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經

首頁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經

「一國兩制」實踐和認識進入二次飛躍(2017.8)

發布日期:2017-08-24

筆者認為,如果說過去20年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的確立,那麼下一個10年、20年香港應該是進入大發展期,注重解決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滯後的問題。

☉文/劉瀾昌

毛澤東在其偉大的哲學著作《實踐論》中指出,人們的認識運動,首先經歷由實踐到認識的過程,即在實踐基礎上從感性認識上升到理性認識,這是認識過程的第一次能動的飛躍;經過實踐得到的理性認識,還須再回到實踐中去,這是認識過程的第二次能動的飛躍,是更重要的飛躍。

「男子20謂之弱冠」。國家主席習近平稱香港回歸20年,邁入成年階段。事實,這也是中央對於「一國兩制」的認識和實踐進入了成年階段。香港回歸20年的歷史進程,正是中央政府、特區政府以及各界人士對於「一國兩制」實踐和認識,不斷的從感性認識上升到理性認識,再回到實踐的不斷實現二個飛躍的過程,逐步深化逐步成熟的路程。事實上,要準確理解和描述「一國兩制」,不能忽視中國的執政黨中國共產黨,中共的歷史使命是要領導中國人民走社會主義道路。而「一國兩制」呢,則是走社會主義道路的中共,領導香港繼續實行原來的資本主義制度。這是歷史上從沒有過的,以至看來是「不可能」的社會制度安排。從提出之日起,就充分顯示其實踐的難度。習主席藉香港回歸20年慶典,發表了一系列講話,總結過去,謀劃未來,為香港「一國兩制」的航船行穩致遠指明了航向,是香港各界都需要認真學習,深入領會。

「一國兩制」的實踐極其豐富

筆者認為,過去20年,可以歸結為「一國兩制」實踐和認識的第一個階段,也可以從一個宏觀的觀察點而將其歸納為第一個飛躍的階段。在這第一個飛躍的階段,中央和特區政府對於在香港確立「一國兩制」的制度的基本規律,已從感性認識上升到理性認識,總結出基本的原則。而下一個10年以至下一個20年,將是實踐和認識「一國兩制」的規律的第二個飛躍的新階段。未來,對於在前20年得出的確立「一國兩制」制度的理性認識,需要回到實踐中去檢驗提高,實現更高層次的飛躍;同時,更為重要的是,要解決前20年尚未得到很好解決的問題,那就是「聚焦發展」的問題,實實在在使到「一國兩制」的航船行穩致遠。一言蔽之,就是在頭一個20年,完成了第一件大事,就是確立「一國兩制」的制度;而未來要做的第二件大事,則是解決香港特區經濟發展和民生滯後的問題,實現新的飛躍。

平實而言,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只是一個構想,一個頂層設計的框架,他既未能見證香港回歸祖國的偉大時刻,也未能參與「一國兩制」的具體實踐。不過,他的高瞻遠矚,一早確立的愛國者治港、相信港人有能力治港,以及駐軍、對於動亂要管等原則,被20年的實踐證明是有預見性的治港良策。但是,「一國兩制」的實踐是極其豐富的,也是極其複雜的。姜恩柱任第一任中聯辦主任時說過,「香港是一本難讀的書」。首任特首董建華近日透露,金融大鱷視港股為「提款機」時,他電請錢其琛從中央派人來港助戰,錢其琛回答中央一定支持,但是不能派人來,因為「我們對香港認識不深,若我們派人來給香港各種錯誤的意見,大家都會後悔」。前兩年內地股市崩盤,「國家隊」護盤遠沒有香港反擊大鱷做得漂亮。事實證明,內地對於金融股市這些原本是資本市場的東西,認識還是不如香港。姜恩柱之後至今,北京明確提出了「全面管治權」的理論,變化不能說不大。梳理過去20年北京領導人的講話,可以看到中央對於「一國兩制」的認識和實踐也是一條從知之不多到知之較多,逐步深化逐步成熟的路程。

回歸:「重新納入國家治理體系」

習近平主席七一講話指出:「回到祖國懷抱的香港已經融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壯闊征程。作為直轄於中央政府的一個特別行政區,香港從回歸之日起,重新納入國家治理體系。中央政府依照憲法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對香港實行管治,與之相應的特別行政區制度和體制得以確立」。

「香港從回歸之日起,重新納入國家治理體系」,是一個新的提法。事實上,回歸後十多年,香港作為獨立的關稅區,經濟發展是游離國家體系之外,直到「十二五」、「十三五」才原則提及港澳。如果,將「全面管治權」和「國家治理體系」聯繫來看,這其實應是是描述國家和香港特區關係的兩個基本的支點。

習近平主席七一講話,提出的第一條要求是:始終準確把握「一國」和「兩制」的關係。「一國」是根,根深才能葉茂;「一國」是本,本固才能枝榮。與此同時,在「一國」的基礎之上,「兩制」的關係應該也完全可以做到和諧相處、相互促進。要把堅持「一國」原則和尊重「兩制」差異、維護中央權力和保障香港特別行政區高度自治權、發揮祖國內地堅強後盾作用和提高香港自身競爭力有機結合起來,任何時候都不能偏廢。就此,需要指出的是,許多港人包括建制派錯誤理解和使用「兩制」的概念,將「兩制」指為香港。事實上,「兩制」是指一國下實行兩種不同的制度,香港實行的是原來的資本主義制度;就香港而言,就是一種制度,資本主義制度。如果要通俗簡要稱呼香港的社會制度,只能說是「港制」而不是「兩制」。

習近平主席還要求按「憲法和基本法辦事」,將憲法和基本法兩法並提。他還明確劃出三條底線: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權威、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都是對底線的觸碰,都是絕不能允許的。

應該說,中央劃定的這些確保「一國兩制」實現的紅線,並不是空口說白話。鄧小平一早提出的「駐軍」是在政權層面作出強力安排,而年初習近平的力排眾議以釋法解決游梁「港獨」色彩的宣誓及其他議員的瀆誓問題,則是從法律層面着手。

對挑戰三條紅線的一次較量

這次事情的發生和發展,以至全國人大就此事件對宣誓作出釋法,以及香港各種政治力量對人大釋法的爭議,其實也正正是對挑戰三條紅線的一次較量。到底一個進入建制的立法會議員,對於國家,對於國家的執政者,對於國家憲法,對於特區政府和基本法,應持何種態度,底線何在?應該說,這次判決給出了一個清晰的答案。加上之前游蕙禎、梁頌恆的「DQ」,共有6名行為不端的反對派議員已被判喪失議席,雖然他們還在上訴或者可能上訴,但可以說這已使回歸以來那些粗暴肆意踐踏基本法、攻擊中央和特區政府的邪惡勢力,遭到一次滅頂的打擊;而真正信守國家憲法和基本法,正正當當落實「一國兩制」的健康力量受到極大的鼓舞。

相信,經此一役,以後反對派藉立法會議員就職宣誓來攻擊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肆意歪曲基本法的現象,會大大收斂。劉小麗式的「龜速」讀誓詞,梁國雄的攜帶其他政治宣傳品,姚松炎的亂改誓詞,羅冠聰的怪聲怪調讀誓詞,恐怕難有人再敢「照辦煮碗」。

立法會本來就是特區建制的一部份,擔任立法會議員就是進入建制為香港人民服務,進行立法會議員就職宣誓就是其承諾遵守國家憲法和香港基本法,開始履行其為香港特區服務職責的開始,是一件極其嚴肅的事情,但是長期以來一些反對勢力錯誤判斷形勢,利令智昏,將宣誓作為肆意攻擊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的舞台,並且得逞,以至到去年的立法會就職宣誓出現「群魔亂舞」的現象。事實上,除了游梁宣誓中公然為「港獨」張目,醜化中國人,以及這次也被「DQ」的四人,還有不少反對派議員未做到嚴肅宣誓。因此,對此「DQ」這一役,的的確確是對邪惡的勢力重錘一檕。

對「一國兩制」嚴肅的正本清源

值得指出的是,全國人大就此對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作出解釋,為這次正本清源提供了強而有力的法律依據。此項釋法,明確規定,宣誓必須符合法定的形式和內容要求。宣誓人必須真誠、莊重地進行宣誓,必須準確、完整、莊重地宣讀包括「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內容的法定誓言。宣誓人拒絕宣誓,即喪失就任該條所列相應公職的資格。宣誓人故意宣讀與法定誓言不一致的誓言或者以任何不真誠、不莊重的方式宣誓,也屬於拒絕宣誓,所作宣誓無效,宣誓人即喪失就任該條所列相應公職的資格。

這次法官區慶祥的判決,就是以此強有力的法律依據而作出,即使再上訴,也無論上訴到哪一級都會被駁回,因為都不可能違背人大的釋法。這也再次證明中央力排非議包括內部的不同意見而作出這次釋法,是正確的。若然,不作出這次釋法而僅僅依據香港原本的本地法律,則不會有這樣的效果,因為本地的原本有關宣誓的法例,並未如這次人大對立法會議員的宣誓作出如此詳盡的規定。而在去年立法會宣誓時,立法會主席即接受了這些人的宣誓及允許他們重誓。事實上,這絕對不可接受。經此一役,不但規範了香港立法會議員的宣誓行為,同時也規定了他們作為一個特區立法會議員的行為準則。那些與「台獨」勾結,那些肆意進行顛覆內地政權的行為,絕對不允許的。應該說,這一役是對「一國兩制」的一次嚴肅的正本清源,也是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一次成功的依法治港。這次「DQ」案,充分表明中央治港已嫻熟的運用法律的武器。

發展是「一國兩制」應有之義

習近平主席七一講話,還出人意外的指出現存問題,「香港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制度還需完善,對國家歷史、民族文化的教育宣傳有待加強,社會在一些重大政治法律問題上還缺乏共識,經濟發展也面臨不少挑戰,傳統優勢相對減弱,新的經濟增長點尚未形成,住房等民生問題比較突出」。有評論指,香港應該汗顏,「範範唔掂」。不過,筆者關注的是,習近平最後的落腳點是,「解決這些問題,滿足香港居民對美好生活的期待」。說一千道一萬,香港「一國兩制」的成功,難道最後不是以港人生活質素的極大提高來說話嗎?習近平主席提出「中國夢」,在2020年國家全面進入小康社會,人均GDP比2010年翻一番,到本世紀中葉國家全面進入現代化社會,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其目的歸根結底就是滿足內地社會主義制度的人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現在,這個宏偉的目標離實現處於最為接近的時期,還新提出香港要「維護國家發展利益」。如果香港終日糾纏於「泛政治化」的內耗,依然有不少人住「劏房」,香港不是輸了嗎?事實上,香港的「一國兩制」要行穩致遠,思想層面的工作是長期的,由於香港是從被英國人殖民了150多年的社會,一下子轉變為回歸祖國懷抱的社會,舊有的觀念改變需要一個較長的過程,加上由於實行「一國兩制」,香港特區政府沒有很好進行去殖民化工作,一些洋奴觀念也被視為「核心價值」得以保留。因此,香港人要完全做到思想意識上的回歸祖國,需要潛移默化,點滴做起,而最基本的一條,就是如習主席指出的,通過香港經濟發展、民生改善,使港人對「美好生活的期待」得到滿足,而逐步增加對回歸的認同,對國家和民族的認同和歸屬感。

筆者認為,如果說過去20年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的確立,那麼下一個10年、20年香港應該是進入大發展期,注重解決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滯後的問題。習近平主席在七一講話就明確對香港提出,「始終聚焦發展這個第一要務」。聚焦發展,習主席放在了第三條,但是實質是「第一要務」,是「硬道理」。習主席諄諄教導香港人,發展是永恆的主題,是香港的立身之本,也是解決香港各種問題的金鑰匙。「一國兩制」構想提出的目的,一方面是以和平的方式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另一方面就是為了促進香港發展,保持香港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地位。香港俗語講,「蘇州過後無艇搭」,大家一定要珍惜機遇、抓住機遇,把主要精力集中到搞建設、謀發展上來。

發展,本身就是「一國兩制」的應有之義。而事實上,回歸20年,香港在發展上滯後了,香港當下急切需要的是「追上去」,否則不但香港市民生活水平得不到提高,還會拖國家發展的後腿。而且要看到,香港經濟發展面臨的阻力,其實不比政治層面小,不比政改和23條立法小,因為,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不但也要面對反對派的拉布等阻撓,也受到公務員官僚架構舊有漫長程序的拖沓和「卸膊」的官場作風影響,更加受到既得利益集團的形形式式的「陰招」。就拿通過填海、開發郊野公園等手段,解決香港缺地這個關鍵性的癥結,目前就寸步難行,着實不易,需要新一屆政府拿出愚公移山的魄力,克難前進,在較短的時間取得實效。

筆者思考,既然香港「已經融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壯闊征程」,「重新納入國家治理體系」,香港要維護國家發展的利益,那麼,香港的經濟發展是否只是香港自己的事情,香港是否可以孤身奮戰就可以完成?過去20年的經驗尤其是解決香港缺地而造成「地價樓價租金三高」癥結無力的經驗,說明特區政府的管治能力與其必須完成的任務不相稱。若然特區政府力有不逮之時,中央和內地省市是否要出手相助?而回到頭20年總結的「全面管治權」的理論,是否也納入經濟發展內容,或者這是需要在第二個飛躍中解決?總之,香港發展滯後的問題不解決,「一國兩制」成功實施是大打折扣的。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