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稿

首頁 > 最新文章 > 專稿

把辦鏡報看成是自己的事業(2017.8)

發布日期:2017-08-26

──鏡報創刊40周年感言

 

☉文/梁德標 鏡報前副總編輯

 

光陰倏忽,歲月如煙,轉眼間,鏡報創刊已經40周年。

 

我在鏡報工作逾30年,2012年正式退休,離開鏡報至今也近5年了。回顧當年在鏡報工作,我們幾個懷有共同理念的歸僑同事,跟隨徐四民先生歷盡千辛萬苦,排除萬難,為開創鏡報的事業而打拼的日子,至今仍歷歷在目。

 

新形勢下鏡報應運而生

 

1977年,中國內地的「文化大革命」結束,國家百廢待興,中國共產黨召開十屆三中全會,鄧小平第三次復出,一場挽救國家命運的改革開放運動蓄勢待發。在新的形勢下,徐四民、游尚群等幾位愛國歸僑決心辦一份綜合性的愛國雜誌,由緬甸愛國僑領徐四民先生扛大旗,擔任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的董事長兼社長。19778月,鏡報月刊正式創刊。

 

當時,內地在政府的新政策下,為數眾多的歸僑,出於眾所週知的原因,獲准離境出國,而大部份的出國者拖家帶口,滯留在香港。這批新移民成為香港的臨時居民,獲入境處發給蓋有綠色印章的身份證,因此被稱為「綠印者」。「綠印者」初來乍到,人地生疏,言語不通,業務不懂,還受到來自各方面的歧視,工作和生活都遇到許多困難。初生的鏡報挺身而出,開闢「綠印之友」專欄,為他們講公道話,替他們出謀劃策,解決各種疑難問題,因而受到「綠印者」的歡迎和支持。

 

鄧小平復出後,開創了國家的改革開放事業,令經過十年浩劫、遍體鱗傷的祖國,重現了生機。鏡報順應潮流,開闢「大陸動向」、「神州大地」專欄,發表言論和加強報道,大力支持改革開放力量,力陳改革開放對振興中華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宣揚和肯定大陸在改革開放中的新人新事新氣象;同時,堅決反對落後保守勢力,對「極左」思潮的流毒以及出現的一些「官倒」和腐敗現象,予以無情的抨擊和批判。由於鏡報的新聞報道及時準確,評論客觀公正,分析鞭闢入裏,她成了海外人士,乃至外國傳媒了解和觀察中國內地政治、經濟的一扇窗口。鏡報在國家的進步和崛起中,盡了一己之綿力。

 

在輿論戰線前沿迎回歸

 

踏入上世紀80年代,香港前途問題提上了歷史的議程。19826月中旬,鄧小平在北京會見了包括徐四民在內的十二位香港知名人士,對港人特別關心的香港前途問題聽取意見,並且向客人交底:中國決定如期收回香港。徐老返港後立即召開編輯部會議,向大家傳達鄧公的內部講話,並且取得共識,堅決支持祖國收回香港的重大決定,因此,鏡報成了香港最早表態支持香港回歸祖國的民辦雜誌之一,她充分發揮自己在輿論戰線的作用。從這時起,鏡報在報道和評論中英關於香港前途問題的談判、九七回歸、基本法的制訂等過程中,始終堅持祖國如期收回香港的立場和鄧公設計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偉大構想,同時揭露和拆穿英國的「以主權換治權」、「三腳凳」等陰謀和泛民的破壞行徑。鏡報在香港九七回歸祖國和維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中,一直站在輿論戰線的前沿,作出了自己的應有貢獻。

 

歷經萬難鏡報成長壯大

 

鏡報月刊創刊初期,條件十分困難。由於缺乏資金,公司只能租用灣仔一個百餘呎的單位作為辦公室,工作人員連經理、總編輯在內,合共只有三、四人,每人一張辦公桌,大家合用一個電話,更遑論電腦了。公司的業務,包括編輯、採訪、校對、會計、後勤、找廣告,乃至搞清潔衛生,大家無分彼此,都得幹。當時儘管工作環境較差,工資較低,但是大家抱着「一定要把鏡報辦好」的共同理想,工作辛苦點也毫無怨言。

 

作為長輩和領導人的徐老常常鼓勵我們這些晚輩。他說:有人講,在香港要想害一個人,就叫他去辦雜誌。今天我們就是要迎難而上,排除萬難,辦好鏡報,而且要把辦鏡報看成是自己的事業。他又說:今天大家在鏡報任職,辦好這份愛國雜誌,工作艱苦些,報酬少些,但是很有意義。將來你們對子孫後代提起,也會感到自豪。

 

鏡報在董事會和徐老的領導下,大家齊心協力,又得到廣大讀者和作者以及廣告客戶的大力支持,業務蒸蒸日上。特別是後來一批愛國愛港的企業家加盟,人力、物力和財力都大大加強。鏡報隊伍壯大了,人員的配備更加齊整了,並且有擁有了自置的物業,編輯部逐步實現了電腦化。彩印的鏡報以嶄新的面貌亮相,刊物的內容更加多樣和紮實。

 

鏡報得到讀者的喜愛,受到中央的重視,內地《參考消息》經常轉載鏡報的文章,黨政機關的幹部視之為必備的讀物;外國通訊社每每在鏡報出版之日而未出街之時,派人到鏡報社址守候,務求在第一時間拿到鏡報,以便向海外發稿……彈指一揮間,幾十年過去。鏡報歷經風雨,從一棵幼苗,成長為茁壯的大樹,屹立在新聞媒介之林。

 

徐老言傳身教辦好刊物

 

今天,當我們回顧鏡報幾十年走過的艱苦歷程,當我們為鏡報所取得的輝煌成績而歡欣鼓舞的時候,不能不更加懷念鏡報的創辦人──鏡報的董事長和老社長──徐四民先生。徐老以畢生的精力,撲在鏡報的事業上。

 

眾所週知,一份雜誌的生存,離不開廣告的支持。鏡報初創伊始,徐老親自打電話聯絡廣告客戶,他放下長者之尊,帶領工作人員上門找客戶登廣告;為了採寫有份量的文章,他老人家風塵僕僕,帶領我去採訪安子介、霍英東、費彝民、徐展堂、周南、王庚武、范徐麗泰、張國基、李德倫、黃霑等社會名人,而且在採訪前和記者一起確定訪問題綱,事後還要親自修改記者撰寫的訪問稿;每期鏡報出版前的編輯部會議,他都親臨指導,同編輯部人員一起研究並確定該期的專題;在相當長的一段時期內,徐老還親自撰寫每期的社評,他言傳身教的工作作風,感染了每一個人,給我們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

 

敢言作風贏得「大炮」美譽

 

徐老從1949年起,歷任第一屆至第七屆全國政協委員;19922003年又連續出任第八、九屆全國政協常委。每年赴京參加全國政協會議,他都爭取在大會上發言。由於他的敢言作風,措詞辛辣,因此大家給他起了個「徐大炮」的外號。這個外號是褒義的,徐老欣然受落。他自豪地說:「我的大炮是從不亂放的,我的出發點是愛國愛港,我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深思熟慮,而且看得很準。」他「敢言人之所欲言,敢言人之所不敢言」,在全國政協大會上,對貪污腐敗現象無情地發炮。他指出,「從一再發生的大案要案所挖出的驚心動魄的內幕來看,炮打一番,驚醒一些人,讓大家提高警惕,認真建立一套防患於未然的制度,對國家、對人民,都是大有好處的。」他強調,「當前的腐敗現象形勢嚴竣,如果再不急謀建立一套民主政治體制,調動千千萬萬群眾的積極性,共同克服難關,那麼,我曾經擁護過的中國共產黨將很難保證不會繼續腐爛下去,直至走上自我毀滅的道路為止。」這是出自一個忠誠諍友的肺腑之言,句句擲地有聲。他的大會發言屢屢獲得熱烈而持久的掌聲。

 

徐老在香港回歸前對港英殖民政府和回歸後對英殖殘餘勢力的抨擊,也是毫不容情的,炮轟香港電台就是典型的例子。他在2006年就一針見血地指出,「作為特區政府的電台,香港電台的公務員吃的是特區政府的飯,領的是特區政府的工資,用的是所有納稅人的稅款。但是,十年來香港電台不但沒有宣傳政府的政策,還經常製作一些危害和妨礙特區政府政策的節目,與政府唱反調,攻擊或歪曲政府的政策,鼓動部份香港人反對政府的政策,還公然醜化和攻擊特區政府和中國領導人。」他強烈要求整頓香港電台。徐老的這番話,說出了人們的心聲,得到大多數市民的認同和支持。現在大家談起來,都為當今社會上少了這門「大炮」而扼腕興嘆!

 

徐老的愛國情懷,他的敢言作風,充分體現在他主持下的鏡報,形成了鏡報「愛國愛港」的報格和「誠實敢言」的風格。在人們的心目中,鏡報仿佛就成了徐四民的化身。當年我們幾位老同事常說,徐老就是一棵大樹,我們在樹下好乘涼。徐老在,我們就有了主心骨。200799日,徐老離開了我們,他在彌留之際,仍然叨念着鏡報,令在場的人無不為之動容。今天,我們慶祝鏡報創刊40周年,回顧鏡報幾十年所走過的艱苦奮鬥道路,所經歷過的風風雨雨,怎能不倍加懷念老社長徐四民!

 

令人欣慰的是,徐老的後人繼承了他的遺志,堅持繼續把鏡報辦下去。在徐家的努力下,十年來,鏡報不僅更加成熟了,而且有所拓展,業務更趨多元化,從單一的出版業務,發展為出版、社會活動、公關等多維一體的文化出版公司,而且辦得有聲有色,影響越來越廣泛和深遠。

 

作為在鏡報打拼了三十多個年頭的退休員工,對鏡報有一份深厚的感情。我期望鏡報今後能沿着徐老開拓的道路,在原有基礎上,越辦越好,越辦越出色,不負歷史的重托。 20177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