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特稿

首頁 > 最新文章 > 封面特稿

「一地兩檢」是一場政治決戰(2017.9)

發布日期:2017-09-21

☉文/柳蘇

國家主席習近平於回歸20周年視察香港時強調,絕不允許危害國家主權安全和挑戰中央權力,為香港「一國兩制」劃出底線。反對派卻策動妖魔化和反對「一地兩檢」的行動,這是對底線的嚴重觸碰。圍繞「一地兩檢」的政治決戰,關係到香港「一國兩制」能否行穩致遠。

習主席視察香港時強調:「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權威、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都是對底線的觸碰,都是絕不能允許的。」習主席為香港「一國兩制」劃出底線後,香港反對派公開鼓吹「港獨」有所收斂,但卻策動妖魔化和反對「一地兩檢」的行動觸碰底線。

反對派妖魔化和反對「一地兩檢」,企圖收一箭三雕之效:一是把香港與祖國的關係說成是國與國之間的關係,借此鼓吹「暗獨」;二是挑戰中央權力和基本法權威;三是妄圖重演推翻23條立法一幕,組織規模巨大的反「一地兩檢」輿論攻勢,重振反對派弱勢。

製造「國與國」之間的關係

「一地兩檢」並非新鮮事物,在不少國家及地區都有採用。反對派針對高鐵香港段「一地兩檢」安排的極端攻擊,許多人都會忍不住問:為什麼國家在「一國」之內可以包容「兩制」,而在「一國兩制」下的香港特別行政區這「一地」,竟然沒有「兩檢」的容身之地?反對派意欲何為?

反對派一直主張割裂「一國兩制」,將香港視為政治實體。從陳方安生提出「小心邊界模糊」開始,反對派搞「本土行動」、「反國教」、「反自由行」、「反強國人」、「驅蝗行動」,誣衊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是「割地賣港」,聳人聽聞稱粵港澳大灣區「更會加快『一國兩制』的消亡」,都暴露反對派將香港視為政治實體的「港獨」心態。

以公民黨為主導的「一地兩檢關注組」公布的「立場書」一開始就稱:「我們極度關注香港政府以『方便』為由,『租賃』為名,擬將高鐵西九龍總站的出入境大堂部份地方、月台、在香港境內行駛中的高鐵車廂割讓予中國人員執行中國法律。」以這種方式去抹黑「一地兩檢」,將「中國人員」、「中國法律」視為「他者」(the other),已經充分暴露出其將香港與祖國視為國與國關係的「暗獨」立場。

反對派妖魔化和反對「一地兩檢」,將屬於國家所有的香港土地扭曲為「割地賣港」,把「一地兩檢」方案中的「內地口岸區」說成是「租界」,這是製造香港和祖國是「國與國」之間的關係,是李登輝、陳水扁「兩國論」、「一邊一國論」的變種,其實質是拒絕承認香港是中國一部份,其底牌是「暗獨」,是要隱晦地將香港從中國的領土和主權完整分裂出去。

挑戰中央權力和基本法權威

「一地兩檢」分「三步走」實施,最重要是第二步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批准兩地政府簽署的《合作安排》,這不僅涉及中央權力,而且保障了「一地兩檢」絕對符合「一國兩制」與基本法,這是基本的憲制常識。

基本法第7條列明,香港特別行政區境內的土地和自然資源屬於國家所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負責管理、使用、開發、出租或批給個人、法人或團體使用或開發,其收入全歸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支配。因此,特區政府將西九龍站部份面積租予內地劃為「內地口岸區」,做法合憲合法。

反對派妖魔化和反對「一地兩檢」,是挑戰中央權力和基本法權威。「禍港四人幫」之一的李柱銘聳人聽聞稱,高鐵「一地兩檢」等同「整本基本法冇咗」。李柱銘曾焚燒基本法,暴露最希望「整本基本法冇咗」是他自己。

以公民黨為主的「一地兩檢關注組」用種種聳人聽聞的言論,將便利港人出行、促進香港更好地融入國家發展的「一地兩檢」安排「妖魔化」,企圖誤導市民。公民黨吳藹儀聲稱港人行近高鐵站會被帶返內地,余若薇聲稱「一地兩檢」使港人分分鐘在內地坐監。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嚴辭批駁有關言論「荒謬」、「匪夷所思」、「普通人都不會這樣說」。

事實是,內地執法人員只能在西九站的「內地口岸區」活動,不能走出車站範圍。況且,現在每一天有二三十萬港人進入內地口岸,並沒有港人分分鐘受到逮捕或者坐監的情況。公民黨一味靠嚇,豈可欺騙市民。

妄圖重演推翻23條立法一幕

前公民黨黨魁及主席余若薇煽動市民反對「一地兩檢」,妄稱當年「基本法23條關注組」成功令政府收回立法草案,可以作為先例云云。公民黨主席及前任黨魁梁家傑亦妄稱,必須如同「反23條」般動員市民,才可推翻「一地兩檢」云云。公民黨的兩位「太上皇」反「一地兩檢」言必稱「反23條」,暴露其禍心是妄想如當年「反23條」立法一樣,動員幾十萬市民上街,製造一場政治動亂推翻「一地兩檢」,肆無忌憚挑戰中央權力。

2002年,在香港就基本法23條立法諮詢時期,香港反對派、美英反華勢力、台灣「台獨」勢力等,借機發起一股反23條立法、「去中國化」的惡浪。當時,在美國情治部門指使下,2002年12月4日,「全球反對23條立法聯盟」在華盛頓成立,該聯盟包括全球多個反華團體。

也是在2002年,余若薇、梁家傑等乘機成立所謂「基本法23條關注組」,反對政府提出的23條立法方案。2002年12月9日,以公民黨前身45條關注組為重要成員的大律師公會,當時由公民黨梁家傑擔任主席,竟然拋出要求特區政府「尊重在正當政治過程中推動分裂的正當性」、「民族自決」、「高度自決」論,開始公然主張搞「港獨」分裂國家。在所謂「基本法23條關注組」與「全球反對23條立法聯盟」興風作浪下,23條立法以失敗告終。

在今天,公民黨大狀余若薇、梁家傑、吳藹儀傾巢而出,粉墨登場反對「一地兩檢」,將「一地兩檢」與23條立法相提並論,又成立「一地兩檢關注組」,根本是故伎重施,妄圖重演推翻23條立法一幕,組織規模巨大的反「一地兩檢」輿論攻勢,重振反對派弱勢。

歷史不會重演但有驚人相似

美國著名作家馬克.吐溫說:「歷史不會重演,但總會有驚人的相似。」這句話針對公民黨妄圖重演推翻23條立法一幕,可謂入木三分。

歷史不會重演在於,2002年至2003年23條立法期間,香港經歷亞洲金融風暴打擊,樓市股市齊跌,負資產逾十萬,更遭沙士蹂躪奪去近300條生命,失業潮、倒閉潮洶湧,人心惶惶,社會充斥怨氣戾氣。在此情況下,余若薇、梁家傑、吳靄儀等乘機成立所謂「基本法23條關注組」,與所謂「全球反對23條立法聯盟」遙相呼應,利用市民對經濟民生的強烈不滿,造成2003年七一50萬人上街遊行的場面。

2003年之後,中央推出一系列挺港措施,力助香港經濟走出亞洲金融風暴打擊下的困境。近幾年香港失業率一直保持在3.5%以下的低位,接近全民就業,貧窮人口連續數年下跌,負資產已成歷史,人心思定。公民黨利令智昏,翻老皇曆企圖重演當年推翻23條立法的一幕,現實是絕對不會再現。

但歷史又總會有驚人的相似。公民黨「元老」余若薇、梁家傑、吳靄儀、陳文敏(公民黨創黨黨員)傾巢而出,將「一地兩檢」與23條立法相提並論,又成立「一地兩檢關注組」,組織規模巨大的反「一地兩檢」輿論攻勢,企圖重振反對派弱勢。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出席香港同胞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8周年籌備委員會成立大會致辭表示,新一屆特區政府順利開局,香港形勢積極向好。7月4日,再有4名宣誓違法的立法會議員被法庭裁定喪失議員資格,「港獨」分離勢力受到沉重打擊,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釋法的權威得到應有彰顯。8月7日,香港區域法院又對旺角暴亂的3名參與者分別定罪量刑,公義得到伸張,香港法治得到有力維護。7月23日,特區政府公布高鐵西九龍站「一地兩檢」方案,香港社會主流聲音表示認同,它對市民出行和生活帶來的便利、對高鐵運行效益和香港長遠發展帶來的好處顯而易見。

在反對派處於弱勢的情況下,反對派利令智昏,企圖重演當年推翻23條立法的一幕扭轉自己的弱勢,顯然打錯算盤。

「一地兩檢」民意戰

反對派成立所謂「一地兩檢」關注組,聲稱要收集30萬個市民簽名,要求特區政府停止再誤導公眾、撤回方案、諮詢公眾云云。這是反對派為阻撓「一地兩檢」方案的落實而發動的一場民意戰。

反對派成立以公民黨為主導的所謂「一地兩檢」關注組,據稱有近百位反對派人士參加,包括多位反對派立法會議員,還有幾間大專院校的學生會代表,企圖挾民意來阻撓該方案的實施,顯示反對派全面組織反對「一地兩檢」的民意戰。

反對派7月28日揚言舉行「聲勢浩大」的反「一地兩檢」集會,反對派喉舌《蘋果日報》宣布有約60人出席,後來《蘋果日報》可能覺得漏了聯名舉辦的18個人,所以將數字修正到約80人。7月28日舉行集會的同一班底,以所謂「真普選救港大聯盟」名義,翌日在中環發起遊行,但反應更為冷淡,僅得十多人參與。網民諷刺遊行人數「以一敵萬」,譏笑「人哋十多人吹到代表全香港」。80人與50萬人相比,雄辯地說明歷史不會重演。

多個民調都顯示,多數市民支持「一地兩檢」,有數萬人參與的網上調查顯示90%以上的受訪者支持;香港大學民研計劃進行的民調,支持者也超過一半;有政黨做的調查亦發現超過60%受訪者支持,至於工商、專業和青年界別以及主要社團中,支持率更接近百分之百。

「一地兩檢」贏得民心的根本原因,是「一地兩檢」不僅符合「一國兩制」與基本法,更符合香港社會的最大利益。「一地兩檢」檢將香港連接2萬多公里的內地高鐵網絡,使港人來往香港與內地各大城市的時間大大縮短,既有助加強香港與內地各方面的連繫和民眾交流往來,並促進經貿、旅遊及專業服務的發展,將帶來龐大的經濟與社會效益,香港市民當然普遍歡迎。

「林子健被擄」鬧劇令反對派迷夢破產

「林子健被擄」鬧劇上演後,反對派如獲至寶,馬上大肆炒作,將此事和反對「一地兩檢」聯繫起來,企圖進一步恐嚇市民。但是,謊言即使重複一千次,也不可能變成事實。「林子健被擄」鬧劇峰迴路轉,真相大白,「傳真社」取得的九段閉路電視片段,顯示林子健是報假案。警方以涉嫌「誤導警務人員」罪名,將林子健拘捕。

「林子健被擄」鬧劇,從一般常識就可判斷事件純屬愚蠢的杜撰,但由於反對派太需要不擇手段抹黑「一地兩檢」和炮製「內地人員跨境執法」的例子,因此在饑不擇食、飲鳩止渴之下,以為鬧劇是反「一地兩檢」的天賜良機,不僅大肆張揚,而且其大佬和骨幹紛紛粉墨登場。

做過民主黨主席的李柱銘及何俊仁陪同林子健開記者招待會,更要求林子健大腿帶釘見記者,然後才去醫院拔釘。公民黨發表聲明,稱林子健事件揭發內地人員「跨境執法」,「一地兩檢」失去邊境與內地的最後防線,香港無險可守,特區政府要港人對「一地兩檢」有信心,再無從說起云云。

包括民主黨和公民黨在內的22名反對派立法會議員致函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要求盡快會面,討論「懷疑有內地人員跨境犯案事件」,暴露反對派有心搞大事件,炮製「內地人員跨境執法」的假象。

「林子健被擄」鬧劇是民主黨與公民黨沆瀣一氣,妄圖欺騙全港市民,為反對高鐵「一地兩檢」,謊稱「強力部門」綁架的鬧劇,兩黨策劃的詐騙事件使兩黨誠信掃地。鬧劇是反對派一大政治醜聞,反對派不僅僅是自打耳光、唾面自乾,招致政治誠信徹底破產,而且反對派企圖重演當年推翻23條立法一幕、推翻「一地兩檢」的迷夢亦徹底破產。

圍繞「一地兩檢」的政治決戰,關係到香港「一國兩制」能否行穩致遠。在這場政治決戰中,反對派輸得一塌糊塗。如果反對派還不從「為反而反」的死胡同中走出來,注定沒有政治前途。

寫於8月15日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