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聚焦

首頁 > 最新文章 > 國際聚焦

首相更迭:日本內外政策不會大變(2020.10)

發布日期:2020-11-02

☉文/胡后法

正當國際局勢發生巨變,亞洲面臨許多不確定因素之際,日本首相安倍因健康原因宣布辭職。作為世界主要發達國家和亞洲地區大國,日本首相更迭自然成為近來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近年來,日本謀求成為「正常國家」,以擴大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增強對國際事務的話語權。作為西方發達國家中的重要一員,日本新政府的內外政策動向,更是引起了各國高度關注。

安倍任期最長但壯志未酬

安倍晉三於2020年8月28日下午在首相官邸正式宣布辭職。雖然外界早就知道安倍身體患病,有人猜測他可能難以堅持到任期結束,因此公眾對他辭職有一定心理預期,但這次辭職決定還是來得有點突然。近來,安倍在內外事務上一直忙得不可開交,特別是日本作為世界新冠疫情的「重災區」之一,抗擊疫情方面的工作十分繁重,對安倍無疑是巨大的挑戰,但他不顧疾患,對抗擊疫情絲毫沒有放鬆,在抗疫成果方面成為西方國家中的佼佼者。

雖然身患疾病,但安倍始終精神抖擻、活力四射,直到他被迫赴醫院查體的消息傳出,外界才知道他病情的嚴重程度,他身體已難以支撐繁重的政務。所以,安倍的辭職無論在日本國內還是在國際社會都引起的廣泛同情。不管在朝在野,也不管是否贊同他的內外政策,人們對安倍從政的敬業精神和為國奉獻精神,無不感到讚歎。

安倍出身政治世家,其祖父是國會議員、其外祖父岸信介曾在上世紀擔任首相,其父親曾是中曾根康弘內閣的外相。安倍在日本大學畢業後,先是赴美留學,後進入神戶鋼鐵公司駐紐約分公司工作。1982年,安倍辭去神戶鋼鐵公司的職位,來到時任外相的父親身邊,擔任政治秘書,並開始接觸政治。10年後的1993年,安倍首次當選眾議員。從此,安倍的政治生涯一發而不可收拾,其能力和表現受到當年的首相小泉純一郎和自民黨實權派人物森喜朗的賞識,先後在森喜朗和小泉內閣中擔任內閣副官房長官、自民黨幹事長和內閣官房長官等要職。這些重要崗位的歷練使安倍在日本政界建立打下了深厚根基,積累了豐富的政治經驗,並最終成為左右逢源、游刃有餘的「政壇老將」。

安倍17歲時就得了難以根治的潰瘍性大腸炎,並從此被這一頑症所困擾。病情發作時,他一天須如廁30多次。對一個政治家而言,這是多麼難忍的折磨。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安倍面臨巨大工作壓力,但他以常人難以想像的毅力,不知疲倦地堅持工作,半年來基本沒有回家。緊張的工作和不規律的生活使安倍的病情日趨嚴重。在他宣布辭職前一週,安倍曾兩次去醫院檢查身體,引起媒體對其健康問題的關注,民間也出現安倍可能辭職的傳言。

作為日本歷史上執政時間最長的首相,安倍的政績得到了日本選民的認可。為振興日本經濟,擺脫「失去的10年」所造成的日本經濟低迷局面,安倍提出了一整套刺激經濟的主張,被稱為「安倍經濟學」。他的核心內容就是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靈活的財政政策,加之經濟的結構性改革,被俗稱為三支「利箭」。按照安倍的理論邏輯,只要實行擴張性的貨幣政策,向市場投放大量資金,造成通貨膨脹的加劇,促使日元貶值,從而刺激出口,而物價的上漲,則可以促進企業增加收益,員工收入也隨之增加,最終達到促進經濟增長的目的。人們對「安倍經濟學」實際效果的評價,眾說紛紜、貶褒不一。有的說它效果明顯,有的宣告其「早已失敗」。

總體而言,安倍經濟學的積極作用有目共睹,它刺激了日本經濟的增長,阻止了日本經濟的進一步下滑,特別是在實施之初,日本各項經濟指標均呈上升。如果沒有這些刺激措施,日本經濟無疑將更加糟糕。然而,隨着時間的推移,其效應逐漸消退,而債務激增等負面影響卻日益暴露,年初以來的新冠疫情更是加劇了日本經濟的困境,使安倍重振經濟的雄心再也無法如願以償。

安倍任期是日本外交十分活躍的時期。安倍致力於使日本成為「正常國家」,但執政初期他採取了錯誤的方式,企圖以否定歷史來擺脫日本侵略者的形象。這種逆歷史潮流而行的做法自然受到中國等亞洲國家的強烈反對,不僅沒有使日本形象得到改善,反而更加惡化,安倍政府的外交也未見大的起色。好在安倍逐漸醒悟,調整了政策,着力改善與亞洲國家的關係。執政後期,安倍內閣的外交逐漸出現起色,與中國的關係開始改善,兩國高層交往逐漸恢復。

安倍把對美關係作為對外政策的重中之重,雖然特朗普推行「美國優先」的單邊主義外交,但安倍對特朗普依然極盡討好之能事,處處迎合特朗普的內外政策,兩人建立了良好的個人關係。當然,安倍的對美政策,有些不排除是違心之舉,但從實際效果看,在世界多數國家與美國矛盾不斷增多的大背景下,日本和美國不僅沒有出現大的矛盾,反而還有所改善。這無疑與安倍的努力密切相關。

但是,安倍的外交並非沒有缺憾。在與韓國的關係上,安倍執政期間快速下滑,成為安倍外交的最大陰影。在對俄關係上,安倍曾立志解決北方領土問題並簽署日俄和平條約,但最終沒有取得進展。雖然日俄關係沒有出現風浪,維持了平穩態勢,但在影響兩國關係的核心問題上沒有取得任何突破。總的看,安倍留下了豐富的「政治遺產」,但他自己感到「壯志未酬」,一些沉甸甸的難題只能由他的繼任者去完成。

菅義偉:安倍最中意的繼承者

9月16日,菅義偉在日本臨時國會首相選舉中順利當選為第99屆日本內閣總理大臣。此前的9月14日,菅義偉以絕對優勢擊敗黨內另外兩位競爭者,成為接替安倍晉三的自民黨新總裁。菅義偉出生貧民家庭,經過數十年奮鬥,終成首相,成為日本版「寒門出貴子」的典範。在「門閥政治」根深蒂固的日本,菅義偉能從一個沒有任何政治背景、家庭貧苦的「窮小子」變身國家首腦,在日本歷史上實屬罕見。

菅義偉於1948年出生於日本秋田,他勤奮好學、刻苦用功。初中時,上學來回需走2個小時山路,高中時來回更要步行4個小時。在當地讀完高中後,因不願繼承祖輩當農民,18歲隻身來到東京。坐了兩天兩夜的火車,到達東京車站後遇到一家招工單位,工資雖不是太高,但管吃管住,他當機立斷,拎包就進了一家紙箱廠工作。在賺取入學金後,他即考入了法政大學。畢業後,菅義偉就職於一家民間企業,但在東京濃厚的政治氣氛熏陶下,他逐漸產生了對政治的興趣。經大學同窗的介紹,他於1975年成為已故自民黨眾議員小此木彥三郎的秘書,而且一幹就是11年,從此也改變了他的人生道路。在任秘書期間,他用心觀察政壇風雲,從政治人物身上汲取「政治營養」,為自己未來從政奠定了基礎。1987年,他參加橫濱市議員選舉,並連續擔任兩屆地方議員,後又於1996年成功當選眾議員。從此,菅義偉的從政台階不斷攀升。2002年,菅義偉在小泉純一郎內閣中擔任國土交通和經濟產業兩個政務官和總務副大臣。菅義偉聰明能幹、工作勤奮、行事低調,受到了上司們的普遍讚揚,被認為是未來從政的「好苗子」。

菅義偉的從政之路,與安倍晉三密切相關,兩人長期共事,在安倍內閣中擔任官房長官,輔助安倍處理了大量棘手事務。兩人政治上志同道合,個人關係上親密無間。安倍能成為任期最長的首相,離不開菅義偉這個「大管家」默默無聞的幕後工作。有觀察家甚至認為,安倍之所以此時辭職,其目的之一就是要扶植菅義偉順利成為自己的接班人。專家普遍認為,菅義偉是安倍最中意的繼任者。

安倍政策路線還將延續

隨着安倍時代降下帷幕,日本政壇翻開了新的一頁。此時此刻,人們最關心的問題是未來日本內外政策會不會出現變化?綜合諸多因素分析,安倍制定的許多內外政策基本上符合日本當前面臨的內外形勢特點。菅義偉直接參與了安倍許多政策的制定過程,在實施方面更是安倍的左膀右臂。因此,菅義偉不大可能改變安倍的路線。在當選自民黨總裁和首相後,菅義偉也一再強調,他將延續安倍首相的政策路線。

9月16日,菅義偉發表上任後的首場就職演說,對新內閣近期工作重點做了詳細論述,從中可以看出濃重的「安倍元素」。據此,日本新內閣近期將聚焦以下重點問題:一是繼續抓好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工作,將其作為內閣當前首要任務;二是經濟上繼續遵循「安倍經濟學」的政策思路,全力振興日本經濟;三是在外交政策上,鞏固日美同盟基礎,推進亞太戰略;四是在對華、對俄關係上,謀求建立穩定的雙邊關係。

從內容看,菅義偉的演講並沒有什麼新意,基本上是「老調重彈」,表明日本內政外交近期內將不會脫離安倍所確定的路線。但是,即使完全繼承前任的路線,任何政治家都會有自己的風格和政治個性,而且大國政治都是動態變化的,形勢的變化也會促使國家政策的改變。政治家的任務正是應時應勢制定符合國家利益的大政方針。作為日本的近鄰,我們尤其要關注日本在菅義偉領導下的對外政策動向。

從菅義偉的演講看,牢固的日美同盟依然是日本對外關係的基石。日本的對外政策,離不開美國的態度,這種戰後形成的格局還將維持相當長的時間。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出於增強國際地位的慾望,美國出於遏制中國的需要,兩國互為借重,尤其是日本主動投美國所好,幫助美國在應對中國崛起方面發揮「主力軍」作用。作為報答,美國則支持日本成為「正常國家」,甚至默許日本向軍事大國發展。這種選擇雖然不符合日本利益,但在日本政界持這種想法的一直大有人在。從安倍後期的外交政策看,日本對「助美抗中」的思路持謹慎態度,而更傾向於在中美之間尋求平衡,但菅義偉會不會堅持這一做法,是值得我們關注的。

對華經貿合作是中日關係的壓艙石。長期以來,中國與日本保持着最緊密的經貿關係,無論是兩國的貨物交易還是雙方的相互投資,在世界上均屬規模最大之列。近來,由於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日本政府出臺了鼓勵日本企業從中國撤往其他國家的計劃。雖然響應的企業不是很多,但這一計劃的出臺說明日本政府不想在經濟上對中國依賴過大。菅義偉日前在談及這一問題時,將經濟上過於依賴某個國家提到了國家安全的高度,表示要繼續推進日本海外投資多元化戰略。從經濟角度看,這種想法有其合理性,但從實際效果看,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對特朗普對華實施「脫鈎」戰略的一種呼應。

日本奉行怎樣的對華政策,對中國的崛起具有重要意義,對亞洲的未來發展更是關係重大。如果菅義偉繼承甚至發展安倍執政後期的對華緩和政策,無疑是最符合兩國利益的選擇。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