權服務,又牢牢抓着對日政治軍事監控,半個多世紀來的成績大於失誤,日本也自滿自足於美國畫下來的天地,朝鮮擁核打亂了美日之間互相依賴關係。

 

日本在當前西方世界裡行使的功能紊亂,既要打扮成西方國家一員,卻多少被歐美看成是來自東方的小伴娘,因為日本的1.2億人口畢竟小於歐盟的4億多人口的內部市場規模。日本既以G7會員為榮,卻在日美的雙邊無條件投降書下和安保條約下被美國直接遍設軍事基地駐以重兵。美國的歐洲駐軍在名義上還比較含蓄,不是直接對歐洲當地國的駐紮,而至少在表面上是以北約成員的多邊名義派駐,可見美國的歐洲政策和日本政策之間也還有「偏心」,不是日本所能糾正。日本軍費約為GDP1%,低於美國的4.4%和歐盟的平均約1.5%。日本近年來野心勃勃擴軍,軍費主動上漲。有了朝鮮因素為藉口,日本也不需要美國施壓提高軍費,美國反而對日本可能越界擴軍難免心有餘悸。美國希望減負,但是其盟國的過與不及的軍費支出其實都不符合美國利益,必須嚴格管控抓準。歐盟多年來設想建立一支獨立的應急部隊,也是艱難重重,不了了之。

 

西方政治軍事聯盟何去何從?

 

「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美國的兵家之道翻雲覆雨,但是目前也進入迷茫的三叉路口。當前世界各國各區域的經濟蓬勃發展,各國生產力和生活水平不斷提高,傳統的經濟和軍事實力的國際對比發生很大變化,美國已經不再是許多重要國家的最大貿易和投資夥伴國,嚴重影響到美國傳統的軍事攻守聯盟的設計。在國際政治軍事聯盟史上,美國模式曾經風行一時,遍布世界,佔據統治地位,現在明顯面臨已經過時的嚴峻挑戰。主要原因是美式軍事聯盟落後於國際經濟合作的新發展,與國際經濟發展不配套,保護與被保護的關係越來越模糊,並且可能從被保護朝向被訛詐或更糟糕的危險方向發展。

 

軍事聯盟必須如魚得水,應該有的經濟前提不外是,盟主必須是外貿和國際收支順差國或平衡國,不缺槍也不差錢,軍事聯盟才能保持穩定和較少內部矛盾。如果盟主發展到向其他盟國討錢和半公開敲詐,要求大家提高軍費,主要是供司令支配使用,那麼無論有多好的理由和曾經貢獻多大的功勞,軍事聯盟其實已經喪失了必要的最低支撐基礎。本來通過軍事聯盟而額外取得的政治經濟資產也會變成包袱,共同統一使用的軍事設施和系統也可能變成只是一個同床異夢的一張行軍床,分裂的表面化已難避免。這點從土耳其的獨斷獨行已經預示出來,土耳其這個老北約成員不顧本身作為北約會員的忌諱和北約條規約束,也不需要從北約退會,近來公然和俄國打得火熱,在中東與俄國的軍事行動配合緊密,外貿經濟也恢復活躍往來,根本沒有聽從美國制裁俄國的意思。從中可以看到,軍事聯盟是軍事聯盟,生意是生意,美國領導的西方世界內部的多頭發展出現不可阻擋的新趨勢。

 

西方世界的進一步的發展是撲朔迷離,充滿複雜變數。普京在接受採訪時提到,歐美論爭激化,如果發展到北約解體,才能說是對俄國有利。北約是在1949年蘇聯也有了原子彈,打破了美國壟斷之後,美國被迫草草組成的一個軍事聯盟,以便應付也有了原子彈的蘇聯地面大軍壓陣。在這之前,美國憑藉原子彈壟斷地位佔據西歐勢力範圍,不怕蘇聯傳統部隊大軍,也不需要搞什麼歐美軍事聯盟。1954年北約吸收了經濟重建成功的西德為會員,蘇聯也被迫成立了華沙條約的軍事聯盟。美蘇對抗以蘇聯解體,華約解散和德國統一而告一段落。冷戰結束至今,歐美之間的矛盾爆發仍然理性地控制在鬥而不破的狀態,然而特朗普對歐盟的激烈的打棍子言行改變了這個傳統,增加了火藥味。歐美過去的論爭多數還是控制在部長級的水平上,例如負責2003年攻打伊拉克的美國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曾經是歐盟的眾矢之的,當時的美國總統小布殊免於暴露在第一線,讓歐美之間的總統級別的最高交往仍然保持彬彬有禮,製造一個比較適宜的緩衝地帶。現在經過特朗普有備而發的亂槍掃射,美國沉不住氣,歐盟各國領導人也針鋒相對,直接反擊批評。本來鬥而不破,當前西方世界內部朝向既鬥又破的方向發展的危險性越來越大。然而,沒有美國保護的歐盟必須重新花氣力調整定位,動盪的風險代價難測,特朗普的強勢將強到什麼地步,和平的俄國到底和平到什麼地步,也同樣難以評估和預測。另一方面,失去歐盟配合支持的美國霸權將搖搖晃晃,得不償失,因此白熱化論爭之中雙方被迫互相妥協的空間仍然存在,但是在長遠上,各謀前程出路終歸還是一個必須面對的現實。

 

(作者為中國銀行法蘭克福分行前副行長,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