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論壇

首頁 > 最新文章 > 專家論壇

美國提息與縮表的挑戰(2017.10)

發布日期:2017-10-27

☉文/鄭德力博士 (德國)

美國聯儲局正在進一步為縮表吹風,美元匯價轉升為貶,顯示出緊縮貨幣政策遇到阻力。聯儲局轉鬆為緊的調整任務可能提早遇到較大的內外制約力量,不一定能再像從前那樣掌握着尚方寶劍,要放鬆就放鬆,要收緊就收緊,美國貨幣政策的唯我中心主義將不再那麼一帆風順。


2008年爆發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機已經過去9年時光,時間不長不短,美國貨幣政策鬆緊也出現了交替,但是還不能判斷這是一個激烈動盪週期的圓滿收官,即使已經足夠成為西方國際金融玩家善忘症的一個起點。當年危機大爆發,華爾街血流成河,橫屍遍野,國際資金借貸活動陷入癱瘓,美國為着救命逃生,外國為着避免國際金融和世界經貿全面崩潰,也紛紛採取放鬆銀根和大方發放貸款的應對危機政策。美國政府財政撥款和聯儲局貨幣輸血兩大法寶急急忙忙,雙管齊下,無條件地展開非自由主義方式的有計劃搶救,發揮到了頂點。美國聯儲局帶頭的撥亂反正和矯枉過正的極端寬鬆的貨幣政策發揮了一定成效,當然也是因為有了國際上各國類似「救美國就是救中國」的各種合作配合行動的功勞,才終於力挽狂瀾,世界經濟逃脫了陷入大蕭條和崩盤的災難,恢復了國際金融的相對安全。


瘋狂擴表的利弊


經過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機驚魂考驗,在持續多年時間裏拼命提供流動資金輸血,美國大銀行和保險公司以及失去了競爭力的汽車大廠等企業逃過一劫,避免了破產連鎖反應,世界經濟和美國經濟恢復相對穩定狀態。從2013年開始聯儲局的放鬆政策告一段落,逐漸轉鬆為緊,聯儲局分多階段取消補窟窿的量化寬鬆政策,不再執行從市場無條件買入包括美國政府公債和房產抵押債券的注射流動資金的行動,結束了大規模買入債券的寬鬆貨幣政策,在2014年9月正式停止單邊的債券買入。當初由於利率已經曾經降低到零,再也無可降的空間可利用來救災,直接買入債券的量化寬鬆政策有必要作為降息政策的後盾而啟動,有了從前瘋狂的擴表,才有今天要縮表的壓力。設想在金融危機高峰時期,沒有聯儲局作為最後印鈔放款的救星,美國政府公債和企業債將找不到一個奮不顧身的接盤俠來頂住險惡局面,美國債券價格將一瀉千里,美元和美股也將暴跌不止,一切金融財富將掉下萬丈深淵,化為烏有。美國為轉移矛盾,難保不發動世界大戰,所以極端寬鬆貨幣政策搶救保護了財產,避免了全部泡湯的末日命運,降息擴表應該還是利大於弊,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從2008年開始到2014年為止,聯儲局總共買入3萬多億美元債券,資產負債表一舉爆升到4萬多億美元,危機暫時被消除了,但也因此留下了一條大尾巴。缺乏經濟增長為後盾以及儲蓄率較低情況下的降息和擴表有利有弊,那將製造新的金融泡沫和通貨膨脹。為何通貨膨脹遲遲沒有死灰復燃,是另一個還難以解釋的問題。據說現在聯儲局不得不清點處理賣掉一些資產,縮表之說也就應運而生。聯儲局的表和投行等的表還不大一樣,也不能排除在悄悄消化一些買入了的不良資產。完全沒有一些不良債券資產,也是太過於完美和不現實。聯儲局購入的幾萬億美元債券裏面除了美國政府公債之外,也有佔總數大概1/3的房產抵押債券,即使不包買臭名昭著的次債,總是有從優良變不良資產的爛蘋果在內,市場上沒有人要,聯儲局買入爛蘋果也幫忙了美國的投資銀行等金融機構死裏逃生和死去活來。


縮表的歷史任務


為什麼必須縮表,為什麼必須在提息之外又考慮縮表政策,聯儲局要縮表,據說其中另外一個原因是,下一個金融危機一定是要再來的。聯儲局為着未雨綢繆,減輕負擔,騰出地方,為下次再戰而預備,縮表即使不換鳥,也應該完成騰籠的工作任務。


聯儲局在6月會議後宣布縮表計劃方案,也對為什麼要縮表做了一些解釋,雖然並不十分全面。美國必須縮表,縮表相當於是聯儲局在借貸膨脹後要去槓桿,但是聯儲局沒有義務去解釋,為什麼同在一根藤上的歐日中央銀行卻完全沒有同樣的縮表意向。歐日央行的資負表其實已經比聯儲局的表還要大,特別是日本央行經過了20多年的咬緊牙關堅持的放鬆貨幣政策,將日本長期龐大財政赤字發行的公債幾乎包買下來。日本的財政赤字虱多不怕咬,大概是因為民間儲蓄率很高,足夠日央行挪用。日央行擁有日元債券資產約4萬億美元等值,接近日本的GDP,而聯儲局的4.5萬億美元的總資產還遠遠低於美國19萬億美元的GDP。


聯儲局今年6月突然宣布要縮表的意圖,也可能是因為這輪提息遇到較大阻力。提息將直接造成美元匯率升值而不利於美國加固經濟回升,聯儲局一方面採用提息手段時感到投鼠忌器,一方面又要維持國際貨幣政策轉緊的發展方向領導權,縮表不失為一個維護政策國際領導權的補充工具。但是罕用的縮表政策也並非完全沒有風險,前任美聯儲主席伯南克在2013年5月首次透露縮減購債規模的信號,就製造了所謂的「縮減購債恐慌」, 引發金融市場大幅動盪,商品價格也跟着暴跌,發展中國家貨幣貶值,新興市場資本大量外流,其中也可能是美國又成功在其布下的金融天羅地網夾帶剪了一些羊毛。


縮表尚不支持美元升值


國情不一樣,歐日的民間儲蓄率高於美國,能從金融自由市場吸收調動來買債券的資金估計比較充裕,因此歐日央行不但沒有要縮表的意思,甚至還表示要繼續擴表的樣子,幾乎像是和美國企圖收緊的貨幣政策迎頭對撞,沒有給美國一點面子的誠意,對撞結果是鹿死誰手,尚難測定。在金融危機聲中,西方中央銀行的資產負債表在過去幾年出現成倍增加異常現象,即使比起整個銀行系統的表內表外和境內境外的幾百萬億美元資產負債總額仍然小很多,作為唯一擁有美元鑄幣權機構的聯儲局控制着創造貨幣財富的源泉,聯儲局的升降息和擴縮表對金融市場具有生殺大權的威力,有的美國金融人士形容,聯儲局只要揮揮手,就能叫天下雨或者出太陽。


量化寬鬆政策下買入的債券與微調金融市場流動資金供應的短期回購協議不一樣,是對債券資產比較長期的持有,對經濟發展影響的時效比較長久。可能出於職業性毛病,聯儲局說話通常只說一半,對敏感的貨幣政策解釋或者也不允許全部講清楚,因此有的國家的金融專家難免受美國話語權影響,往往被影響到這個地步,跟着將聯儲局只說一半的話來誇大渲染,當作大事詮釋,甚至驚慌反應,給本身的金融市場添加了額外的對美國貨幣政策變向的依賴性。


提息和縮表對美元升值本應發揮支持作用,歐洲對聯儲局縮表之舉卻不是那麼重視,並沒有被聯儲局提息和縮表言行引起太大共鳴和效仿,歐央行該繼續量化寬鬆政策就繼續下去,不為美國收緊貨幣政策而動搖,不理會聯儲局的提息和縮表壓力。9月7日歐央行例會決定,歐元區的零利率和量化寬鬆立場下買入債券的貨幣政策保持不變,按理在美國提息縮表和歐央行繼續放鬆的大環境下,美元應該升值,實際結果反而發生貶值。歐元回升突破1.20美元防線,達到2015年初以來最高水平。今年以來歐元兌換美元升值10%以上,人民幣兌換美元升值幅度仍屬比較溫和。


貨幣政策中心主義遇挑戰


或許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又企圖使用和發揮老本領,讓美國貨幣政策轉彎的虛虛實實信號來影響國際金融市場行市起伏,也就是比較形象的說,達到來回剪外國羊毛的目的。或許聯儲局也的確是因為又有必要給美國新的金融泡沫危險放放氣,避免再釀成泡沫破裂的大禍,而必須轉向採取緊縮政策。如今美國聯儲局連續發出足以驚動或甚至擾亂國際金融市場資金流向的警號,包括不斷單邊地放出幾乎尚無前列的縮表政策風聲和時間表,可能既有內因,也有外因。聯儲局購入的幾萬億債券裏面難保沒有不良資產的爛蘋果,扮演中央銀行角色的聯儲局將不良資產當壞賬打掉也應該是可以和比較簡單,其實也起着不通過賣出債券就能縮表效果。


特朗普上任半年多以來推行了不少改弦易轍的內外新政,在方方面面影響着美國的未來復興或者進一步衰落。美國貨幣政策雖然不是由總統直接負責指揮,但是錢權和軍權一樣重要,總統被賦予參與推動一些大政方針的權力,特別是對聯儲局主席與理事的人事任免權。和委任美國大法官的規定一樣,美國總統擁有委任權,每任總統也當然對此緊抓不放,聯儲局將因新總統上任發生較大的人事變動,主席耶倫將在2018年任滿,連任的呼聲不高,將給美國貨幣政策帶來額外變數。


聯儲局已經執行一段時期的提息政策,正在進一步為縮表吹風,製造了不少風風雨雨,是比較引人關注的焦點問題和能影響國際市場的手段。聯儲局這次在美國總統換屆前兩年開始收緊政策,已經在一些發展中國家製造國一輪貶值壓力和金融安全問題。2015年中國發生股市大動盪,人民幣貶值伴隨着短暫異常的資本外流,也多少受到了美國貨幣政策變化的影響。現在由於歐日央行貨幣政策缺乏配合美國的動靜,發展中國家對亞洲金融危機心有餘悸,也有了一定防備措施,不輕易再全面陷入類似亞洲金融危機陷阱之中,再加上美國本身經濟復蘇溫和,再扮演起增長帶頭羊的後勁不是很強大,因此美元匯價轉升為貶,顯示出緊縮貨幣政策遇到阻力。聯儲局轉鬆為緊的調整任務可能提早遇到較大的內外制約力量,不一定能再像從前那樣掌握着尚方寶劍,要放鬆就放鬆,要收緊就收緊,美國貨幣政策的唯我中心主義將不再那麼一帆風順。

(作者為中國銀行法蘭克福分行前副行長,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