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兩岸

首頁 > 最新文章 > 台海兩岸

藍綠兩黨還剩多少基本盤(2017.9)

發布日期:2017-09-22

☉文/江素惠 香江文化交流基金會主席




藍綠兩陣營的基本盤式微,中間選民的選擇將愈有決定性,不同的是過去選民到最後仍無法跳出藍綠的框架,只能決定藍或綠;但如今的中間選民卻可能有藍綠以外的選擇,現成的例子便有柯文哲。台灣在未來的選舉中,必然會有更多非藍非綠的政治人物當選。


民主政治最重要的一環是選舉政治,目前台灣的政治環境正如此呈現出來。地方選舉剛結束,便着眼大位和立委選舉,選完大位和立委又馬上前瞻地方選舉,兩個選舉都四年一選,但從媒體到民間卻可以無時無刻都在談論選舉!


藍營基本盤是否徹底翻盤


2014年底的地方選舉,藍營在22個縣市中本保有15個執政縣市,一下子輸到只剩6縣市,6都中只餘新北1市;2016年初的大選,朱立倫更輸對手蔡英文逾300萬票。藍營接連兩大選舉慘敗,如果從票源着眼,當中便傳遞出一個強烈信息,選民的基本盤是否已經改變?


台灣選民的基本盤,打從李登輝時代開始,一般相信是藍大於綠,藍營約佔四成,綠營約佔三成,餘下三成便算中間選民。牌面上藍略強於綠,因此每次選舉只要投票率不太低,藍營幾乎都可佔優。但經歷兩次重大挫折後,藍營就應該明白,過去的基本盤可能已徹底翻盤,現在的藍營支持者如果能跟綠營打成平手,各佔三成已屬萬幸。佔四成多數的應屬中間選民,似乎更多的新生代選民非藍非綠,看來無明確的政治立場,但又未必無自己的政治觀。


台灣基本是個兩黨政治,從前被稱為中間選民的,到最後落手投票始終非藍即綠,說穿了只是不固定投藍投綠,是選人不選黨,有時甚至對兩黨參選人都不支持,投票只不過是選個沒那麼厭惡的人,那一票實質是反對大於支持。


第三勢力要淘汰傳統政治作風


藍綠之外,能否生出第三勢力?前幾年這話題還算新興,如今卻顯而易見,第三勢力未必出於政黨,而先行出現在選民的基本盤中。現在的第三勢力不由傳統政客牽頭,而是出於政治素人,出於民間,學運社團、民間團體、公民組織,甚至獨立的中間選民,透過網絡聯合,形成一股新勢力。起始說是監察國民黨,政黨輪替後便也監察民進黨,實際就成為監督執政黨,大有取代在野黨之勢,成為凌駕兩黨的新興力量。


首先,這股力量不屬藍綠,也不倚靠藍綠,長遠看便有發展成第三勢力的可能,一旦成形,不是取代民進黨或國民黨,而是漸次侵蝕兩黨的基本盤。其次,這股力量就算不政黨化,卻可預見日益壯大,將來換誰執政都不好過。


第三勢力不來自第三個政黨,而直接來自民間,不外反映民間對藍綠兩黨的長期對立權鬥早已厭煩,第三勢力要淘汰的其實是傳統政治作風!新世代選民的特質,往好處看是慣於憧憬未來,談理念多過於面對現實,反對聲音遠大於支持聲音,對傳統政客不信任,對現狀不滿,更敢於直接訴求。




網絡時代,社會運動的領頭羊不再是政黨,而倚靠網絡發起,更能快速便捷地集結社運人潮;近年的幾場大型社運,幾乎都依此模式啟動。反對聲音縱然零星,可經由網絡聯繫,進而影響現實,支配社會主流意見,本屬民間的部份意見經由網絡集結,一下子便成了主流民意,這「主流民意」比反對黨更能輕易推倒政府政策。新世代的中間選民不是針對藍綠,而更在於監督執政黨,相形之下,在野黨往往成了受惠者。在人人都擁有智能手機的年代,網上民情除了在網絡發酵,也易於在民間醞釀,從而落實成為選民取向,催使更多選民傾向中間心態。選民執着的不一定是藍綠,而是更多的、更靈活地拿選票來懲罰執政黨。


國民黨積弱,民進黨也不見得強大起來,近年每次社運,內容固是向執政黨說「不」,但在野黨往往不敢走得太前,通常只是靠邊站或靠邊坐,從政者如果心境澄明,便明白不只執政黨要檢討,就是在野黨也很難獨善其身。


藍綠基本盤會隨時代萎縮


過去民間批評馬英九,搞內政得靠阿扁腐敗,搞經濟得靠大陸接濟,搞外交得靠大陸手下留情才能走向國際。到如今大家檢視蔡英文,不也靠馬政府無能,也靠國民黨內鬥!要是說起兩岸主張、外交政策、經貿措施,顯然民進黨比國民黨更束手無策。民間罵藍也罵綠,罵多罵少,不會是孰優孰劣的問題,而只是執政在野的分別;除了是兩黨無能,顯然民間對傳統的政治環境、人物、手段等等皆已厭惡非常。


可以預見,在未來的選舉中,不分藍綠,而針對執政黨的中間選民會愈來愈多,選民與兩黨將漸行漸遠,過去說的藍綠基本盤只會隨時代萎縮,尤其所謂深藍深綠的支持者將愈見凋零,兩黨的所謂死忠支持者,可能至死便休,未必再有來者!


台灣的縣市長選舉,要待到明年底才進行,兩黨卻早已着手準備,政治人物也各有盤算,從何處出選?如何卡位?媒體亦多有討論分析。焦點仍落在雙北,台北是重中之重,現任市長柯文哲無疑會競逐連任,國民黨也自必有人出選,尷尬的是民進黨,繼續讓路予柯P,等於自動棄權,黨內必有強烈反彈;如不讓路,加上民進黨的參選人,選舉便成鼎足之勢,但估計票源始終與柯P重疊的多,偏偏任何一個人選都不見得比柯P優勝,當選機會不大。更大問題是民進黨如跟柯P鬩牆,最大可能只會便宜了國民黨參選人。


藍綠兩陣營的基本盤式微,中間選民的選擇將愈有決定性,不同者是過去選民到最後仍無法跳出藍綠的框架,只能決定藍或綠;但如今的中間選民卻可能有藍綠以外的選擇,現成的例子便有柯文哲。民主政治某程度像市場經濟,選民就像消費者,如果最大的一群中間選民有需求,市場自然有供給,台北可以有柯P模式,新北或其他地區也可以有,台灣在未來的選舉中,必然會有更多非藍非綠的政治人物當選。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