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從韜光養晦到積極有為(2017.9)

發布日期:2017-09-21

──習近平外交戰略轉型成績斐然

☉文/劉瀾昌

過去五年的實踐,所形成的習近平外交思想的內涵極其豐富,其中包含:提出中國夢並賦予其深刻的世界意義;豐富和發展我國和平發展的戰略思想;推動建立以合作共贏為核心的新型國際關係;宣導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構建全球夥伴關係網絡;倡議一帶一路;弘揚正確義利觀,等等。中國的世界觀,正在得到越來越多國家的認同。

中華民族當下處於距離實現偉大的復興最近的時刻。對此,全球的有識之士都沒有異議。回首過去五年,也許會有些害怕,因為其實在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經歷了極大的挑戰和風險。就在8月10日,美國的軍艦還藉「航行自由」到我南沙美濟礁「尋釁滋事」。這是特朗普政府就任以來的第三次在南海執行所謂「航行自由」行動。第二次是在7月2日,美軍艦進入我西沙中建島海域。筆者認為,美軍在一個多月時間內進行兩次「尋釁滋事」,而且都發生在印度士兵進入沒有爭議的我國洞朗地區期間,美印完全是在唱一出雙簧,美軍是在南面配合西面的印軍,遙相呼應,牽制配合。不過,北京從容應對,對於犯境美艦警告驅離。而犯境美軍只有乖乖撤軍一條路,否則「送行」,最後的輸家一定是印度,問題只是輸大輸小。

「我們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中國人民愛好和平,一心一意就是要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所以希望有一個和平建設發展的國際環境。但是,國家主席習近平說了,「我們不惹事,但是我們也不怕事」。這是人人一看就明白的大白話,但是含義深刻,仔細玩味,可以領略到習近平領導中國外交戰略從韜光養晦到積極有為的大轉型。

回首過去五年,以積極有為的態度去應對種種挑戰,而不是「藏拙守弱」,的的確確存在很大風險,但是,實力足夠,策略手段得當,有理有利有節,壞事變好事,挑戰和方向也可以轉變為對維護我國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有利的方向。日本將釣魚島「國有化」,換來了中國海監船首次進入釣魚島12海里內執法巡航,在過去五年,北京加大了執法巡航的力度,使之常態化,將釣魚島由日方單方面控制扭轉為雙方共同控制的「新現狀」;某大國唆擺南海某些聲索國發難,甚至搞什麼「國際仲裁」,換來了中國在既有的領土島礁上加強建設,形成了南海的不沉的「航空母艦」。筆者相信,印度侵入中國洞朗地區,結果必將是形成我收回被印方竊取的藏南地區的有利局勢。

透過現象看本質。我們可以發現,過去五年,周邊「有事」不要緊,重要的是應對得當。過去五年的實實在在的事實證明中,從「韜光養晦」轉為「積極有為」——習近平領導下的這一調整是富有魄力而且適時有效的戰略抉擇。

島礁和軍力大變 我艦速驅美艦

據英國《衛報》8月11日報道,作為所謂的「航行自由」行動的一部份,美國海軍「約翰·麥凱恩」號驅逐艦10日航行到美濟礁海域。一名美國官員說,一艘中國護衛艦至少向「麥凱恩」號發出了10次無線電警告。這名官員表示,中方發送信息稱「請掉頭,你在我們的水域裡」。這名官員說,這些互動都是安全和專業的,行動從開始到結束大約持續了6個小時。

我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就美艦擅自進入中國南沙群島有關島礁鄰近海域表示,中國海軍「淮北」號導彈護衛艦、「撫順」號導彈護衛艦當即行動,對美艦進行識別查證,並予以警告驅離。

筆者注意到,特朗普就任總統以來美國軍艦三度在南海執行所謂「航行自由」行動,中國軍艦都第一時間駛近美軍艦,執行警告驅離任務。茫茫南海,面積數百萬平方公里,從南到北再快的軍艦也要好幾天航程,但是美軍艦「尋釁滋事」,既躲不過中國軍方的雷達監視,而且也擺脫不了中國軍艦第一時間跟蹤監視,並且在其有「犯境」行為時第一時間警告驅離。筆者還留意到,三次驅離美軍艦,都是我解放軍軍艦數量超越美艦,成「以多打少」的態勢。筆者不由不額首稱慶,為我海軍的實力增強由衷感到驕傲。

記得1974年西沙之戰之時,南海艦隊的裝備比當時的南越軍隊還落後,是以四艘小型的獵潛艇和掃雷艦,對陣南越的三艘驅逐艦和一艘護衛艦,南越最大的驅逐艦排水2000多噸,一艘便超過我四艇的總噸位;而且我火炮還是人手操作,而南越軍艦普遍裝備艦炮火控系統。但是,我海軍官兵以無比勇敢的犧牲精神,以「拼刺刀」的作戰方式逼近敵艦,最終擊沉南越護衛艦1艘,擊傷南越驅逐艦3艘,並收復整個西沙群島。

到了1988年赤瓜礁之戰,南海艦隊自衛反擊越南。此時,我軍艦火力完全壓倒敵艦,僅以一人負傷,擊沉越船2艘,重創越船1艘,俘虜越軍40多人,完勝越軍。從此,解放軍控制了赤瓜礁等六個島礁。不過,當時中國空軍的作戰半徑還不能到達南沙,解放軍駐守在赤瓜礁高腳屋的戰士,還不時受到越空軍威脅,以及海軍蛙人的襲擾。

2014年,軍委主席習近平毅然決然拍板在南沙我控制的6個島礁進行島礁建設,至今已吹填陸地面積超過10平方公里,並且修築了機場。從美國發布的衛星圖片看,已鋪設機場的美濟、渚碧和永暑3島儼然是3艘不沉的航空母艦,徹底扭轉了我在南沙制海制空不利的局面。更為重要的是,3艘不沉的航空母艦互為犄角之勢,構成了中國在南海九段線最南端的戰略堡壘,與西沙永興等戰略堡壘遙相呼應,再加上我空軍近年飛速發展,駐守海南島戰機的作戰半徑快速延伸,使到中國捍衛南海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的能力有了堅實的基礎。

所以,美軍犯我軍艦和戰機,都在解放軍的天網之中,第一時間被發現企圖,第一時間被追蹤監視,第一時間被警告驅離。如果不是習近平斷然決策南沙島礁建設,若不是過去五年習近平加大我軍各種裝備趕超世界先進水平,我軍捍衛南海的能力不可能達到今天的水平。美軍現時還仗着航母戰鬥群裝備領先,敢於來南海「尋釁滋事」,但是,相信隨着中國航母的加速發展,美軍的這些優勢會逐步喪失。事實上,即使當下,解放軍也有致航母於死地的殺器。

只不過,解放軍也犯不着「動怒」。美軍的「尋釁滋事」,不過是其在南海角力中失敗、黔驢技窮的表白。世界上稍有頭腦的人都知道,南海沒有航行自由的問題,美國不悅的是中國在南沙建島改變了被動態勢。美軍的戰略目標是摧毀中國的3艘不沉的航空母艦,可是,實際上又奈何不了中國人。

於是,美軍艦就來轉悠,「尋釁滋事」。一方面,美國自恃擁有十多個航母戰鬥群,總體軍事實力世界稱霸;一方面,美國自行宣布的領海為3海里,並不認為島礁具有12海里領海的功能,更不認為人造島礁是島嶼而擁有12海里領海。美國為了確保「航行自由」,要不定期地進入到12海里以表明這一立場。早在冷戰時期,美國對前蘇聯,甚至對自己的盟友都這樣做過。而當下,中國的3艘不沉的航母,對美國來說「如芒在背」;有美軍高官居然說,不允許中國人進入這些島礁,可謂「氣急敗壞」。因此,美軍的「尋釁滋事」,是不會輕易停止。

只不過,解放軍也看透了這個小把戲,也有了「警告驅離」的應對良方。現在,美軍也承認解放軍的應對是「專業」的。

兩個富有魄力的抉擇

時至今日,中國在南沙的島礁建設,徹底改變了原來被動局面。儘管美國還不甘心,喋喋不休要在南海「自由航行」,但是已無「回海之力」,無法改變中國在南海「不沉的航母」的現狀。

同樣,如果不是與日本在釣魚島海域秉持「我們不惹事但也不怕事」,果斷決策擴大海監船在釣魚島巡航執法,又哪能令日本退縮,達至今天雙方「共控」的新現狀?

可以肯定,沒有這兩個富有魄力的抉擇,就沒有東海和南海今天的局面。而這兩步棋,對於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影響深遠。也許,今天的南沙島礁建設可以媲美當年的長城,而載入中華民族的史冊。

肯定當下的「積極有為」,並不是要否定鄧小平的「韜光養晦」的外交原則,相反更加看清當初鄧小平提出這一外交戰略的必要性。自二十世紀80年代初起,很長的時期內,我國的總體戰略是「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外交的主要任務是為中國的經濟建設營造一個良好的國際和平環境。在這樣的背景下,韜光養晦的原則確實為實現這一戰略目標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當年,鄧小平訪問日本,日本就不斷挑起釣魚島問題,他們自恃經濟實力遠遠超逾中國,而中國對外開放又急需國際的資金和先進技術和管理經驗,但是鄧小平不急於解決這一問題,提出「擱置主權爭議,共同開發」的主張。儘管日方不接受這一主張,咬死「不存在爭議」,但是中日還是迎來了積極合作的黃金期。目前,中國的經濟專家都承認日本的資金和技術,對中國的改革開放起了積極作用。

事實上,北京對美國的「忍讓」更多,但是,中國加入了世貿組織,融入到經濟全球化的洪流。幾十年過去,中國的GDP不但將日本遠遠拋在後面,而在形成直追美國的態勢,使到美國的某些人老是念叨「美國第一」,不能被中國超越。有的美國謀略家還在後悔說,如果中國不入世貿,特朗普當下也不會反全球化。

2010年中國GDP超越日本,中國的智囊們開始反思,對是否應該長期繼續實行韜光養晦原則的展開爭論,不少人認為,中國已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除了經濟利益以外,其他領域的利益在中國外交中的重要性顯著上升了,再不能簡單地將其他領域的利益讓位於經濟利益,簡單地堅持韜光養晦原則已經無法使國家利益最大化。尤其是民間批評「忍讓」和「不作為」的聲音越來越強。

外交戰略建基於國家實力

2012年秋,習近平新領導班子接任,2013年中國周邊外交工作座談會,明確了外交從韜光養晦轉向奮發有為,外交戰略目標的從創造有利於經濟建設的國際和平環境,轉向塑造有利於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國際環境,要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三位一體。事實上,美國重返亞太,日本在東海鬧事,越南和菲律賓在南海頻頻發難,逼得中國不得不出手還擊。

事實上,過去五年的實踐,所形成的習近平外交思想的內涵極其豐富,其中包含:提出中國夢並賦予其深刻的世界意義;豐富和發展我國和平發展的戰略思想;推動建立以合作共贏為核心的新型國際關係;宣導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構建全球夥伴關係網絡;倡議一帶一路;弘揚正確義利觀,等等。中國的世界觀,正在得到越來越多國家的認同。

無疑,外交戰略目標是國家利益的最大化,而外交戰略實施的基礎是建立在國家實力之上。習近平領導下,審時度勢,將中國外交戰略從韜光養晦轉變為積極有為,既是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實現,更是建基於中國實力的日益增長。堅信,今後在這一外交戰略指導下,以原則的堅定性和策略的靈活性相結合,中國的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將在獲得最大化的道路上,從勝利走向勝利。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