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論壇

首頁 > 最新文章 > 專家論壇

德國與日本的國際戰略地位演變(2017.9)

發布日期:2017-09-25

☉文/鄭德力博士 (德國)




美國對德國和日本的「鬆綁」設有內部紅線,無論德日的經濟多麼強大和美國如何離不開德日先進大工業的支持,紅線絕對不許主動或被動越過,這將是美與德日不可調和的一大矛盾。特朗普上台後只要美國一切優先,這必將逼使德國以及日本也重新審時度勢,制定相應的新國際戰略對策,以便保證本身國際戰略地位的穩定。


當前德國和日本的國際戰略地位越來越露出崢嶸,在國際舞台將發揮的作用不可阻擋,也不可低估。兩國的戰略地位皆具有一個深刻的共同點,那就是,在歷史上皆曾經是美國手下敗將,但是在二戰結束後非常成功地與美國化敵為友,彼此間政治經濟長期融合到血肉相連的地步,也發展到了與美國之間誰離開誰都將元氣大傷的地步。同時似乎也不能排除一種主觀能動性與客觀形勢需要的必然結合發展,德日不約而同在重演臥薪嘗膽的老故事,臥薪嘗膽策略是一萬年都有效的故事。


新型的國際關係




德日國際戰略地位高度發展到了美國不容忽視的地步,說到德日百年來的國際戰略地位的演變,大概一句話可概括,那就是離不開美國。德日與美國的戰後關係也可以說是歷史上第一次出現的一種新型特殊關係,即一個核大國對兩個本來強大的非核國家敵手在戰爭勝負告一段落後的一種管控關係,如果已經改變了傳統的佔領和被佔領的關係。對美國來說,從前人類史上戰勝國對戰敗國的傳統關係已經不符合核時代和冷戰時期的要求。半個多世紀以來,作為二戰的絕對戰勝國的美國相當順手應心地處理與德日的關係,儘管德日國力在歷史上曾經有過與美國不相上下的時候。在核時代新型特殊關係和冷戰大環境下,戰敗的德日適當地調整了原來曾經有過的野心勃勃的國際戰略,專注發展民用經濟和實體經濟,符合了美國的國際利益,也成功爭取到了兩國各自的新的發展空間,打破了一戰與二戰爆發之間只有20年短暫間隔時間的悲劇,維持了西方歷史上少有的長達70多年時間的和平時期。


由於各種原因,美國對德國的政治道義索求相對比較強烈一些,主要表現在美國的去納粹化國策的堅決貫徹,明顯是超過美國對日本軍國主義的管控力度。為什麼德國懺悔而日本不懺悔,與戰勝的美國容許日本神社供奉戰犯靈位不無關係。德國境內設有一些德軍公墓,但是絕對看不到納粹將領和戰犯的公開的墓地,不用說還可以搞盛典祭拜。德國徹底執行「去納粹化」,日本的軍國主義卻拖泥帶水,陰魂不散。由於文化的同根,歐洲的政治思潮對美國社會的滲入影響比較廣泛和危險,日本的亞洲模式和東方思維的軍國主義對美國來說比較陌生一些,對美國社會和政治文化比較難形成軟實力的威脅或滲透。


最近幾年,德日的對美政策也悄然出現新面目,有了一些差別。一方面是德國在護衛歐盟的區域利益的大局中,遇到美國要看到的是另外一個聽話的歐盟的對立願望,德國及歐盟絕大多數成員國與區域外的美國的關係惡化,瀕臨決裂邊緣。另一方面是,因為安倍上台掀起了釣魚台事端,朝鮮擁核的發展也難免刺激和離間了美日關係,但是首先讓日本更加需要美國,促使日本對美國重返亞太策略亦步亦趨。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日美關係反而更加緊密,如膠似漆。從前太平洋戰場上互相慘烈作戰的兩個你死我活的對手變成共同維護「自由航行」的聯合艦隊,不是壞事,太平洋的和平發展空間是足夠大。不打不相識,美日如果是真心維護和平的自由航行,而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當然也是亞洲其他國家的福音。


德日兩國在二戰後的重建復興充滿神秘力量,經過了70多年的戰後和平發展,當前兩國的國際戰略發展方向開始出現深刻變化,既保持許多相似之處,也各自在根據本國具體國情而動。對於美國來說,最美好的願景自然是,要海枯石爛保持美國戰後設計的,與日德建立起來的這樣那樣的關係與現狀。這樣對美國最為有利,就像赫魯曉夫當年也曾經這樣希望,中國只需要分工負責生產又香又甜又大的大蘋果供應蘇聯,其他事情全部由蘇聯負責搞定。在赫魯曉夫眼裏,由中蘇國際分工組成的社會主義陣營力量也可以一路凱歌前進,蘇聯陣營說不定還能和美國陣營在冷戰中平分秋色,不至於搞到蘇聯解體,讓美國歡呼打勝冷戰。赫魯曉夫對中國沒有做到的事情,美國對日本和德國似乎成功做到了。


歷史沒有如果,唯武器論不一定永遠正確,但是當年蘇聯如果和美國同時製造出原子彈,而不是遲了4年的光景,遠道而來登陸歐洲老大陸和日本海島的美國可能也不能獨佔了日本和多佔了4/5的德國人口和2/3德國領土,如此一來,國際格局將和今天不一樣。在美國尚未擁核雅爾達會議時刻,美蘇仍談判如果分割日本,美國至少必須考慮如何與蘇聯分佔德國和日本,後來則沒有必要了。美國有了德日傳統先進工業和高素質勞動力的後方民用經濟支持,即使沒有市場經濟,打勝冷戰或者也不在話下。現實世界總是不斷朝前變化,樹欲靜而風不止,前期佔有制高點優勢的美國在後期卻也可能陷入不利的情況。


核武器的禍福 


美國仍然是世上最強大國家,原子彈首先造就了美國,讓美國從孤立的新大陸一舉躍過兩大洋,橫掃全球,在地球各地建立幾百個軍事基地,搞了一個沒有100也有50個以上的盟國結盟關係。原子彈反過來也可能對美國製造了不幸,使得後期的美國面對不可解脫的困境和陷阱。隨着世界各國經濟蓬勃發展,只有3億人口的美國未免捉襟見肘,力不勝任,面對日益惡化的內外重重問題和危機,高處不勝寒的美國患得患失,美國退縮回去閉關自鎖的孤立傾向的潛意識因此在特朗普身上表現越來越濃厚,門羅主義完全可能死灰復燃,但是由於美國被海外超比例的國際利潤寵愛有加,海外利益已經是美國經濟和大企業的大半命根子,戰略退守可協助保住一條生路,自然也包含極大危險。由於中俄的核平衡實力約束了美國的手腳,當前政治經濟軍事上和美國血肉相連打成一片的德日的地位非常特殊敏感。對美國來說,兩個睡在臥榻旁的經濟強大盟國,無疑是充滿不可預測變數。美國打勝冷戰少不了靠德日臥薪嘗膽所產生出來的民用經濟效勞,因此美國霸主地位的衰落和甚至崩潰瓦解的命運也有可能在將來因為失去了日德的助陣而不可逆轉,德日將可能從側翼的異動來決定美國的命運。


在中俄與美國對立的核平衡的大環境下,德日的國際戰略具有相當強大的攻守優勢,進可攻,退可守,也有條件以強大的民用經濟實力等待着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歷史機會。德國二戰投降後被美蘇戰勝國分裂成為東西德兩個國家,為時長達40年之久,歷經千辛萬苦,終於在1990年圓滿完成統一大業。分裂的磨練把壞事變好事,重新統一後的德國似乎集中了兩種制度的優點,再次煥發多方面力量,這點反而是一直長期被美國所壟斷操控的日本所欠缺的活力。


歐盟與德國對美國的戰略關係的冷淡化始於德國統一之後,加激於歐元誕生之時,發展到了氣候協議分道揚鑣與北約的同床異夢。缺乏腹地的島國日本對美國形成的戰略競爭壓力相對較小,美國也相對比較輕鬆掌控日本,安倍上台後對美國的熱烈迎合給美國帶來了一些動力,但是美國也自然警惕防備日本反而變成壓垮美國的最後一隻蝴蝶的翅膀所煽動起來的氣流,因此特朗普毅然撕毀奧巴馬興致勃勃主導的TPP,義無反顧和隆重其事地退出「TPP陷阱」,不會是一個心血來潮的行為。


美國當年比蘇聯提前了4年,在1945年搶先成為世界第一個擁有了原子彈的國家,改變和簡化了德日二戰戰敗後的命運和複雜難測的處境。主要戰勝國之一的蘇聯在暫時缺核的被動環境下,不得不轉而採取韜光養晦政策,對美國處處退讓。直到1949年原子彈試炸成功,中國勝利解放,蘇聯腰板也才硬了起來,美國被迫轉變放鬆對德國和日本佔領轉態。德日經濟因二戰戰敗因禍得福,相對超然於美蘇冷戰核心漩渦之外,專注民用經濟發展,迅速創造戰後的經濟重建奇跡,並且民用工業技術提高轉型多次成功,在許多工業技術佔據世界先進水平,最終也難免將在西方市場內部對美國領導地位發揮動搖作用。


德國與日本的勞動生產力素質


德國面積只有36萬平方公里,日本也只有38萬平方公里,國土面積太小,缺乏核武時代的迴旋空間,也是美國能長期順利管控的關鍵原因之一。但是德國人口8千萬,日本有1.2億,如暫不計算歐盟腹地的4億人口,德日兩國勞動力所代表的平均生產力素質較高,勞動隊伍整齊,不會輸給注重少數精英教育的3億人口的美國勞動力平均水平。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當年韓信只是遇到一個蕭何就應付不過來,美國的麻煩是,竟然同時遇到了兩個蕭何的折騰,過去曾經是幸福,現在或者是進入了比較頭疼的階段。感到壓力很大的美國恐怕是有一個不可讓步的底線,對德國和日本的「鬆綁」設有內部紅線,無論德日的經濟多麼強大和美國如何離不開德日先進大工業的支持,紅線絕對不許主動或被動越過,這將是美國與德日之間的不可調和的一個大矛盾。特朗普上台後對其盟國採取異常強硬的新政策,包括公開惡意遏制歐盟發展,敲鑼打鼓退出被美國突然視為可怕陷阱的TPP。特朗普只要美國一切優先,不要被盟國利用做一些美國認為得不償失的賠本生意,只要佔據強大軍事優勢,不在乎在西方世界的和平共存領導權,這必將逼使德國以及日本也重新審時度勢,制定相應的新國際戰略對策,以便保證本身國際戰略地位的穩定。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