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兩岸

首頁 > 最新文章 > 台海兩岸

明年台北市長選舉與柯文哲角色(2017.9)

發布日期:2017-09-22

☉文/邵宗海 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




從對柯文哲「內心世界」的探索,可以發現,柯文哲是有他一套政策推動的邏輯,絕非外界多數人對他的看法。如果說,台灣需要有一位對未來變局有前瞻眼光、或有魄力的領袖來肩抗挑戰,恐怕真的會聯想到柯文哲這個人,至少在兩岸議題上,他已尋找到突破點。


2018年台灣地方公職人員選舉,由於當選人必須在該年12月25日就職,所以估計選舉日期會於2018年11月底至12月初之間舉行。這項又稱為「107年九合一的選舉」,是台灣地方自治實施以來的第18屆縣市長選舉,也是「直轄市自治法」施行以來的第7屆直轄市長選舉,以及地方自治實施以來的第18屆縣市長選舉。


本是台灣最大、也是執政最久的中國國民黨,在2015年縣市長九合一選舉中,輸給了它的對手民主進步黨。影響所及,國民黨不僅在第二年再輸掉「總統大選」,而且也輸掉了「立法院」的多數席次,讓民進黨在2016年走上「完全執政」的格局。


因此,2018年的縣市長九合一選舉,將涉及到國民黨是否可翻身重新執政的基礎,而且也涉及到民進黨是否可將自己力量繼續延伸到2020年之後的關鍵。在本期的文章分析裡,作者將先着重在台灣首善之都台北市的選情分析,而焦點則放在現任市長柯文哲的角色扮演問題。


一、柯文哲在民調上呈現領先的探討


依據《風傳媒》、《新新聞》在2018年6月28日委託台灣指標民調公司公布的最新「2018年台北市長選情調查」顯示,台北市現任無黨籍市長柯文哲如果與5位可能競選的候選人,包括國民黨籍的朱立倫(現任新北市長)、丁守中(前屆立法委員),民進黨籍的賴清德(現任台南市長)、姚文智(上次民進黨台北市長提名人)、無黨籍的傅崐萁(現任花蓮市長)進行對決調查,皆獲最高支持度。風傳媒的報道中有說:藍綠對手想要打敗柯文哲都不容易。


這項由台灣指標民調公司針對「民眾對2018年台北市長選舉可能參選人適任度的看法」的調查,從6月20日至21日以電腦輔助電話方式訪問設籍在台北市滿20歲的民眾,依據北市各行政區人口統計資料比率,採分層隨機抽樣方式,在北市住宅電話電腦資料庫中抽出電話門號後,再以隨機跳號方式替換末2碼以作為實際撥出的電話門號;調查對象共有1073人。它以可能參選2018年台北市長的6位人選作為參考,來請受訪民眾評價各人選是否適合擔任市長。根據資料調查結果顯示,各可能參選人的適任度分別為,朱立倫43.3%、柯文哲43.1%、丁守中37.2%、賴清德35.4%、姚文智18.9%、傅崐萁12.9%,另有18.9%未明確回答,但適合擔任市長的支持率,仍以國民黨籍的台北市長朱立倫為最高,而柯文哲與朱的差距不是很大,可說是平分秋色。


更重要的是,在邏輯上,朱立倫若代表國民黨參選,他在理論上可以吸取丁守中、並整合國民黨的支持票源,同時在台北市一向是藍大於綠的選民結構前提下,也可望在市長選舉這場仗中贏得勝利。今年5月26日競爭力論壇一份民調公布就顯示有這樣的可能,譬如說將藍綠陣營中前2名可能人選進行比較,綠營為柯文哲與賴清德,藍軍是朱立倫與丁守中,可以發現不論是「藍綠一對一對決」,或是「綠營分裂,柯、賴皆參選」,在藍綠呈現3強競爭的情況下,代表藍軍的朱立倫與丁守中勝出的機率都較綠營代表的柯文哲或賴清德高。民調中,在一對一的情況下,朱為46.3%,柯為39.1%,朱就勝柯7.2%,若是丁守中出馬,也會有勝算:丁為43.1%,柯39.9%,丁勝柯3.2%。不過,「競爭力論壇」這份民調雖然顯示2018台北市綠地變藍天的可能性是有增加,但未決定的比例仍高,約15%左右至20%,所以選情仍存有變數。


可是台灣指標民調公司這項民調結果,因是同樣的一份民調,也是同樣的一份樣本之基礎下,若是改成為一對一的對比式民調,柯文哲民調支持率則頓然呈顯急速升高:譬如說他與朱立倫競選,支持率為43.7%、而朱立倫者就只有36.6%;從對決競選資料結果發現,柯文哲的支持者主要特徵為20至39歲、或大專以上教育程度、或表示政治立場中立的台北市民眾。此外,交叉分析發現柯文哲與朱立倫分別對決競選時,泛藍民眾裡有19.6%、轉向去支持柯文哲。


另外若與丁守中競選,柯文哲的支持率仍在43.3%、丁守中則是32.2%;與民進黨賴清德競選,柯文哲40.6%稍有跌落、但賴清德只有27.4%;與無黨籍傅崐萁競選,柯文哲54.5%就大幅提升、傅崐萁17.4%;與民進黨姚文智競選,支持柯文哲也有50.3%、而支持姚文智低至14.5%。說起來,就符合風傳媒所說:藍綠對手想要打敗柯文哲都不容易。


其實,不只是台灣指標民調公司有這樣的結果,親綠的《美麗島電子報》在4月11日發布2018台北市長初選民調時,在不限項複選的情況下,首先詢問台北市民名單上的6位人選是否適合擔任市長,前三名分別是柯文哲44.6%、朱立倫44.4%、賴清德40.4%,接着才是張善政、姚文智、蔣萬安。但是,柯文哲與假定人選一對一的對決支持度調查則顯示,若對手是朱立倫,柯文哲有40.0%、朱立倫為37.6%,表示柯文哲猶勝一籌。


再根據親藍的《旺旺中時民調中心》在4月24日的民調顯示,假設民進黨台北市不提名候選人,決定由柯文哲與朱立倫單獨對戰,那麼柯的支持度為38.7%,朱則為32.2%,也是柯文哲領先。只有在綠營分裂的狀況下,由柯文哲、朱立倫和賴清德三強對決,朱立倫才能以27%的支持度領先,而柯、賴分別為26.2%與15.2%居次。


所以,在民調的顯示下,柯文哲顯見在未來尚有一年多的時間才到達選舉日程的狀況下,已經多次領先了國民黨與民進黨這兩個政黨最強的競爭者,足證他的優勢存在。但也因為距離投票日期尚有-段時間,這其中最重要的變數,便是在民進黨會不會像2014年一樣仍然全力支持柯,或它突然決定另外再提名自己的候選人,這樣的結果都將會影響到柯文哲的選情,因此不能完全忽視。


二、民進黨是否支持柯文哲的態度與立場,需更進一步的鑽研


2018縣市長選舉腳步逐漸逼近,民進黨如何整合備受外界關注。民進黨「選對會」在今年3月22日已有決議,即對非執政縣市的台北市長選舉,將採用徵召方式來提名。對此,曾經力爭民進黨提名的立委姚文智之解讀,「選對會」這項決議,就是確定民進黨在台北市一定會有自己的人選。根據姚文智的解讀,所謂的「徵召」,就意昧着民進黨要有人代表參選,達也就是說:民進黨內會提出自己的人選。


再據深綠立場的《自由時報》在2017年7月23日報道透露,民進黨將在今年9月召開全代會時,才會討論到2018年選舉的黨內提名條例,屆時民進黨與台北市長柯文哲是否繼續合作、或變成競爭關係,終將浮上枱面。另外,《自由時報》側面了解,民進黨內部目前並未決定是否禮讓柯文哲,而必需要等8月「世界大學運動會」結束後,看柯文哲聲勢狀況,再來決定是否與他合作。


實際上民進黨內部早就有透露,2014年台北市長選舉前,黨內對於是否禮讓柯文哲曾有過激烈辯論,但當時也未立即決定支持與否態度,而是等到柯的民調逐漸上升後,雙方才取得合作基礎。但是,到了2018年的選舉,這樣的考量是否到現在還會繼續存在,就成了觀察民進黨與柯文哲是否合作的關鍵。


當然,2018年台北市長選舉,民進黨是不是該和柯文哲重續合作前緣,黨內一直有高度議論,像一位民進黨中央黨部的幹部就曾經坦言,到目前情況而言,如繼續支持柯文哲,民進黨在這場選舉中「確實比較好打」。但這名幹部也透露:綠營內部確實存在許多對柯文哲的不滿,柯文哲自己也真的需要理解,也要面對。這在民進黨內部醞釀一段時間的爭論,結果在今年8月4日《聯合報》的一篇報道上讓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直接說出。洪說:「地方基層確實對柯文哲有意見。」而且洪補充說,民進黨過去對柯文哲的支持,是因為政治立場一致,但柯文哲現在去大陸後的發言,讓支持者懷疑「你還是不是我的自己人?」


因此,當過去談論台北市長選舉時,多數人都會假定「民進黨的最高原則是不能讓國民黨拿回台北市」,所以即使柯文哲在很多事與民進黨鬧得極不愉快,民進黨始終還是會禮讓柯文哲。這個假定還被台灣絕大多數評論當成不證自明。


然而真實情況是否一定如此?2018年4月5日在自由評論網,有一篇名為「民進黨應提名台北市長參選人 」的文章裡,就有些觀點可能真的需要被不大了解台灣選情的人再多予思考:


第一、文章有提到,柯文哲如果2018年順利連任,那麼他將在2023年卸任台北市長時,很可能屆時會以個人名義參加2024年的「總統」選舉。當柯文哲執意參選時,民進黨就面臨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禮讓他參選,一個是提名自己的人參選。如是前者,會讓台灣產生一個不可預測的新領導人,如是後者,則會把政權讓給中國國民黨。因此,民進黨不能只考慮2018年的地方選舉,必須也顧及到2024年的大選。因為失去台北市與失去整個台灣來相比,這是個不得不接受的痛。


第二、文章中也說,過去談到「泛綠」,往往直接把它等同於民進黨,直到柯文哲、時代力量等第三勢力出現,才發現「泛綠」不等於民進黨。但民進黨應始終是泛綠無可挑戰的龍頭,而「總統」參選人也只可能出自於民進黨。如果任滿市長8年的柯文哲到2024年堅持選「總統」,那麼民進黨對「泛綠總統參選人」位置的壟斷就開始結束了!民進黨今後得作為「柯總統」的「附隨組織」,也開始得屈辱求生存了!這個結果,是從蔡英文以降一整串民進黨中生代縣市首長與立委所不能接受的結果。


不過,儘管有人憂心重重,民進黨內部消息還是指出,2018年台北市長選戰如何布局,目前黨內還沒有討論,「選對會」目前僅達成:「非執政縣市長的提名,是由黨中央徵召」的共識。因此,針對北市長選戰,未來民進黨的立場即可能是,黨內經過內部評估,決定出徵召人選後,再如同上次大選,和柯文哲進行整合民調,確認民進黨最後布局。雖然這樣的安排,恐會導致柯文哲不快,但這其實對柯文哲或民進黨來說是最好的辦法,因為民進黨也需要替支持柯文哲營造政治正當性,如果沒有政治正當性,選戰中對柯文哲也會有不利。


三、 柯文哲自己的內心想法,也需要謹慎來審視


柯文哲剛上任台北市長時的民調委確超高,但後續的發展卻是爭議不斷。譬如說,最早建立體制外的廉政透明委員會,來徹查包括遠雄大巨蛋在內的5大案,事前是擂台鼓聲,事後卻是輕輕放下;接着,取消行之有年的重陽敬老金,也引起不少銀髮族的反彈;另外,他就任之後起碼有超過10名一級主管求去,尚被外界嘲諷猶如「走馬燈」。加上之後又發生台北市交通黑暗期、施政無感等諸多爭議,都讓柯文哲面臨施政的挑戰,民調還一度下滑。


但走過民調探底後,根據中國時報在2018年8月7日一篇報道分析,柯文哲的聲望開始止跌回升,檢視他擔任市長至今的政績,可以看到從雙城論壇的推動、到翻轉西區軸線的議題像建成圓環、北門廣場等,柯文哲確實在交出成績單,也逐步墊起連任實力;前陣子更對蔡英文當局的政策批判猛烈,逐漸開始掌握話語制空權,而聲望猶如倒吃甘蔗,進入佳境。


當然,最重要一點是在他兩岸措施上尋求破冰並贏得民心。特別在蔡英文上台後,因兩岸官方接觸被凍,陸客也減少來台觀光,柯文哲趁着參加「雙城論壇」之際,提出「兩岸一家親」、「命運共同體」的論述,重拾民眾對兩岸解凍的期待,而民調也就立刻「止跌反彈」。


目前柯文哲民調呈現強勁趨勢,增添連任信心,又再進一步確認「進步價值」是2018年市長選舉的主軸,並強調自己要從政治上領導者變文化的倡議者,顯見柯文哲不以執政優勢自滿,反而是未雨綢繆,從容備戰。


接着,中國時報在今年8月14日再刊出一篇報道,對柯文哲的「內心世界」描述有深入的解讀:報道中說,2014年柯文哲挾着85萬票當選台北市長,「白色力量」成為一股旋風。在就任周年時,他曾首度接受中國時報專訪,言談間盡顯自信,不但稱自己「被台灣社會寵壞」、「擁有全台灣人民最高的忍受度」,還說最大性格缺點就是傲慢。但是不久之後,在大巨蛋案、塞車問題影響下,在2016年中間,連北市府的民調,柯文哲的滿意度也呈現「死亡交叉」,跌落至42%,更不用說有些媒體民調,柯文哲滿意度甚至跌破4成。


有報道引述柯文哲曾經坦言,「台灣政治史上,民調滑落後能再爬起來的沒有第二人」。今年7月他赴上海參加雙城論壇,民調開始回升。而且他針對前瞻計劃、北車防災中心、節電關冷氣等議題炮打「行政院」,對照先前他的一度「沉潛」,現在的他是讓人感覺「柯P回來了」。


報道中尚說,雖然柯文哲的表現隨着民調高低而有變化,始至終沒變的是他身為外科醫師的特質。他每天睡覺前必定問自己,「如果重來一次,會怎麼做?」接着,他建立全台首創的「解碼小組」,解析新聞背後的問題,要從「現象解」做到「根本解」,盡可能回歸問題本質;柯文哲並把市府視為實驗室,鼓勵膽小公務員勇於突破創新,像台北燈節、無人小巴,都是他這方面成功的具體案例。而且更重要的是,柯文哲懂得換了「位置」也需換下「腦袋」,特別在兩岸議題方面,他超級務實,也因此開創更大的格局。


從上面柯文哲「內心世界」的探索,我們真的發現,柯文哲是有他一套政策推動的邏輯,絕非外界多數人對他的看法。如果說,台灣需要有一位對未來變局有前瞻眼光、或有魄力的領袖來肩抗挑戰,恐怕真的會聯想到柯文哲這個人,至少在兩岸議題上,他已尋找到突破點。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