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透視內地「空巢青年」群體(2017.8)

發布日期:2017-08-24

☉文/小寒

「空巢青年」一詞更像是「北漂」、「蟻族」等詞的延伸和進化,這些詞語背後觸及的問題都是一樣的:大城市病、高房價、戶籍制度、資源配置不均、社會不公、階層固化……「空巢青年」的出現或許可以促使人們再次思考一下這些老問題。

又是一年畢業季。根據中國教育部發布的數據,2017年內地畢業生人數有795萬,較去年增加16萬。如此龐大的年輕群體即將步入社會,開始新的生活。毫無疑問,他們中的很多人會選擇遠離家鄉和親人,在「北上廣深」等充滿機會和資源的大城市打拼,計算着微薄的試用期工資在交掉房租後還有多少可以支配——自動加入「空巢青年」的陣營。

沒錯,空巢青年。這個出現於2016年的詞彙正變得流行起來,因為它準確地概括了目前中國幾千萬年輕人的生活狀態。你可以認為它是「空巢老人」的衍生詞彙,卻帶着自嘲的意味。

無人與我立黃昏,無人問我粥可溫

今年4月,一篇名為《我國空巢青年已達2000萬,一線城市成單身人群聚集地》的報道,讓「空巢青年」一詞進入公眾視野。年齡在20-39歲,遠離家鄉在大城市中打拼,有一份收入尚可的工作,一個人居住,缺乏情感寄託,沒有家庭生活,常常感到孤獨……這些都是屬於「空巢青年」的標籤。

單身的獨居青年群體,正隨着中國第四次單身潮的到來而日益壯大。那些受教育程度高、家庭經濟實力較好,對婚姻持中立或保守觀點的年輕人,越來越傾向於選擇獨居。在北京、上海、廣州這樣的大都市中,諸如此類的年輕獨居人群數目激增,已經成為眼下中國無法忽視的社會現象。

在阿里數據發布於今年五四青年節前夕的《中國空巢青年圖鑒》(以下簡稱《圖鑒》)中,內地空巢青年的樣本數量高達5000萬;其中,男性佔據64%——而在中國,人口數超過5000萬的省市僅有10個。根據《圖鑒》公布的數據,5000萬空巢青年中,90後人數佔到61%;深圳則一舉超越北京、上海、廣州,成為中國「空巢青年」的最大聚集區。

空巢青年的日常生活狀態是怎樣的?商業媒體「好奇心日報」近期進行了一項名為「你是如何扮演城市空巢青年」的調查,為讀者勾勒出了一幅相當清晰且充滿細節的畫面:大城市的空巢青年一般住在30平米以內的出租屋裡;在家穿着隨性;就餐以速食或外賣為主;下班之後還喜歡賴在公司,因為無處可去;既因為懶不願意出門,又渴望和人交流;害怕孤獨。有人這樣形容這一群體的生活狀態:「無人與我立黃昏,無人問我粥可溫」,雖然戲謔,倒也貼切。

事實上,「空巢青年」並不是中國特有的。「蟻族」概念的提出者、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公共管理學院的廉思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造成「空巢青年」現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世界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城市化進程正在中國上演,這不僅是人口從鄉村到城市的遷移過程,也是由中小城市向大城市集聚的過程。這種社會經濟發展的不平衡,使得大城市的就業機會多,工資待遇也好,年輕人為了追求更好的發展機會只能離家外出打拼。加之這些年輕人仍處於生活的過渡期,他們的父母也大多不願意離開老家去大城市生活,也就造成了這些青年的「空巢」狀態。

廉思認為,在某種程度上,「空巢青年」現象是客觀存在並且不可避免的,其他國家也有類似的群體。

上世紀50年代,美國人口中只有22%的人單身生活,而到了今天,超過半數的美國人處於單身,其中3100萬人獨自生活——這一數目佔到了美國成年人口的1/7。不只是美國,瑞典、挪威、芬蘭、丹麥,近45%的住戶都是獨居(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這一比例高達60%)。日本有大約30%的住戶選擇獨居。在韓國,單人家庭的數量從1990年的102.1萬戶,增加到2015年520.3萬戶,25年間翻了5倍。

根據市場研究機構歐睿信息諮詢公司(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的報告,全球獨居生活人數從1996年的1.53億上升到2011年的2.77億——15年裡上升了55%;他們預計,到2020年全世界將新增4800萬獨居家庭。在可以預見的未來,獨居已經成為一個受全球矚目,且具有重大社會意義的話題。

是「革新力量」,還是「無老可依」的無奈?

雖然「空巢青年」這個稱謂很容易使人將其與「落魄」、「孤單」、「迷茫」等一些列負面形容詞聯繫在一起,但需要澄清的是,相當一部份「空巢青年」的獨居生活都是他們主動選擇的結果。

這些來自內地二、三線城市的年輕人,其實隨時可以回到家鄉,找一份安逸的工作,有不錯的收入,有父母照顧生活,沒有房租的負擔;但他們寧願留在大城市「享受」互聯網帶來的各種便利和國際化的現代生活方式。在廣東《新週刊》雜誌不久前發布一篇文章《別把「空巢青年」這麼迷茫的詞放在我們身上》中,作者直言「年輕人才不怕孤單,他們想要的是靜靜!」

「空巢」二字的確有過度渲染某種悲情色彩的嫌疑。當然,一個人,也可以好好生活。在現代社會,一個人的生活也可以豐富而快樂。但對於他們的父母而言,子女獨居依然讓他們憂心忡忡,害怕他們孤獨、無人照顧、自甘墮落。尤其當子女到了適婚年齡,依然獨居時,就免不了受到父母無休止的勸說……在中國的一些社會學家看來,獨居生活的普遍化還意味着「家」的概念、家族主義在下降,而個人主義在迅速上升。

紐約大學社會學教授艾理克·克里南伯格(Eric Klinenberg)在《單身社會》一書中指出:「獨居生活的興起本身也已成為一種具有革新力量的社會現象:它改變了人們對自身,以及人類最親密的關係的理解;它影響着城市的建造和經濟的變革;它甚至改變了人們成長與成年的方式,也同樣改變了人類老去甚至去世的方式。無論今時今日我們是否與他人一起居住,獨居幾乎與每個社會群體、每個家庭都密切相關。」

某種程度上,當下中國年輕人的獨居生活可以被視為一種「具有革新力量的社會現象」——「空巢青年」正在更好地走向獨立,追求與實現更大程度的自由。然而值得注意的事實卻是,雖然獨立、自由無疑是一種進步的、值得追求的價值觀,但近幾年的趨勢卻似乎是相反的:年輕一代對家庭的依附重新增強了。現實的原因很好概括:房價高企,階層固化。

「買房」被視為必需,而以目前中國一二線城市的房價水平,年輕人只有依靠家裡的經濟支持,才有可能實現。曾經「不想啃老」的一批人,在不斷上漲的房價中收穫了個人與家庭資產的雙輸。於是傾全家之力成為了新形勢下的普遍現象,家庭所能給予的支持成為年輕人生活的起點,「獨立」反倒是經濟上非理性的選擇。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中國研究中心主任、文化人類學教授閻雲翔觀察當代中國的家庭倫理、代際關係,得到的結論是,「步入社會的年輕人因生活的壓力,對父母比上一代青年有更強的依賴性」,他將此概括為「中國新家庭主義」。

在這種背景下,「獨立」不再是一種價值和追求,而成為了「無老可依」的無奈。從這個意義上說,「空巢青年」一詞更像是「北漂」、「蟻族」等詞的延伸和進化,這些詞語背後觸及的問題都是一樣的:大城市病、高房價、戶籍制度、資源配置不均、社會不公、階層固化……「空巢青年」的出現或許可以促使人們再次思考一下這些老問題。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