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經

首頁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經

林鄭施策先易後難 關鍵在開發生地 (2017.11)

發布日期:2017-11-27

☉文/劉瀾昌


林鄭施政報告開了個好頭,接下來的難點在於「缺地」。「缺地」比缺人才更難解決,缺人才還可以引進;而地從何來?目前,政府先從新界農地、棕地入手,不失是一個捷徑,但更有主動性和發展空間的郊野公園邊緣地帶和維多利亞港之外填海,也要抓緊。無論如何,政府施政績效首看「造地」。

「男子二十謂之弱冠」。國家主席習近平稱香港回歸20年,邁入成年階段。事實上,這也是中央對於一國兩制的認識和實踐進入了成年階段。總結過去20年,中央是完成了第一件事,就是使一國兩制的制度在香港基本確立。之後,要做第二件事,要使香港較快速發展,使香港市民對回歸祖國有獲得感、幸福感,從而增加對國家的認同感、歸屬感,使到一國兩制的航船行穩致遠。

林鄭不慍不火穩守立場

習主席訪港期間,反復要求始終聚焦發展這個第一要務,甚至用香港俗語講,「蘇州過後無艇搭」來告誡港人不失時機,綜合施策,着力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應該充分肯定,林鄭月娥的施政報告的「處女秀」,領悟到習主席的治港新理念,正正是把主要精力集中到搞建設、謀發展,改善民生上面來,開了一個好頭,打下一個好的基礎。

應該說,這一屆政府面臨的挑戰和機遇並重。上一屆政府受到反對派嚴重的阻撓,在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上遇到重重阻力,相對祖國內地以及新加坡等鄰近國家和地區有一定的滯後,形成不少欠賬和短板。對此,新特首林鄭月娥也不諱言,並下決心改變。筆者留意到,林鄭月娥施政的「處女秀」,是香港特區成立以來分量最長的一份施政報告。首任特首董建華的首份施政報告才一萬多字,而上一任行政長官梁振英的最長的施政報告也不過四萬字,而林鄭月娥的「首秀」,幾乎五萬字。自然,施政報告不是長短論英雄,不過,林鄭月娥的「首秀」雖長但不拖沓,都是實實在在的政策「牛肉乾」,可見,林鄭月娥急於補齊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方方面面的政策短板。

值得一提的是,林鄭月娥對於反對派急於重啟政改以至就基本法23條立法的強烈主張,不為所動,守得住立場。她指出,須待社會「有適當氣氛」才可再做這些有爭議事情,否則只會「整個香港拖死咗」,其他事都不用做。事實上,她也是吃夠了苦頭。在上屆政府,她曾主持政改三人組,工作了20個月,「好難分心重點做想做的工作」。至於「何時有良好氣氛沒有客觀指標」,她也提到「今日踏入立法會議事廳,我自問過去3個幾月很尊重立法會,日日都未停過為香港籌謀,(議員)如何對待我呢?呢個咪就係無一個良好氣氛囉」。她續說,「有朝一日(我)可以好平靜入到立法會,得到整體立法會議員最基本尊重,或許就是時候啟動這些有爭議的事」。

林鄭月娥對於激進反對派的批評,其實是十分溫和。明眼人看得出,以拉布等方式阻撓政府正常施政,達至抹黑特區政府,激發市民對政府不滿,是反對派的基本策略。他們所謂重啟政改,也不是要真心突破香港民主政制發展的難關,還是企圖以此為政治舞台和戰場,苟延殘喘,以防被陰乾,延緩政治生命。對於香港政改,全國人大作出「831決定」,這是香港實行普選行政長官的基本的政治基礎,香港反對派如果真心推進香港民主步伐,首先就是要接受人大「831決定」,不另搞一套,這樣,他們和中央,和特區政府,和建制派才有共同語言,否則就是搞假政改,搞假民主,而行真破壞為實。

綜合施策重在經濟民生

習近平訪港期間,還出人意外地指出香港現存問題,包括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對國家歷史、民族文化的教育,新的經濟增長點尚未形成,住房等民生問題比較突出等。筆者關注的是,習近平最後的落腳點是,「解決這些問題,滿足香港居民對美好生活的期待」。說一千道一萬,香港一國兩制的成功,難道最後不是以港人生活質素的極大提高來說話嗎?習近平主席提出「中國夢」,在2020年國家全面進入小康社會,人均GDP比2010年翻一番,到本世紀中葉國家全面進入現代化社會,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其目的歸根結底就是滿足內地社會主義制度的人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現在,這個宏偉的目標離實現處於最為接近的時期。

若然,香港終日糾纏於「泛政治化」的內耗,依然有不少人住「劏房」,香港不是輸了嗎?事實上,香港的一國兩制要行穩致遠,思想層面的工作是長期的,由於香港是從被英國人殖民了150多年的社會,一下子轉變為回歸祖國懷抱的社會,舊有的觀念改變需要一個較長的過程,加上由於實行一國兩制,香港特區政府沒有很好進行去殖民化工作,一些洋奴觀念也被視為「核心價值」得以保留。因此,香港人要完全做到思想意識上的回歸祖國,需要潛移默化,點滴做起,而最基本的一條,就是如習主席指出的,通過香港經濟發展、民生改善,使港人對「美好生活的期待」得到滿足,而逐步增加對回歸的認同,對國家和民族的認同和歸屬感。

筆者認為,過去20年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的確立,下一個10年、20年香港應該是進入一大發展期,則重解決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滯後的問題。對此,從林鄭月娥的「首秀」看得出,她對於習主席的要求是上心的。

引入「兩級制利得稅」,不能不說是林鄭推動經濟發展的大膽嘗試。企業首200萬元利潤的稅率,會由現時16.5%減至8.25%,預料政府一年少收58億元稅款。這個稅務優惠將非常利好中小企。中小企業,是香港當前經濟結構的一個主力軍,未來香港經濟發展要在創新上突破,要尋找新的經濟亮點,不能不依靠中小企業,尤其是新的青年創業者。

為了推動創科研究,林鄭還親自掛帥抓創新科技,並會在五年任期內把本地研發開支相對本地生產總值的比率,增加近一倍,為大學研究資金預留了不少於100億元,為企業研發開支提供額外扣稅額。教育局會提供30億元讀研究課程本地學生提供助學金,創科局會啟動5億元「科技專才培育計劃」,包括推出「博士專才庫」計劃鼓勵本地青年投身研究和產品開發工作,並會引海外頂級科研機構落戶香港。相信,通過這些綜合施策,可謂香港經濟發展注入新的能量,政府的投入會得到回報。

如所週知,土地房屋問題是香港民生改善和經濟發展的重中之重。林鄭月娥也的確將此作為施政重點,其中首個「首置上車盤」計劃亮相,同時「綠置居」恆常化等等。顯然,林鄭的思路非常清晰,首先是穩定樓市,不希望發生急劇的變動,也不以推倒樓價為目標,以符合多數已置業人士的利益;其次,則是通過多種階梯幫助市民置業;第三,繼續發展公共房屋,構建「安居樂業」的安全網。值得一提的是,不少市民希望重新管制租金,但沒有被林鄭月娥接受,她擔心「管制」扭曲市場,還是希望從增加供應上着手。

「缺地」比缺人才更難解決

那麼,如何增加供應呢?這正是當前政府施政的難點。過去五年,梁振英政府推出多項「辣招」,基本上制止了境外買家來港購房,對壓抑樓價上漲起到一定作用,但是在開發「生地」上受到反對派強烈阻撓而滯後。政府已公布的「未來十年建屋計劃」和「2030+」發展計劃都顯示土地供不應求,出現重大缺口的問題。因此,香港要解決住房問題,要解決經濟商業用地用房問題,癥結還是在「造地」之上。偏偏,社會對此分歧嚴重,於是,林鄭月娥沒有在這份施政報告提出土地政策,而是設置一個土地發展專責小組先行研究,再尋求共識。這種「施政報告外的施政」,可謂林鄭的施政新風,體現了她先易後難的思路。

不過,在開發「生地」上, 新一屆政府需要拿出愚公移山的魄力和只爭朝夕的迫切感。

發展局局長黃偉綸出席一個電台節目時表示,未來住宅用地供應情況十分嚴峻,政府現有210幅「熟地」可通過改劃來建住宅,預料可提供31萬個單位,7成屬公營房屋。但是黃偉綸也強調說,每年公私營房屋至少要有4萬6千個新單位供應,現有可改劃土地只能應付6至7年的供應。

事實上,香港缺地的嚴峻性,只有少數人感覺得到,因為香港55%人口住在私人樓宇,約三成人口住在出租公屋,15%住在政府資助出售單位(例如居屋)。他們對於樓價升跌都不敏感。而將輪候4.7年上公屋的香港人約15萬,住在劏房的有20萬人,他們這些迫切要求住公屋的人士對土地房屋問題最敏感。還有就是,要結婚置業的年輕人,他們正是林鄭月娥要通過「首置上車盤」照顧的一族。

只不過,只有少數關注香港土地問題的學者才會明白:第一,政府改劃土地用途,實際上是擠壓了企圖公用設施的用地;第二,目前香港的居住面積是低水平的,比起內地鄰近地區,比起主要競爭對手新加坡,都要落後很多。第三,政府未來幾年能提供的「首置上車盤」僅千來個,可謂「杯水車薪」,遠遠趕不上需求。第四,更為重要的是,缺地不但是嚴重影響了香港人的居住水平,更因為造成其他經濟發展用地嚴重短缺,而形成租金昂貴。政府現在希望香港創科領域「追落後」,但是,「缺地」比缺人才更難解決,缺人才還可以引進;而地從何來?實際上,過去20年,眾多的產業從香港知難而退,不就是死於「缺地」?

目前,政府先從新界農地、棕地入手,不失是一個捷徑,但是,更有主動性和發展空間的郊野公園邊緣地帶和維多利亞港之外填海,也要抓緊。無論如何,造地是綱,綱舉目張,政府施政績效首看「造地」。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