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技術冷戰」升級 中國如何突圍(2020.9)

發布日期:2020-09-30

☉文/稼韌

近期,特朗普政府展開了包括「淨網計劃」(The Clean Network)在內的一系列針對中國科技企業的強力打擊,「去中國化」意圖明顯。有分析文章認為,中美的數字經濟和科技已然逐步走向全面脫鈎。

「數字脫鈎」勢成 「絞殺」華企加速

當地時間8月6日,特朗普簽署兩項總統行政令,以「國家安全」為由,宣布將在45天後禁止任何美國個人或實體與TikTok(抖音海外版)以及WeChat(微信)進行任何交易。針對中國移動應用程式的封殺禁令,其中斷的交易範圍不僅包括金融交易,還可能涉及對於信息通信技術和服務的使用。根據特朗普總統於5月份頒布的另外一條行政令(Executive Order 13873)的定義,交易(transaction)包括針對信息通信技術和服務的收購、進口、資金轉移、安裝施工、處置以及使用等行為。

幾乎同時,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宣布政府將擴大所謂「清潔5G計劃」(5G Clean Path)範疇,並威脅在美國數字網絡中下架包括TikTok、WeChat在內的「不可信」的中國應用。

按照升級版「淨網計劃」,美國將在運營商、應用商店、應用程式等五個領域切斷與中國的聯繫,其對外理由是保護美國公民隱私和企業敏感信息免受中國等惡意行為者的侵擾。「淨網計劃」公布後,海內外多家媒體都使用了「數字鐵幕」(Digital Iron Curtain)一詞來形容美國方面的做法。BBC引述專家觀點稱,這是「意圖將中國科技行業徹底排除在未來國際數字經濟的大門之外」。

徐徐落下的「數字鐵幕」正在奏效。美國國務院稱,目前已有30多個國家和地區成為「乾淨的國家」(Clean Countries),許多全球大型電信公司也已經清理完畢,承諾在他們的網絡中只使用「信任的運營商」。針對華盛頓的步步緊逼,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在接受官媒採訪時稱,這些行為是「教科書式的欺凌」,並表示美國政府的意圖是保護美國「在技術上的壟斷地位」。

近期種種跡象表明,美國商界也在呈現「特朗普化」。谷歌近期撤下了2500多個中國相關的YouTube頻道,原因是「清理虛假信息」。Facebook則在美國國會的反壟斷聽證會中發表公開聲明,指責中國的科技企業在輸出一種與美國完全不同的價值觀,並稱其對全球互聯網的發展造成了威脅。以Facebook為代表的一批美國科技公司開始強調對抗,摒棄了網絡世界中通用的自由、開放等價值倫理,顯示了數字時代的商業競爭與國家競爭不分畛域。

事實上,美國大型科技公司已經成為「MAGA」——「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新標誌。今年2月,特朗普對微軟、蘋果、谷歌以及亞馬遜等四家數據巨頭給予高度讚揚,稱它們為「MAGA俱樂部」。這些公司首字母縮寫即為MAGA,並且市值均超過1萬億美元。而隨着中國科技公司的崛起,對「MAGA俱樂部」的優勢地位形成巨大挑戰。

根據2019全球互聯網發展報告,全球前50名互聯網上市企業中,美國和中國企業數量最多,合計佔比超80%。營收前十位的企業中,美國企業數量為5家,中國3家,德國和日本各1家。

在資本市場,美國排斥中國企業的動作也在加快。8月6日,由美國財政部等部門組成的工作小組向特朗普提議嚴查在美上市的中國企業的審計情況。在美上市的中企若不符審計要求,2022年1月或遭全面摘牌。美國政府的舉動跟國會立法工作相呼應。美國參議院5月下旬針對中國企業一致通過了要求在美國上市的外國企業經營透明的法案。並且,在加強對中國企業的監管上,特朗普政府與在野的民主黨步調一致。

市場戰略分析師認為,預計未來會對於中概股在美國上市融資設置更多的限制,無論從資金募集還是經營方面,都會對中國企業的海外發展產生負面影響。

「數字地緣」崛起 「技術冷戰」升級

結合華為、中興等企業遭遇的連環「絞殺」看,美國對中國信息通信技術(ICT)全產業鏈已經形成精準封殺態勢。

具體而言,電信業方面,美擬撤銷中國電信、中國聯通等在美服務許可;設備製造方面,繼華為、中興之後,內地最大伺服器廠商浪潮遭遇晶片斷供;互聯網服務方面,阿里巴巴、百度、騰訊、字節跳動等集體中招。除了在本土施壓外,美國還試圖在全球範圍內構建「阻擊網」,建立圍堵中國企業的「統一戰線」。

今年以來,美國多次提及要聯合其他國家打造「清潔國家聯盟」,尤其在華為事件上,號召聯盟國家不要使用華為網絡。在特朗普政府的遊說下,英國近期已將華為排除在5G供應商之外,法國、意大利也疑似「反水」,變相禁用華為。8月上旬,日本部份地方政府停用TikTok賬號。印度則繼禁用來自中國的59款手機應用程式(APP)後,又宣布將再對約275個中國App進行審查。全球供應鏈也出現分化趨勢。日本經濟新聞的統計顯示,受中美摩擦影響,表明和討論轉移生產的全球企業已超過50家。日媒認為,「以自由貿易為前提構建的全球供應鏈站在因中國和非中國而分裂的岔路口」。

隨着對立陣營雛形的出現,中美之間的「技術冷戰」已逐步升級。根據德意志銀行策略師測算,中美科技摩擦所導致的需求中斷、供應鏈動盪以及由此產生的「科技牆」,可能會在未來5年內使整體行業損失超過3.5萬億美元。

今年第二季度的機構調查還顯示,有41%以上的美國人及35%以上的中國人,不願意購買彼此的產品,顯示兩國民間負面情緒升溫。這與宏觀貿易數字的表現貼近。據中國官方統計,今年前7月,中美貿易總值為2.03萬億元人民幣,下降3.3%。而中國對東盟、歐盟和日本的進出口額均為正增長。

國際政治觀察家認為,中美戰略對抗在過去兩年裡已成為國際關係中的一種新範式,並將持續影響全球格局。整體來看,中美的新型競合關係,呈現出數字時代的鮮明印記。其深層次背景是全球數字地緣版圖的崛起。

進入二十一世紀後,數字經濟成為全球經濟增的重要驅動力。據預測,到2025年全球經濟總值的一半將來自於數字經濟。

理論界認為,數字全球化已經成為全球化的新階段。數字轉型從根本上改變了政治行動的框架條件,「數字地緣政治」對大國關係而言變得至關重要。在傳統地緣政治中,國土和自然資源是主要爭奪對象。而在數字地緣競爭中,核心科技和數據成為關鍵性因素。

德國國際與安全事務研究所曾在去年發布報告,推演了大國數字地緣政治的多種情景,認為最樂觀的發展是「網絡和平」,而最可能出現的情形是「數字戰壕戰」。在「數字戰壕戰」的局面下,美國、中國、歐洲三個主體各自隱藏在不可逾越的數字壁壘背後,形成不相容的網絡空間。其結果是國與國之間的商業、文化和科學交流急劇減少,產生新的衝突以及民族主義的復興。

分析人士指出,去年以來,特朗普政府就已經從「數字地緣政治」的角度展開對華競爭。一方面,啟動「美國人工智能倡議」等行動計劃,並推進與美國互聯網巨頭合作,增強本土「數字能力」。另一方面,不斷強化與日本、印度、澳洲等國的協調與合作,在東南亞、南亞、南太平洋、東非等地區聯手制衡中國「數字絲綢之路」建設。

數字化生存 雙循環破局

鑒於當前的數字全球化趨勢,比既往的全球化水平更全面、更深入,更難以劃分經濟、文化、社會與政治的界線。這給網際空間中的各主體—企業、大國、區域集團化組織等,提出了關於如何共存的新命題和新挑戰。

——對數字企業而言,未來可能面臨雙重衝突的壓力。這從字節跳動早期應對打壓時的內地輿論反映可以看出。從某種意義上看,數字企業與傳統企業不同,幾乎都是「天生的國際化者」,這種特性往往被視為「本國屬性」不足,一旦在東道國遭遇政策風險而出於商道不能「企硬」時,就可能同時招致國內部份民眾的批評。

此外,如果「科技牆」繼續建立,那麼數字科技公司將不得不為遵守兩個相互競爭的全球標準而付出更多的研發、運營和合規成本。除了降低數字經濟的效率外,還可能影響到創新、社會責任等其他環節。

——對大國而言,目前尚處於在數字地緣競爭中建立自身權力的過程中。如何降低國家之間的衝突與對抗風險,加強數字領域的規則制定,是各方要應對的重大挑戰。從中國的角度看,一方面,要主動參與國際數字新秩序,以更高水平開放助推國際經濟大循環。

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黃奇帆近日在論壇發言中指出,中國應進一步開放投資領域,持續放寬服務業市場准入。他建議,進一步擴大物流、研發設計、數字經濟等服務業的開放,吸引更多全球產業鏈相關企業落戶中國、加入區域產業鏈集群,進而打造戰略新興產業鏈集群。

近日,國務院常務會議通過了2020年版外商投資負面清單,其中全國外商投資准入負面清單由40條減至33條,自貿試驗區外商投資准入負面清單由37條減至30條。官方發言人稱,「負面清單只做減法、不做加法」,「開放的大門越開越大」。

評論認為,疫情發生以來,世界許多國家的投資自由化程度有所回退,這使得新版外資准入負面清單的出臺具有與往不同的意義,「負面清單的不斷壓縮是中國推動投資自由化水平不斷提高的重要方式。」從中國的角度看,另一方面,還要通過推動「內循環」穩定經濟錨點。以拳擊為喻,「內循環」不是放棄拳臺,而是要穩固下盤並提高技擊靈活性,在拳臺上爭取更大優勢空間。

7月底,中央政治局會議召開,定調下半年經濟工作。會議指出,面對中長期問題,「必須從持久戰的角度加以認識,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會議還指出,要提高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性和競爭力,更加注重補短板和鍛長板。其中,「鍛長板」是首次提出。有分析認為,強化數字科技等領先產業地位,是中國產業政策的重要思路。

未來「內循環」中的宏觀經濟政策預計將凸顯「數字化轉型」等特徵。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程實近日撰文指出,鑒於數字經濟對於供求雙升級具有全域性的賦能作用,今後更多支持性政策料將致力於推動核心技術突破、數字經濟產業化和傳統產業數字化,同時央行數字貨幣和數字財政料將提速發展,實現經濟治理能力的數字化升級。

——對區域集團化組織而言,應通過超國家和跨週期的戰略合作升級,阻止和修復正在發生的「數字化分裂」。歐盟正在計劃更多地參與多邊國際組織和論壇,填補當前美國退出國際事務而留下的空間。在近期舉行的第25屆「亞洲的未來」國際論壇上,多個亞洲國家領袖也分別表明不希望在中美之間「選邊站」的態度,亞洲仍然是對抗貿易保護主義的全球化的堡壘。

對於美國很可能繼續實施的「去中國化」圖謀,中國應抓住時間窗口,加快中日韓、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中歐BIT(雙邊投資協定)等,適時啟動加入CPTPP(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談判等。

顯然,全球治理的碎片化,並不符合網際空間中絕大多數主體的利益。堅持多邊的和全球的基本取向,堅持推動最大範圍內的「互聯互通」,是數字化時代生存的應有之義。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