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首頁 > 最新文章 > 特稿

烏爾善:拍《封神》不想自我「封神」(2017.8)

發布日期:2017-08-26

 

☉文/書同

 

憑藉執導《畫皮2》、《鬼吹燈之尋龍訣》等電影而聲名鵲起的烏爾善,近日因《封神》三部曲正式啟動而再次成為內地影視圈的焦點人物。

 

拍電影是想「搞點事情」

 

烏爾善名如其人,留着平頭、蓄着鬍鬚、身材魁梧的他,有蒙古族漢子的硬朗。1972年,烏爾善出生於內蒙古自治區首府呼和浩特市的一戶普通蒙古族家庭。由於4歲就隨父母遷居北京,烏爾善身上兼具着蒙古族的豪放性格和胡同里的「京腔兒」。

 

大學二年級從中央美院退學後,烏爾善開始了一段「無所事事」的生活。那段日子裡,他常去北京圖書館借閱電影錄影帶,發現電影「有點兒意思」便去報考北京電影學院,結果順利考入該校導演系。有趣的是,烏爾善從電影學院畢業後選擇了拍廣告。彼時的「烏導」是廣告圈的寵兒,中國移動、諾基亞等眾多知名品牌都邀請他擔綱廣告導演,其個人工作室也在業內闖出了名氣。

 

2001年,電影《魔戒》在內地上映,烏爾善看後感嘆「受了刺激」。烏爾善對筆者說,「看完《魔戒》我就問自己,中國為什麼沒有這樣的電影,我們如果拍這樣的電影,應該選什麼題材。我覺得《封神》是首選,但當時我們沒有這種製作能力,市場也沒有這種容量。當時我也比較年輕,這(拍攝《封神》)是一個聽起來就很難實現的願望。」

 

烏爾善於2007年正式回歸電影行業,並選擇試水娛樂電影。只是他這一試,就在中國電影產業的汪洋中掀起了不小的浪潮。

 

「電影不是一個虛榮的行業」

 

2011年,烏爾善執導的首部商業電影《刀劍笑》以700萬元(人民幣,下同)的投資撬動了2350萬元的票房,並在第48屆台灣電影金馬獎上擊敗大熱影片《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的導演九把刀、《倭寇的蹤跡》的徐浩峰和《轉山》的杜家毅,斬獲最佳新導演獎,成為當屆金馬獎的「最大黑馬」。

 

此後的數年中,他先後執導了魔幻愛情電影《畫皮2》和奇幻冒險電影《尋龍訣》。兩部影片總票房超過23億元,且在豆瓣、IMDb等內地和海外知名電影評論網站上獲得良好口碑。

 

榮譽越來越多,烏爾善對電影藝術的初心卻並未改變。在他看來,好作品的核心在於正確認識電影創作應該經過的步驟。他舉例說到近期在內地票房火爆的印度電影《摔跤吧!爸爸》,電影成本不高,但故事特別好看,每一個情節設置都非常合理,「該讓你哭就哭,該讓你笑就笑,該讓你緊張就緊張」。認真打磨故事,準確定位題材,進而高品質地完成劇本——烏爾善認為,這是中國電影工作者應該學習的。「能不能花時間在電影劇本的寫作上,有沒有社會責任感,能不能把社會普遍存在的問題精準地轉化成劇作,這是非常考驗專業能力的。」

 

「想要向外國電影學習,瞭解他們是前提。紐西蘭一個400萬人口的小國家都能拍出《魔戒》、《霍比特人》三部曲。我們的電影工業和他們相比,距離不是一點半點。」烏爾善強調,所謂「電影工業」,一定要具備這樣三個條件:資金密集、技術密集和類型化創作。「沒有類型化生產就談不上量產,更談不上工業」;而類型化創作都是有模式和規則的,有其特定的敘事模式和品質標準。

 

「我們和維塔(維塔數碼,《魔戒》、《霍比特人》、《阿凡達》等電影的視效製作公司)的本質差距還是態度問題。」烏爾善認為,中國藝術家雖多,但全情投入到電影創作中的不多。在他看來,中國電影行業還缺很多人,畫家、雕塑家、電腦工程師、軟件開發者……「當他們真正從不同領域集結到電影行業的時候,中國電影才真正能夠蓬勃地發展起來。」

 

向「霍比特人」學拍《封神》

 

經過幾部作品的技術積累和經驗積澱,烏爾善決定向自己十六年前默許的願望發起挑戰,拍中國自己的奇幻史詩電影——《封神》。

 

「一直想做的事,就是給中國的年輕觀眾拍超級大片。」烏爾善說,「幻想、英雄、成長,這其實是好萊塢電影在全球影響最大的類型,也是中國最需要的電影類型。電影市場是年輕人的市場,他們對幻想電影的需求是第一位的。從年輕人的角度來講《封神》的故事,能讓他們瞭解到中國自己的文化也是非常了不起且具有生命力的。」

 

烏爾善坦言,此次拍《封神》是因為它是「中國第一國民神話」。一方面,《封神》的故事來源於中國商周時期的真實歷史;另一方面,它也創造了一個中國人自己的神話體系,「所以這是最值得一做的題材」。

 

時機雖已成熟,烏爾善卻並未急於求成,「四年的籌備,一年多的拍攝,三年的後期,真正上映需要八至十年的週期。」《封神》三部曲於2014年啟動項目開發,2016年進入籌備階段,20172月起面向全球海選男女主演。影片計劃於20182019年拍攝,暫定於20202022年期間陸續公映。

 

有了「十年磨一劍」的決心後,烏爾善開始向「已經封神的各路神仙」取經。由於《封神》的三連拍模式在內地電影界尚屬首創,烏爾善就飛赴洛杉磯和紐西蘭拜訪有經驗的製作人,包括《駭客帝國》製片人之一格蘭特•希爾和《魔戒》製片人之一巴里·M·奧斯本。「他們每個人的履歷都能夠進入電影史,給我們帶來的經驗都是無價之寶。」

 

這些世界影壇大腕對《封神》貢獻良多,奧斯本更受邀出任製作顧問,但在烏爾善心中留下最深印象的,還要數那一群不為電影圈外人所熟知的「霍比特人」。

 

烏爾善前不久受紐西蘭旅遊局邀請,初見紐西蘭朋友,烏爾善就享受到了當地毛利文化中熱情的「碰鼻禮」——「彼此要把對方的呼吸吸進去,要分享對方對生命的體驗」。烏爾善拍了幾下自己的鼻子,笑着說:「他們都很質樸,為人非常真誠、熱情。他們沒有因為自己是全球電影產業當中最頂尖的團隊而高高在上或者有所保留,而是很直率地,像霍比特人一樣地分享經驗,這些東西是所有做電影的人應該去感受的。」

 

烏爾善說,大張旗鼓地拍《封神》,不是為自我「封神」。「有哪個項目可以讓你這麼全情投入地工作這麼長時間?我希望我們能用最大的能量和所有的情感,創作一部作品,不愧對我們付出的所有時間。」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