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論壇

首頁 > 最新文章 > 青年論壇

香港公民教育應如何走下去?(2017.10)

發布日期:2017-10-27

☉文/梁思韻 香港菁英會公關及傳訊委員會主席、教育工作者

公民教育不是「洗腦教育」,應是「補腦工程」。公民教育最終目的就是為國家培養具有質素的公民時,對國家、政府或社區愛顧之情。

香港公民教育推行多年,不同人士有不同見解、意見,縱觀不同黨派意見,有人說香港缺了「愛國教育」,是重大缺失; 亦有人提出「民主教育」才是皇道。大家各執一詞,亦猶如瞎子摸象,只描述香港公民教育一部份,並不全面。筆者試從教育專業角度闡述當今問題及建議方向。

香港公民教育路難走有三因

首先釐清基本概念。坊間充斥着民主教育、民族教育、愛國教育、國民教育、國情教育等討論,以上其實皆是公民教育的一部份。公民教育最終目的培養下一代對權利與義務的知識、技能和態度。英國馬紹爾(T. H. Marshall)著作《公民權責與社會階級》中,提出公民權利包括: 民權、政治權利、社會權利; 公民義務包括: 繳交稅款及社會保障供款義務、接受教育義務、服兵役義務、促進社會福祉義務和參與選舉義務。香港中文大學教育行政與政策學系前系主任曾榮光教授多篇文章指出公民教育就是培養下一代「民族國家」(nation-state)概念,對國家權威的認受及對民族社群的認同及民主人權教育。

然而,香港公民教育道路從來也不好走。原因有三: 第一,1997年回歸以前,英國政府以殖民地的「疏離子民教育」,即是推崇英國文化、重英輕中的教學語言、淡化中華民族認同、強調「子民政治文化」(Almond and Verba 1963 發表的公民文化),只強調遵守政府所制訂的政策和法律,漠視公民自身的權利和義務;第二,香港社會、政制結構是複雜的。由一個不知名的小漁港,到國際認識的殖民地,再變成實施「一國兩制」的城市,我們不能硬把其他國家的公民教育方法倒模過來;第三,回歸以後,公民教育議題被「政治化」,社會一直爭論不下,其中原因是大家以非學術專業方式討論,把概念混淆,困死香港公民教育。而現時香港公民教育面對下一代對國家權威缺乏信任、過於偏重於民族身份認同、缺乏客觀性民主人權教育。

對國家缺乏信任度

過往幾年,青年違法衝擊社會、激進的言論,已顯示出部份下一代對政府失去信心,背後同時帶出對中央政府不信任,雖然只是少數,但我們不能視而不見,這已響起社會警號,相信當屆政府重建官民互信是重要任務。

而上一代人,不少是五、六十時代從內地逃難到香港,有的對內地主觀看法仍停留於文革初期,兵荒馬亂的中國內地慘況。因此,每次有關內地食物、污染、貪污或人權等問題的報道,這群固有思想的上一代,總愛與文革和階級鬥爭拉在一起扣上帽子。這是一種狹隘思維,沒有看清事實,只會帶來更多子虛烏有的上綱上線抹黑。

公民有義務同時監察、質疑制度和政策,從而讓政府作出改善。因此我們有責任教育下一代如何多角度思考,如何理性討論,這些需要時間磨合,而當權者也需要接受意見的勇氣,信任和對國家認同感才會產生。

公民教育是一場「洗腦教育」?

公民教育不是「洗腦教育」,應是「補腦工程」。「洗腦」不是一個學術用詞,簡單點就是把知識、觀點讓學生被動地吸收,不需思考。而公民教育最終目的就是為國家培養具有質素的公民時,對國家、政府或社區愛顧之情,這又能否以灌輸方式進行?相信在資訊爆發時代,單向傳遞知識方法根本不能應付廿一世紀全球化的挑戰。

香港教育制度弊病過於着重知識傳遞,缺乏高層次探究,不單止是公民教育所獨有,其他包括數理或人文科也面對同一難題。

公民教育中涉及「世代留傳」民族概念,例如:我們的民族歷史、地理、血緣等,這些以知識性傳遞方式教導學生,亦與香港現行教育方式相似。但到了公民權責,學生需要學習批判政策等深層次思考,直接灌輸是做不到的。

「一國兩制」框架下的公民教育

把內地的「國民教育」直接搬到香港推行是不可行的。《基本法》第五條清楚列明:「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因此對於以社會主義或集體主義作為核心價值的國情教育,實在難以在資本主義社會的香港推行。曾參觀過內地公民教育課節老師提出,過於激昂的愛國教學,如: 帶紅領巾、歌頌黨的美好等,令香港人卻步。

隨之而來,做好《基本法》教育,讓下一代正確理解「一國兩制」下公民權利和義務,確是破除現在「被政治化」局面的一道曙光。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