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兩岸

首頁 > 最新文章 > 台海兩岸

「一帶一路」視野下的港澳與台灣(2017.10)

發布日期:2017-10-27

☉文/龐建國 台灣中國文化大學國家發展與中國大陸研究所教授


台灣蔡英文不肯接受「九二共識」,造成兩岸關係低迷,生產要素無法通暢往來,海峽兩岸互利共贏的格局也無法成形。如果這種局面不改變,那就是當「一帶一路」不斷開疆闢界、乘風破浪之際,台灣只能閃在邊上當個路人甲,獨自飲恨、斯人憔悴去了。


在國際政治經濟情勢的演進上,2016年是頗具轉折性意義的一年。先是英國舉行公民投票決定是否脫離歐洲聯盟,結果脫歐派意外地取得了勝利;接着,特朗普又打破了主流媒體的民調預測,擊敗希拉莉,當選了美國總統。這兩個黑天鵝事件都具有很濃厚的反全球化意味,於是,全球化遭遇挫折甚至於開始退潮之類的說法喧騰一時。


不過,就在許多人感覺全球化前景黯淡之際,中國大陸卻為全球化灌注動能,開闢了新的路徑。從去年9月在杭州舉行的G20峰會展現大國風範開始,到今年1月在瑞士舉行的達沃斯論壇,5月在北京召開的第一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和剛剛9月在廈門舉辦的金磚國家領導人第九次會晤,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頻頻站上國際舞台中央,吸引了全球的目光,同時,高舉自由貿易的大旗,躍升為引領全球化風潮的領頭羊。


全球化領航者大陸有相當底氣


中國大陸能夠扛起自由貿易的大旗,擔當全球化的領航者,是有着相當底氣的。一方面,中國大陸是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並且擁有遠高於美國的經濟成長率。依據世界銀行的資料做估算,目前和可見的未來,中國大陸對於全球經濟成長的貢獻率,可以達到35%左右,是美國的兩倍,相當於美國加上日本、歐盟、和印度。數字會說話,中國大陸當之無愧地站上了世界經貿領頭羊的位置。


另一方面,中國大陸為未來的全球化走向提供了劃時代的方案,開啟了嶄新的門徑,那就是「一帶一路」的倡議。2013年9月7日,習近平赴哈薩克斯坦進行國事訪問,在該國的納紮爾巴耶夫大學演講,首度提到了共同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隨後,2013年10月3日,習近平去印尼訪問,在該國國會演講時,提出共同建設「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為「一帶一路」的倡議揭開了序幕。


這項倡議剛提出來之時,由於具體建設方案還不清楚,國際間的反應並不算熱烈,但是,中國大陸對於如何推動這項倡議,顯然成竹在胸。先是2013年11月,「一帶一路」被寫進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的重要文告《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裡,這項倡議正式成為長期性的國家戰略。接着,12月時,習近平在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表示要抓緊制定「一帶一路」建設的規劃,有關部門開始動了起來。


2014年5月,習近平在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第四次峰會上作主旨演講時,呼籲各相關國家和中國大陸一道推進「一帶一路」建設,並表示要盡早啟動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7月時,習近平在出席金磚國家領導人第六次會晤期間,表示將更多地提出中國方案,貢獻中國智慧,為國際社會提供更多公共產品。大家開始注意到「一帶一路」不是口號空言,國際間也開始期待着「中國方案」的出台。


2015年3月,習近平在博鰲論壇中再度呼籲世界各國共同推進「一帶一路」建設之後,大陸官方發布了《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綱領性文件,「中國方案」的輪廓終於清晰浮現。文件中表示,推進「一帶一路」建設,既是中國擴大和深化對外開放的需要,也是加強和亞歐非及世界各國互利合作的需要,中國願意在力能所及的範圍內承擔更多責任義務,為人類和平發展作出更大的貢獻。


然後,習近平和李克強開始密集地出訪,闡釋「一帶一路」的內涵和意義。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裡,習近平和李克強訪問了二十多個國家以及東南亞國家聯盟和歐洲聯盟等區域組織,直接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領導人進行雙邊和多邊的晤談,尋求和各相關國家的發展戰略對接,簽署合作協定,開展合作項目。


蘊含互利共贏的龐大發展機遇


國際間對於「一帶一路」並非沒有質疑的聲音乃至於抵制的動作,美國就帶頭唱反調,特別是在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籌設上,更是極力作梗,希望它的盟邦不要加入。然而,「一帶一路」的倡議顯然是具有吸引力和說服力的,從英國率先響應開始,德國、法國、和意大利相繼投入發起行列。2016年1月,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正式開業,創始成員國有57個。到2017年6月為止,又有23個國家加入,使得成員總數達到80個,其中,包括和美國唇齒相依的加拿大。


「一帶一路」涵蓋了65個國家,面積大約5539平方公里,佔全球41.3%;人口數46.7億,佔全球66.9%;經濟總量約27.4萬億美元,佔全球38.2%。目前的人均所得雖然在全球平均水平以下,但是,擁有許多潛力深厚的新興市場,並且陸陸相連。過去,受限於技術水平,想要打通「一帶」並串接「一路」,成本很高,風險頗大。但是,由於中國大陸在高速鐵路、高速公路、橋樑架設、隧道開鑿、以及通訊傳播技術的進步,使得「一帶一路」互聯互通的成本得以降低,符合開發效益,因而獲得了積極的迴響。


在「一帶一路」的覆蓋範圍內,印度是比較大的變數之一。它雖然加入了亞投行的創設,卻不願意出席今年5月的第一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然後,還在邊界問題上鬧事。印度總理莫迪擺出了一副作為美國和日本代理人,要阻止中國大陸西進的模樣。不過,隨後又在邊界問題上表達善意,並且出席了9月的金磚國家領導人會晤,和習近平互動熱絡。


這些跡象顯示,雖然美國和日本一直想拉攏一些代理人,阻撓「一帶一路」的推動,但是,「一帶一路」的確蘊含着互利共贏的龐大發展機遇,莫迪和其他國家的領導人不會看不到。事實上,對於是否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美國的特朗普和日本的安倍也不願把話說死,而兩國的企業界則是摩拳擦掌,紛紛到大陸踩線探路,找尋商機。


港澳將啟航 台灣將如何?


大陸方面已經明白表示,「一帶一路」雖然有着特定地理範圍,它的推動卻是面向全世界的,絕不限於65個沿線國家。亞投行在成立之初,57個創始會員國中,就有20個是「一帶一路」區域外的國家。所以,這是一個全球性的發展計劃,可以包容全世界的國家都來參與,彼此透過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和民心相通,來打造一個橫跨亞歐非三大洲的自由貿易大平台,開展由中國大陸引領的全球化新路徑。那麼,在此一視野下的香港、澳門和台灣,處於何種位置?可以發揮什麼樣的作用?開拓什麼樣的機遇?


在《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中,港澳台角色功能的規劃是擺在「中國各地方開放態勢」這一節的「沿海和港澳台地區」的段落裡。其中,提到了「充分發揮深圳前海、廣州南沙、珠海橫琴、福建平潭等開放合作區作用,深化與港澳台合作,打造粵港澳大灣區」,和「發揮海外僑胞以及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獨特優勢作用,積極參與和助力『一帶一路』建設。為台灣地區參與『一帶一路』建設作出妥善安排」。


所以,對於香港和澳門,不僅有角色功能的規劃,也有具體的行動方案,就是藉由「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讓香港、澳門與珠江三角洲的城市群串聯起來,形成互聯互通的生產網絡與自由貿易平台,打造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南向出海的重要基地。如今,港珠澳大橋即將全線貫通,香港和澳門藉由「一帶一路」的鋪陳,揚帆啟航、乘勢高飛,燦爛的前景是可以預期的。


相對來說,由於蔡英文不肯接受「九二共識」,還不斷地搞「文化台獨」、「柔性台獨」、「漸進台獨」的小動作,造成兩岸關係低迷,生產要素無法通暢往來,海峽兩岸互利共贏的格局也無法成形。如果這種局面不改變,後果很清楚,那就是當「一帶一路」不斷開疆闢界、乘風破浪之際,台灣只能閃在邊上當個路人甲,獨自飲恨、斯人憔悴去了。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