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十九大開啟中國「政經新時區」(2017.10)

發布日期:2017-10-27

☉文/漁樵夫


從改革立場來看,即便新週期到來,也並不意味着中國經濟可以再度回到大幹快幹、大水漫灌、基建拉動、粗放發展的舊發展模式上來。拼資源、拼消耗、拼債務、拼環境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舊模式的出清,新模式的建構才是啟動新週期的先決條件。中國的政經新週期之路,就是自我革新和超越之路。


中共十九大10月18日拉開大幕,中國新政治週期將隨之開啟,中國經濟會否同步進入新週期,為外界所關注。


樂觀者認為,中國經濟已告別過去長達6年的去產能、通縮和資產負債表調整,正站在「新週期」起點上。謹慎派則認為,長期貨幣超發、債務堆積、結構失衡以及改革遲緩,多年經濟沉屙尚未真正迎來出清時刻。


經濟新週期:另一個「國家牛市」?


近期中國部份經濟數據有再度波動態勢,顯示經濟回穩動能仍有待確認。加之金融風險、樓市泡沫、新計劃經濟抬頭、地緣衝突風險升溫等灰犀牛、黑天鵝不斷,判言中國經濟啟動新週期仍為之尚早。


中國進入新政治週期,無疑需要穩定的經濟環境護航,外界對十九大後同時開啟「政經新時區」也有諸多期許。


對於現時中國經濟而言,「新週期」不僅是指標層面的回暖,更是增長模式的全面升級。中國只有突破改革禁區、深水區,真正建立起經濟增長新模式,完成新舊增長動能的轉換,通過制度改革出清實體風險與金融風險,才能在十九大後政經新棋局中佔據主動,再攀高地。


自2016年四季度以來,中國GDP季度同比增速已連續3個季度反彈。去年9月份開始,中國的PPI結束了54個月的負增長開始正增長。從全球經濟大環境來看,今年也已顯現出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以來最好的局面。數據的轉暖,令中國經濟開啟新週期的聲音漸盛。


有樂觀經濟學者認為,中國經濟已告別過去長達6年的去產能、通縮和資產負債表調整,中國經濟持續下滑的轉捩點已經到來,中國經濟已經完成了階段性底部,供給出清與需求復甦,令中國經濟走完增速換擋期「經濟L型」,正站在「新週期」的起點上。從近期股市結構性牛市、債市調整、人民幣匯率走強、商品上漲等市場表現看,均可驗證新週期已經到來。


來自國際投行的一些預測數據也側面呼應「新週期論」:花旗銀行將今年三四季度中國經濟增速預期分別從此前的6.5%和6.4%上調至6.7%和6.6%,並預計下半年中國經濟仍將保持強勁增長,達成全年目標「幾無懸念」。摩根大通將中國經濟全年增速預期由6.7%上調至6.8%,認為中國有望繼續成為全球經濟的「穩定器」。英國央行在其通脹報告中說,英國央行基於過去4個季度的經濟數據判斷認為,中國經濟已擺脫了過去兩年來的風險,開始企穩。


樂觀者判斷認為,十九大後,新的政治經濟週期的開啟,也會使地方政府進入新的循環。一些基礎性改革會全面展開,釋放出諸多投資空間,特別是重點投入的一些戰略性產業和服務性產業,未來空間更大。政府通過混改、PPP項目以及投資領域的全面放開,會為民間資本釋放更多的空間。


偏執看空中國經濟雖無根據,但由此判定,此輪經濟增長已進入新週期卻言之尚早。就現時中國而言,此輪增長屬於新週期還是舊模式仍有爭議。


事實上,不少分析認為,上半年中國經濟的企穩,更多是週期性的反彈而非結構性改善:基建投資、房地產投資與國企投資貢獻了新增投資的主要權重,而非來自自發性動力的民間投資。


從官方披露的經濟數據看,7月份中國三大類投資增速已全面下滑:製造業、房地產投資增速均大幅回落,並創下2016年8月以來新低,1-7月份固定資產投資增速比1-6月份回落0.3個百分點,1-7月份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速比1-6月份回落0.6個百分點,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比上月回落0.6個百分點。8月中國出口同比6.9%,再次創2017年以來新低,這一數據的進一步下滑,表明出口這一2017年經濟重要發動機已開始降速。而從需求角度分析,投資將繼續緩慢下滑,房地產投資增速也將延續銷售下滑趨勢。


謹慎經濟學者認為,如簡單以半年的反彈,就輕言中國經濟已經告別多年的下滑,進入所謂的「新週期」,既是對中國經濟短期的誤導,更可能是對中國經濟長期趨勢的嚴重誤判。放言新週期,不過是過去「國家牛市」的變體,倚重舊模式的增長只會是短暫的狂歡。


考慮到本輪全球經濟復甦已進入下半場,復甦強度不會繼續增強,去年以來支撐中國經濟需求的「出口動能」可能已經見頂。此外,供給側改革帶來的政策紅利也開始消退,需求面走軟使得上游工業品價格上漲失去支撐。隨着上輪政策刺激效果退潮,固定投資的全面降溫引領7月經濟數據的低迷,顯示經濟動能高峰已過,下半年中國經濟將漸次步入短週期回落。


事實上,從當前經濟週期角度觀察,包括地產週期、庫存週期、設備投資週期或多或少均有見頂或低迷跡象,經濟下半年所面臨的下行壓力不容小覷。


對於一個經濟調整週期而言,貨幣超發、債台高築、結構失衡以及改革遲緩等,累積幾十年的沉屙釋放和清算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而從供給側改革來看,中國經濟結構尚未出現根本性變化,當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任務尚未完成,市場並未完全出清之時,期待「新週期」開啟顯然還為之過早。


五大「灰犀牛」「埋彈」新週期


相對於黑天鵝事件的難以預見性和偶發性,灰犀牛並非隨機突發事件,而是在一系列警示信號和跡象之後出現的大概率事件。就現時中國而言,與其關注新週期,不如關注已經有危險苗頭的灰犀牛,這些風險點將為中國經濟進入新週期埋下定時炸彈。


灰犀牛一:樓市泡沫 在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密集調控下,中國樓市泡沫仍不容小覷。國家統計局官員表示,近幾個月房價預期仍在波動中,預期背後的根本動力是投資甚至投機而非剛性需求,要避免泡沫破滅帶來預期的迅速下滑可能造成的災難。


近年來中國家庭部門的槓桿率明顯上升,5年前按揭率約為15%,目前已翻漲至30%,5年間槓桿率提高一倍。今年上半年,中國的按揭貸款餘額達20萬億左右,但居民部門在銀行的存款為60萬億,是按揭貸款的3倍。


中國樓市的過度繁榮,綁架了地方政府和金融機構,並殃及實體經濟發展。吹大了資產泡沫,積累了壞賬風險。從各國各時期的危機經驗來看,一旦房地產這個超級資產價格崩盤,接下來就是嚴重流動性危機、金融危機,甚至是經濟危機。因此,隨着中國經濟轉型攻堅,解套「房地產」、消滅樓市灰犀牛,成為中國經濟向前的必然邏輯,但知易行難。


灰犀牛二:債務高企 數據顯示,中國2016年總體宏觀槓桿率已攀升到GDP的279%。特別是非金融企業槓桿率從2008年的98%迅速攀升到2016年的197%,高於美國等發達國家。


IMF預計,到2022年,中國的非金融部門債務將超過GDP的290%。IMF明確指出,國際經驗似乎表明,中國目前的信貸軌跡是危險的,出現一場破壞性調整的風險越來越大。更高的債務水平將減少北京方面的「財政空間」,以應對銀行間市場的任何潛在危機或人們對理財產品「失去信心」;這類產品的銷售支撐了中國影子銀行業的快速擴張。


事實上,在債務不斷攀升的同時,過去10年期間中國的「信貸效率」急劇惡化,需要越來越多的資金來產生同樣數量的增長。IMF 稱,2008年時,需要大約6.5萬億元人民幣的新增信貸使名義GDP提高5萬億元人民幣,到了2016年,同樣的增長需要20萬億元人民幣的新增信貸。野村證券認為,如一個國家在5年之內債務率上升幅度在30%以上,那麼其發生危機的概率會大大提高。


灰犀牛三:「新計劃經濟」抬頭 去產能位列中國供給側改革五大任務之首。但有觀點認為,目前出清僵屍企業的主流政策思路並非通過市場化方式處理,而是通過分配指標與文件等行政方式去產能。調控行政化,在去產能方面過度注重去產量,在一些機制體制的調整上還沒有全面展開,市場難以形成均衡的良性循環。


如此情況,在需求端不變的情況下,供給端減產帶來供不應求,催生了黑色商品為代表的大宗商品價格上漲,行政性的供給干預不僅提高了中國鋼鐵產業的平均成本,且降低了產業總體的國際競爭力。


供應側改革變種為供給側管理,「新計劃經濟」抬頭令市場和輿論擔憂:模糊「有形之手」和「無形之手」邊界,意味着改革的落實將過多依賴於政治意願,令改革推進打上不確定性。


一項研究調查分析了上市公司中的78家「僵屍企業」,結果發現2014年之前已喪失持續經營能力的這些企業,債務總額卻不降反升,從2010年的0.25萬億元持續升至2016年的1.09萬億元。


灰犀牛四:中美貿易戰 美國特朗普政府8月份宣布啟動對中國301調查,雖然此項調查將歷時一年,但有輿論認為中美已打響貿易戰第一槍。在全球化逆潮洶湧、保護主義大行其道之際,白宮悍然舉槍,絕非好兆頭。


據中國海關數據顯示:今年1-7月中美貿易總值為2.18萬億元,增長20.6%,美國已是僅次於歐盟的中國第二大交易夥伴。最近10年間美國對中國出口年均增長11%,幾乎是同期中國對美國出口年均增速的兩倍。


作為全球第一大、第二大經濟體,美國出口的26%的波音飛機、56%的大豆、16%的汽車、15%的集成電路目的地是中國。美國商務部數據顯示,2016年,美國從中國進口了4628億美元的商品,從中國進口額約佔美國進口總額的17%。


中美雙方在各自產業鏈條已深入融合,一旦兩國並爆發大規模貿易戰,則必將導致「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兩敗俱傷局面。由於中國對於美國的貿易依存度相當高,雙方開戰對中國擴大出口顯非利好消息,無疑會令中美貿易乃至經濟蒙上陰影。


灰犀牛五:地緣政治風險 目前中國的周邊安全形勢緊張程度可謂近年罕見:美朝之間互相威脅開戰,薩德部署緊鑼密鼓,直接將朝鮮半島架上「火藥桶」;非法越界的印軍雖已撤回,但印度國內仍不時有「必須作好戰爭準備」的雜音出現;南海方面,域外大國隨時等待時機挑撥事端;釣魚島問題也不時成為熱點。老問題的久拖不決與沉渣泛起,與新問題的冒頭浮現和詭異惡化,交織於一體。


地緣政治風險升溫,複雜因素交錯,已頻頻將貴金屬避險情緒推向了高潮。世界黃金協會(WGC)近期報告顯示,黃金ETFs資金從2016年10月開始不斷增持黃金並屢創新高,多頭維持強勢,顯示黃金價格對全球的經濟提前反應的特點。此外,美元承壓下挫,也佐證地區局勢緊張情緒蔓延。


中國面臨着複雜的周邊環境,新老問題哪一個解決起來都不容易。而隨着中國快速崛起、勢力範圍輻射周邊的大背景下,類似緊張對峙和博弈事件還會不斷出現,且頻次可能會越來越高。


中國周邊的緊張局勢升級,無疑會投射至國內的經濟發展上。最為敏感的股市「恐慌指數」上升,所可能觸發的「骨牌效應」不得不防。


政經新棋局 改革落實錘


中國對十面埋伏的灰犀牛不能做「靜音處理」,在十九大開啟政經新棋局之時,定義「新週期」不僅是指標層面的回暖,更是增長模式的全面升級,產業結構等「內核」和「基因」的升級,顯較數字層面的變化更為重要。


就當前中國經濟的任務單而言,重大結構性改革觸及實質性問題並如期實施,實體風險與金融風險雙重出清,以及用市場手段壓縮「新計劃經濟」空間,都是題中之義。7月份中央政治局會議在研判中國經濟時特別提到,「要站在經濟長週期和結構優化升級的角度,把握經濟發展階段性特徵」。


所謂長週期,就是市場化語境下的供給側改革。不可否認,在改革初期,用行政手段強推可起到立竿見影效果,但在改革中後期,如不能在合適的時機從行政手段轉向市場手段,將會出現價格扭曲和資源錯配現象。


衡量供給側改革成效的標準不是如何干預企業生產,而是是否解放和發展了生產力。欲避免搞成「新計劃經濟」,就須讓市場充當「話事人」,決定資源配置,而不是回到計劃和管制經濟。


此間觀察家認為,「僵屍企業」的退出,不應靠政府決定誰「活」誰「死」、誰去誰留。強化行政干預,不利於市場作用的發揮,不利於債務風險的化解,甚至會進一步導致「國進民退」,結構僵化,效率低下。用市場化手段出清風險和舊模式:包括淘汰落後產能和有償債困難的低效率企業,果斷打破剛性兌付,讓僵屍企業完成市場化清算,讓微觀主體重新面臨正確的市場激勵,才是正途。


在連續投資刺激下,中國經濟諸多結構性問題需要重大改革的「長期療治」,因此,對於十九大時區的中國經濟而言,完成市場出清與提速重大改革可謂「車之兩輪、鳥之雙翼」。重大結構性改革的提速,不僅能通過提高實體投資回報率來改變金融空轉、糾偏資金「脫實入虛」並消化金融風險,且可通過提振生產率增強中國經濟向上動能,並為民營企業創造新的發展空間。


除改革提速外,讓改革落子觸及實質性、關鍵性問題,啃下國企混改、財政稅收等「硬骨頭」,才能突破改革禁區、深水區,激發經濟新動能。


從改革立場來看,即便新週期到來,也並不意味着中國經濟可以再度回到大幹快幹、大水漫灌、基建拉動、粗放發展的舊發展模式上來。拼資源、拼消耗、拼債務、拼環境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舊模式的出清,新模式的建構才是啟動新週期的先決條件。一言蔽之,出清才有出路,改革才有未來,中國的政經新週期之路,就是自我革新和超越之路,除此別無選擇。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