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特稿

首頁 > 最新文章 > 封面特稿

校園「港獨」風波透視(2017.10)

發布日期:2017-10-27

☉文/柳蘇

踏入9月開學,香港各大院校校園出現「港獨」標語和橫額,以及泯滅人性的冒犯言行,受到香港主流民意嚴厲批評。「港獨」肆虐校園不是簡單的校政問題,而是觸碰中央三條底線的大是大非問題。社會各界要求大學當局及特區政府堅持法治原則,對校園「港獨」違法言行及挑戰社會道德底線的行為,進行嚴正處理,拯救香港的教育,拯救香港的孩子。

原本已沉寂一時的「港獨」,選擇在大學開學之際鬧事,儘管其主角是大學的學生會,參與者亦是以學生為主,但絕非「偶發」事件,而是一場經過精心策劃的行動。

「港獨」勢力借開學發難,實質不過是垂死反撲,狗急跳牆。自立法會宣誓一役6名瀆誓者被DQ,特別是反對派「雙學三丑」等極端分子被判入獄,重創了「港獨」勢力氣焰,令他們不敢輕舉妄動。反對派面臨的是一個極其被動的局面,為求扭轉「下風」,他們需要發起一場新的政治運動,去騙取年輕人支持。而9月開學之際,便成為反對派興風作浪的絕佳時機。

今次「港獨」肆虐校園,乃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其中原因很多,但主要體現在四方面:1、「港獨」教師長期荼毒學生;2、教協使「港獨」流毒校園;3、大學管理層長期軟弱無力,亟須撥亂反正;「港獨」勢力竊據學生會。特區政府必須以法律手段追究「港獨」分子的違法行為,將校園「港獨」勢力連根拔起。

1、 「港獨」教師長期荼毒學生

被稱為「雙學三丑」的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這三個大學生於2014年響應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的主張,發起全港大罷課,及後黃之鋒號召示威者暴力衝入政府總部前的公民廣場,引發騷亂,掀起歷時79日的違法暴力的「佔中」行動。

原審法官只輕判三人社會服務令及緩刑,輿論一片譁然。上訴庭改判三人即時入獄,判詞一針見血指出:香港社會近年瀰漫一股歪風,有人以追求其心目中的理想或自由行使法律賦予的權力為藉口而肆意作出違法的行為,包括一些「有識之士」鼓吹「違法達義」的口號,鼓勵他人犯法;「違法達義」思想態度傲慢、自以為是,不幸對部份年輕人造成影響。

上訴庭不點名批評鼓吹、宣揚「違法達義」的戴耀廷,他的所謂「違法達義」,「違法」是真,「達義」是假,青年學生受其鼓動最終成為了違法抗爭的犧牲品。戴耀廷此類「港獨」教師長期荼毒學生,不惜將香港的青年人誘騙上「違法達義」的戰車,令他們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前途盡毀。

立法會議員何君堯發起聯署,要求辭退戴耀廷教席。面對滔滔民意,反對派驚慌失措,密謀反撲,發起名為「捍衛言論及學術自由支持良心學者戴耀廷」的聯署聲明。發起聯署者大部份是立場傾向反對派的「政治學者」,這些人撐戴耀廷根本是物以類聚、同流合污。

例如,發起聯署者中,浸會大學副教授陳家洛稱自己授課時經常挑戰學生,「問他們有無想過有天早上醒來,五星紅旗升不起,有無想像過歷史重擔要忽然落在他們身上。要想像它(中國政府)倒下來。」這是煽惑青年學生誤墮對抗祖國的「港獨」陷阱;又如,科技大學副教授成名言論之激進、政治立場之極端,連激進反對派政客也自嘆不如,他是「法輪功」兩大媒體《大紀元時報》和「新唐人電視」的常客,經常借接受訪問或各種場合,鼓吹反華和圍堵中國,偏袒反對派,抹黑建制派,充當反對派「政治打手」,美化政治暴力;再如,香港理工大學講師黃碧雲,將慶祝香港回歸祖國抹黑為「做喪事、白事」,暴露其與自己的國家民族為敵的陰暗心理。

這些所謂「有識之士」佔據大學教席,不斷煽動反中亂港,散播「公民抗命」、「違法達義」等歪論,煽惑「港獨」,荼毒學生。這是違背教育專業、不負責的做法,不僅喪失教師的基本職業規範,而且是罔顧學生安全、福祉和前途。

對於戴耀廷、陳家洛、成名、黃碧雲這些違法失德、誤人子弟的「播獨」教師,教育局和大學理所當然要嚴格執法,首先要順應滔滔民意,革除戴耀廷教席,防範「港獨」在校園泛濫成災,切實保護莘莘學子。

立法會議員何君堯發起全民聯署促炒戴耀廷的行動,得到了超過8萬市民簽名支持;9月17日的「反『港獨』、反冷血、反偽學」集會也有4千多市民參加。聯署和集會匯成洶湧澎湃的民意潮流,強烈要求港大盡快辭退戴耀廷,清除校園泛政治化的歪風,還莘莘學子專心求學的良好環境。期望港大管理層能夠聽取這些代表主流民意的強烈呼聲。

2、教協推動「港獨」流毒校園

回歸以來,香港校園內最大的政治力量是教協,這是一個由香港大學、中學、小學、幼稚園各級學校教師組成的工會,現有會員超過八萬人,是香港規模最大的教師工會,也是參與會員最多的「民主派」團體。

過去,在司徒華年代,教協是一個受到尊重的工會。縱使教協一向與民主黨如影隨形,但教協在各種政治問題表態都沒有激起太大反彈。司徒華逝世後,教協不僅在反國教、非法「佔中」等事件中推波助瀾,更公然藉「中學生好書榜」向心智未成熟的中學生「播獨」。當了20年教協會長的張文光和現任反對派議員葉建源,已經成功把教協轉型為反對派政治團體。

2013年,教協聯同反對派政黨及團體成立真普選聯盟,為「佔中」埋下伏筆。同年,教協內部通過支持「佔中」,並編制有關「佔中」的通識教材,供全港教師向學生講解,向學生鼓吹公民抗命,鼓勵學生參與違法「佔中」。

2014年非法「佔中」爆發,教協在幕後推波助瀾不遺餘力,不僅向旗下教師派發「黃絲帶」,呼籲教師及學生在課堂上佩戴,聲稱「喚醒學生關心社運」云云,更以資助形式,安排專車接送師生到罷課集會現場,將心智未成熟的學生送上街頭。

「佔中」之後,「港獨」蔓延,鳩嗚、旺暴亂象叢生,教協在其中起了極壞作用。教協在與康文署轄下圖書館合辦的「中學生好書龍虎榜」活動上,將「港獨」書籍《香港城邦論II光復本土》列為60本「中學生好書」候選書目之一,向莘莘學子散播「港獨」思想。

教協更與反對派政黨勾肩搭背、狼狽為奸,為了幫助被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DQ)的羅冠聰、梁國雄、劉小麗、姚松炎籌措訟費,這個教師工會理事會決定外借其恒生銀行戶口,甘冒戶口被用作洗黑錢的風險,可見教協與反對派的關係非同一般。

香港最大規模的教師工會,竟然同時是一個高度政治化,積極推動違法「佔中」和「港獨」的反對派團體,對校園「港獨」橫行責不可卸。如今校園「獨」風熾烈,香港各界強烈聲討,教協對「港獨」流毒校園不置一語,反而顛倒是非針對反對「港獨」的正義之聲,聲稱「不要讓校園成為政治角力場所」,明顯庇護和縱容校園「港獨」。

3、大學管理層終於撥亂反正

近年大學校園散播「港獨」歪風變本加厲,雖然社會各界強烈反對,卻得不到有效遏止,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大學管理層對反「港獨」態度模糊,一遇到反對派學者、學生及反對派喉舌的抗議威逼,就害怕背負「打壓言論自由、學術自由」的罵名,放軟手腳,息事寧人。大學管理層包括校董、校長及管理人員,他們的軟弱和不作為,亦直接令大學校園變成「港獨一言堂」。

「佔中」爆發之初,部份大學校長到現場看望學生,有校長將學生參與「佔中」,抬高到「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萬世開太平」的高度。如此是非不分縱容學生,學生怎能不變本加厲?

此次中大學生會率先發難出現支持「港獨」標語,有副校長與學生會討論5個小時後,竟然認同「民主牆」屬學生會管理範圍,未得學生會同意,不得撤除「港獨」標語。這不是助紂為虐是甚麼?

大學管理層還曾出現一些似是而非的言論。例如,有校長稱,大學是言論自由的地方,只要學生不犯法,不阻礙正常學習,校方不會對「港獨」標語有很大反應;有校長則稱,不認同「港獨」,但在「民主牆」上討論「港獨」「未嘗不可」,校方也不會主動撕除「港獨」標語;面對網上聯署要辭退戴耀廷的滔滔民意,有校委會主席竟然聲稱「如果他(戴耀廷)沒有犯罪,有不同意見、政治背景,我們完全不會干預,這是大學的自由」。更多大學管理層人員,則是明哲保身式「沉默」。

大學管理層對校園「港獨」軟弱無力的態度,令校園播「獨」者肆無忌憚、得寸進尺,令更多學生「被洗腦」,誤以為追隨「港獨」確是追求崇高理想。今日的本港大學校園,幾乎容不下一張安靜的書桌,教育已偏離教書育人的軌道。

校園「港獨」風波擾攘近半月後,9月15日,10間大學校長聯署發表聲明,表明「港獨」違反基本法,不予支持;又批評濫用言論自由的行為,強調「言論自由並非絕對,有自由就有責任」。這份聯合聲明,顯示校方順應社會主流民意,撥亂反正,向大學生和向全社會清晰表明:對校園「港獨」言行,大學沒有妥協的餘地。10大校長終於清楚表態,中學校長也應該發聲,向全港學生清楚說明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絕不能搞「港獨」。

10大校長的聲明,僅僅是遏「獨」第一步,更重要的還在於實際的行動,各大學應當有周全的部署與安排,對於明目張膽在校園播獨煽暴,學校應報警,由警方調查涉事者有否干犯《刑事罪行條例》中的意圖叛逆罪或煽動罪。教育局可引用《教育規例》,要求校長對屢教不改的涉事學生作出懲處,包括開除學籍或停學。無論政府或校方,應當有更全面及具體的措施與政策,有效遏制校園「港獨」。

4、「港獨」勢力竊據學生會

香港的大學校園猶如「港獨」基地,近期多間大學學生會為「港獨」張目,令不少市民感到憂慮。目前多間大學的學生會基本上已被「港獨」勢力控制,原因並非由於「獨」派學生理念主張得到大多數學生認同,而在於「獨」派學生根本沒有競爭對手,就如現時的中大學生會,就只有一個激進「本土派」的「內閣」參選。

香港大專院校擁有學術自由、院校自主,但部份「獨」派學生濫用「自由」之名,藉學生會於校內宣揚違法違憲的「港獨」思想。多所大專院校學生會「內閣」都鼓吹「本土、港獨」,包括香港大學、中文大學、浸會大學、城市大學、理工大學、嶺南大學、樹仁大學、明愛專上學院及恒生管理學院等院校,均有學生會或學生組織疑似為「獨莊」,主張暴力煽「獨」,或與所謂「本土派」的「播獨」者過從甚密。

例如,港大學生會內閣「睿鳴」表明全數成員均是激進「本土派」,會長黃政锝更聲言「『港獨』是其中一條出路」,又稱會考慮會就校政問題發動圍堵及衝擊。中大學生會內閣「山鳴」亦提到「港人應立身本土」,指「港人需為香港前途作出決定……香港獨立亦不失為其中一個選項」舉辦遊行集會等「鼓勵」學生多思考香港前途問題。

開學期間,一些大學學生會會長竭力播「獨」煽暴。中大學生會承認在「民主女神像」掛上所謂「香港政治犯名單」圍布,會長區子灝更口出狂言稱「香港法治名存實亡……再無必要遵守法律」;港大學生會會長黃政锝在新生入學禮上,聲稱被判入獄的周永康及面臨審訊的其他港大年輕「抗爭」者,對香港無私奉獻值得學習;教育大學學生會會長黎曉晴聲稱「香港已進入極權的時代」,呼籲同學「寸土不讓」。校園先後出現「恭喜」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喪子的冷血標語,黎曉晴竟出言為這種冷血行為辯護,更譴責校方追究事件,企圖讓張貼者逃過制裁;中大前學生會會長、新亞書院學生周竪峰在校發表辱華言論,以粗口及「支那人」字眼惡意攻擊反對「港獨」的內地學生。

多間大學出現「港獨」宣傳品和冷血標語,囂張和冷血得令人憤慨和髮指,引起社會各方強烈譴責。但13間大專院校學生會發出聯合聲明,公然為出現在大學校園的「港獨」和冷血言行張目,「聲明」拋出所謂「發洩論」,更是泯滅人性、超越社會道德底線荒謬至極的歪論。

「聲明」顯示出這群學生會主事者的狂妄無知,以及法治素養與道德情操的低劣。其無視事實和法理以及囂張狂妄的態度,更令人齒冷和反感。對大學及全港大學生打擊最大的,不是那貼上標語的少數敗類,而是事件後13間大專院校學生會以保衛言論自由為名,聲援「港獨」和冷血言行。「聲明」對事件不悔疚不反省,以言論自由為違憲違法和踐踏人倫道德的歪理護短,這些學生「領袖」令人對他們失望與痛心。

大學學生會一向乏人問津,不但在於學生會工作繁重,更由於一些大學要求參與學生會的學生須休學一年,成本太大,令不少學生不願意參與學生會工作。但同時,學生會的角色又極為重要,除了掌握大量資源之外,更可「代表」全校學生,其言行往往被外界視為代表該大學學生。大學學生會奇貨可居,因此引來「港獨」勢的大舉進佔。

「港獨」勢力大舉入侵學生會,是瞄準學生會選舉的空子而來,這些學生會根本沒有任何代表性,代表不了大學生,不過是反映了一小撮「港獨」學生的偏激思維而已。但是,「港獨」分子有組織地竊據學生會,動輒祭出言論自由之名播「獨」,甚至採取威嚇手段迫令校方不敢出聲反對,而同時校方管理層怕得罪學生會,採取息事寧人的態度,不斷退讓底線,結果更助長了這一小撮「港獨」分子的氣焰,令他們真的以為校園是獨立王國,是「港獨」的宣傳平台,可以讓他們暢所欲言宣傳「港獨」。

5、校園「港獨」觸碰中央三條底線

習近平主席在慶祝香港回歸祖國20周年大會的講話中,明確劃出了不允許觸碰的三條底線:一是不允許危害國家主權安全;二是不允許挑戰中央權力和基本法權威;三是不允許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港獨」肆虐校園不是簡單的校政問題,而是觸碰中央三條底線的大是大非問題。

習主席視察香港期間,會見特首林鄭月娥和行政、立法及司法機構負責人,強調新政府要依法遏制「港獨」活動,維護香港社會大局穩定,「迎難而上」,習主席特別強調「為官避事平生恥」。特區政府應該有承擔、敢作為,發出反「港獨」的明確指引,敦促校方嚴正處理,不能再讓「港獨」在校園放任自流。

在大學的特殊環境下遏制「港獨」,已不僅僅是校方管理層的事,特區政府更加責無旁貸,更不能因為害怕被攻擊干預大學自主而置身事外,繼續推由校方自行處理,這等同於向「港獨」勢力「跪低」,助長其囂張氣焰。因此,政府必須「迎難而上」,積極作為,頂住壓力,制定切實可行的校園反「港獨」指引,凝聚全社會反「港獨」的民意和輿論高壓,督促校方依法依規肅清校園「港獨」歪風,還校園教書育人的清淨氛圍。

極少數極端分子在校園鼓吹「港獨」,直接衝擊「一國兩制」底線,在這個大是大非的原則問題上,中央一定是講原則、講底線,堅決反對,絕不會有半點妥協讓步。特區政府必須以法律手段追究「港獨」分子的違法行為,形成全社會共同反「獨」的氛圍。如果香港不能有效制止大學校園「港獨」泛濫,甚至讓大學校園繼續成為「港獨」的基地,危害國家安全,基本法有關香港特區是中國不可分離部份的規定不能落實,中央當然要履行憲制責任,不可能坐視不理。(完稿於9月18日晨)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