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中國巧妙運籌俄美歐三大關係(2017.8)

發布日期:2017-08-24

☉文/葛夫

專家認為,中國在發展中俄、中歐關係時,更要避免與美國關係惡化。以俄羅斯為例,中美貿易遠遠超過了美俄、中俄貿易額,俄羅斯與美國採取尖銳的對抗策略,原因之一在於俄羅斯處於世界經濟邊緣化的位置。中美關係惡化將會直接影響中國國內政治和社會穩定,而相比美俄惡化,俄羅斯受到的衝擊則小得多。

中俄、中美、中歐「大三角」關係,是當今中國最重要的三對雙邊關係,也是中國外交不能放棄的「定心錘」。三者之間互相影響互相制約,影響着整個世界格局。隨着歐洲和美國政壇的變化,當下中國與俄美歐的關係進入了微妙期,中國領導人通過嫺熟的外交手腕,巧妙地運籌着這三對大國關係。

專家指,中國在發展大三角關係時,要警惕戰略陷阱,既要避免與任何一方結盟,也要避免以任何一方為假想敵。因為競合是這三對關係的常態,不存在沒有競爭的單純合作,也不存在沒有合作的單純競爭。中國與俄美歐的關係,要麼要力爭追求「各自安好」,要麼就要促進整體多邊合作,以合作化解分歧,捨此無它。

「翻臉比翻書快」中美蜜月結束?

自4月習特莊園會晤後,中美關係開始升溫,口無遮攔的特朗普對習近平更是不吝溢美之詞,甚至直言「喜歡他」,兩國關係被輿論稱為進入了蜜月期。然而,好景不長,最近一段時間,美國對中國採取了一連串強硬動作,將中國列為人口販賣最嚴重的國家,批准特朗普上台後首宗對台軍售案,制裁一些與朝鮮有業務往來的中國實體,美軍艦駛入西沙群島中建島12海里以內等。特朗普最近更是連發推特,表達對中國未能遏制朝鮮導彈計劃的失望,甚至攤牌稱與中國的合作到此為止。

這一系列舉動使得中美關係急轉直下,出現巨大震盪。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刊文稱,隨着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蜜月結束,美國和中國的關係也開始冷卻。悉尼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的格雷厄姆(Euan Graham)說,這是一個非常確定的跡象,表明海湖莊園峰會以來的蜜月已經結束。

從這一段時間看,中美兩國傳統的四大領域的矛盾集中爆發,表明特朗普時代,這四大矛盾依然影響着中美關係,兩國關係進入了微妙期。

其一,是人權問題。不可否認特朗普政府在人權問題上的重視程度不如以往美國政府。不過,6月27日,美國依然把中國列為「打擊人口販賣最無力」的國家之一。這表明,特朗普政府依然延續了對華人權牌。

從冷戰後中美關係的歷史來看,人權問題一直都是兩國之間一個不可彌合的分歧點。不同之處在於,特朗普政府打人權牌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其真正目的是以此作為交易的籌碼,希望迫使中國在朝鮮核武器和導彈計劃方面加大施壓力度。

其二,對台軍售的問題。6月27日,美國國務院批准了14億美元的對台軍售計劃。此次軍售,談不上美國政策的變化,美方也明確軍售並不影響「一個中國」政策。專家分析,在台灣問題上,對台軍售是美國的傳統,短期內恐難以改變。

其三,朝鮮問題。同樣是6月27日,美國宣布對兩家中國企業和兩個中國公民進行制裁,懲罰它們與朝鮮的金融交易和經濟往來。這一制裁本身說不上意外。奧巴馬政府和小布希政府都曾以同樣的理由制裁了中國大陸和澳門的企業。

中國南海研究院兼職教授張鋒認為,特朗普在朝鮮問題上的對華政策的風險並不是「回到現實」,而是他交易型外交的對不同政策領域進行「掛鈎」的傾向。他已經暗示,既然中國在朝鮮問題上的合作沒有達到他的期望,那麼在經貿領域,美國也無需克制。按照這種利益交換的邏輯推演,中國的朝鮮政策成了關乎中美關係大局的核心變數,能影響包括經貿、台灣、南海等一系列敏感領域在內的互動。這是中國需要未雨綢繆的。

其四,南海問題。7月2日,美國「斯坦塞姆」號導彈驅逐艦進入西沙群島中建島12海里領海,進行所謂的「航行自由宣示行動」。這是特朗普政府六週內的第二次南海巡航,第一次是5月25日針對南沙美濟礁的巡航。

專家認為,把南海問題當作朝核問題的一個砝碼,這算是特朗普的「創舉」,也許他並不十分在意美國在南海的傳統戰略訴求,但這一議題豐富的利用空間又為其商人本性所重視,可以交換的利益常常也是商人最要緊抓在手的東西。這也就決定了,今後隨着朝核問題的起伏,美軍仍將在南海「時隱時現」,既不使這一地區局勢升級,同時也保持常規試探力度,討價還價。

中歐關係進入黃金時代?

「黃金時代」是英國前首相卡梅倫形容當時中英關係的狀態,實際上不少專家認為,這個詞不僅可以用於形同特雷莎·梅時期的中英關係,也可以用於形容當下的中歐關係,因為中國與德國、法國等歐洲主要大國的關係都處於歷史最好的時期。

中德關係一直是中歐關係的典範,建交45年來,中德關係一直是「成功故事」。對於中德關係,官方和學界常以「歷史最好時期」定位。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所所長崔洪建表示,「從某種程度而言,德國目前正在歐洲扮演着領導者的角色。中德之間的合作,無疑是走在中歐合作前列的。並且由於德國在歐洲內部的影響力擴大和上升,中德合作能比較充分地發揮『示範效應』。」

其實不只是德國對發展中德關係非常重視,歐洲其他主要國家也一樣。從卡梅倫時期,中英關係就奠定了「黃金時代」的基調,特雷莎·梅基本延續了前任的對華政策。7月7日,習近平在漢堡會見特雷莎·梅時,雙方再次確認堅持「黃金時代」大方向,推動中英面向二十一世紀全球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再上層樓。

法國也在積極推進中法關係。法國新任總統馬克龍對中國一直感興趣。他宣布參選之後,曾在受訪時多次引用中國政治家的名言,比如「不管黑貓白貓,能抓老鼠的就是好貓」。馬克龍的政策相對友好和溫和,有利於中法關係進一步和平發展。7月8日在漢堡與習近平會談時,馬克龍標記法中友好歷史悠久,兩國關係已經達到歷史最好水平。

事實上,歐州正在轉向東方,德國駐華大使柯慕賢(Michael Clauss)最近向媒體做簡報時提到,中德關係處於歷史最好時期。在德國看來,世界經濟和政治格局正在轉向東方。

歐洲正在日益成為中國政治發聲的舞台。歐洲在中國外交中佔據越來越高的地位。特別是習近平上台之後,中歐關係急速升溫,未來人們可能會看到中國進一步升級與其他歐洲國家、甚或是與歐盟的關係。專家分析認為,這是中國新的領導班子在全球戰略的新布局,將歐洲作為中國外交上的籌碼和政治上的發聲舞台。特別是特朗普上台之後,中歐之間在諸多議題上越來越互相靠攏,而歐洲國家也很願意為中國發聲。

當然中國和歐洲之間在巨大的合作空間之外,也有掩蓋不了的分歧。最大的不同就是意識形態差異,這始終是數十年來橫亙在中歐發展之間的「一道坎兒」,並且由此衍生出來很多複雜問題,諸如歐洲多國領導人拿所謂人權問題說事兒、中國異見分子在歐洲受重視等。

為了避免一些非正常狀況衝擊中歐合作的基礎,雙方數十年來在人權、法治等方面進行了一系列鋪墊,創造性的設置了眾多對話機制和交流管道,在當前紛繁複雜國際關係背景下,這是中歐全力推進雙方關係的努力嘗試與表達。

中俄關係歷史最好?

7月3日,習近平訪問俄羅斯。這是習近平擔任中國國家主席後第六次來俄羅斯。在此次訪問前夕,習近平在接受俄羅斯主流媒體採訪時表示,當前,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處於歷史最好時期。

在過去幾年裡,中俄高層之間的溝通十分頻繁。4年多時間裡,習近平已經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面超過20次,2015年、2016年甚至今年,兩人的年度會面基本都可以保持在5次。

習近平用「好鄰居、好朋友、好夥伴」來描述兩國關係,普京稱習近平為「很好的朋友、非常可靠的夥伴」,並將兩人之間的協作稱為「兩國關係發展毋庸置疑的驅動器」,認為如今俄中兩個鄰國之間的互信「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這種親密互動似乎印證了最近幾年熱炒的中俄結盟,但不看好兩國結盟的學者同樣不少。要知道,兩國曾經擁有的蜜月期也不過短短十年。有專家形容中俄關係政熱經冷,與政治上熱絡形成對比的是,中俄之間的經貿合作稍遜一籌。2016年,中俄雙邊貿易額為695億美元,而中美的雙邊貿易額超過了5,100億美元,幾乎是中俄貿易的7倍。

這種政經關係的不對稱也被外界解讀成為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的隱憂,畢竟經濟利益是兩國關係發展的一個重要基礎。那麼,為何中國與俄羅斯能在經濟關係並不高的情況下還能維持較高的政治關係?

中俄維持較高的政治關係水平很大程度上是兩國之間在戰略上的相互扶持,在關鍵性議題上,中俄能保證政治上的支持,或者說,不會「落井下石」也成為兩國關係能夠保持平穩的有利因素。比如俄羅斯因為烏克蘭危機與西方關係惡化時,中國則加大了與俄羅斯的合作,甚至習近平表態稱永遠不會支持對俄羅斯的制裁,也不會參與。在南海仲裁案結果公布之後,俄羅斯則表示中國的立場。

專家分析,中俄政治關係的提升也可促進經濟關係的提升,中國力推的「一帶一路」倡議與俄羅斯的「歐亞經濟聯盟」對接就是戰略促經貿合作。據悉,習近平此次訪問與俄羅斯簽署一系列經貿大單,這些都可以成為雙方經貿合作發展的「催化劑」。

中俄並非不重視經貿合作發展,中俄經濟合作步伐較慢與俄羅斯本身的經濟情況有關。俄羅斯雖在國際政治舞台上扮演「大國」的角色,但其經濟是相當薄弱的,2016年的GDP總量大約為1.3萬億美元,與韓國、澳大利亞的經濟總量相當。因此,很難用「政熱經冷」來定義中俄關係,兩國關係總體上仍屬於歷史最佳時期。當前,在國際經濟形勢低迷的背景下,中俄務實合作迎難而上,作為全面戰略協作夥伴,中俄在處理重大國際問題時,都將與對方的溝通協作擺在優先位置。中俄戰略協作在妥善解決國際熱點問題上所發揮的「穩定器」作用正在不斷凸顯。

對於中俄的「蜜月關係」,有分析指出,面對快速崛起的中國,俄已心平氣和地接受了變化,這與其在烏克蘭及東歐問題上對抗歐盟形成鮮明對比。兩國關係在經歷了數次艱難考驗後(中國成為中亞的關鍵角色,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及「一帶一路」和歐亞經濟聯盟兩個區域性倡議在歐亞交叉),北京成功讓莫斯科相信,中國的崛起對俄執政精英不是威脅。中國決策者表現出克制,並在一定程度上願意考慮俄方的利益,因而避免掉入了修昔底德陷阱,防止了一個前超級大國與其作對。

中國需要警惕戰略陷阱

對於中歐和中俄關係的日益走近,國際上出現了中德、中俄結盟的呼聲。專家指,中國在處理大三角的關係時,要避免陷入戰略陷阱。中歐、中俄關係重在深化,中美關係重在彌合,俄美歐對中國同樣重要,缺一不可。

對於中俄「準同盟」關係,中國國關學界現階段大概有兩種不同的看法,一種觀點認為,俄羅斯在歷史上對中國的影響則更多呈現消極負面的一面,對中國而言,切忌將和俄的接近變成戰略,變成對抗美國的同盟或準同盟關係。但另一種看法則是,中俄之間要結盟,且中俄戰略合作建立在面臨美國戰略壓力的基礎上,中俄結盟有利於維護中俄各自的戰略利益,但不必然就促進兩國間的所謂「友誼」。

遼寧大學轉型國家經濟政治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崔錚對兩種觀點都不認可,尤其在俄國十月革命100周年的2017年,說俄羅斯在歷史上對中國的影響更多呈現消極負面,讓人無法接受。

不可否認的是,中俄(蘇)兩國歷史上存在結盟、結盟瓦解、論戰、對抗的不同時期。實踐證明,無論是結盟還是對抗,都不符合中俄兩國的國家利益。對於中國兩國來說,首要考慮的是如何鞏固來之不易的關係發展成果,並將合作向縱深發展,而不是邁向結盟或準結盟的剛性狀態。

崔錚指出,中俄兩國邊境線4300多公里,都屬於幅員遼闊、資源豐富、人口眾多的大國,兩國的經濟具有一定的互補性,發展經貿合作關係,走合作共贏、睦鄰友好的道路才符合彼此的利益。

他認為,現在的中美俄三角關係同冷戰時期的零和博弈關係完全不同。中美之間、俄美之間,既有矛盾和衝突,也有廣泛的共同利益。中俄協作,牽制美國,目的不是組成反對美國的陣線,與美國對抗,而是通過一定的鬥爭,實現與美國的合作。中俄關係和中美關係對中國國家利益都十分重要,都必須要搞好,刻意強調中俄「結盟」的觀點並不可取。

中央黨校政治學博士後王曉偉認為,當前中俄根本不具備結盟的所有條件,忘記歷史意味着背叛,也不能局限於歷史,也要着眼於當前。中俄是否結盟很大程度上與外界的壓力有關係,比如美國強大的壓力,北約東擴,南海局勢等等,外界的壓力大了,就會走的近,外界壓力小了就會相對放鬆。無論是中國還是俄羅斯,在綜合實力上都無法與美國勢均力敵而相提並論,這種形勢和局面會長期存在。

同樣,中歐關係發展也離不開第三方。第三方的喜怒哀樂,將影響的中歐關係的起承轉合。在過去許多年裡,扮演第三方的是美國。中歐關係的很多重大事件,期間都有美國的影子。比如至今歐洲依然對中國維持所謂的「武器禁運」,始作俑者是美國、堅持論者也是美國。儘管一些歐洲國家有不同聲音,但美國憑藉其對歐洲盟國的強大影響力,在客觀上部份「操控」了中歐關係發展的路徑。

中國在發展中俄、中歐關係時,更要避免以美國為假想敵,避免與美國關係惡化。以俄羅斯為例,中美貿易遠遠超過了俄美、中俄貿易額,俄羅斯之所以能夠與美國採取尖銳的對抗策略,原因之一在於俄羅斯處於世界經濟邊緣化的位置。中美關係惡化將會直接影響中國國內政治和社會穩定,而俄羅斯受到的衝擊則小得多。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