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論壇

首頁 > 最新文章 > 專家論壇

美國對俄新政策的戰略意義(2017.8)

發布日期:2017-08-26


 

特朗普上任半年來,無風不起浪,一邊是敲打其盟國,一邊是為公開的和秘密的通俄政策放風聲,在華盛頓鬧個風雨滿城。美國各利益集團權衡通俄利害之後,內部產生出來的阻力較大,通俄政策執行起來的危險完全可能大於收益,所以至今舉棋難定。

 

☉文/鄭德力博士 (德國)

 

當前美俄關係進入一個敏感的歷史階段,普京派黑客撓亂美國大選和協助特朗普競選勝利的嫌疑,以及特朗普的「通俄政策」這兩件大事,同時在美國不斷發酵,成為美國對外政策的最重要籌碼和焦點之一,其中醞釀着美俄關係發生突變轉彎的可能。特朗普此次的通俄言論比較反常地走在政策行動前面,雙方關係改善至今好事多磨,雷聲大雨點小。雖然遇到對立勢力排山倒海的百般指責,特朗普對「通俄」一事依然興致勃勃,美國內部出現的強大意見衝突和阻力也不能低估。

 

特朗普通俄政策的苦衷

 

蘇聯解體之後,美國雖然變成唯一超級大國,仍然隨時積極抓住再來一次倒俄的機會,所以有了策劃擴大烏克蘭內戰危機的企圖,美俄關係在過去三年的奧巴馬最後任期內因此陷入低谷。俄國則禮尚往來,重返中東,在敘利亞和土耳其反擊美國,收效甚大,恢復了一些蘇聯解體前在中東擁有的地位和影響力,並且做到了乘虛而入,當奧巴馬在中東執行收縮方針和轉向布署重返亞太的任期內削弱了美國的全球戰略地位,形勢比人強,特朗普的通俄政策傾向代表着對俄國的示弱而不再是延續奧巴馬的對俄的強勢態度。

 

事實上,美俄之間的利益調和即使因白宮換主人而可能轉弱為強,美國內部也還不容易馬上克服長期累積下來的對抗遺產與猜疑。蘇聯1991年解體後,世界上只剩下一個唯一的超級大國,對於一個人口變成只有美國一半的俄國,美國明顯是處於高高在上和咄咄逼人的優勢地位。奧巴馬任滿卸任前夕仍不放棄要滅一下普京威風,公開貶低俄國,形容俄國現在只是一個中等強國。但是由於俄國擁有不低於美國的核武力量,對美國潛在的安全威脅仍然最大,俄國不可避免地繼續充當相當多的美國政治集團的主要假想敵。當年基辛格首次訪華必須內外保密,繞道巴基斯坦,才能為尼克松解凍之旅順利鋪路,可見美國內部對中美關係解凍也不是沒有反對意見的鐵板一塊。當前美國石油財團明顯要媚俄,金融財團要繼續制裁圍堵俄國,這樣的內部衝突局面不能排除。人的本質是其社會關係的總和,輪流作莊的新任美國總統特朗普當然也要上陣,發揮出應擁有的舉足輕重的決策,作為美國權力最高代表出面來決定對俄政策的調整與否。

 

烏克蘭危機導火線

 

烏克蘭局勢的惡化是美俄最近4年來關係緊張的主要原因之一,美國當然不會放棄參與和製造2014年烏克蘭危機的機會,奧巴馬趁機推動亂歐壓俄的政策,本想一網打盡,但是遇到法德俄的三邊互動,一箭雙雕的成績不理想。烏克蘭的水太深,奧巴馬也不敢冒然深進腹地,幾年下來歐美干預烏克蘭政策和對俄制裁原地踏步,政治壓力意義大於經濟意義。新官上任的特朗普也感覺到制裁俄國難以為繼,有必要對俄妥協。另一方面,歐盟對烏克蘭危機的蔓延是心懷戒意,對美國夾帶的亂歐思維保持高度警惕。蘇聯解體後,歐盟從頭開始即有吸納烏克蘭的興趣,其興趣大於吸收土耳其,俄國早期似乎也不反對放羊吃草,前提是不像其他東歐那樣,烏克蘭不許參加北約。美國並不樂意看到歐盟市場擴大,讓歐盟又加進來一個幅員廣大土地肥沃的5千萬人口的烏克蘭,自然將擴大歐盟經濟對美國的競爭威脅。烏克蘭如入歐,完全可以彌補英國脫歐給歐盟帶來的出血,增加的新血活力將大於波蘭等東歐國家,美國將難以接受,因此根據美國對其盟國的無形戒條,歐盟要擴大的前提必須是北約也跟着東擴,烏克蘭如入歐也必須同時或提前入北約,以便保證美國對歐盟的「軍事控制權」。美俄立場的對立僵局使得歐盟和烏克蘭左右為難,烏克蘭入歐談判一拖再拖,原來親俄的烏政府失去耐心,中斷與歐盟談判,有意轉向與俄國等國再建歐亞經濟聯盟,這引起歐美不滿,2013年聯手支持烏克蘭親西方勢力,推翻一個也是選舉出來的親俄政府,終於逼使俄國撕破臉進軍克里米亞,保證了俄國在黑海出海口的安全,但是莫斯科要重振經濟的歐亞經濟聯盟計劃因為失去了烏克蘭和面對歐美制裁而難成氣候,美國也同時成功推遲烏克蘭入歐的時間。

 

特朗普要在墨美邊境建立新柏林圍牆,歐盟與美國閉關政策傾向則背道而行。歐盟打開邊界流動自由的熱心不減,吸納烏克蘭入歐的長期目標應不變,最近宣布提供烏克蘭人免簽證進入歐盟的待遇,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推進。

 

特朗普的攻勢與退卻

 

美國的外交籌碼很多,從前靈活輪流使用,十拿九穩,收穫甚豐,現在世界群雄並立,許多國家也在各經濟政治領域迅速發展前進,形成對美國的新壓力。近年來美國相對的軟硬實力明顯減弱,如繼續四處插手,掉進賠了夫人又折兵的悲劇陷阱的機會將越來越大。

 

特朗普上任半年來,無風不起浪,一邊是敲打其盟國,一邊是為公開的和秘密的通俄政策放風聲,在華盛頓鬧個風雨滿城。美國各利益集團權衡通俄利害之後,內部產生出來的阻力較大,通俄政策執行起來的危險完全可能大於收益,所以至今舉棋難定。

 

另一方面,由於奧巴馬制裁俄國的政策至今收效有限,實際上對俄制裁政策已經破產。制裁不等於野蠻的全面封鎖,世界其他國家對俄貿易繼續蓬勃發展,歐美也做不到像在冷戰高峰時期建立兩敗俱傷的全面經貿隔離狀態,美國自己對俄貿易該做的生意也繼續不斷地做。去年美俄貿易總額已經止跌回升,今年因為有一個傾向於通俄的特朗普上台,新國務卿蒂勒森曾經與俄國有過非常緊密的石油業務合作,美俄貿易肯定繼續增加,正中普京的下懷。美俄貿易長期低度發展,只是約佔歐盟與俄國貿易的十分之一和中美貿易的二十分之一,雙方經濟互補程度不高,所以美國也不會期望經貿往來在短期內有井噴式的發展。

 

在烏克蘭之外的其他戰線上,俄國在敘利亞戰爭和對土耳其的影響力的推進超過美國,使得美國陷入窘境。多面出擊的美國忙於奔命,美國在世界各地建立的傳統勢力範圍的根基發生動搖,包括與歐盟的矛盾日益表面化,與日韓經貿失去發展動力,被朝鮮擁核政策困擾,對發展中國家提不出有前瞻性的互惠互利建設項目,使得美國目前承受着比俄國較大的國際政治壓力,特朗普改變奧巴馬的對俄政策,主動要向俄國靠近,都將協助普京顯示出苦盡甘來的瀟灑地位。

 

美俄關係的重要性下降

 

經過半年的等待,特朗普終於有了將通俄政策推進一步的機會,77日和普京在漢堡G20的主會場外首次單獨碰頭和舉行兩個小時會談,一時引人注目。這次加插的美俄首腦雙邊會談不應該是大會之外的花邊小事件,但也當然不是決定大會主題決議的一個重要雙邊會議,對外公布的會談內容消息正好是要加強管控電腦黑客的合作。普京過後在記者會上表揚特朗普的才智,認為特朗普並不像美國主流媒體對他抹黑的那麼糟糕,普京表現出大將之風。另一方面,普京當然不會因為這次隆重的雙邊會談而改變立場,去支持特朗普一起反對不可逆轉的巴黎氣候協議,美國自我孤立和被所有其他G20成員一起孤立的現實也不可逆轉。普京不是斯大林,特朗普也不是羅斯福,如果今天美俄還需要有一對肯尼迪和赫魯曉夫來繼續一場國際政治大演練的話,特朗普反而更像是在扮演着當年赫魯曉夫求和的角色,幾乎是要上演一齣顛倒的歷史諷刺劇。無論特朗普的通俄和打俄國牌具有什麼複雜的戰略用意,無論是否能一帆風順或胎死腹中,美俄關係發展的一方面是美國開始出現弱勢疲態,另一方面是整個美俄關係在國際政治舞台上的份量也發生減弱的變化。美國打勝了冷戰,意氣風發,著名戰略理論家布熱津斯基曾經這樣挖苦過俄國,「如果俄國要避免在地緣政治上被危險地孤立,這就是俄國必須與之打交道的歐洲。對美國來說,俄國實在太虛弱了,不配成為夥伴;但如只是作為美國的病人,俄國又太強壯了。」風水輪流轉,現在如果將布熱津斯基所說的俄國這兩個字改為美國,把美國這兩個字改為俄國,即使不一定一針見血,或許也有希望在美國成為一個重要的國際政治理論。「助秋風雨來何速,忽喇喇似大廈傾」,特朗普在國際上一邊要繼續強勢進攻,一邊要自我孤立和防守退卻,關鍵的問題是在自我孤立和退卻行動中怎樣避免骨牌效應和連鎖崩潰的發生。

 

(作者為中國銀行法蘭克福分行前副行長,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